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歲男孩被美國主流媒體圍攻,他做錯了什麼?假新聞是如何產生的?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8月14日訊】大家好,這裡是《薇羽看世間》,我是陳薇羽。

今天的節目是之前有跟大家提起過的,想做一期關於美國左派媒體的話題。我以前在中國大陸做過媒體記者,大家都知道中共的媒體是黨的喉舌,所以在中國看主流媒體是看不到真實新聞的。所以,那時候我是非常嚮往海外真正的新聞自由的,但是理想的新聞自由在現實中,哪怕是在美國也幾乎消失了。

美國的主流媒體也成為黨媒,只為某一個政黨發聲,他們用鋪天蓋地的假新聞和有偏見的新聞帶風向,誤導了很多不明真相的民眾。今天的節目,我們來說說美國媒體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支持川普 16歲男孩被媒體圍攻

先給大家講一個故事,一個叫桑德曼的16歲美國男孩,在一次學校的戶外活動中,遇了一群原住民,似乎因為桑德曼和同學們戴著支持川普總統的帽子,他們被原住民挑釁,桑德曼因為沒有讓路,並且臉上帶著微笑,被原住民在媒體上投訴,說他種族歧視,嘲笑原住民並故意攔住去路。

桑德曼和他的父母因此被美國各大媒體大肆批判,美國六~七成的媒體都對這個男孩進行指責和圍攻,想要將他一棒子打死,桑德曼受到極大的傷害。

但是這個16歲的男孩沒有妥協,一個4分多鐘的視頻證明了他的清白,他只是戴著一頂支持川普的帽子,微笑著站在原地沒動,是那位原住民長老走向他,而他只是維護了自己應有的權利,沒有讓路而已,他只是因為支持川普而遭到攻擊。

桑德曼最終將那些肆意編造故事、譭謗和攻擊他的媒體告上了法庭,這些媒體包括ABC、CBS、《衛報》、《赫芬頓郵報》、NPR、Slate、The Hill(《國會山報》)等等,他針對《華盛頓郵報》、CNN和NBC提出了單獨訴訟。

經過漫長的兩年的訴訟,最終因為證據確鑿,這些媒體不得不和桑德曼進行和解,今年1月和7月,18歲的桑德曼獲得了CNN和《華盛頓郵報》的和解金。

講這個故事是想告訴大家,美國的左媒有多麼可怕,他們對川普的攻擊甚至延伸到所有支持川普的人和機構,他們可以對一個眼神清澈的16歲美國白人男孩下手。他們甚至認為,只要是川普支持的,他們就一定反對;只要是川普反對的,他們就一定支持。

主流媒體反川普 坐視中共的威脅

最近川普總統打算禁掉TikTok抖音,這些美國主流媒體就開始沒腦子地反對這個制裁措施。美國的政治新聞網站「華盛頓自由燈塔」最近刊登了一篇文章,指責這些主流媒體對中共造成的國家安全威脅視而不見,一邊倒地反對川普總統的禁令。

《紐約時報》只用了一句話來說明抖音是來自中共,大量篇幅都在報導青少年失去抖音後的苦惱。其它媒體也是用醜化川普禁抖音的目的來描述這個事情。他們對川普禁抖音的反對,就像當初他們對世衛組織的維護一樣,只是因為要反對川普。

袁曉輝先生是資深的媒體人,他對美國五六十年代以來政治局面的背景相當了解。因為工作關係,他每天都看美加新聞,看了幾十年,因此,對於美加兩國的媒體每一天如何地指鹿為馬、顛倒是非、改寫歷史,他瞭如指掌。袁先生寫了一篇文章《不是支持川普,是等他這樣一個人等了很久》,在這篇文章中,他談到了這麼多年他對於美國左媒的看法。

他說,只要是跟這些媒體立場相左的人,他們都要打倒。有的名譽盡毀,有的傾家蕩產,有的甚至抑鬱致死。有的是利用他們的缺點(弱點),將他們打倒;有的是利用他們的家人,將他們打倒。

當克林頓總統性醜聞發生時,美國色情雜誌Hustler發行人,一個無賴出一百萬元給任何可以揭發共和黨國會議員醜聞的人,結果打倒了兩個共和黨議員,保住了克林頓。後來川普總統對卡瓦諾大法官任命的時候,他們也用了同樣的手法。

最早的例子是尼克松。袁先生說,尼克松的下台,是美國媒體發動的一次政變。他們無法用選票打倒他,就用一件極小的爆竊案,移花接木到尼克森的身上,每天在新聞中日夜疲勞轟炸。然後在尼克森的應對中找出問題。他們發明了一句話:重要的不是罪過(crime),而是掩飾(cover up)。沒有一個人可以逃過這樣的整肅。

最糟糕的是,他們成功之後,還將這個方法寫進新聞系的教科書。直到今天,全世界西方的新聞系都以這個事件引以為傲,教授教的都是類似的「調查式新聞報導」,借媒體修理保守派的政治人物成為西方媒體的「崇高」任務。

魔鬼統治著世界 西方媒體演變史

我知道大家很想問,為什麼,為什麼西方媒體會變成這樣?我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這本書中找到了答案。我簡單分享給大家。

首先是共產主義滲透西方媒體。上一次冷戰期間,有很多蘇聯克格勃間諜滲透到西方世界,有些就隱藏在知名的大媒體。像約翰‧斯科特(John Scott)、勞特‧巴赫(Richard Lauterbach)、萊爾德(Stephen Laird)服務於《時代》雜誌等。他們適時地為共產暴政唱讚歌,造假宣傳,直接或間接地引導西方政要的決策。這些人成為了資深的媒體人,又培養出親共意識形態的新媒體人。在中共不斷滲透到西方世界的過程中,這些人成為美國與中共勾兌的推手。

