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7月1日完整版

【新唐人2014年07月02日訊】【中國禁聞】7月1日完整版

提要
習近平露真容 拿下江派大佬徐才厚
華人首富李嘉誠睡不著 擔憂三件事
廣州市委書記落馬 清洗梅州幫?

51萬香港市民上街 對中共說不

7月1號,香港市民走上街頭,參加「七一」遊行,向北京當局和香港政府說不,這是香港「民間人權陣線」發起的年度遊行,今年的主題是「捍衛香港自主、無懼中央威嚇,接受公民直接提名」。

由於中共發表的有關香港「一國兩制」白皮書,侵害了香港的自由、民主,激起香港市民憤怒,今年參加遊行的人數之多,為歷年少有。

遊行隊伍的龍頭下午3點半開始從維多利亞公園出發,到晚上7點半,最後一批遊行隊伍才離開「維園」,「民陣」估計,參加人數達51萬,不過香港警方說,只有9萬2千人。

學生通宵包圍中環、特首辦 預演佔中

遊行晚上11點半結束後,香港學生組織「學聯」和「學民思潮」,隨即發起通宵佔領中環遮打道,和包圍「特首辦」的行動,迫使政府接受公民提名的政改方案。

「學聯」此前發表的《七一抗命宣言》說,他們相信「當不義成為事實,反抗便是義務」,他們一群學生押下自身前途,甘願承擔法律後果,並非沖昏了頭腦,而是相信只有當香港人挺立街頭,不懼政權,香港才能迎來真正的未來、獲得真正的尊嚴和自主。

學生們表示,他們將在週三早上8點離開。據傳,香港警方準備清晨清場,估計會有衝突發生。

香港「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和「民主黨」主席何俊仁都表示,他們將與學生一起留守,共同進退,一些香港市民也自動留下守護學生。

律協落井下石 唐吉田、王成聲明維權

中共官方律師團體「中華全國律師協會」6月30號在《法制日報》發表聲明,公開唐吉田、王成等7名維權律師的姓名,聲稱他們是「從未取得律師執業證書或已註銷、被吊銷律師執業證書的人員」,「所從事的活動與律師行業無關」。

7月1號,唐吉田和王成在網上發表聲明回應,指責本該維護律師權益的「律師協會」,充當中共迫害律師的馬前卒,打壓律師。

唐吉田表示,他因辦理異議、信仰等人權案件,和推動律師行業自治(發起北京律協直選等)而觸怒中共當局,被非法吊銷執業證後,以公民身份參與人權案件,為他人提供力所能及的法律幫助,從未刻意隱瞞過沒有執業證的事實。

王成則聲明,「迄今為止浙江省司法廳未通知過本人執業證書已被註銷」。他還表示,將訴諸法律行動,追究全國「律協」、和《法制日報》、及浙江司法廳的法律責任。

編輯/周玉林

習近平露真容 拿下江派大佬徐才厚

曾經在軍界呼風喚雨的軍中「大老虎」徐才厚,6月30號被開除黨籍,並且被移送軍事檢察機關處理。他也是繼陳希同、陳良宇、薄熙來之後,第4位因貪腐落馬的政治局委員級領導人。外界指出,「江系大佬」徐才厚落馬,標誌著中共現任領導人習近平與前領導人江澤民徹底決裂。請看以下報導。

習近平在6月30號主持的中央政治局會議上,聽取了軍方對前中共政治局委員、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長達三個多月的調查報告。軍方查明徐才厚利用職務之便為他人晉升及謀利,直接或利用家人收受賄款。

習近平當場決定開除徐才厚黨籍,案件移送軍事檢察機關處理。

中共沒有具體公布徐才厚貪腐的數額,但媒體已露出了風聲。

今年2月,一名21歲名叫趙丹娜的女子,在香港涉嫌以8個戶口洗黑錢,約有100億港元。趙丹娜被抓後,支付了3000萬保釋金,隨後潛逃。有消息指出,這名女子與徐才厚案件有關。巧合的是,徐才厚妻子也姓趙。

旅美中國社會問題研究人士張健:「從習近平上臺之後,本身他的出身太子黨和江派風牛馬不相及的,所以他一定要大刀闊斧的去把江時代的所有遺蹟,從自己的身邊消除。因為如果一旦不消除的話,對習本身的執政就是非常大的威脅。」

中共上屆領導人胡錦濤擔任中央軍委主席八年,但被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架空,他們大舉提拔舊部、親信,分別形成「西北軍」和「東北軍」。

