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聚: 三聚氰胺自白

三聚氰胺說:我就是現在被人人詛咒的三聚氰胺,俗稱密胺、蛋白精,是一種白色單斜晶體,幾乎無味,微溶於水,可溶於甲醇、甲醛、乙酸、熱乙二醇、甘油、□啶等有機溶劑,屬化工原料,具毒性,不可用於食品加工或食品添加物。我也是殺蟲劑環丙氨秦在動物和植物體內的代謝產物,是製造俗稱密胺塑料的三聚氰胺-甲醛樹脂的原料,產品常用於製造日用器皿、裝飾貼面板、織物整理劑等。在中國也常被製成被稱為「美耐皿」的塑料碗碟,但不能在微波爐中使用,因為受熱後會散發毒性。我還可與乙醚配合作紙張處理劑,在一些塗料中作交聯劑等。由我製成的樹脂加熱分解時會釋放出大量氮氣,因此也可用作阻燃劑。還可以作減水劑、甲醛清潔劑等。

化工詞典上寫得明明白白,我具有毒性,不可用於食品加工或食品添加物,然而,黑心商人為了多賺錢把我加到奶粉、食品裡,毒害了那麼多人,這哪裡是我的本意啊!就如一把刀,人們用他來切削食物,但壞人卻用刀殺人,這能夠怪刀嗎?刀也成壞蛋了嗎?怎麼能詛咒那個刀呢?我不就是奶粉事件中無辜的刀嗎?為什麼大家把我和黑心商人一樣對待啊!

10月5日,據中央社台北五日電,中共河北省衛生廳今天指出,河北省醫療機構接診篩查食用含三聚氰胺奶粉的嬰幼兒,診斷出泌尿系統結石患兒有一萬五千八百三十八萬人。電文道,香港中通社報導,截至今天,河北省醫療機構累計接診篩查食用含三聚氰胺奶粉的嬰幼兒一百六十八萬三千五百五十人,其中診斷出泌尿系統結石患兒一萬五千八百三十八萬人,住院治療一千八百六十二人,康復出院患兒一千五百七十五人。全國以致全世界還有多少中毒者,還不得而知。

黑心商人把我弄得臭名昭著,全國人民、全世界人民都在罵黑心商人。黑心商人為什麼心那麼黑,是誰讓他們為了賺錢不顧他人性命?沒有絲毫做人的良知道德?

政府說它們不知情,都是奶農奶商搞的鬼,實際上這次爆炸性事件由來已久。早在2004年的阜陽劣質奶粉事件中,公佈的不合格奶粉企業和偽劣奶粉中三鹿奶粉就在名單上,但隨後又改稱為疾病控制中心工作人員失誤所致,多個國家機關聯合發文,要求各地允許三鹿奶粉正常銷售。

事件爆發前一年的2007年9月2日,河北省產品質量監督檢驗院對蛋白質、亞硝酸鹽,以及抗生素殘留等營養、理化及安全指標等進行檢測,結果全都合格,並由 cctv新聞頻道的《每週質量報告》節目專訪播出檢測結果,其中提到三鹿廣告聲稱,其製造工序有1,100個步驟。1,100個步驟居然檢測不出我來,可能嗎?

據悉,很多商人用我的廢渣「蛋白精」或「蛋白粉」加入奶粉中,這些廢料中含有國際公認的致癌物亞硝酸鈉。其實,中共治下的中國,幾乎無食不毒:毒大米、毒白面、毒饅頭、毒花捲、毒餃子、毒月餅、毒米粉、毒粉絲、毒肉鬆、毒火腿、毒方便麵、毒桶裝水、毒食油、毒葷油、毒雞、毒瘟豬、毒海鮮、毒海帶、毒蔬菜、毒水果……太多了,中共把全國都變成了造毒工廠,我的這點毒不過是小兒科。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大家都在罵三鹿、罵奶農、罵我,殊不知,我們都是替罪羊,真正的禍首是中共,是中共的獨裁體制,是中共邪黨為了穩固政權,讓人民不關心政治,營造虛假繁榮,號召全國人民「抓到耗子就是好貓」、一切向錢看,「悶聲發大財!」,鼓勵人民淪喪道德、不擇手段抓錢撈錢,讓人類道德一日千里的往下滑,中共才是萬惡之源。在已經發現嚴重問題後,中共不是解決問題,防止類似事件再發生,而是繼續作惡、擴大犯罪,與黑心商販一道把毒品推給人民大眾,直至罪惡總爆發,再也摀不住。這次事件能夠被查處,在全世界曝光,還有背後的原因,否則,按照中共做事的一貫原則,是掩蓋了又掩蓋,毒上加毒,從來都是偉光正,錯誤與犯罪都是個別人,撈取利益的卻是中共政府。

正如成都一所監獄曾經發生過的事件,監獄警察將盜竊犯人帶到外面偷盜扒竊,偷來的財物都交給警察,警察私下給犯人一些好處。犯人偷竊時不小心被群眾抓住了,警察馬上出來,把犯人銬起來帶走,群眾還誇警察來的及時,實際上是一丘之貉,下次又故伎重演。這裡的賊主——警察是不是中共政府啊?這裡的犯人是不是黑心商人啊?受害、被矇騙的始終是人民大眾。毒奶粉事件如此,其它事件也都逃不出這個邏輯。

由於毒奶事件,幾乎每個國人甚至很多外國人都知道我扮演了一個不光彩的角色,歷史將永遠記住我被蒙上陰影的名字,這是我刻骨銘心的恥辱。中共害人、殺人,萬毒、萬惡皆因中共邪黨,中共邪黨不除,萬毒萬惡不止。為了人民大眾的生命與健康,為了還給我一個清白之身,我呼籲全國人民、世界人民立即摒棄中共邪黨,遠離萬毒萬惡之源!中共作惡多端,必遭天遣。我看到天滅中共在即,那些不退出邪黨各組織的人都是中共的一分子,屆時將為中共陪葬。凡是加入過中共邪黨黨、團、隊組織的人,應立即聲明退出,匯入4000多萬三退洪流之中。我為所有中國人、世界人民祈福!如此,我將贖去中共邪黨強加於我的罪孽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