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五十八回 子牙西岐逢吕岳

石涛

在讲土行孙的时候,讲到人的这个环境非常恶,而且力量很大。有朋友提到:“土行孙在土地里钻,到底说明什么?”

其实是说:“人是泥土造的。”

女娲用泥土造人,西方人也这么说(神造人)。土行孙是在土底里走,一沾土就行。也就是说“人中的恶(人之初性本恶)超乎人们的想像”。超乎了我们能够理解的。

人中恶的力量(红尘之力量)可以让老子都感到很惧怕。老子跟元始天尊讲:“师弟,办完事儿得走啊!这地方不能待!”

可想而知,土行孙就是这么一个不成器的(修行者),他可以逼得元始天尊自己出手,为了解开姜子牙身上那个捆仙绳的扣。而土行孙的师父惧留孙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弟子(土行孙)偷了捆仙绳出去。

第五十八回“子牙西岐逢吕岳”,第一次遇到瘟神

土行孙故事完了之后就遇见了瘟神,当然这里面只讲他伐西岐的过程,但,我能读到的暗语就是:人中恶的极致,会招致瘟疫的惩罚——《封神演义》里不是这么说,但是前后的章节、内容、次序是这么来的。

所以当人走向极恶的时候,就会招致惩罚。我以为就有这样的暗语在里。

疫痢瘟癀 子牙一灾又至

诗曰:
疫痢瘟癀几遍灾,子牙端是有奇才。
匡扶社稷开基域,保护黔黎脱祸胎。
劫数将临神鬼哭,兵戈时至士民哀。
何年事定清平日,祥霭氤氲万岁台。

瘟神一出场就有五个,包括“东、西、南、北、中”;“金、木、水、火、土”——凡是在“三界”里面的,无论你何处来的,都会被它(瘟神)给伤到。其实讲述了瘟疫的无处不在。

今天我们看到了瘟疫——“中共病毒”,其实就是无处不在。而原因就是瘟神跨越了三界里的一切。

姜子牙在顺天意的背景下遇见多大的灾都会有人帮他,而他出手来保护老百姓——瘟神给整个西岐城带来的灾难,神都受不了。

话说周信出营来至城下请战。报入相府:“有一道人请战。”

周信,是瘟神吕岳的四个门人之一。

子牙闻报:“连日未曾会战,今日竟有道人,此来必竟又是异人。”便问:“谁去走一遭?”

有金吒欠身而言曰:“弟子愿往。”

子牙许之。金吒出城,偶见一个道者,生的十分凶恶。怎见得,有诗为证:
发似朱砂脸带绿,獠牙上下金精目。
道袍青色势狰狞,足下麻鞋云雾簇。
手提宝剑电光生,胸藏妙诀神鬼哭。
行瘟使者降西岐,正是东方甲乙木。

东方(行瘟使者)先来。“甲乙木”是道家说的“天干”、“地支”跟金、木、水、火、土之间的关系。这些都是道家词汇。

话说金吒问曰:“道者何人?”

周信答曰:“吾乃九龙岛炼气士周信是也。闻尔等仗昆仑之术灭吾截教,情殊可恨!今日下山,定然与你等见一高下,以定雌雄。”绰步执剑来取,金吒用剑急架相还。

未及数合,周信抽身便走,金吒随即赶来,周信揭开袍服,取出一磬,转身对金吒连敲三五下,金吒把头摇了两摇,即时面如金纸,走回相府声唤,只叫:“头疼杀我!”

当时破“十绝阵”的时候,赤精子抱的也是“磬”。

子牙问其详细,金吒把赶周信事说了一遍。子牙不语。金吒在相府昼夜叫苦。

且说次日,又报进相府:“又有一道人请战。”

子牙问左右:“谁去见阵?走一遭!”