《自由亞洲電臺》引述「澳門軍事學會」會長黃東的話說,徐才厚和郭伯雄當時是江澤民親自提拔上去的左右手。經過王立軍和薄熙來事件已經知道,中共黨政軍的勾結相當厲害。如果不將徐才厚斬草除根的話,其實是有一定的風險。對方會不會再出招?黃東認為,習近平很難回頭。

據了解,徐才厚曾與中共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結盟,意圖阻止習近平接班。不過,中共「十八大」後傳出徐才厚得癌症和被調查的消息。

旅美中國問題評論人士李善鑒認為,習近平打擊的這些人主要不是因為貪腐,是因為他們參與了政變。

旅美中國問題評論人士李善鑒:「涉及到習近平安危的政變,在這個事情上,所有參與的這些人,裡邊都會起了很大作用。對習近平來講,這些人他不除掉,他不安。」

其實,徐才厚也不是這次政治局會議上處理的唯一高級官員,前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中石油」前高管蔣潔敏、和王永春,也被開除了黨籍。

由於四人也都與前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關係密切,外界認為,周永康案已呼之慾出。

時事評論員藍述:「江系他們這一系列的官員,包括曾慶紅、周永康,還有江澤民本人,還有徐才厚等等,他們是過去十幾年裡面最大的得利者,同時也是中國社會對中共不滿的、矛頭所指的那批人。」

時事評論員藍述表示,習近平感到了中共面臨的危機,他想通過反腐來緩解與民眾的矛盾,但江系不打掉,反腐的門就打不開。

時事評論員林子旭:「江派勢力,他們現在應該是陷入到了一種絕對的仇恨、恐懼的狀態裡面了。現在江澤民黨內的上嘴唇周永康,軍內的下嘴唇徐才厚,都被幹掉了,江澤民會是一個甚麼心態﹖可想而知了。」

時事評論員林子旭認為,徐才厚的落馬是中共內鬥的一個標誌性事件,習近平與「最大老虎」—-江澤民的矛盾公開化了。但江派也強烈反撲,像前幾天陳光標在紐約上演的鬧劇,就是想讓現任政府被綁架到一起揹黑鍋。

張健指出,中共將會分裂成「保習派」和「滅習派」,甚至會發生更嚴重的爭鬥。但只要草菅人命、漠視人權的中共不倒,老百姓的苦難就會依然存在。

採訪/朱智善 編輯/宋風 後製/郭敬

香港七一大遊行 大陸民眾關注

由香港民間團體發起的「七一大遊行」,7月1號下午三點半左右在「維多利亞公園」正式起步出發,在中共當局拋出香港白皮書,強調北京當局擁有全面管治權,觸髮香港市民反感,和將近80萬香港市民公投,希望能夠「真普選」的背景下,這次遊行被稱為有史以來香港最大的一次遊行。有大陸民眾認為,香港的大遊行是大陸民眾的借鑒。

今年的「七一大遊行」主要是由香港「民間人權陣線」組織,遊行隊伍從「維多利亞公園」出發,遊行的終點站在「中環渣打行人專用區」。在遊行出發前,大會宣佈參加遊行的香港市民已經站滿了「維園」六個硬地足球場,而且在「維園」對面的中央圖書館前平臺和樓梯,已經站滿了等待加入遊行的市民。

「民陣」召集人楊政賢晚上11點宣佈,大會保守估計,有超過51萬人參與遊行。

《捍衛法輪功大聯盟》創始人熊立:「我現在我是在灣仔,在灣仔擺了一個街站,我就沒有跟他們遊行,但是現在人山人海,他們進去的時候人數是很多的,最終的人數還沒有出來,但是大家都是熱情非常的高漲。」

據了解,自從1997年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紀念日起,每年7月1號都會舉行大型遊行。但是自2003年為了抗議香港政府執意推動《基本法》第23條立法,50萬香港市民走上街頭,「七一遊行」才被大家所知。有消息說,今年上街遊行的人數估計有100萬。

參加遊行的市民中,有年歲大的老者,有青年,也有四、五歲的小孩,還有一些殘疾人士,他們有的拿著「梁振英下臺」的標語,也有的打著要求「真普選」的橫幅,表達自己對中共當局及現任香港政府的不滿。

熊立:「特別是這一次對中共白皮書反映出非常非常的不滿,所以這一次激發更多的市民上街遊行,抗議中共收緊對香港的管制權,不按基本法辦事,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這樣沒有這句話了,完全是由它自己說了算,根本就沒有法律的,它說的話就是法律,所以香港市民對這個白皮書非常的憤怒,所以這一次會激起更多的民眾起來遊行。」

