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捷生:千万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本文标题不是我的原创,它是大陆盲人歌手、行吟诗人周云蓬写的歌谣:「不要做克拉玛依的孩子,火烧痛皮肤让亲娘心焦;不要做沙兰镇的孩子,水底下漆黑他睡 不;不要做成都人的孩子,吸毒的妈妈七天七夜不回家;不要做河南人的孩子,爱滋病在血液哈哈地笑;不要做山西人的孩子,爸爸变成了一筐煤,你别再想见到 他;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饿极了他们会把你吃掉,还不如旷野中的老山羊,为保护小羊而目露凶光;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这首沉痛的歌谣流传开来后,中国的孩子又噩运连连,山西黑窑童奴;东莞童工;四川豆腐渣工程活埋了七千多孩子;而今毒奶粉又坑害了成千上万个「结石娃娃」,而且毒奶粉厂家不止三鹿集团,竟遍佈几乎所有的乳製品企业!

去年美国四千多隻猫狗被中国出口的宠物食品毒死,美国儘管一片譁然,却做梦也想不到,中国人会给自己的孩子吃同样的毒药!美国人想像力很贫乏,还以为是化学污染所致。岂知在中国,这是行内皆知的「食品添加剂」──它就是「三聚氰胺」。

凡用国货的港人都有必要接受科普,「三聚氰胺」是一种化工黏合 剂,主要用于建筑装饰。但它在大陆有另一俗称,叫做「蛋白精」,它可以使蛋白质含量低的食品,能在质检时达标;同时可以增加一切颗粒状食品(奶粉或饲料) 的黏合度,此种产品在大陆食品加工业使用量极大。换言之,国人吃的各类禽畜,都可能是「蛋白精」饲料喂养出来的。

先不说大陆乳製品企业有无主动「投毒」,单牛奶本身已含毒质,这还不是最可怕的。牛奶掺水是农户的惯常做法,起初掺牛尿人尿,因为尿素氮含量高,可骗过质检仪器。后来嫌麻烦,就直接加尿素化肥,但收奶站开始使用检测尿素的仪器,此路不通了,于是「三聚氰胺」便取而代之。此物很难检测出来吗?也未必,只不过需要更精密的仪器和更高的成本。总之社会道德越低迷,社会成本就越高,此乃恶性循环,其间没有收益者,大家都是受害者。是次大陆乳製品行业陷于灭顶就是一例。而这归根到底都是社会制度的原罪。

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康庄大道上的大陆企业集团,不如新西 兰恆天然乳品集团有良心。「三个代表」的党国官员,不如新西兰总理克拉克急。她谴责中国地方政府「试图掩饰,不予召回产品。那绝不是我们新西兰的做法。」 当然不是!她若在那几个星期绕室彷徨的焦虑等待之时,给精通中文的澳洲总理陆克文打个电话,对方或会点拨她甚麽是「中国特色」。可怜那些爱国成狂的「金牌 亢奋症」患者,怎也想不明白,以「国家造假」去让假龄孩子拿金牌,和毒奶粉实属同源,都是同一癌细胞结出来的肿瘤。如斯国邦,这般制度,不惜给我们的青少 年灌喂狼奶,给我们的婴孩灌喂毒奶。此乃不折不扣的「杀子文化」。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编者注:
周云蓬,1970年出生于辽宁沈阳,9岁失明;1994年毕业于长春大学中文系;1995年到北京圆明园开始卖唱生涯;2002年创办民刊《低岸》;2003年录制专辑《沉默如谜的呼吸》;2005年出版诗集《春天责备》;2007年,出版第二张专辑《中国孩子》。

周云蓬《中国孩子》歌词:

不要做克拉玛依的孩子
火烧痛皮肤让亲娘心焦
不要做沙兰镇的孩子
水底下漆黑他睡不着
不要做成都人的孩子
吸毒的妈妈七天七夜不回家
ya ya ya ya

不要做河南人的孩子
艾滋病在血液里哈哈的笑
不要做山西人的孩子
爸爸变成了一筐煤
你别再想见到他
ya ya ya ya

不要做克拉玛依的孩子
不要做沙兰镇的孩子
不要做成都人的孩子
不要做河南人的孩子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饿极了他们会把你吃掉
还不如旷野中的老山羊
为保护小羊而目露凶光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爸爸妈妈都是些怯懦的人
为证明他们的铁石心肠
死到临头让领导先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