澳洲记者被逐 世界与中共加速脱钩 中印冲突走向热战?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10日讯】澳洲记者被逐,世界与中共加速脱钩;中印边境枪响,局势还可控吗?与南海、台海局势有何关联? |热点互动 09/09/2020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9月9号星期三。本期节目我们来谈两个话题,首先请杰森博士来解读一下中美脱钩,以及世界加速与中共脱钩这样一个话题。之后,在节目的后半段,我们会请军事专家姚诚先生,来为我们解读一下中印边境的局势会走向何方?首先我们请杰森博士来解读,杰森博士也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杰森博士您好。

杰森: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谢谢。杰森博士我们先来解读一下中美脱钩的问题,在周一的时候美国劳工节,川普总统就是有这样一个和媒体会面的讲话。然后他在讲话中再度提到了和中共脱勾的问题,并且他说这个脱钩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我们如果跟中共脱钩的话,我们会节省数十亿美元,然后他说这个问题应该这么看。所以很多外界的解读就在说,说川普总统看上去似乎是采纳了他的鹰派团队的建议,已经下决心, 真正的下决心,要和中共在很多方面去全面的脱钩。

我不知道您怎么解读川普总统这番话?

杰森:其实川普早就已经采用了他的鹰派团队的建议,大家喜欢抓住脱钩这个词。我说这个词它本身非常模糊,川普做的事情其实已经远远的超出了,所谓经济脱钩这样一个概念。其实他当年对大量的中国商品征25%的关税,就已经在往脱钩这个方式走了。那么随后的话,川普做的事是远远超越了经济层面。但是大家特别喜欢让川普说出来,我要跟中共脱钩,他希望大家说出这个话。

你看比如8月份的时候,福克斯有记者采访他,反复问要不要脱钩。川普当然他作为一个国家领袖,他不能随口的说出一个话,他只是说如果他对我们不太好,我们就可能经济上脱钩。但事实上你要从实际的行动上来看,关税、贸易战这个事,明显的是在经济上在往上走,而下面是技术上。包括把大量的中国公司放在禁卖、禁买这样一个实体名单上。从最开始的2019年大概5月份年中的时候,把华为和它手下的50多个公司。

紧接着年底的时候,大约又把20多个公司。今年5月份又加速了,又是因为新疆的问题,因为南海的问题,因为国家安全的问题,前前后后已经出了三四个,5月份、6月份、7月份、8月份,几乎每个月都会出新的清单,加在名单里头。而且最近中共最最着力要发展的中兴国际,是中国最先进的芯片产业,据说也要加入美国的禁卖的实体清单里头。你可以感觉到美国这边从禁买、禁卖上,从技术上,从直接跟中共交往上,这是彻头彻尾的脱钩。

你不能用任何其他的方式来解释,下面就是比如说媒体方面,他直接把中共的五大党媒定成外派机构。然后直接要求中共的媒体人员只能有90天的签证有效期,然后每90天延续。事实上,这都是在倒逼中共,然后同时的话也要求跟军方有关的中国学生,签证取消。最近爆出来的消息,已经取消了近千个有关这样的学生。有的在中国的,他就不能再直接回到美国,在美国的被取消的话,很可能得立刻回到中国。这其实也是个脱钩。

那么从我们一般老百姓来看的话,你现在到街上去看,还有多少中国的旅游团在那走。同时的话,你有听到多少企业现在还琢磨著到中国去投资;同时的话,你也可以看到中国的留学生,如果你在国内有亲戚的话,还有多少人在努力的琢磨著,大量的再到美国来上学。其实两国已经进入这种脱钩的状态,而经济层面只是最后一环。在那之前,舆论、技术、人员其实已经进入这个脱钩的状态了,大家只是反复的想让川普把这个话说出来。

主持人:在行为上确实是这样的; 不过在语言上,像您刚才说川普过去不是太愿意用脱钩这个词。那么这次他主动的提出这个词,而且比较详细的去说,是不是确实也有什么样的因素,在最近促成了川普总统进一步的下定决心要跟中共脱钩?