在這次遊行中,不但有香港人還有澳門人、台灣人,也有大陸民眾前去聲援。例如大陸維權律師唐荊陵的妻子汪艷芳、廣州南方街頭的參與者賈榀等人都參加了遊行。

湖南網友周周煮粥:「香港的事情說穿了就是我們的事情,我覺得我們感同身受,香港原來是一個自由的社會,(中共)它們想控制普選、控制立法會的議員,這個說穿了就是耍流氓。他們(香港)肯定要反抗的。香港的反抗對我們來說就是一個借鑒的作用,一個榜樣。我們大陸的人去香港參加遊行,說穿了就是去鍛練,就是去感受那個氣氛,去感受走上街頭這種權利。」

但是也有一些大陸公民在深圳過關時被攔,也有的被當地國保請去「吃飯」﹔也有很多網友在網上發消息,導致帳號被封。為甚麼當局不允許大陸民眾參加這個遊行?不允許大家轉發消息呢?

湖南公民歐彪峰:「這也是大陸執政當局的一種恐懼、心虛,他們害怕民眾的覺醒,(這個遊行)能夠對大陸民眾有很好的作用,能夠激勵起大陸民眾權利意識的覺醒,大陸民眾也是很希望,很渴求像香港民眾一樣,有一天能夠自由的走上街頭,維護自己的權利,發出自己的聲音。」

那麼,是否有一天大陸會出現數十萬人上街遊行的景象?湖南公民歐彪峰表示,如果有一天那麼多的大陸民眾上街,就可以預計中共一黨專制即將終結,民主、自由很快就會到來。也代表著,大陸民眾抗爭的決心。

採訪編輯/田淨 後製/葛雷

華人首富李嘉誠睡不著 擔憂三件事

日前,香港首富李嘉誠在廣東「汕頭大學」出席畢業典禮時披露,近來有三件事一直困擾他,憂心使他「無心睡眠」。那麼到底是哪三件事情使這位85高齡的富翁煩憂、徹夜難眠?與他最近從大陸和香港頻頻拋售物產和撤資有甚麼聯繫?一起來看報導。

香港「長實集團」主席李嘉誠,6月27號上午出席了由他創立的「汕頭大學」畢業生畢業典禮,身兼校董會名譽主席的李嘉誠以「無心睡眠」為題發表致詞。

在致詞中他表示,85歲的他,對世間各種個人得失,早被風風雨雨沖淡,還有何憂心?

香港長實集團主席李嘉誠:「我憂心的是,在全球化和知識經濟的時代,不同的智商、能力和努力,令機會失衡成為新常態。我憂心,國家資源的侷限成未來發展的難題。」

李嘉誠還憂心,高福利社會人民的負擔和對貧富懸殊的憤怒,持續讓社會停滯和不安。

李嘉誠旗下的私人創投基金「維港投資」,6月23號起在中國六個城市進行巡迴推介,負責人周凱旋在推介會致辭中也曾介紹,李嘉誠擔心全球貧富懸殊持續,尤其在中國可能會惡化﹔還憂慮中國缺乏耕地及安全的飲用水﹔此外,他也擔心人與人之間欠缺互信,彼此沒有講真話。這三件事讓李嘉誠「睡不著」。

北京原首都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教授李元華:「他睡不著覺,一個是對於中國這個現實社會很多貧苦的人,看到了(他們)很痛苦,還有教育變成了一種產業,甚至是一種撈錢的工具。他可能從一個側面看到了問題的實質,就是今天中國這個社會共產邪黨統治幾十年來,把中國傳統道德破壞了,人與人之間沒有一個基本的信任。」

中國歷史學家、原「首都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教授李元華表示,作為炎黃子孫的李嘉誠,他希望他能改善中國國民的生活,投入的教育能培養出真正造福社會的人才,但實際的情況使他很失望,又不能直說。

李元華:「因為他這麼些年來在中國社會,跟各級中國官員打交道,他知道這個中國整個這個社會是很腐敗的現狀,而且也看到了中共很多經濟上面臨的崩盤,包括他投入的房地產和許多的企業,他已經看到了危險性。」

連續16年雄踞華人首富寶座的李嘉誠,自去年8月以來,以低於市價35%以上的價格,拋售了廣州的「西城都薈」購物廣場、和上海的「東方匯經中心」、南京的「國際金融中心」大廈。李嘉誠兒子李澤楷今年也出售了北京「盈科中心」商場。李氏家族似乎在大陸不再擁有大規模的地產項目。

