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赤龙(16)暗度陈仓

作者:戟枫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26日讯】
第十六章 暗度陈仓

看到许青平严厉地盯着他,徐大勇有点慌张:“对不起,青姐,是吴哥,我说错了!”

“我不是指这个!”许青平身子绷直了,直视着徐大勇。

“噢,你是说我代吴哥送花啊!这有什么啊!吴哥待兄弟不薄。我不管部里怎么看,哪怕吴哥现在是个鬼,我也照样认他是我哥。”徐大勇反而坦然地玩起混不吝来。

“仅仅是这样吗?”许青平并不相信徐大勇的话。

“那你以为怎样啊?”徐大勇倒是反诘问道,让许青平不知从哪里问起。

“你是如何和伟光联系的?从哪个时候开始的?”

“这个暂时保密啊!”徐大勇嬉皮笑脸地应付道。

“只要能让你青姐开心,我徐大勇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徐大勇这滴水不漏的表白,再次让许青平不好开口追问下去。

沉默一会儿,送茶的小妹进来,将沏好的茶壶放在桌面上,恭敬地退出。

“那我怎样给伟光回话呢?”想了一会,许青平放缓口气问道。

“这个好说啊,您青姐有任何话,我都有管道转达啊。”徐大勇大包大揽地回答。

“哦?什么管道啊?”许青平轻声询问。

“啊!这个不能说。”徐大勇缓过神来,连忙拒绝。

“啪!”许青平拍响桌子,站起身来:“徐大勇你什么时候做起双面间谍了?给我说清楚,否则我现在拉你去部政治部。”

看到许青平凝眉怒视,徐大勇彻底慌了:“青姐,咱不能这样啊!我只是带个话啊,也是为了您和吴哥好啊!”徐大勇声音慌乱地祈求道。

“嗯!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别人派你来钓鱼的。”许青平放缓口气说道。

“你真的想知道?不去告发我?”听到许青平的解释,徐大勇试探地问道。

“当然啊,你是我从小看大的朋友,也知道你对我好,我肯定不会害你!但现在你知道部里派系斗争很激烈,你不给我透底,我怎么相信你啊!”许青平推心置腹地说道。

“哦!这就行,我就知道青姐你不是那样人,踩着别人肩头向上爬的。吴哥也交代了,为了让你相信,可以给你透底。”显然徐大勇来时做了多种思想准备。

两人重新坐下来,徐大勇拿起茶壶给自己和许青平斟上半杯茶,开始叙述。

原来徐大勇在五年前,将赚来的钱投资美国房地产,就自己主动找到中情局愿意充当一个线人。

开始中情局并不十分相信他,但是经过多次的检验,徐大勇虽然不能得到特别有价值的资料,但国安部门一般的人事关系,人事调动,徐大勇还是能够确认。

中情局便将他当做一个长久的潜伏物件培养,并不要求他去获得容易暴露、危险性较高的情报,而是采集确认一般的情报,这样徐大勇五年来基本没有暴露的机会。

听到徐大勇这样叙述,许青平还是感到惊愕。一般被中情局发展为线人,或者为了信仰、意识形态,或者为了金钱利益。像徐大勇这样自动送上门,这让许青平感到奇葩,大勇这脑袋瓜的思想脉络确实另类。

看着许青平异样的眼神,徐大勇大概也明白许青平心中所想,便坦然说道:“这有什么啊,狡兔三窟呢,何况我徐大勇。你也知道这样下去,肯定是船毁人亡!与其那时候腥风血雨,人仰马翻,何不现在就给自己找好退路呢!”

徐大勇这坦诚的表白,确实让许青平对他另眼相看,没想到这混不吝心思还真深,想得蛮长远。

“嗯!大勇你先回去,待我好好想想,再给你回话。”

“好的,青姐,您就好好想吧!吴哥那里不急。”徐大勇轻松地站起身来,向许青平告辞离去。

听到徐大勇那么轻松地回话,许青平心里却沉重起来。

她知道吴伟光联系她的目的,只有他母亲能让他如此上心,哪怕有暴露一个潜伏线人的危险而主动联系她,可是这确实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从部里传来消息,针对这次疫情机密档的曝光,上层结合多个涉外情报部门,检讨未来的危害程度,以及应付的措施。同时把吴伟光的案情提高到国家安全委员会控制的级别,统筹多个部门协作将其缉拿归案,或者阻止其进一步曝光机密档。