杰森:我自己的看法,这次川普在劳工节说出来这个话,没有完全超出他竞选的十大纲领的第三条,有关中国的项目。在那里头你总结,他列了好几条,那你总结起来,第一个就是我们在制造业以后绝不再依赖中国了。第二个就是工作的问题,工作问题包括鼓励企业把工作从中国带回美国,同时的话,也惩罚那些把工作带到中国的那些企业。那么第三个就是让中共在疫情上要担负责任。

这次谈话其实核心是前两个,前两个你可以用脱钩来解释,因为把工作分开,把制造分开,某种意义上讲,中国其实最大的跟美国的耦合就是制造业。如果在关键方面不依赖中国,那么本质来说就是部分脱钩。但是经济是一个非常缓慢的,因为你必须得在,要嘛是世界其他地区,要嘛是在美国本地找到替代产品,你才能真正的说我跟你脱钩,所以说这个过程事实上是最缓慢的。

其他方式上、技术上各方面相应的政策,其实已经远远超出了目前来说经济领域进展这个程度,脱钩进展的程度。

主持人:是,其实这些天我们也看到不少人在评论脱钩这个话题,也有不少人认为应该加速脱钩。我看就是在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章家敦先生,他就专门提出这个问题。他说其实现在中共也在加速对抗国际秩序,特别是想要用它们的主导的秩序,来代替现有的国际秩序。所以他认为川普总统应该更加速的脱钩,是应该在今年就全面脱钩。您怎么看他的这个观点?

杰森:章家敦他本身是对于中共是有很深刻的认识的,他知道你每跟中共交往一天,其实都是一个失败,因为中共就会利用一天。甚至它会左右美国的大选、美国的经济、美国的金融,你跟它待一天,华尔街被它输一天血。你跟它待一天,它的媒体就在你这边洗一天脑。所以说他很急迫的希望立刻脱钩,当然他这个脱钩的概念,我感觉也是很宏观,不光是经济层面。我的感觉上是说他是在方方面面都说,至少政府此时此刻就应该全方位做这样的决定。

我们可以看到确确实实美国这边宣布对于微信,或者说是抖音相应的管控,但是每一个政策出来的话,美国这边都会很长时间的征求意见,而且很长时间的给予缓期。

主持人:他有一个法律上的程序。

杰森:对,法律的程序。你比如说华为,从最开始去年把它放到实体清单,一直拖到今年还一直在给它供货,就整整拖了一年,还在给它供货。这就是美国本身他这个运作过程中,就是章家敦不太满意的地方。他说你该脱就立刻脱,今天就脱,这是他的概念。当然了政府的话,他有他的考量,因为毕竟有些企业他每年70%的产品可能都卖给华为了。你如果跟华为不卖了,他没有找到下家的时候,产品70%销售没有了,这个企业对于美国来说也是个损失。

所以说他就是这种,因为民主社会他得顾及各方面的利益,在这个过程中的话,很多政策就显得有点优柔寡断。

主持人:那您怎么看他说中共加速与国际秩序对抗,听上去似乎在中共方面,它也在加速跟国际脱钩,您有同感吗?

杰森:中共其实在很多时候做事的话,它是有点晕的。它意识到了美国这边脱钩对它来说是致命的,我们知道了中共在整个全球外贸,如果你按卖出买出两个差净赚的钱,一年比如说是5千亿美元,我们拿的是2019年的数据,5千亿美元,但是其中4千亿可能是从美国挣的。换句话说,它纯纯的外汇,如果它是每年的外汇在积攒,其实主要是美国给它提供的。它有了这个钱的话,它才去做一带一路,去发展华为等等这样子的,在全球扩张这样的概念。

如果它每年进出的钱是一样的,它就没有额外的钱在国外去扩展它的势力。所以说从这点上来说的话,美国对它是非常非常关键,这是为什么美国这边一再说,表示出很强的态势,中共那边又恨又不敢高声说话。还时不时的发表文章,说脱钩对两边都是灾难性的等等这样的概念在里头。但是中共一方面意识到美国对它非常重要,当然在它决策的过程中的话,又改不了那个战狼那种特性。

你比如说今年在媒体人这样的概念上,中共和美国这边就博弈的非常厉害,事实上我们知道最开始2月份的时候,因为当时中共疫情还很严重,当时《华尔街日报》就写了篇文章,描述中共在对应疫情的时候,表现的不是那么好,它是个评论文章,它不是一个时事报导,评论是一个观点,观点对于很多媒体来说是很少控制的,但是中共不喜欢那文章,直接就把《华尔街日报》的三个记者全部赶走了。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的话,美国这边的话相应也有决定,比如说,把美国这边的中共五大媒体就党媒确定了外国使团,规定你只需有100人在那,然后就把60个人赶走。