根據聯合國計劃開發署的統計資料顯示:目前中國佔人口總數20%的最貧困人口,佔收入或消費的份額只有4.7%,而佔總人口20%的最富裕人口,佔收入或消費的份額則高達50%。這表示,中國現在已是世界上收入差距最大的國家。

北京《國情內參》首席研究員鞏勝利:「如果按照聯合國人均每天1美元來計算,中國大概超過3億窮人,如果按照更嚴謹的貧富數據來統計,中國真正的貧困線,大概接近4億人口。」

北京《國情內參》期刊首席研究員鞏勝利認為,中共從產業到金融,和社會的壟斷,製造了貧富懸殊的生態困局。

鞏勝利:「政府不講信譽,政府的金融貨幣不講信譽,結果政府的國有企業不履行合同。中國整體的信譽、道德、社會、人文都出現了大倒退,倒退的結果,人沒有信譽。」

李元華表示,李嘉誠的擔憂及撤資,實際上是對整個中共統治的一個不信任或一個擔憂。

採訪編輯/易如 後製/舒燦

廣州市委書記落馬 清洗梅州幫?

中國最富裕和人口最多的城市之一——廣州市,書記萬慶良,最近被中紀委拘捕和調查。週一,中央組織部有關負責人證實,中共中央已決定免去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的職務。各方關注萬慶良倒臺的幕後原因,以及對廣東官場格局的影響。

跟其他人相比,萬慶良的突然倒臺,在現任領導人習近平的反腐運動當中,格外突出,因為萬慶良仍然佔據著一個相當有權力的位置。他是廣州市最有權力的官員,這個城市擁有1300萬長期居民,同時是南方製造業和出口的支柱。

美國《紐約時報》指出,廣東省的政治一直以來都因為它跟北京的距離,以及獨特的廣東話和習俗,而變得複雜,中共從北方空降到廣東說普通話的官員,很難融入到當地的圈子裡,結果是,異常複雜和多變的派系掌控著廣東政壇。

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鄭宇碩對《新唐人》表示,廣東這個地方的幫派影響力一直很重。由於廣東是一個很富裕的地方,廣東很多官員跟其他地方官員很不一樣,對升職到中央不感興趣。

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鄭宇碩:「他都是很願意留在廣東發財,對於陞官到中央去興趣不大。所以廣東地方幹部的影響力的確比較根深蒂固。因為他們對到中央去一般興趣不太大,所以中央政府對地方利益不利的話,他們執行也很不得力的。所以對抗拒中央不利地方的政策,很多時候出現這樣的問題。」

據香港《蘋果日報》報導,萬慶良的問題涉及巨額受賄、揭陽市窩案、包二奶私生子等。由於萬慶良是廣東政壇「梅州幫」骨幹,中紀委這把火不但令「梅州幫」崩盤,更可能燒向幫主——廣東省前省長黃華華。

2012年12月,胡春華接替升任國務院副總理的汪洋,出任中共廣東省委書記。香港「科技大學」政治學教授丁學良對美國《彭博社》分析說,就像汪洋一樣,胡春華是個外地人,與本地沒有多少聯繫。萬慶良的案子,可能是胡春華提交給更高層的人。

丁學良說,「在過去35年裡,北京中央當局啟動對沿海省份廣東、福建和海南島的調查相當正常。他們擔憂這裡的腐敗和地方主義。」

而原廣東省食品供銷公司經理范一平表示,萬慶良落馬背後,有可能是當權者為了安插自己的人馬,採取這樣一個辦法,把某些人排擠掉,是權力鬥爭和利益博弈的結果。范一平還披露,萬慶良過去在廣東揭陽市就被爆出很多問題。

原廣東省食品供銷公司經理范一平:「在揭陽那邊就已經很腐敗了。揭陽是新建的地級市,應該是他當政期間,那個時候整個揭陽像個大工地一樣,在搞基本建設,所以很多可能出了一些問題。而且揭陽我有一些關係,反正老百姓對他的意見很大。揭陽書記現在也出了問題,跟這個可能有些關係。」

萬慶良落馬,可能與揭陽市腐敗窩案有關。台灣《中時電子報》引述消息說,萬慶良曾主政揭陽近5年,當年許多重大項目如潮汕機場、中石油世界級石油煉化項目、烏嶼核電項目、中海油LNG接收站、華潤電力、中電投粵東儲煤配送中心等,都在萬慶良卸任市委書記1年內落戶揭陽。

