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中共“千年大计”狠折腾 雄安新区再遭强拆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31日讯】中共当局定位为“千年大计”的河北“雄安新区”,遭遇大规模强征强迁。容城县百姓揭露,当局把他们折腾苦了,疫情下,当地开始第二波大规模拆迁,导致他们失去家园和生计,维权遭打压逮捕,求助无门。

中共国务院2017年4月突然宣布,在河北设立一个全新的经济特区雄安新区”,以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中共官媒以“千年大计、国家大事”来形容雄安新区的重要性。

被划定为雄安新区的三个县雄县、容城、安新,楼市当时坐地起价,从每平米4000元人民币,狂飙到了4万,直追北京、上海等一线大城市。

然而一度被热炒的雄安新区,过去3年多来大规模建设仍未启动,街道冷冷清清,外来人员纷纷撤离当地。

但是2020年以来,疫情之下,当地却遭遇第二波大规模拆迁。

容城县多位民众揭露,自6月以来,当地老百姓都被逼迫签字“自愿腾退”。

安新县周女士:“好多律师和媒体不敢报导雄安三县的这个问题,太乱了,签了份合同都是一个空白协议,也说不上是怎么签的,老百姓也不懂法,也没地说理去,也不知道怎么说,现在不知道怎么办,也没人敢出头。”

安新县周女士说,他们房子被拆迁后,一平米只评估几百块钱、一千多块钱。

容城姜先生说,如今他们的地也没了,房子也没了,政府把他们三县的老百姓都坑死了。

容城姜先生:“真是吃了哑巴亏,闹也不敢闹,闹就抓人,给你定罪,现在把这老百姓都坑死了。以后这老百姓又没工作,又没吃的、没喝的,你上哪儿去来钱呢?”

姜先生说,政府给他们的赔偿标准太低了,不够吃,不够花,更别说买房了。

姜先生:“这都是县政府造成的,十来万块钱一亩收我们的,他们几千万卖出去,你想想你这不是坑老百姓?现在每个村跟每个村的腾退,他不说拆,他就说让你‘自愿腾退’,不签字也不行哎,它用各种手段压迫你。”

姜先生说,当地的服装厂、鞋厂、橡胶厂等各种工厂,也被关停拆迁。

据介绍,所谓“自愿腾退”的标准,是每户赔偿25万元,房子的置换,一人扣除50平米后再评估,附近安置区的房子还没盖好,村民租房一个人一个月补贴800元。

当地村官披露,如果村民不签字“自愿腾退”,学生不让上学了,掐电断水。

当地村官:“咱们三县腐败有两个绝招,第一个绝招是给村里两委、代表、党员,拿钱买通一部分。买通以后,他们开始维护着村里签字,第二个,如果有给钱不要钱的,这样的人就得打压,拆每一个村就得抓二三十人,这样就拆著顺当了。”

这名村官说,雄安新区三县100多万人,维权的人很少,因为当地政府聘人把老百姓的微信维权群都搅散了。

当地村官: “这个群里说每一句话、写每一个字,中央和省里都看得倍清楚,我最明白了,上层的高科技我都看了,外国人打电话都知道的倍清楚。”

村官还揭露,政府收一亩地有时给3000元,有时给900元,这都是腐败的套路,故意让老百姓折腾。

知情人提供的一段视频显示,容城县小里镇东里村民向警察抱怨,当地政府违法违规、坑蒙拐骗,老百姓买20平米的房子都得贷款,没有失地补偿,把老百姓折腾苦了。

视频显示,容城大河镇胡村孟大姐,被骗签字“自愿腾退”之后,房子没有了,地也没有了,她悲痛欲绝的在微信群中哭诉,政府连蒙带骗,把老百姓坑苦了。据悉,孟大姐的房子只评估700~800元/平米,给7万块钱。

另一段视频显示,附近十里铺拆迁工作组去一户村民家评估,活活把老人家气死了。

容城县大河镇河西村全体村民在一份诉求书中说,“我们并不想一夜暴富,只想能安居乐业,每人耕地补偿只分得了16万多,置换买房下来所剩无几。将来的生活难以维持,没有保障。”

诉求书表示,拆迁说是要“公平、公正、公开”,要“三县统一”,可现在一个村、一个村镇都不统一,同样的宅基有一户认两宅的,有两户认一宅的,优亲厚友;评估明显比后来拆迁的村低很多,村里集体的财产账目没有公示等等。

采访/李新安 编辑/李韵 后制/周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