一赶走的话中共那边也得回应,也把中国那边驻的《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CNN赶回去。这事实上是一个很蠢的事情,那你这边它相对应控制,不是赶走是控制你的人数,因为你的人数远远高于美国在中国那边记者人数,你三、五家媒体居然派了一百多个,而那边的话可能加一块也没有你一半多,而且它只赶走了60个,留下100个,因为你每个人都是一个像间谍似的人,FBI有派人去盯梢,所以FBI工作量非常大,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有这样的决定,但是中共就把人家民间的媒体又赶回去。

然后一来一往的,美国这边的话又说,你的签证必须只有90天有效,这边立刻就把这相应的美国有几个媒体的签证也给,就说不给再续了。这样的一来一往,其实就是中共实际做的事情,做得过程中的话,那就实实在在跟美国在开始往媒体上各方面的脱钩。

主持人:包括关闭领馆。

杰森:对,就是所有这些过程你可以看到,当然这一次你可以看到引发的是美国赶走像《华尔街日报》,因为它看不上他的文章,之前的话中共做了很多事情,它对于在华的国外的媒体人,几乎是随意的想做啥就做啥,限制你的签证把你赶走,甚至或是说不跟你续签,而这些人的话他整个生意线都在中国,因为长期在中国居住,有的甚至在中国已经有妻子、儿女这样的一个概念,他是非常非常小心谨慎的,不踏中共红线,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是稍微有一点点不如它意的甚至报复美国、报复其他国家,都把这些私人企业往回赶。这种做法其实已经是非常非常让自由社会不能容忍一个过程,但是中共完全意识不到。

它就觉得是中国人、美国人这种简单这样的概念,其实不是的,你党媒在人家心目中就不是媒体,而人家CNN和《纽约时报》等等这样的概念,它事实上对于川普来说的话,那某种意义上讲,川普说是跟他是没关系,甚至是川普的敌人,你把那些人赶过来对川普有什么意义呢?所有它能做得事情是很愚蠢的,但是呢,它就一定要做,做的过程中只能引发世界对它的这种跟整个自由世界理念格格不入的这种认识更加加深,而不是真正的能让大家觉得好像中共在努力的在相应的调整自己,使得自己能更好的融入国际社会,它的所作所为让人都觉得有点不可理喻。

主持人:是,就是像他最近确实每做一件事似乎都在把它的敌人,甚至包括它的朋友都推得更远,比如说它威胁捷克然后把欧洲也推得更远。像您刚刚提到的这个媒体的事情,最近澳大利亚又成为它的头号敌人,所以这两天我们看到澳大利亚的记者,最后在中国的两个记者被赶出中国,而且是一种非常不同寻常的方式。

这个记者回来以后,他就说,他说他回忆当时在半夜的时候,七个国安人员闯进他的房间,用强灯照射,他说这是非常恐怖的一种记忆,然后这个国际的一个联盟叫IPAC,它是国际的这种议员的联盟。他们也谴责说中共政府在霸凌澳洲,那您怎么看像这样一个事情,中共跟澳洲是不是在某种程度上,现在也在一个加速脱钩的过程?

杰森:其实就是刚刚你在节目一开始说,你举了几个例子,事实上是中共跟世界在加速脱钩。王毅本来是到欧洲转一小圈想要拉拢欧洲的国家,但是到最后一个,就是说要威胁要制裁捷克,结果把法国、德国全惹了,很快法国、德国就相应出来政策,包括最近就这一、两天,德国已经改变了他印太方案,已经把重心从中国挪到了比如像日本、韩国这样的国家。

当然澳洲这个事情很明显,就是它自己有一个理由,它这次真的不是说是真正的早就调查,它口头上是我找你调查,我抓的一个欧洲的我的媒体一个人就叫陈雷的人,深夜中到人家家去,然后又从人家的领馆叫出来,又是聚光灯审问,这个过程其实不是在询问资讯,而是一种恐吓,事后它自己也说了,我这样对你是因为你呢,6月份调查我们的人员,但是呢你回过头看,6月份调查它是什么事呢?是它的两个党媒的头和两个专家在澳洲牵扯欧洲,中共的官员在影响欧洲的议员,使得欧洲议员在澳大利亚为中共说话,那么牵扯到澳洲现在有一个叫海外干扰力量调查特别行动小组,那么这个小组发现这个事以后,这个小组工作范围之内,在调查你中共对于澳洲的直接的政治影响。