旁有木吒曰:“弟子愿往。”

木吒出城,见一道人,挽双抓髻,穿淡黄服,面如满月,三柳长髯。怎见得,有诗为证,诗曰:
面如满月眼如珠,淡黄袍服绣花禽。
丝绦上下飘瑞彩,腹内玄机海样深。
五行道术般般会,洒豆成兵件件精。
兑地行瘟号使者,正属西方庚辛金。

这是西方的神来了。庚辛,对应天干、地支;金,对应五行(金、木、水、火、土)。“西方庚辛金”,就成了包罗万象——包括时间(庚辛)、空间(西方)、物质的组成(金)——所以瘟神没人能治得了。

从瘟神的叫法中,就展示了《封神演义》里一切都是生命(不同层次的),而生命确有根本的来处。而这一份来处却跟生命的定位与使命相关。所以你细品:名字,就是这个神的全部。

话说木吒大喝,曰:“你是何人?敢将左道邪术困吾兄长,使他头疼,想就是你了!”

李奇曰:“非也!那是吾道兄周信。吾乃吕祖门人李奇是也。”

木吒大怒:“都是一班左道邪党!”轻移大步,执剑当空,来取李奇。

李奇手中剑劈面交还。二人步战之间,剑分上下,要赌雌雄:一个是肉身成圣的木吒,施威仗勇;一个是瘟部内有名的恶煞,展放凶光。

往来未及五七回合,李奇便走,木吒随后赶来。二人步行,赶不上一箭之地,李奇取出一旛,拿在手中,对木吒连摇数摇,木吒打了一个寒噤,不去追赶。李奇也全然不理,迳进大营去了。

且说木吒一会儿面如白纸,浑身上如火燎,心中似油煎,解开袍服,赤身来见子牙,只叫:“不好了!”

子牙大惊,急问:“怎的?这等回来!”

木吒跌倒在地,口喷白沫,身似炭火。子牙命扶往后房。子牙问掠阵官:“木吒如何这样回来?”

掠阵官把木吒追赶、摇旛之事,说了一遍。子牙不知其故。“此又是左道之术!”心中甚是纳闷。

所以大家注意到:瘟疫,其实就是一种道术——一箭之遥,就能弄你。

而金吒跟木吒,他们都是修炼的人,但是,他们都在“五行”之中,而瘟神包罗万象——既包括时间,又包括空间,又包括物质组成,所以,在三界之内的所有生命都能被它所害。

反过来,它一定是有使命的,没有使命它不会平白出手。但一旦它出手,无处可逃!而当它分成东、南、西、北、中;按照金、木、水、火、土去分的时候:第一,它无处不在,第二,它会应变。

病毒,经常变异。东边的瘟神、西边的瘟神不一样。时辰不同的时候它也可以不一样。在现实中,我们通常说“变异”。

且说李奇进营,回见吕岳。道人问曰:“今日会何人?”

李奇曰:“今日会木吒。弟子用法旛一展,无不响应,因此得胜,回见尊师。”

法旛,带有他的境界。

吕岳大悦,心中乐甚,乃作一歌,歌曰:
不负玄门诀,工夫修炼来。
炉中分好歹,火内辨三才。
阴阳定左右,符印最奇哉。
仙人逢此术,难免杀身灾。

吕岳他的徒弟能达到这个程度,都是弟子付出了很大的辛苦,修炼到这份儿上,这么一步一步修出来的。

炉火、炼丹炉,透过这种功夫的修炼,有高、有低。“火内辨三才”——天、地、人——在炉火炼丹中,能够展现出不同生命的境界。

吕岳的弟子能够炼成,是按照阴、阳而来——“阴阳定左右”——相互对应的境界更高。

符印,代表了吕岳本身的境界。因为甭管是拿磬的,还是拿旛的,那都是吕岳教他们的。而当他的弟子透过自己的修炼,有自己这些法宝的时候,法宝的本身又有他们师父背后的功底,上面都会有符印。是师父赋予他们的。

这三界内的仙人也受不了吕岳弟子们。

吕岳作罢歌,郑伦在旁,口称:“老师,二日成功,未见擒人捉将,方才闻老师作歌最奇,甚是欢乐,其中必有妙用,请示其详。”

吕岳曰:“你不知吾门人所用之物俱有玄功,只略展动了,他自然绝命,何劳持刀用剑杀他。”

瘟疫这东西都给时间。所以你看甭管是金吒、木吒,他们不是当时死,跟你现在遇到的瘟神完全一样。你看不出其左、右。谁都不知道是怎么招了道,但招完道就出事,出事就完蛋。

郑伦听说,赞叹不已。次日,吕岳曰:“朱天麟,今日你去走一遭,也是你下山一场。”

朱天麟领法旨,提剑至城下,大呼曰:“着西岐能者会吾!”

