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懷大志來美留學,為何被FBI盯上?

您的心靈摯友 人生良伴——新唐人【細語人生】節目

讓我們跟隨主持人宇欣一起細細的品味法輪功修煉人親口講述的真實故事……

接上文

經過一番努力做到了學生會的領袖、僑界的頭領等多個頭銜。然而卻感到背後多了許多雙眼睛,其中有一雙眼睛更令人心驚膽戰。

主持人宇欣:「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我們的節目繼續請到的還是前加州理工學院華人聯誼會的主席,當時還擔當了很多華人社區的重要角色。在職期間,他跟我們講他完全是在中國領事館控制之下,他做了一些使他很後悔的事情。今天繼續由李建中先生給我們講述他的故事。建中先生您好!

李建中:「主持人您好!」

主持人宇欣:「您覺得中領館這樣控制海外的華人、海外的學生,控制海外的華人團體,主要的是為了什麼樣的目的呢?」

李建中:「我到現在為止,一直感到挺內疚的,就是有點對不起我那些同學的那種感覺。他們對我的幫助是很感激,但是他們卻不知道我在利用他們的一面。比如我記得很清楚,有時候領館會要求我們學生會發表一個某某聲明,其實是我個人就簽了字了。」

反正很多方面的政治活動它都要求我們學生會來參加,比如當時我記得對台灣的一些反對意見。我們學生會其實有好幾部分,有大陸來的、有台灣來的、有香港來的,所以當時如果有台灣的活動,就是反對台灣政治的一些聲明,或者參加其他社團的共同聲明。我應該先徵求同學的意見,我相信我那些台灣同學並不同意的,但是我卻利用學生主席的名義代表學生會就簽了字了。」

其實你要看到我們真正的章程,我是沒有被授權做這些事情的,只是沒有人去追究,現在我看到很多學生會一直還在做著這樣的事情。他們不管是到媒體發表聲明也好,是跟著某些僑團一起簽字,其實他們並沒有得到學生會同學的授權,只不過他們利用學生會的同學。」

主持人宇欣:「在學生會當中這是一個普遍現象嗎?

李建中:「是一個普遍現象。」

主持人宇欣:「那麼為什麼不徵求學生的意見,就自己獨自這樣做呢?

李建中:「因為你在上面簽了字了,你在裡面就有一定的政治影響,你就變成一個,最起碼領館給你的待遇很好,你在社區當中也會比較有名,但是你打的旗號,就比如說你代表我們某某學校的500~600中國學生,其實大家都知道我們根本不能代表他們。」

李建中:「最上面就是中領館在控制。」

主持人宇欣:「他們就讓你這樣去做嗎?」

李建中:「對啊!我一簽名他就說加州理工學院跟我們共同組織的,共同舉辦的某某活動。」

主持人宇欣:「當這些學生知道了,根本不是我們同意的,那怎麼辦呢?」

李建中:「中國同學跟美國人不一樣,他的選擇就是我不參加了,我自己幹別的去了,一般都是比較沉默。」

主持人宇欣:「為什麼會這樣呢?在民主國家是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的。」

李建中:「像美國人他肯定不幹,他會喊起來的,最起碼到學校去告你,去追究這件事情,因為他知道很多在學生會主席簽了字後面,是中領館授權這樣做的。」

主持人宇欣:「很多學生雖然是來到海外讀書,在他翅膀還沒有硬的時候,整個是受中領館控制的。」

李建中:「不僅受到控制,而且我覺得他們很多人思想就是屬於服從,他自己覺得我到海外來,我的組織就是中領館,他不認為美國政府就是他的政府,他認為中領館就是他的政府,不僅學生,還有很多中資企業,像洛杉磯有很多中資企業像中國銀行、東航,他們的總部都在洛杉磯。像這些中資企業也是。領館讓他出點錢,他必須得去籌錢,像僑胞也是這樣的。我記得我們當時要辦什麼活動,需要用僑胞的禮堂的時候,根本不用去跟他們商量的,就說我想用,那就是我們的。」

中領館對海外華人的學生會、海外華人僑團、中資公司,大陸來海外公司的控制,早已不是什麼秘密了。那麼拿中領館的錢,做的是違背美國的有關法律和自由民主精神的事,去傷害其他團體,難怪FBI會盯上他們。

拿中領館的錢,做的是違背美國的有關法律和自由民主精神的事,去傷害其他團體,難怪FBI會盯上他們 。(新唐人電視台)

主持人宇欣:「說到這兒,就聯想到之前我們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舞蹈大賽,紐約的學生會NYU就發表了這麼一篇文章,說反對舞蹈大賽,這是一件事情;另外法拉盛事情也是同樣的,這些華人突然間,他們跟法輪功平時可以說是無仇無恨。您有這樣的前車之鑑、這樣的經驗,可以跟我們講一講。」