那么这个过程中的话,中共不去看自己该不该去一个民主国家,利用一个民主形式去影响,施展它的政治影响力,却转过头来拿人家澳洲公民,一个无辜的记者进行恐吓,这总是中共的一个逻辑,就刚才我谈到美国和中共这边的博弈一样,它对所有国家都是这样的态度,就是恐吓,而且它不讲理在先,别人维护自己的时候它用更不讲理的方式回应。

在运作过程中的话,那国际怎么办?国际没有任何办法,你只能说是我进一步跟你脱钩,这几乎是唯一来处理中共的办法。这就是为什么有的时候,大家越来越清醒的看到,你没有任何一个办法,跟这样的思想体系的一个政府交往,因为你所有做的事情,它都是用极端方式回应,而把你拽到了一个泥潭的状态。

主持人:其实我觉得它驱赶澳洲记者或者是外国记者也未必是个坏事。当然,澳广新闻主任他就说,我们很遗憾我们现在在中国没有记者了,那我们希望还是能够很快回到中国去建立这个记者站。但是我自己是有保留(意见),如果说是真的回到了中国,我想在中国现在这种中共严酷的环境下,你能报导出来东西都是中共允许你报导的,都是中共要你讲的中国故事,那这种东西报导出来,它到底有多少价值,它是不是会误导海内外的这样的一个观众或读者,这方面您怎么看呢?

杰森:你讲这个事是非常关键的,这事实上是我看到所有中共驱赶海外记者,是让我最高兴的一件事情,因为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在读这些国外的记者写的相应的对中国的报导,在过去这几年每况愈下,最开始很多年前它还敢报一些比如说自焚的真相,或者说是一些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或者陈子秀被打死的过程,从那之后几乎是每况愈下,到特别是过去这5、6年、7、8年,他们是最最最精准的为中共宣传的一批人。

因为我完全可以理解他们,在中国的物质生活非常优厚,被社会非常尊重,他完全不想失去那些,而且他已经知道中共的红线在哪里,所以严格准确按中共的红线报导,他们其实已经成了中共大外宣的一部分,而他们又是海外这些媒体在资助在给他提供钱,这是让我看到最可怕的一个事情。包括这个就是很多媒体在中共训诫之后,特别是比如说,像那个就是BLOOMBERG,纽约时报等等,它都出现这样的转变。

那么这个转变的过程中的话,在我看来,所有那些外驻的人基本上都已经是中共大外宣的一部分,此时此刻它把这些人赶回美国,对这些人是一个警钟,同时也是在剥夺最有利中国大外宣的一部分。而且我可以看到,这些人一旦脱离中共就开始讲真话,我看到很多这样的例子,就包括澳洲这个记者,他在他最近的采访中,结尾就特意说了,通过这个事,全世界应该能更清楚的看到中共的本质是什么。

所以他一出来就敢讲真话,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觉得其实世界各个媒体都应该清醒,你不必在中国国内去才能报导中国的真相,反倒你在中国国内报导不了中国的真相,你应该在相应的外头,有无数多的渠道能得到中国的真相,而你在国外才有真正的敢报导这个真相。

比如说我们这个媒体,我们如果在国内,可能我们都在监狱里,我们怎么报导真相?怎么讨论这样的事情?你在国内其实你通过系统的收集国内的讯息,因为毕竟有一个叫,你在庐山中看不见真面目的概念,你在更宏观,在这样一个大视野中,收集更全面的讯息,你可能有更准确的判断力,而且敢把你的判断力立刻说出来。这事实上海外媒体应该主要认识到的,真正的中国专家你不一定一定要在中国,而你在中国一定会受中共的影响。所以这种中共把海外的媒体人推出来这样的事情,我觉得是中共在脱钩这件事情上,做得最漂亮的一件事。

