滄海一葉:甕安事件我不想說,我只說假虎

一位叫李樹芬的小女孩死了已經12天了,因人民群眾懷疑甕安公安局對李樹芬的生死因鑑定結果有問題,引發了「6.28」事件也六天了。新聞發佈會開完了,屍檢三次結果也發了。就連第三個俯臥撐都查的清楚明白了,真是盡心盡力了,還有什麼會不明白的。

可是到現在,你明白那位叫李樹芬的小女孩什麼時候自已跳下河的嗎?

2008年6月21日20許是出去的時間,22日凌晨0時27分是報警時間。連什麼時間跳下河的都查不清楚,只要查查「王某」打電話給「陳某」的記錄就一清二白的東西都查的不清不楚,「自殺」倒查的清清楚楚了,查明了什麼?又明白了什麼?

不要問我,我不知道,我也不想說。那麼多的疑點很多人都說了,提出了很多的問題了。而我,只想說說那張假虎照。

就一隻假老虎的相片,八個月的時間才查清真假,還要在全世界都知道是假的情況下,為了表示是真的,繼續造假,虎印。

假虎照能有多大利益,剛被發現是假的,承認造假周正龍也就沒了那二萬塊錢的獎金,各大小官員也不犯不什麼事都結了,也不會鬧到全世界風雲。一位、二位、三位的用人頭擔保,真真真。

人頭呢?還在他們的身上呢?處理的13個有責任的人,是不是跟周永康先生一樣,一免職就免到政治局常委裡去,當起國家領導人來了。果真這樣的話,只有不斷的犯錯就能當上國家領導人,人頭擔保倒是值得的,我們試目以待。

李樹芬比起那老虎,可承認不得,假虎沒大小官員什麼事,他們都可以拿人頭出來擔保,李樹芬現在是要他們掉腦袋的,丟權力的,他們又怎能不盡心盡力的:「自殺自殺」,「沒有強姦沒有強姦」。

真自殺也是自殺,假自殺也是自殺。真強姦也是沒有強姦,沒強姦當然也更沒強姦了。為了腦袋,為了權力。李樹芬是自殺定了,沒被強奸定了的。

不要說「自殺」發生在夜裡,就算是大白天,一萬人看的清楚,被強奸後被推下河去,也一定是溺水而死的。絕對是講真話,不是假話,是溺水而死。

當然,「溺水死亡」了,甕安公安眼中就是自殺而死了,沒有被強姦了,就算是大白天,一萬人看的清楚,被強姦後被推下河。

6月30日,貴州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石宗源更是一個破案專家。一個小時,僅僅從11時許到12時許的一個小時裡:直接深入群眾瞭解情況;看望公安民警、武警官兵。而且認定了「6.28」事件是一起起因簡單,但被少數別有用心的人員煽動利用,甚至是黑惡勢力人員直接插手參與的,公然向我黨委、政府挑釁的群體性事件。

認定了是黑惡勢力直接插手參與的,抓了也就抓得快了,59人了,可是真到現在,打得李樹芬叔叔躺在醫院裡不能動彈,而且更容易抓到的六個人,倒成了不明身份,至今沒被捉到。未來這六人會不會自殺呢?不要問我,我不知道。

假虎畫,我們用照片,圖片比畫就比出了真假,可周正龍當初查要是沒發相片、圖片出來,等到大家質疑了,有關「專家」直接到動物園裡安排安排,照虎照出來,那能是假的嗎?還會假虎畫嗎?

DNA比相片難懂得多了,我們懂嗎?就算懂,公安局裡控制著我們能看到嗎?就算我們能看到,誰又能保證我們看到的是真實的。

現在甕安也是越來越多的人被免職了,最後是不是跟假虎照一樣,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周永康倒是真的被免了公安部部長職務而成進入政治局常委成為國家領導人的。我也不知道周永康是不是因為跟他們一樣犯錯誤了,才被免後升到國家領導人之位,或是因為工作表機好才升到國家領導人之位的。擦亮你的眼睛,看看假虎照那些人的走向,更應該看著甕安,看著那十五、六歲的小孩到最後是不是真了黑惡勢力。

看清楚了,才知道周永康是犯錯誤犯上國家領導人崗位之上,還是工作表現好才走上國家領導人崗位上的。

──轉自《民主論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