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为李文亮立传后,一网民被国保约谈

4年前的1月3日,李文亮因“在互联网上发布不实言论”遭武汉警察训诫。4年后的2月6日,网民李宇琛在其微信公众号“权益墙”为李文亮立传,呼吁保护言论自由后,被国保约谈8小时至次日凌晨。

事后,李宇琛把自己被约谈的经过写成文字发到了网上。

他说,“我在派出所对着我的笔录核对,签字按完手印之后,一位警察小哥开车送我回家,我打开手机,看到大家在说,李文亮医生去世了。我苦笑着,看着窗外的夜空,自我下午进来时,已经8小时过去。而我被带到派出所的直接原因,是我运营的微信公众平台‘权益墙’(即本号)为李文亮医生写的传在内的近期关于武汉疫情的所有文章。”说。

李宇琛告诉我们,2月6日下午,他正在睡觉,被一阵连续的敲门声吵醒。他询问来者的身份,对方说是派出所的警察,来了解情况的。

来的警察一共有两位,一位年纪大的,一位年纪轻的。上车之前,年纪大的那位警察询问起李宇琛的工作与学历,他回答律师实习,学历是西政本科,英国还有一本科一研究生学历。对方说,高材生呀,高材生怎么网络发言还不谨慎?李宇琛问他,您说的是我哪条发言?对方说他没看过,只是上面告诉他而已。李宇琛没有搭话,用手机发出第一条朋友圈,告诉大家,自己被警察带走。刚发完,旁边的年轻警察对他说,手机收起来,现在别用。李宇琛说限制我的通讯自由,这是在拘传我吗?他说没有拘传你,只是请你配合工作。李宇琛说你工作得配合法律啊。老警察来说我作为所长亲自来接你,你还要我怎么配合?

在派出所,和李宇琛谈话的是国保大队的A警官。

A警官问李宇琛的第一个问题是“你爱国吗?”

李宇琛回答:“爱啊。”

A警官接着问李宇琛父母家庭背景,问他家里有没有因为拆迁、套路贷等原因对社会和政府不满?“我疑问这是什么原因?如果我有违法犯罪,就事论事即可,缘何要知道我父母的情况?我直言我是做刑辩律师实习的,询问、讯问笔录见过不少,没见过这种类似于60年前调查家庭出身的。他说,了解这些,是想了解我的背景,好与我沟通。” 李宇琛说。

李宇琛要求A警官直截了当地告诉他,起因何事。但是对方先跟他聊起了国家大势,于是双方一来一往,聊了很多。

“他提反腐倡廉,我提依法治国,他提大局意识,我提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他提舆论的不良影响,我提人民群众的监督作用和政府合法性来源于人民,他提社会和谐团结,我提十九大之后我们国家的主要矛盾发生的变化,他提正能量要注意慎重发布负面信息,我立刻否认这种提法,不能将负面信息等同于负能量。”

对于涉事文章本身,A警官的观感是这些文章总是批判,看不到政府的积极作用。他认为,李宇琛应该全面看问题。李宇琛说,政府积极作用,自有宣传部门来做,我作为公民,可以选择自己为这个社会说什么话。A警官说这样的视角总会片面,李宇琛说面面俱到的大局意识是要求公权力,而非要求私权,我选择成为批判公权力的公民。

李宇琛说自己当时想起那句流传的话——当尖锐的批评声不被允许,不够卖力的赞扬或许也成为了错误。

8个小时,双方聊了很多历史问题、时政问题。“坦白讲,这场对谈中没有强制性的要求。强制的是我得来被约谈。” 李宇琛说。

在他看来,这是殊为滑稽的一件事,5年学习法律,3个法学文凭,但自己现在成为一个需要被约谈写声明自己坚决守法的公民,只因为这个公众号的一些文章。

聊到大概19点左右,A警官带李宇琛去办公室制作笔录。李宇琛感慨这种约谈的荒诞,坦白说要写下来这次约谈的细节。A警官说,这次约谈,没有法律效力,只是找他了解情况,了解他是否爱国,是否拥护政府,没有要求他做什么。李宇琛说那我从你们带来到现在,我没有权利拒绝这一过程,你们来找我,我就必须得向你们交代我是爱国的,这也是我作为公民的一项义务吗?A警官问李宇琛,你写出来,是想表达不满,你不要对我们有偏见。我们不是聊得挺好吗?李宇琛说,是你们对我的偏见,我一普通公民被带来了解情况,侵犯我的休息权利和个人时间,来找我约谈。

李文亮医生被训诫,是否也是如此的逻辑呢?” 李宇琛想。

A警官在笔录里核实参与“权益墙”的李宇琛师弟师妹个人信息(是核实,他已掌握),被他立刻回绝。

李宇琛的师弟师妹问他,师兄,我们会有事吗?他想,“如果我们这样的文章能有事,不是我们出了事,而是他们出了事。”

李宇琛告诉读者,他之所以赶着熬夜写下上述信息,因为白天大概率还是要找他约谈,应该是另外的人来。如果现在不写出来,可能今天之后,他就没办法公开写文章了。

李宇琛最后说:“被训诫的李文亮医生离世,他说,健康社会不应只有一种声音,他在群里提醒了周边亲友。我想,我对他最好的悼念,是我继续做公民,继续做权益墙。”

有网友留言道:

“权益墙微信号已经被封了,为李文亮立的那篇传已经看不到了。”

“对这个网络世界失望透顶。”

“我们所生活的现实就是如此,不要抱有任何幻想。”

“令人郁愤之事照旧。”

“对中国的未来感到失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