有探事的报入相府。子牙双眉不展问左右,曰:“谁去走一遭?”

旁有雷震子曰:“弟子愿去。”

子牙许之。雷震子出城,见一道人生的凶恶。怎见得,有诗为证,诗曰:
巾上斜飘百合缨,面如紫枣眼如铃。
身穿红服如喷火,足下麻鞋似水晶。
丝绦结就阴阳扣,宝剑挥开神鬼惊。
行瘟部内居离位,正按南方火丙丁。

朱天麟他穿红袍。有些练这些东西的人,穿上这种衣服,都跟他使用的道术相关。

话说雷震子大呼,曰:“来的妖人,仗何邪术?敢困吾二位道兄也!”

朱天麟笑曰:“你自恃狰狞古怪,发此大言,谁来怕你?是你也不知我是谁!吾乃九龙岛朱天麟便是!你通名来,也是我会你一番。”

雷震子笑曰:“谅尔不过一草芥之夫,焉能有甚道术?”

雷震子把风雷翅分开,飞起空中,使起黄金棍,劈头就打。朱天麟手中剑急架相还。二人相交未及数合,大抵雷震子在空中使开黄金棍,往下打将来,朱天麟如何招架得住,只得就走。

雷震子方才要赶,朱天麟将剑望雷震子一指,雷震子在空中驾不住风雷二翅,响一声落将下来,便往西岐城内跳将进来,走至相府。

子牙一见走来之势不好,子牙出席,急问雷震子,曰:“你为何如此?”

雷震子不言,只是把头摇,一跤跌倒在地。子牙仔细定睛,看不出他蹊跷原故,心中十分不乐,命抬进后厅调息。子牙纳闷。

且说朱天麟回见吕岳,言如法治雷震子,无不应声而倒。吕道人大悦。次日,又着杨文辉来城下请战。

左右报入相府:“今日又是一位道人搦战。”

子牙闻报,心下踌蹰:“一日换一个道者,莫非又是十绝阵之故事?”

子牙心中疑惑,只见龙须虎要去见阵。子牙许之。

须虎出城,见一道人面如紫草,发似钢针,头戴鱼尾金冠,身穿皂服,飞步而来。怎见得,有诗为证,诗曰:
顶上金冠排鱼尾,面如紫草眼光炜。
丝绦彩结扣连环,宝剑砍开天地髓。
草履斜登寒雾生,胸藏秘诀多文斐。
封神台上有他名,正按坎宫壬癸水。

话说龙须虎见道人大呼,曰:“来者何人?”

杨文辉一见大惊,看龙须虎形相古怪、稀奇,问曰:“通个名来。”

龙鬃虎曰:“吾乃姜子牙门人,龙须虎是也。”

杨文辉大怒,仗剑来取。龙须虎发手有石,只管打将下来。杨文辉不敢久战,掩一剑便走。龙须虎随后赶来。杨文辉取出一条鞭,对着龙须虎一顿转,龙须虎忽的跳将回来,发着石头,尽行力气,打进西岐,直打到相府,又打上银安殿来。

姜子牙忙着两边军将:“快与吾拿下去!”

众将官用钩连枪钩倒在地,捆将起来。龙须虎口中喷出白沬,朝着天,睁着眼,只不作声。子牙无计可施,不知就理。

吕岳的四个徒弟,当他发出瘟神之招法的时候,使的家私不同。在人间,我估计就是黑死病,还是肺鼠疫,还是今天的SARS 2.0、3.0。

基本都是类似的,都是一个师父传的,但是,内涵稍微有点差距。所以,人在那儿做疫苗(我不是埋汰啊)?人做的疫苗赶不上它的变化。

这个是瘟部中四个行瘟使者。头一位周信,按东方使者,用的磬名曰“头疼磬”;笫二位李奇,按西方使者,用的旛名曰“发躁旛”;第三位朱天麟,按南方使者,用的剑名曰“昏迷剑”;第四位杨文辉,按北方使者,用的鞭名曰“散癀鞭”。

故此瘟部之内先着四个行瘟使者,先会门人。此乃子牙一灾又至。姜子牙那里知道?