这给许青平又增加了心理压力,未来针对吴伟光的行动不再是部里说了算了,而是国家安全委员会参与意见,无疑对解救吴伟光母亲增加了不少难度。

许青平由于过去和吴伟光的关系也特别受到关注,由于安全部针对吴伟光的多次抓捕行动都以失败告终,损失了人员,浪费了时间,于是中联部的余副部长也借此参与进来。

他从香港归来,路过广州,便把许青平叫到中联部广州办公地点了解情况。

这个过去东南一个省的宣传干部,借着和上峰过去有一定工作关系,青云直上,从一个厅局级干部直接提拔到中联部担任副部长,控制监督港澳粤重大涉外事情,有最终的拍板权。

不得不说这些政坛红人,各个都胆大妄为,行事乖戾,常常打破行业规则。他直接向许青平建议,利用吴伟光的母亲诱捕吴伟光。

这是许青平一直避免发生的事,可是面对余副部长咄咄逼人的态度,许青平只能暂时答应回去策划一个方案,进行诱捕行动。

许青平郁郁不乐地驾车前往吴伟光的别墅,却在门口徘徊,许久不进去。

这里过去是许青平经常来的地方,吴伟光还在这里的时候,许青平也几乎只要是吴伟光在广州,便会在星期天光顾这里。

砂石路通向别墅的院子,院子里花草茂盛,前后两颗橄榄树枝叶繁茂,虽然不高,却和两层的别墅楼房平齐,让整个别墅处于绿荫之中。

过去她和吴伟光不是在院子里收拾花草,就是坐在二楼阳台面对对面的青山雾岚,看书、品茶。

许青平望着二楼阳台,那个西式风格的阳台,低矮的玻璃屏,斜翼而出的遮阳层上铺设着红色的琉璃瓦,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这是个温馨、惬意之处。

看到王淑华走出门,许青平迎了上去。王淑华似乎察觉到许青平的情绪不高,想想也知道是为吴伟光的事情。

对于吴伟光的情况,王淑华还是能从吴怡青的隐语里大致了解,知道吴伟光一直处于安全的状态就让她很高兴了。岂料现在他们把目标转向她,而使得许青平纠结万分。

“青平,万事有定数,我们就顺其自然吧!阿姨给你煮了你喜欢的莲子汤,放了冰糖,在锅里呢,快进来喝吧!”王淑华宽慰着许青平,两人走进一楼客厅。

许青平坐定客厅的桌子旁,王淑华进了厨房去端莲子汤,一会功夫王淑华给许青平端来一碗莲子汤。

品嚼着清爽、润滑的莲子,啄饮香甜的汤汁,许青平感到一丝温暖。

“阿姨,你一个人住这里孤单吗?”许青平轻声询问道。

“不孤单啊,阿姨最近准备一些资料,想写一份家族回忆录。就是头脑不太灵光了,写得慢。”王淑华轻柔地看着许青平,像看着自己的女儿。

“对了,青平你学历高,学识也好,帮阿姨参谋参谋。”说着王淑华起身去书房,一会功夫拿出来一大叠资料,有照片、过去的报纸,还有一些家族人写的回忆录。

原来王淑华一家是广东开平县的一个望族,祖父那一辈得过清朝的举人,发落到开平县为官,于是在开平开枝散叶,成为开平县的一个望族。

民国时候开始家境败落,但是由于过去家境富裕,王淑华三姊妹都受到良好教育。

大姐民国时候嫁给泰国的一个华裔富商,早已经移民泰国;王淑华和妹妹留在大陆,都先后参加革命工作。王淑华嫁给了吴伟光的父亲,是一位铁道部门高级工程师;妹妹一家由于她丈夫的美国亲属关系,改革开放后,全家移民美国;王淑华本人是文革前的大学生,一直从事输变电行业的科研工作。

一家人早已各奔东西,成家立业,目前在大陆只有王淑华一个人。

翻看着过去民国时候的照片,许青平感慨万千,那时候的年轻女子梳着西式发型,身着旗袍,格外富有书卷气。

王淑华指着三姐妹发黄的照片介绍道:“我大姐最有贵妇相,所以被她丈夫看中;我们俩妹妹,都是调皮捣蛋的主,最让父母操心。”王淑华动情地说道,似乎又回到了过去的美好年华。

“阿姨,大姐现在还健在吗?”许青平好奇问道。

“健在,她现在应该八十二了,大我六岁。”

“哦!”许青平轻吟着,仔细端详着照片上那个梳着短发,面目清秀,身材婀娜的女子,渐渐一个主意涌上心头。

作者:戟枫

待续@*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点阅【暗战赤龙】系列文章

作者戟枫邮箱:jifen6603@gmail.com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