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孫文廣:民憤突發與官方封鎖(視頻)

【新唐人2011年9月11日訊】(新唐人記者陳靜采訪報導)李雙江15歲的兒子李天一,因不满前面的一辆车突然刹停,下车将该车上的司机夫妇殴打至头破血流,伤者入院后共缝了11针。边打边高喊「谁敢打110!」「谁报警就跟谁没完!」当时引起民愤。本臺記者采訪前山東大學教授孫文廣,請看下面對孫文廣的采訪報導。

最近,李雙江的兒子開著寶馬車,嫌前面的人開的太慢發生了一個磨擦,那麼他們就下車動手打人,而且對他們說不准打110,非常霸道,你為什麼怕警察呢?為什麼怕110呢?說明他們做事本身心虛。

那麼這個事情還能說明另外一個問題,就是這個事情發生以後當時大家很氣憤,你把他打得頭破血流住到醫院裡。那麼後來,出現一個很特殊的現象,據說武警戰士被派了到醫院去,在門口擋住採訪的人不准採訪。這個現象很值得注意。這種引起民憤的暴力事件,當局極力的把它封鎖住。他打傷了人住在醫院裡,卻派了民警在門口擋住不讓採訪。

那麼這種事情不是發生這一起,山東大學門前,前幾天有個女警察打了修車人,打的修車人的妻子住在醫院裡,那麼第二天,我又和他們挺熟,我到醫院去看她,結果就碰到一個現象。醫院有的人跟我說昨天晚上這個電視台的採訪,他們遭到拒絕。那麼我去的時候給她錄了一個像,還沒錄完的時候就來人了。後面來了個人就告訴我:你不准錄像,你把錄像交出來,他不准我錄像。我和她是好朋友,錄下像怕什麼?是不是,就說他要封鎖這個消息,錄的像很快就傳出去。

封鎖的方式很多,一個是不准照像,很多地方有的人打人橫行霸道,公安又不作為,我們把這個鏡頭照下來,這個時候他就來搶你這個照像機,不准照像,而且美其名曰:「我們有隱私權」,他這個頭像是有隱私的,不准你照,這個很奇怪的。

大概一個星期以前,我們到濟南中級法院去參加開庭旁聽。旁聽李紅衛起訴案件,李紅衛是個維權人士,現在被抓起來了。別人替他起訴我們就管。出來以後我們就在法院門口照個像,馬上出來個人:「不准照像」,我說為什麼不准照像,他說就不准你照像,這個地方就不准照像。我說你們這是黑社會嗎?這是法院還是黑社會?他說我們不是黑社會,我說不是黑社會為什麼不讓照像?他反而問我你是黑社會?我說我不是黑社會你給我照像無所謂。

這說明他要封鎖這個信息,不准你照像,不准你攝像,這個都是一種強制的方式。現在李雙江的兒子打傷了人住在醫院裡,那麼又出來武警站崗。這都說明要封鎖,這個封鎖的事情很多。你比如說女警察在山大門口打了人,那麼這個打人的過程當中引來了大概有五百多大學生,大學生就抗議,要求道歉,那麼有人就把這個打人的女警察關在110的警車裡不出來,一直把她開走帶走,那麼大學生就把她攔住,最後把車都要抬起來,在馬路上在那兒轉,因為她不下來嗎,這邊抬那邊公安就不讓抬,那麼兩邊人就把車抬起來了。

這個過程後來報導的時候就明顯的掩蓋了幾個事實,把幾個很令人氣憤的事實給封鎖掉。這個女警和她的丈夫兩個出來打人,這個過程講了很多很不像樣的話,她要讓這個修車的老人下跪,媒體不報導,那麼下跪以後把他踢傷,也不報導,另外她講了幾句話是很關鍵的,比如這個修車的老人的妻子說了句話,她說:我們就是要飯的,她對那個警察說,那個120的警察也在旁邊,我們就是個要飯的,你饒了我們吧,他不下跪,他們兩次下跪嗎,「你們就饒了我們吧」。這個女警察,他們夫妻倆個怎麼講的呢,她說:你要飯,我讓你要飯你能要飯我不讓你要飯你不能要飯,這個講的非常霸道,周圍的人都氣憤的要命。所以才引來了很多大學生。

後來媒體電視台的廣播這些話全都沒有了。逼著老人下跪,夫妻倆人下跪三次,最後一次踢倒,都掩蓋掉了。那麼後來大學生出來圍著車不讓她們走,把馬路堵塞了三個小時。這個時候大學生提出的口號就是:第一個,警察道歉,才讓你警車開走。第二個,你警察給這個受害人下跪,那麼你讓人下跪,人也讓你下跪。

後來逼的沒有辦法,就在那個山東大學的門口堵了大概三個小時,他不得不解決這個問題。後來看起來這個濟南公安局這個上頭這個指導很有方法,他就同意讓步,讓110開開車門把那個打人的女警和她的丈夫放出來,讓他們下跪,他們給那個修車的下跪以後,這場圍觀才算結束。

這些消息應該是很生動的,你讓人家下跪,後來人家民眾起來也讓你下跪,你不得不下跪。那麼這個事情報導是​​不讓報的。第二天我到醫院去看老太太的時候不讓攝像,後來我到她家裡去看這個修車的老人,也是有這個居委會到場,就阻止你去採訪如實的報導。所以從這個方面來看,當局對民憤暴發的這個場面和過程極力的封鎖。

李雙江的兒子的背景,李雙江的寶馬車的來歷,李雙江過去有過幾次肇事的事件,主要的內容都不報,為減少民間的憤怒,他的中心思想就是「穩定壓倒一切」,事實真相能不讓你知道就不讓你知道,你知道了以後不讓上媒體報導。

我覺得這一點大家應該看到,就是民間的起來揭發事件,你比如通過博客,通過這個網上把它報導出來,這個要搶時間,你過一段時間它網絡也給你封鎖了,但是民間這個力量是很偉大的,我看見有不平趕緊把它寫出去,象動車的事件也是一樣,官方極力的封鎖,實在封鎖不下來的時候就暴露一部分。

你比如說山東大學門前女警打人,就這麼一個報導,因為修車引起糾紛,具體內容它不講,為什麼發生什麼糾紛,你要修車可以,但你要有先來後到,人家老人不願意,她就叫人下跪,就要打人家,這些現象還有很多,那麼政府他就為了這個所謂穩定,就極力的封鎖消息,這是不對的。

憲法有規定真相要公佈新聞自由、民間有採訪的自由、有錄像的自由,你為什麼要禁止人家,是吧。而且另外一個還有他要搶先處理也是一種封鎖的手段。你比如這個女警打人,逼著老人下跪,最後一看民憤起來了,大家都知道了,第二天不到二十四小時就把這個女民警開除公職,這開除公職也不是個簡單的事,你為什麼這麼快呢,還要調查啊,還要核對呀,為什麼這麼快,就是為了封口,完了大家不要討論,因為已經處理了你還找我幹。

還有濟南市的一個政法委書記叫段義和包養情婦19年,後來他結束不了了,這個情婦要和他要這個要那個,他沒有辦法把她殺死。在大馬路上把那個情婦炸死。這樣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把民憤引起來了,那麼馬上很快就把段義和處死,判死刑馬上執行,不到一個月,這個也很反常。

槍斃一個人要調查,這個也是封鎖的一種手段,所以我覺得這個東西也要揭露,當局為什麼把被李雙江的兒子打傷的人住院的門口要派武警,等等都說明了民間起來以後,一定要注意官方的封鎖,我們要用各種方式突破這個封鎖把真相讓廣大的民眾都知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