子牙正在府中,谓杨戬,曰:“吾师言:三十六路伐西岐,算将来有三十路矣!今又逢此道者把吾四个门人困住,声叫痛苦,使我心下不忍,如何是好?将奈之何?”

正议间,忽门旗官报,曰:“有一三只眼道人请丞相答话。”

哪吒、杨戬在旁,曰:“今连战五日,一日换一个,不知他营中有多少截教门人?师叔会他,便知端的。”

子牙传令:“摆队伍出城。”

炮声响亮,两扇门开,左右列兴周灭纣英雄,前后立玉虚门下。

且说吕岳见子牙出城,兵势严整,果然比别人不同。

正是:
果然纪律分严整,不亚当年风后强。

风后,是传说中黄帝的宰相。

话说子牙见黄旛脚下有一道人,穿大红袍服,面如蓝靛,发似朱砂,三目圆睁,骑金眼驼,手提宝剑大呼,曰:“来者可是姜子牙么?”

子牙答曰:“然也。”子牙曰:“道兄是那座名山?何处仙府?今往西岐屡败吾门下,道兄何所见而为?今纣主无道,周室兴仁,天下共见。从来人心归顺真主,道兄何必强为!常言:顺天者存,逆天者亡。今我周凤鸣岐山,英雄间出,似不卜可知。道兄又何得逆天而行?岂己意哉!况道兄在道门久炼,岂不知封神榜乃三教圣人所主,非吾一己之私。今我奉玉虚符命,扶助真主,不过完天地之劫数,成气运之迁移。今道兄既屡得胜,不过一时侥幸成功,若是劫数来临,自有破你之术者。道兄不得恃强,无贻伊戚。”

这是讲“大的天象变化”!现在,也是一样——“天地之劫数”、“气运之迁移”。

吕岳曰:“吾乃九龙岛炼气之士,名为吕岳。只因你等恃阐教门人,侮我截教,吾故令四个门人略略使你知道。今日特来会你一会,共决雌雄。只是你死日甚近,幸无追悔!你听我道来:
截教门中我最先,玄中妙诀许多言。
五行道术寻常事,驾雾腾云只等闲。
腹内离龙并坎虎,捉来一处自熬煎。
炼就纯阳乾健体,九转还丹把寿延。
八极神游真自在,逍遥任意大罗天。
今日降临西岐地,早早投戈免罪愆。”

“截教门中我最先”,原因就是瘟神无处不在。瘟神占据了时空;占据了金、木、水、火、土。所以他敢这么说。

他的道行太多了,所以瘟神不好惹——“玄中妙诀许多言”。

他什么东西都有,离龙、坎虎都有,任何一样东西都能整死你。

吕岳道罢,子牙笑曰:“据道兄所谈,不过如峨嵋山赵公明;三仙岛云霄、琼霄、碧霄之道,一旦俱成画饼,料道兄此来不过自取杀身之祸耳。”

吕岳大怒,骂曰:“姜尚,你有何能?敢发如此恶言!”纵开金眼驼,执手中剑,飞来直取。子牙剑急架忙迎。

杨戬在旁,纵马摇刀飞来,大呼曰:“师叔,弟子来也!”

杨戬不分好歹,照顶上剁来,吕岳手中剑架刀隔剑。哪吒登开风火轮,使开火尖枪,冲杀过来。

黄天化在旗门脚下,忍不住心头火起:“虽然是苏侯,放归吾父子。难道我不如他们?只要成功,顾不得了!”催开玉麒麟,杀将过来,把吕岳围在当中。

所以这是黄天化不到位的地方——终归让苏护的门下郑伦抓住,苏护曾经把你父、子放了——你何必一时逞强呢?你让苏护很难办。

所以,为什么说黄天化修不成!其实大凡修不成的,大多只想自己。

且言旗门下郑伦看见黄天化杀将过来,“呀”的一声,几乎坠于兽下,长吁叹曰:“谁知我为纣王擒将立功,原来主将有意归周,反将黄家父子放回去了。”

郑伦自思:“这番捉住,即时打死,绝其他念。”急催开金睛兽,大呼黄天化,曰:“吾来也!”