主持人:是,对这些媒体人也真是有好处的,他真的能看到真相。我记得当时中共说要把《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这些记者赶走的时候,台湾那边就张开双臂说欢迎你们来台湾。

杰森:是,我鼓励这些人到台湾去,他能体会到中国文化,同时能看到一个正常的中国人的文化下的一个社会是怎么运行的,与此同时更能清澈的看到中共那边的问题所在。

主持人:所以可能真的像章家敦说的一样,还有像很多其他的评论一样,和中共脱钩真的是宜早不宜迟,因为确实你每跟它合作一天,你就会受它的毒害。好的,非常感谢杰森博士,今天这个题材就先讨论到这里,感谢您的解读。

杰森:好,谢谢方菲,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好的,观众朋友我们脱钩的话题,我们先探讨到这里,节目的后半段,我们还想讨论一个最新的热点,就是中印边境的局势。这个热点我们请前中共海军司令部的中校姚诚先生来为我们做解读。姚诚先生也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姚诚先生您好。

姚诚: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非常感谢您。我们先谈谈中印边境这个最新的局势,我想请问您一下,最新这样一个局势,其实中印双方都在说对方鸣枪了,但是不管是谁鸣枪,有开枪这个应该是个不争的事实,所以外界都在说这是45年以来,中印边境第一次响起枪声。就您的判断,您觉得是谁鸣的枪?另外,这样一个鸣枪事件,是不是标志着中印边境这个局势严重的升级呢?

姚诚:究竟是谁开的枪?现在没有办法判断。但是我们可以从中印边境这个冲突,发生的源头上,大家去判断这是谁开的枪。习近平上台以后,特别是中共的经济高速发展以后有钱了,习近平四面出击。大家知道在海上填海造岛,七个岛造机场,部署军事装备。

同样它们在陆地上也在扩充它的军事势力,因为习近平上来以后,提出了一个东西,大家都知道叫一带一路,中印之间边境上这个事,是45年来,不要说45年来,就是1962年边境战争以来基本上都比较平静,因为这个地方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你打来打去没有什么意思。但是一带一路出来以后,就不一样了,因为中国最怕印度,在印度洋把中共交通线和运输线给掐断,所以它的一带一路,它在陆地上也做了很多动作,比如说从缅甸、巴基斯坦都弄了很多港口,为了防止印度掐脖子。

中国在西藏这一块采取什么手段呢?就是大量的造高速公路、造机场,因为在高原地区,你要想掌握军事主动权,你的重装备,你的武器运不上去,是最要命的事情,所以这些年来,中共在中印边境这一块,造了大量的高速公路、机场。印度方面发现以后,他们也在他们的那一边造公路、造机场,这样的话,解放军就时不时的,你不管解放军的,印度的军人,双方都经常越过边境捣乱,去破坏它的工程,事情主要是这么个原因。

冲突大家也看得到,现在媒体也是比较即时的,有三回,主要的大的东西有三回。第一回大家看到的是拿砖头,拿拳头,估计这方面中国的军人体能上对高原的适应的方面不如印度,特别是大家现在也看的出来,印度的军人里面有很多是藏人,另外印度还有相当一部分尼泊尔的叫弯刀队,那个战斗力,高原战斗力特别强,所以中共不只吃亏了,拳头、石头没赢,第一回说20个印度人被打死了,然后说中共后来也,不是很准确,说43个人被打死了。

主持人:有这种说法,但中共方面没有承认。

姚诚:没有承认,但是现在也没办法确定。但是从现象上看,第二次中共弄了棒子,在棒子上面绕上了铅丝,开始做狼牙棒,因为拳头肯定吃亏了,它才在武器上在寻找出路,这一次就把刀带上去。我从最近在视频上看,中国解放军都配关公夜月刀。

主持人:人家说改造的关公大刀。

姚诚:关公大刀。另外你看到印度士兵手里拿得还是棍棒,少部分狼牙棒。肯定是它打不过解放军的,因为这个刀又长,刀砍人比棒子要厉害多了,如果双方谁开的枪呢?我偏向于是印度开枪,因为印度手上的东西不行,他就鸣枪示警,就是吓唬你解放军不要进来,这个当然是我根据这个情况判断的。

现在看打破了1975年双方订下的协议,不准动用兵器,不管怎么说,鸣枪了。要说事情渐渐的一步走一步的,一次比一次严重,这个冲突一次比一次的严重。

主持人:所以您刚才提到,六月以来已经有三次比较大的冲突了,但是我看外界都在分析,其实中印双方应该都不希望,都不愿意去真正的爆发军事冲突,双方这种对话一直在进行,包括双方国防部长,刚刚在莫斯科有这样一个对话,有这样一个会面,但是似乎进展甚微。到底为什么双方即使没有意愿打仗,可是这个冲突的局势依然紧张,而且甚至在升级呢?到底什么因素造成的呢?