李建中:「我看到紐約這兒的學生會,我注意到兩個學校,一個是紐約大學,還有哥倫比亞大學,他們的學生會很明顯,完全跟著中領館跑,完全被中領館控制了。做一些個完全偏離了作為一個學生會的職權範圍,做了很多事情都違反了學校的校規。」

像我們洛杉磯以前一般做這樣的事情都是中領館底下給學生會主席打一下電話:你們去支持一下!學生會主席會在底下找一些學生,學生很窮,領館會安排另外一個出錢來租大巴士的人,他們一起過來搞這種活動,來抗議一下,給的錢不多,我們以前是一個人20塊,領館還會安排大家吃頓飯,來表表功,就是這樣的情況。其實受益的可能是學生會主席,他在社區當中就更加有影響力,但是學生的利益就很少,其實就是20塊錢。」

我當時到了法拉盛,我很驚訝出現了這些事情,所以我也跟一些當事人談了談,我就說你們到底為什麼要反對法輪功?因為洛杉磯的僑界,大家都認同法輪功是被冤枉的。」

在紐約法拉盛這個地方,會有人反對法輪功,我覺得很奇怪,所以就問了一下他們幾個所謂的當事人吧!」

他們後來跟我講其實也不是反對法輪功,但是他們也不能夠排除中領館在背後起到的作用,還有一個,他們也都承認說,並沒有看到天滅中國這個牌子,他們說他們從來沒有看到過天滅中國的牌子。」

主持人宇欣:「為什麼這個中文媒體,像在這個紐約的幾家像僑報、民報等等,都要這樣去登載說什麼法輪功打著是天滅中國這樣的旗號,舉這樣的牌子呢?」

法輪功打出的標語:天滅中共 。(新唐人電視台)

李建中:所以我就覺得這是一個非常不負責任的報導,而且我覺得這種報導對新華社在全中國進行了轉載之後,造成了非常惡劣的影響。我覺得誰做的那麼一個非常惡劣的報導,應該主動出來作一個澄清,我見到的這幾個都是屬於反對法輪功的組織者,因為當時在場的人,他們都說我們沒有看到天滅中國的牌子。」

主持人宇欣:「就是說在場的人他們也都講實話。」

李建中:「現在的媒體有那麼幾部分,一部分像僑報也好,像星島日報也好,這些個等於是完全被中共收買的,還有一部分是他自己老闆在中國有很多投資的,所以他要聽中共的。」

一名負責監控中共間諜的美國FBI官員透露:美國很關注目前親共僑團,各大學留學生會的這些特別舉動,而且如果你們有迫害人權的紀錄,在美國不管你是申請永久居民,還是入籍成為美國公民,對在西方社會找工作和生活的前途非常不利。

***

主持人宇欣:「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我們的節目繼續請到的還是前加州理工學院華人聯誼會的主席,當時還擔當了很多華人社區的重要角色。在職期間,他跟我們講他完全是在中國領事館控制之下,他做了一些使他很後悔的事情。今天繼續由李建中先生給我們講述他的故事。建中先生您好!」

主持人宇欣:「那麼在這個華人社團當中,所謂現在像在紐約也有很多這樣的華人社團,他們這個團體當中都是怎麼樣的。」

李建中:「勾心鬥角,跟中國大陸很相像,就比如說,像我們洛杉磯來講,以前我們是一個叫天津同鄉會,為了爭奪這個會長的位置,大家就是打得不可開交,投井下石,都在那乾,就是只要有一個人哪點沒做好,那其他幾個人恨不得就在後面踹他幾腳,給他踹下去,所以人前一面,人後一面,在僑界當中是非常非常複雜。」

主持人宇欣:「在共產黨教育體系下的這樣的一些人。」

李建中:「沒有道德,不是按照自己的良心去做事情,所以我就覺得這次紐約中領館做的這件事情,其實是在美國大眾面前把我們中國人的形像給毀了,讓人真的就覺得你們這些人竟然在美國一個自由的國土,對一個受迫害的一個團體來施行這種暴劣的行動,我真的不可理解。」

所以我就覺得這裡邊誰在背後支持,我想應該是跟江澤民、周永康這幫人,就是江澤民留下的幾個棋子搞的。」

主持人宇欣:「像紐約法拉盛這件事情,兩個議員,我想你也在報紙上看到了這件消息,你怎麼看待這件事情。」

李建中:「在美國作為一個議員來講,首先他做出任何一個決定之前,他應該是跟雙方去了解一下,絕對不會說在沒有跟另一方去說話之前,先站到一方去講話的,除非他有某種利益的趨勢。」

現在法拉盛來自中國大陸的人越來越多,而且中國大陸也給很多的這種想要在政治上,權力上有所發展的人,用某種方式來提供資助,就像當年熊德隆提供資助給克林頓一樣,還有給高爾都提供這些個資助,當然已經都被FBI通緝的這些人,現在的做法就越來越隱蔽了,但是很多議員可能是為了個人的目的,會做出一些個不符合常理的事情,我覺得這是很蠢的。」