天化见了仇人,拨转麒麟,双锤并起,力战郑伦。

这就是一个匹夫来的!黄天化根本不是郑伦对手。

哪吒见黄天化敌住了郑伦,恐怕有失,忙登回风火轮,把枪劈心就刺郑伦,大叫曰:“黄公子,你去拿吕岳,吾来杀此匹夫!”

郑伦曾被哪吒乾坤圈打过一次,大抵心下十分怯他,总战俱是不济,先是留心着意,防哪吒动手。

且说子牙见杨戬使刀敌住吕岳,又见黄天化助力,土行孙也提宾铁棍滚将进来。邓婵玉在辕门下看战。

吕岳见周将有增,随将身手摇动三百六十骨节,霎时现出三头六臂:一只手执形天印;一只手擎住瘟疫钟;一只手持定形瘟旛;一只手执住止瘟剑;双手使剑,现出青脸獠牙。

三百六十骨节,对应三百六十度(全角度)。

子牙见了吕岳现如此形状,心下十分惧怕。杨戬见子牙怯战,忙将马走出圈子外,命金毛童子拿金丸在手,拽满扣儿,一金丸正打中吕岳肩臂。

黄天化见杨戬成功,把玉麒麟跳远了,回手一火龙镖,把吕岳腿上打了一标。子牙见吕岳着伤,祭起打神鞭,这一鞭正中吕岳,响一声,坠下金眼驼来,借土遁去了。

郑伦见吕岳失机不能取胜,心下一慌,被哪吒一枪正中肩背,几乎闪下兽来,败进辕门。子牙不赶,鸣金回兵。

三皇出手救子牙 人间从此有柴胡

没有妲己、没有土行孙,就不会出现瘟神!《封神演义》讲到吕岳的出现,暗示着“人间有妖怪”!同时,人的品行已经失去了生命本来应该具有的涵义!

当人类社会失去了信仰,失去了可以归正自己、使自己升华之路的价值观,反而因为贪图仕途、财、色,而出卖一切,背离了人存在的本来涵义时,人间将出现瘟疫!

其实是应对着今天——人间没有妖怪,不会出现瘟疫——人已经不是当初神造人时应该有的概念了。

土行孙的生命品质,代表着瘟疫出现的标志。他出卖了信仰、出卖了自己的师父,完全和他的利益挂在一起。

且说苏侯父子在辕门见吕岳失机着了重伤;郑伦也着了伤,心中大悦:“这匹夫该当如此!”

吕岳回营进中军帐坐定,被打神鞭打得三昧火从窍中而出。四门人来问老师,曰:“今日不意老师反被他取了胜。”

吕岳曰:“不妨,吾自有道理。”随将葫芦中取药自啖,仍复笑曰:“姜尚,你虽然取胜一时,你怎逃灭一城生灵之祸!”

瘟神就来了。

郑伦着伤,吕岳又将药救之。吕岳至一更时分,命四门人,每一人拿一葫芦瘟丹,借五形遁进西岐城。

东、西、南、北,东指“木”,所以借“五行”的木遁、水遁(我想不出来如何借火遁)进西岐城……

吕岳乘了金眼驼也在当中,把瘟丹用手抓着,往城中按东、西、南、北,洒至三更方回。不表。

从一更洒到三更。大家想想现在的瘟疫,同样有“时间”(布疫、行疫)来的!

且说西岐城中,那知此丹俱入井、泉、河道之中,人家起来必用水、火为急济之物,大家、小户、天子、文、武、士、庶人等,凡吃水者,满城尽遭此厄。

可能是疟疾,因为是借着水来传的。但是,瘟疫全是透过水来传的。你看现在武汉肺炎也是。武汉是湖城、水城。

瘟神有特定的方式,尤其他的行瘟时间,值得借鉴。

不一二日,一城中烟火全无,街道上并无人走。

跟现在一样!