姚诚:我分开两边讲,首先从中共方面讲,因为中共现在面临的周边的军事压力太大,所以它不想在印度打,跟印度打,因为这个肯定得要不能四面都开仗,开辟几个战场,它受不了。中共应该是不愿意和印度开战的,再一个就是中印双方都是大国,一但开战很难再很短的时间内结出胜负,这是个马拉松战,陷入战争对双方都不利。

现在双方的冲突主要是双方博弈的政治需要,尤其是印度方面,印度比如说叫新冠病毒,印度现在成为第二大的感染国。印度人居住的环境也不是很好,所以印度病毒感染很厉害,所以老百姓对中共有气。第二个就是1962年中印之战,加上中共长期的支持巴基斯坦跟印度打架,印巴战争几乎没有停过,在克什米尔地区经常打。

但是印度知道这个背后有中共的支持,你看看,中国有什么新进武器马上就给巴基斯坦,包括新装备出来以后,甚至很便宜卖给它。那时候我在部队的时候就知道,我们海军航空兵的时候,我们自己飞的是歼六,我们自己都装备不了,造了新的歼七都给巴基斯坦。所以国际上有一个称跟中国说:巴铁。为什么叫巴铁?不是铁笼的铁,是铁哥们的铁。

方菲:关系很铁。

姚诚:关系很铁,所以印度对中共怀恨在心。一个是1962年吃亏了,第二个就是因为巴基斯坦老是在克什米尔地区冲突,两个战争打了几十年,几乎年年都打。正好新冠病毒起来以后,全世界在围剿中共,印度看到这是复仇的很好的时机,所以在双方冲突的过程中,应该说印度应该是主动的,主动性大一点,因为中国它现在南海、台海、它那么多事,它一般不会主动去惹事,我个人认为是印度趁这个机会出出气。

还有就是大家也看得到就是印度是个民主国家,印度的老百姓对中共有气。那么印度的政治人物要想竞选拉选票,他肯定要尊重这个民意,所以对中共强硬。还有一个就是印度跟中共的冲突背后,说句通通亮的话,有美国人支持,甚至俄罗斯都在支持。

我们感觉到有一件事情就是中共气大了,气在哪里呢?本身中共和俄罗斯订了X-400导弹,然后居然俄罗斯不卖给中国,不卖就不卖吧!就撕毁合约吧!它把这个导弹卖给了印度,这个也是印度现在背后得到了很多支持。你现在看欧洲卖很多的好东西给它,我今天还听到了台湾还准备把幻影飞机卖给印度,所以印度现在后面有强大的朋友们的支持。

方菲:如果这样的话,您觉得像1962年中共在中印战争中可以说是大胜。那么今天两边的军力对比,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您觉得真的要是打起来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姚诚:印度尽管有气主动的出击,但是印度也不敢对中国大打出手。它毕竟在国力和军力上,它还是不如中国。

方菲:在军力上它还是不如中国?

姚诚:不如中国,真的要把中共惹怒了以后,印度肯定是要吃亏。中、印两个都是大国,中国14亿、印度13亿差不多,但是从其他方面来比,它就差多了。中共的现役军人200多万,印度才130万,这几乎是中国的一半,它还不包括中共号召力比印度要强。它有1000万的预备役,就是所谓的民兵,这个很厉害。

中国现在打战打的是钱,中国GDP 2019年是12.24万亿美元,印度多少呢?印度446亿。也就是说就是中共的1/4吧!你要讲双方经过了60年的发展,1962年战争以后,双方的军队当然都是不可同日而语,都有了飞速的发展。但是印度的军力发展,它的规模和质量还是比中国差。