從2012年年底以來,已有4位揭陽市級領導陸續被查。《中時》引述一位熟悉內幕人士的話報導說,揭陽一些大項目是「無中生有」:「萬慶良親自帶隊爭取下來!」

美國《大紀元》新聞網也披露,萬慶良早就積極向江派大佬周永康和曾慶紅等靠攏,很早就扒上周永康在廣東的重要心腹——時任廣東政法委書記、省政協主席陳紹基。萬慶良想法搭上陳紹基的情婦——-廣東電視臺李姓女主播。並親自從香港買了一只價值50萬港幣的玉鐲,送給李。之後,萬慶良又因迫害法輪功進一步討得中共高層曾慶紅、江澤民的喜歡,從此高陞,穩坐官位。

採訪編輯/秦雪 後製/李勇

谷開來死緩將滿 黨媒評論引關注

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妻子谷開來,因故意殺人罪,被判死刑,緩期兩年執行。下個月8月20號,谷開來將緩刑期滿。中共喉舌媒體罕見的刊發評論文章,點出谷開來在薄熙來案中所扮演的角色,引起輿論關注。

《新華社》6月28號發表的「親人協作便於互相漁利——透視家族腐敗案件頻發的根源」這篇文章指出,最近頻頻落馬的官員腐敗案件,大多暴露出一個共同的特點:一人當官,全家受益,一人「落馬」,牽出「全家」,形成了一個完整腐敗的利益鏈。

文章中特別提到薄熙來等人的腐敗墮落,與妻子或保持不正當關係的女性密不可分。而且很多官員走上腐敗道路,都離不開「枕邊人吹耳旁邪風」。

中國資深法學專家趙遠明:「當一個官員走向犯罪,走向罪惡的時候,他的妻子往往起到一種推波助瀾的這麼一種作用,谷開來本身從這個案件當中表現就十分的清楚,就是說薄熙來犯的罪行,好比說收受賄賂,瓜分國有資產,販賣活體器官等等,很多他的妻子薄谷開來都參與。」

由於中共在審理谷開來案與薄熙來案時,曾有意切割兩人的關聯。如今谷開來死刑緩期兩年將滿,官媒在報導中突出谷開來在薄案中的角色,引發輿論關注。

中國資深法學專家趙遠明分析,《新華社》現在放出這種風,很有可能要對谷開來案件進行重新審判,不過,他也指出,谷開來兩年死緩期間如果沒有再犯罪,可能改判無期徒刑。

趙遠明:「谷開來在兩年緩刑期間,如果沒有再犯新罪,也就是說再有犯罪行為,或者說沒有發現新的罪行,也就是說過去在審理過程當中,她隱瞞的重大的犯罪行為,如果沒有這兩種情況,一般的講就不會重新審理,也不會緩期兩年之後,再給她執行死刑,因為這個在法律上比較有嚴格的規定。」

趙遠明認為,谷開來這個案子反映出中共官場上很普遍的「家族腐敗」利益鏈。

2012年2月,前中共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上演了出逃美領館一劇,引爆中共政局大震盪。當時美國媒體《華盛頓自由燈塔》曝光王立軍移交美領館材料中,有關薄熙來和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圖謀聯手發動政變,廢掉在「十八大」接班掌權的習近平。

美國《大紀元》新聞網指出,谷開來是薄熙來和周永康「政變圈」的核心人物,谷開來曾經為了保命,揭發薄、周政變,而她實際是負責薄、周政變策劃中對海外的聯絡人。

周永康、薄熙來、谷開來及王立軍,利用中共政法委控制的公安系統資源,進行活摘人體器官和販賣屍體謀取暴利。而捲入這件事的英國商人海伍德被懷疑泄密,遭到毒殺滅口。

王立軍因為了解薄、谷這些年的所有罪行,擔心自己像海伍德一樣被滅口,因此逃入美領館尋求庇護,並把薄、谷參與活摘器官、政變等證據交給了美國官方,導致薄熙來落馬和谷開來殺死海伍德的消息曝光。

2012年8月20號,谷開來在安徽合肥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罪名是故意殺人罪;2013年10月25號,薄熙來被中共以受賄、貪污、濫用職權罪進行二審,並維持原判——無期徒刑。

旅美原大陸歷史學教授劉因全:「應該是重審谷開來,因為好多命案,包括一些人命案,我認為這個蓋子沒有揭開,應該重新審薄熙來、谷開來,這些人就應該判處死刑,因為這些人她不是一個海伍德這麼一個命案,她有很多命案,這些命案就這樣摀住不揭的話,難以服天下。」

下個月8月20號,谷開來死刑緩期兩年執行的刑期將滿,但谷開來案子中所涉及的活摘器官、非法販賣屍體、政變等犯罪行為還一直被中共當局掩蓋著,輿論關注谷開來下一步的命運走向。

採訪編輯/李韻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