皇城内人声寂静,止闻有声唤之音。相府内众门人也逢此难。内有二人不遭此殃:哪吒乃莲花化身;杨戬有元功变化。故此二人见满城如此,二人心下十分着慌。

“杨戬有元功变化”,他有七十二变!压住了瘟神。因为瘟神本身既有方向(东、西、南、北、中)、又有时辰(天干、地支),而且有金、木、水、火、土的局限(被框在里头)。

所以,只要你的境界在(有元功变化),你完全可以超越他,就像现在,有些人就没事。有点儿类似。

哪吒进内廷看武王,杨戬在相府照顾,又不时要上城看守。二人计议:“城中止有二人,若是吕岳加兵攻打,如之奈何?”

杨戬曰:“不妨!武王乃圣明之君,其福不小。师叔该有这场苦楚,定有高明之士来佐。”

这是杨戬的悟性!他知道他遵循的是正的,即使眼前出现的状况,他个人无法解决,但他相信“定有高明之士来佐”,那么,现在没来,是时辰不到,不用害怕。

杨戬不会自恃本事多大,我一定得如何……没有!他不是!

不言二人在城上商议,且说吕岳散了瘟丹,次日在帐前对苏侯等言曰:“我今一日与汝等成功,不用张弓搭箭,六七日之内,西岐一郡生灵尽皆死绝,尔等速速奏凯回兵,不负我下山一遭。”

郑伦曰:“连日西岐不见城上有人。”

吕岳曰:“一郡众生尽逢大劫,不久身亡。”

现在的人正遭遇类似的大劫难,从中可以品出瘟神的来处跟他的做法。

郑伦曰:“既西岐城人民俱遭困厄,何不调一支人马杀进城中,剪草除根?”

吕岳曰:“也使得。”

郑伦欣然领了苏侯令,调出人马来,方出汤营。且说杨戬在城上看见郑伦调兵出营。哪吒着慌,问杨戬曰:“人马杀来,我你二人焉能挡抵大众人马?”

杨戬曰:“不要忙,吾自有退兵之策。”

杨戬连忙把土与草抓了两把,望空中一洒,喝声:“疾!”西岐城上尽是彪躯大汉,往来耀武。郑伦抬头看时,见城上人马反比前大不相同,故此不敢攻城。

杨戬在他们辈分中本事最高,但是他都是被动出手,不会自恃自己的本事。他有一种正信(信念)!他相信事情一定会有解的,那现在没解,是因为时辰不到!

他可以把“自我”放到最低,不表现自己,却又竭尽全力。可以讲,这是他做人的品质,也可以讲是他的悟性高。

有诗为证,诗曰:
杨戬神机妙术奇,吕岳空自费心机。
武王洪福包天地,应合姜公遇难时。

杨戬出现的神机妙术,对应武王的洪福包天。前、后对应!

话说郑伦见西岐城上人马轩昂骁勇,不敢进兵,徐徐退进营来见吕岳,言曰“城上有人”一事。不表。

所以,吕岳自己也没有弄明白。表现出“自恃本事”而癫狂者,有骄傲的成分。骄傲自己的,就错失良机。

且说杨戬虽用此术,只过一时三刻,只救眼下之急,不能常久。哪吒正忧烦,听得空中鹤唳之声,原来是黄龙真人跨鹤而来,落在城上。

哪吒、杨戬下拜,口称:“老师。”

真人曰:“你师父可曾来?”

杨戬答曰:“家师不曾来。”

黄龙真人至相府来看子牙,又入内庭看过武王,复出皇城,上了城,玉鼎真人方驾纵地金光法而至。

黄龙真人曰:“道兄为何来迟?”

玉鼎真人曰:“我借金光纵地,故此来迟。今吕岳将此异术治此一郡,众生遭逢大厄,今着杨戬速往火云洞见三圣大师,速取丹药,可救此愆。”