方菲:它也比较谨慎。

姚诚:它很谨慎。双方现在都是基本上都是不愿意把战打大。印度还是一个不结盟国家,它要是真的跟中国打起来,外国的武装力量还不能支持它。印度是个民主国家,它有法律在这,它不跟外国进行军事结盟,它单打独斗跟中共打,它真占不了便宜。

方菲:但是另外一些因素,不知道您觉得会有多大影响?一个是您刚才说的,印度现在似乎朋友很多,都在帮助它,中共这边有点孤家寡人。还有最近确实看到了有一些现象显现出来,中共军力也许不像它表面上说的那么强。比如说它的军备,有没有劣质产品?甚至它的导弹打不打的中?落在哪里?最近我们也看到了一些事例,像这些方面,您觉得是不是也确实让人没有办法真正的去评估中共的军力?

姚诚:陆军对武器的依赖性不高,它不像海空军,武器的依赖性大。陆军依赖性不高,所以武器装备对于中共双方来说,不是重要的东西。因为这个在边境上打,主要是陆军在打。我不是在这里为解放军打气,因为中共军人被共产党洗脑洗得非常厉害。解放军动不动就讲小米加步枪,在三年内战的时候打败了国民党的飞机加大炮。中国的军队,我从中国解放军出来,我知道,就刚才我们聊天的时候也说到这个事情。战一打急了以后,不是靠武器,靠着血腥,就是死拼了。这样的话,中国的解放军的陆军一个是数量上占有优势,第二个共产党洗脑洗得很厉。就是真的要打起来以后,因为共产党宣传:印度占领我的土地,一宣传当兵的就热血沸腾了。

方菲:就不能小看这个因素。

姚诚:不能小看这个因素。而且印度,我们了解到印度的军人作战的能力不行。因为民主国家的这些军人,不太愿意…

方菲:很野蛮。

姚诚:不是很野蛮,至少跟解放军作战,印度陆军不大有…我再举个例子,1962年的时候,中国刚刚经历了3年的饥荒,饿死了几千万人。在这种情况下,解放军甚至打进了印度很深的地方,这个真的不能小看这个解放军。他们现在只是说受到的压力太大,压着他去当兵的。

方菲:您觉得中印边境的局势,它跟南海、台海的局势,这两者之间有没有关连?

姚诚:中印、台海、南海包括东海,它现在整个中国周边这一块都互相关连。因为印度不想跟中国把这个战争升级到飞机、大炮一块打,中共目前来说不想跟印度打一场全面的战争。但有一点一定要说明,印度在中印边境的动作,它肯定必须要有所收敛。它把共产党惹急了以后,真不敢说这个战就不打了。我不能保证中共会在边境上再打一场,就是60年前的所谓的对应自卫反击战,这个不排除。

还有一个我刚才讲中印边境打战,它主要是陆军,海上受到美军的压力,那是海空军的事情。就是中国100多万的军队,包括它的民兵1000多万,就是它的陆地的兵力。在美国这方面它是看戏的、它闲着的,所以它的陆军是有能力跟印度作战的,这个影响不是很大,只不过是中共现在不想打,压制自己。如果真的搞急了,不排除中共还要搞一次什么对应自卫反击。

还有一个,我今天想提一个问题很重要的就是,印度的军队里面有很多的藏人,甚至有可能是藏人的军队,这一点中共是非常气愤地。印度跟中国挑衅,就是军队动手了,它还有一个成分就是帮助藏人收复失地。

方菲:您还有一分钟。

姚诚:还有一个为什么我说60年前的自卫反击可能要重演?1962年所谓的自卫反击战,主要的目的是印度收留了达赖喇嘛,它们的藏人流亡者,1962年的战争有这个大的因素。现在这个现象重复出现了,所以中印边疆,我并不看好。就说双方会发生到什么程度?还要看看。

方菲:就是说它们政治上有想要示强的因素,但是军事上又不想发生冲突,可是它也有引发军事冲突的因素。所以现在这个局势非常难预测,可以这么说是吗?

姚诚:对。

方菲:好的,因为节目时间很快到了,我们今天就先谈到这里。非常感谢姚诚先生今天来跟我们解读中印边境的局势,谢谢您!

姚诚:不客气。

方菲:观众朋友也非常感谢您收看本期节目,我们还是下次节目再见!

=========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热点互动 点击订阅: http://bit.ly/2ONUBfx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