因為他沒有看到更長遠的,我覺得一個人你按照道義去走,按照真理去走的話,哪怕你說你錢不多,哪怕你今天會受到某種邪惡勢力的打擊,但是你知道每個人的人心,不管他是好人還是壞人,他都有一個良知,所以我覺得這些議員好好的想一想,不要總談利益,要談的是真正的一個道德。」

前國安部諜報官李鳳智曝光中共滲透西方政客手段時就表示,中共花鉅資在美國等西方國家經營特務網絡,對於部分華裔政客尤其盯得緊,而對於那些本身就不正,並且還主動的明顯的向中共諂媚,獻殷勤的“臭雞蛋”,中共更是不會放過,稍一露出苗頭,中共就會盯上,甚至在華裔政客身邊長期安插了國安特務,對方都不知道,對於具體華裔議員中共實施收買計劃的開始時間,長期打算,大致思路都差不多,結論也不難判斷。

前國安部諜報官爆中共滲透西方政客手段。 (新唐人電視台)

主持人宇欣:「您覺得這個劉議員,這樣下去的話,前景會怎麼樣?」

李建中:這樣來講吧!他們只能是中共利用的棋子,他們還沒有看到這一點,中共從來不可能真正相信他們的。中共絕對不可能,完完全全的相信一個由海外民選出來的官員。他只是他們今天所利用的一個棋子,通過他們來擴大中共的影響,來選出它們自己真正所信任的。」

主持人宇欣:「從您的談話中,你是覺得中共現在還不是真正在信任他。」

李建中:「沒有,他只是它們的一個棋子。他從台灣來的,不是大陸來的。當時我在洛杉磯中領館的時候,他們絕對不敢完全相信僑界的。像劉醇逸是在美國長大的,他們這樣做是抱著某種利益。所以今天,他們雖然是在利益上跟中共會有一定的合作,但是早晚他會被中共給踢出去的。所以我覺得,如果他自己為了眼前的利益,而失去他的道義的話,今後他的路是越走越窄。」

前國安部諜報官李鳳智,曝中共滲透西方政客手段時又說,從中共直接、間接幫助誰競選,從某人身邊的人的來源等等,都可以很容易的看出究竟來。在如此信息發達的社會,很多事情是藏不住的,相信私底下的勾當、具體內幕會被不斷揭發出來。被中共利用的華裔政客,非常可悲。這些人都是不幸被中共選中的棋子,不僅沒有未來,甚至連眼前的政治前途都會喪失。

西方國家的普世價值、立國之本、為政之道、選民之心,這些才是政治前途的根本依靠。如果跟著越來越不得人心,正被全球唾棄的中共,那就是走邪路、逆潮流,路真的會越走越窄。妄想以依靠中共來加政治分,某種程度上是走上了政治的不歸路,最後只有死路一條。

主持人宇欣:「您以過來人的身份,要不要對海外的學生會的這些領袖,還有僑界的一些僑領,和一些還在海外為中共效力的這些官員,講一些話呢?

李建中:「這些年我走了很多的路,就是自己從96年擔任學生會的主席,後來到洛杉磯僑界擔任僑領這些,十多年的路,我看到了多少人起起伏伏,我也看到了中領館來了一部分人,走了一部分人,其實他們都是相互的在利用。」

我覺得人生,不是只是來為獲取利益而活著的,人生來這應有更大的目的,和更大的使命。我希望每一個人多想一想,多為整個社會,多為大家去考慮一下。我覺得如果我們在海外,都不能夠去為我們今天的自由,和那麼一個和平的環境,而去努力保護他的話,我們做的很多事情,可能會對不起我們的子孫。」

我希望我們每一個人,當他的生命走到他最後的一刻的時候,他會說:我學會了我應該做什麼事情,我改正了我的錯誤,我重新做了一個人。」

主持人宇欣:「謝謝建中。」

李建中:「謝謝。」

在美國,不管你是申請永久居民,還是入籍成為美國公民,美國的移民法首先要實行背景調查。背景調查由FBI進行,就是調查你有沒有犯罪,有沒有危害國家安全,有沒有替別國政府當代理人,或者損害其他百姓的利益等等。如果你做的是違背美國自由民主精神,和有關法律去傷害其他團體的事,以後對你都是非常的不利。

主持人宇欣:「在這裡對海外的學子,還有海外的華人說幾句。海外的留學生,您們的父母把你們送到海外,辛辛苦苦的培養你們,希望您們有出人頭地的一天。千萬不要為了眼前的利益,而毀了自己的前程,這樣會傷了父母的心。」

還有海外的華人,也不要為了這個眼前的利益,而斷送了自己的前程,出國很不容易,也不要盲目的去隨從。非常感謝觀眾朋友收看我們的節目,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全文完)

(文字整理大紀元/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