杨戬领师命,径往火云洞来。

火云洞里有天皇、地皇、人皇。

正是:
足踏五行生雾彩,周游天下只须臾。

话说杨戬借土遁来至火云洞。此处云生八处,雾起四方,挺生秀柏,屈曲苍松,真好所在!怎见得:
巨镇东南,中天胜岳。
芙蓉峰龙耸,紫盖岭巍峨。
百草含香味,炉烟鹤唳踪。
上有玉虚之宝箓,朱陆之灵台。
舜巡、禹祷,玉简金书。
楼阁飞青鸾,亭台隐紫雾。
地设名山雄宇宙,天开仙境透三清。
几树桃梅花正放,满山瑶草色皆舒。
龙潜涧底,虎伏崖前。
幽乌如诉语,驯鹿近人行。
白鹤伴云栖老桧,青鸾丹凤向阳鸣。
火云福地真仙境,金阙仁慈治世公。

天皇、地皇、人皇“三圣”所在之地,用了这番形容。今天,人的语言写不出来。

《封神演义》中,描绘三仙姑、老子、元始天尊所在之地都不同。你细品其中的味道,作者都有作区分。这对于写书的人,要求就高了。他要拥有那份境界和感悟,也知道那份“真实”,才能写出这些。

话说杨戬不敢擅入,伺候多时。只见一童儿出洞府,杨戬上前稽首,曰:“师兄,弟子乃玉泉山金霞洞玉鼎真人门徒杨戬。今奉师命,特到此处,参谒三圣老爷。借师兄转达一声。”

这些做徒弟的,到任何洞府,一定要讲出自己师父是谁,里面包含着“尊师重道”的涵义,这是中国古代修行当中很大的规范。

今天的人,没有这种规范、意识!也就是:没有这种悟性……

童儿曰:“你可知道三圣人是谁?如何以老爷相称?”

杨戬欠身,曰:“弟子不知。”

童子曰:“你不知,不怪你。此三圣乃天、地、人三皇帝主。”

“三圣”不能称“老爷”。被称为老爷的是老子。

杨戬曰:“多感师兄指教,其实弟子不知。”

童儿进洞府,少时出来,曰:“三位皇爷命你相见。”

应该叫“皇爷”。是至上的概念。

人生命的三个主:“天皇、地皇、人皇”对应着人的“精、气、神”。

接地气,是这么来的。人皇,是轩辕帝。

杨戬进洞府,见三位圣人,当中一位,顶生二角;左边一位,披叶盖肩,腰围虎豹之皮;右边一位,身穿帝服。

“身穿帝服”,就是轩辕帝。

“披叶盖肩,腰围虎豹之皮”,那就是神农。

“当中一位,顶生二角”,那就是伏羲。

杨戬不敢践越阶次,只得倒身下拜,言曰:“弟子杨戬奉玉鼎真人之命,今为西岐武王,因吕岳助苏护征伐其地,不知用何道术,将一郡生民尽是卧床不起,呻吟不绝,昼夜无宁,武王命在旦夕,姜尚死在须臾。弟子奉师命,特恳金容,大发慈悲,救援无辜生灵,实乃再造洪恩,德如渊海!”

那时候的词,可以用到那么大:“再造洪恩”、“德如渊海”。现在的人,好像用不了!

杨戬诉罢,当中一位圣人乃伏羲皇帝,谓左边神农,曰:“想吾辈为君,和八卦,定礼乐,并无祸乱。方今商运当衰,干戈四起,想武王德业日盛,纣恶贯盈,以周伐纣,此是天数。但申公豹扭转天心,助恶为虐,邀请左道,大是可恨。御弟不可辞劳,转济周功,不负有德之业。”

伏羲皇帝,什么都知道。

这里的“皇”和人间各朝代的“皇”是一个皇。所以人间的皇帝是上、下对应下来的。

神农答曰:“皇兄此言有理。”忙起身入后,取了丹药,付与杨戬,曰:“此丹三粒:一粒救武王宫眷,一粒救子牙诸多门人,一粒用水化开,用杨枝细洒西城。凡有此疾者,名为传染之疫。”

杨戬叩首在地,拜谢出洞。神农复叫杨戬,吩咐曰:“你且站住。”

神农出得洞府,往紫芝崖来,寻了一遍,忽然拔起一草,递与杨戬:“你将此宝带回人间,可治传染之疾,若凡世间众生遭此苦厄,先取此草服之,其疾自愈。”

在道家,通常都用紫色。

杨戬接草,跪而启曰:“此草何名?留传人间急济寒疫。恳乞明示。”

杨戬说是“寒疫”——伤寒?应该是。所以,第一道瘟疫是“伤寒”!

神农道:“你听,我有偈为证。偈曰:
此草生来盖世无,紫芝崖下用功夫。
常桑曾说玄中妙,寒门发表是柴胡。”

柴胡专治伤寒,就是这么来的。大家注意到:瘟疫来自于神,那些瘟神都是使者,而治愈瘟疫的,是来自更高的神!

瘟神,一面是正、一面是恶!其中,有他们自己的选择、自己重新的定位。同样,也包含“一物降一物”——以高(上层)降低(下层)。

玉鼎真人根本应付不了吕岳,只能保自己没事。但是,玉鼎真人却知道谁能治吕岳,这同样反映出生命的境界。

现在的人站在利益的角度,只谈利益的多、少,就缺失了肉眼看不到的内在涵意。

话说杨戬得了柴胡草并丹药,离了火云洞,径往西岐而来。早至城上,见师父回话。玉鼎真人问:“取丹药一事如何?”

杨戬把神农吩咐的言语,细细说了一遍。玉鼎真人依法而行,将三粒丹如法制度。果然好丹药!

正是:
圣主洪福无边远,吕岳何须枉用心!

玉鼎真人高过吕岳。所以杨戬取得丹药,吕岳不知道。

如果吕岳做的事情是对的,他同样会得到一点提示、一点感悟。在今天,真正修行的人当中,其实是可以遇到的,只不过你自己是否有这种灵性、悟性。

有些事能做、有些事不能做。当你遇到提示时,你能不能告诫自己、能不能忍住自己的某种心态,这是对个体修炼者的考验!

为什么说:“顺天意,怎么做都成!”应该讲,吕岳不输给玉鼎真人,但是,他是逆天意的。玉鼎真人是顺天意的,他就拥有背后的力量。两者就在毫末之差!

话说吕岳在营,过了七八日,对众门人曰:“西岐人民想已尽绝。”

苏侯在中军听得吕道人之言,心下十分不乐。又过了两日,苏侯暗出大营来看西岐城上,只见旛幢依旧,往来不断人行;看哪吒精神抖搜、杨戬气概轩昂,心下大悦:“吕岳之言不过愚惑吾等耳。可将言语灭他一番。”遂进中军对吕岳曰:“老师言西岐人民尽绝,如今反有人马往来,战将威武,此事不实了。老师将何法处之?不可以前言为戏。”

苏护一直没说话。无论如何,苏护是帅。

吕岳闻言立身,曰:“岂有此理!”

苏侯曰:“此不才适才经目看将来的,岂敢造次乱言。”

吕岳就出营一看,果然如此。掏指一算,不觉失声大叫,曰:“原来玉鼎真人往火云洞借了丹药,以救此一城生灵之厄!”

所以,吕岳不是算不出来!就是他的自傲(蒙蔽了)!所以,在三界里边,无论你境界高、低,看来:妒嫉、傲慢,贯穿相当高的层面!这是自毁、自灭!相当致命的。

忙命四门人、郑伦:“你可每门调三千人马,趁他身弱无力支持,杀进城中,尽行屠戮。”

郑伦领命,来问苏侯调人马破西岐。苏候情知吕岳不能破子牙,遂将一万二千人马调出。周信领三千往东门杀来;李奇领三千往西门杀来;朱天麟领三千往南门杀来;杨文辉领三千同吕岳往北门杀来。郑伦在城外打点进城。

吕岳四门人都按照自己的方位打(仗),具有力度、特点,同时就有局限。就具有“相生相克”的理。

懂得境界,境界在上的人一眼就能看破。境界不到的人遇到,就很难缠……

且说哪吒在城上看见成汤营里发出人马,杀奔城下,忙见黄龙真人曰:“城内空虚,止有四人,焉能护持得来?”

黄龙真人曰:“不妨。”命杨戬:“你去东门迎敌,开门让他进来,吾自有道理。哪吒,你在西门,也是如此。玉鼎真人,你在南门。我贫道在北门。把他诓进城来,我自有处治。”

且说吕岳把四个门人点出来取西岐城,不知胜负加何,且听下回分解。

◇(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