美國保守派媒體《國家脈搏》近日披露,彭博社、《紐約時報》等美國左派媒體一直在大力支持中共控制的清華大學新聞學院。根據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官網介紹,清華大學的「全球財經新聞」(GBJ)項目是一個由清華大學和美國國際記者協會聯辦的項目,面向國際招收學制2年的英文碩士研究生。畢業生除了可以獲得清華的學位證書,還可以獲得美國國際記者中心頒發的「財經新聞專業證書」。GBJ項目的核心使命就是要培養「引領輿論」的新聞記者,「完成中共中央提出的新聞媒體任務」。

GBJ項目招攬了一大批老牌媒體和資金雄厚的大公司。除彭博社、《紐約時報》、路透社、CNN、《商業週刊》、《金融時報》、《華盛頓郵報》等大媒體之外,美國諮詢業巨頭德勒(Deloitte)、奈特基金會(Knight Foundation)、臉書、美國銀行等大公司都參與了這個項目。

CNN主持人扎卡里亞(Fareed Zakaria)和臉書副總裁戈勒(Lori Goler)都曾在2017年擔任過這個項目的客座講師;彭博社總編兼專欄作家米勒(Lee Miller)在這個項目擔任教授;《紐時》撰稿人和前商業記者韋恩(Leslie Wayne)擔任客座研究員。

中共滲透美媒 難剪斷的利益勾結

另外,中情局運營官查爾斯‧「山姆」‧法蒂斯(Charles “Sam” Faddis)發表在Andmagzine.com的一篇文章中,指出中共一直在努力控制美國媒體。法蒂斯在文章中指出了美國主流媒體同中共之間的利益勾結。

因為美國大部分媒體都是由母公司擁有。這些母公司在中國都擁有巨大的利益。比如,墨西哥億萬富翁卡洛斯‧斯利姆(Carlos Slim)擁有《紐約時報》母公司17.4%的股份並在董事會擁有1/3的投票權。斯利姆和中共控制或影響的中國公司有大規模業務往來,其中就包括華為。

關於《華盛頓郵報》,2013年,亞馬遜CEO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以2.5億美元買下《華盛頓郵報》。貝佐斯在中國市場擁有巨量的利益。亞馬遜最受歡迎的產品,如(智能音箱)Echo和(電子閱讀器)Kindle,只在中國工廠生產。當你訂閱《華盛頓郵報》時,它會隨附一條「中國觀察」的廣告。而「中國觀察」則由中國官媒《中國日報》提供。

再說CNN。CNN由Warner Media(華納媒體)擁有和經營。這家公司與中共之間有重大的財務和組織關係。Warner Media投資了中國傳媒資本(CMC),而CMC則受中共監管控制。CNN通過它的主席傑夫‧匝科斯(Jeff Zuckers)參與NBA在中國的播放並努力在中國推廣NBA欄目。

MSNBC和NBC都是由NBC Universal運營。NBC是中國國家媒體組織新華社的合作夥伴。NBC Universal的東方夢工廠(Oriental DreamWorks)完全由一家中國投資集團全資擁有。

Walt Disney和ESPN都歸ABC所有。這兩個公司在中國都有大量的投資。2019年,當NBA拒絕譴責中共在香港的暴行時,ESPN的高級新聞總監也指示公司員工避免談論中國政治或與香港有關的話題。

前紐約市長邁克‧布倫伯格(Michael Bloomberg)和他的公司彭博社(Bloomberg LP)都在中國進行了大量投資。彭博社在中國市場的網站銷售終端設備,並通過將美國投資人幾十億美元投資到中國證券市場來幫助中國公司融資。彭博社提供支持的364個中國公司,其中159個由中共所有。

2019年,彭博社發起了一項針對中國精英階層財務狀況的調查。當調查報告準備出版時,主編馬修·溫克勒(Matthew Winkler)阻止了出版,並說:「這會讓中共將我們的業務關閉並將我們驅逐出中國市場。」

所以大家也可以看到,在這次全球應對疫情期間,美國主流媒體基本都是引用中共官方數據和世衛組織的數據。

受共產思潮影響 媒體被左派操控

除了這些媒體被中共滲透,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媒體從業人員大部分都是左派的自由主義者,這些自由派認為他們自己是引領時代潮流的,而那些少數的媒體中的保守派就成了異類。這些自由派的人都傾向於民主黨,而保守派人士傾向於共和黨。

大概是因為物以類聚,各大左派媒體的重要人物跟民主黨重要人物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聯姻關係。這種關係越來越錯綜複雜和牢不可摧。所以,我們看到,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中,全美最大的100家報紙中,有57家公開支持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發行量超過1,300萬,而支持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只有2家,發行量只有30萬左右。

為什麼媒體從業人員大部分是左派呢?《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這本書中說,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國上世紀60年代受共產思潮影響,發生了大規模的左派激進社會運動,那些激進的學生後來搖身一變進入了媒體、學術界、上層社會、政府機構、藝術等領域,搶占話語權。

在大學裡,教授屬於左派的占絕大多數,新聞系、文學系濃重的左派意識形態自然也影響了學生。說到這裡,我想起我們以前做過一期關於「光照幫」的節目中有談到,「光照幫」的成員以祕密身分的方式潛伏在社會的各個階層,包括媒體、學術界、上層社會、政府機構、藝術等領域,這些媒體從業人員中是不是也有「光照幫」的成員呢?

本來新聞應該是客觀公正,報導事實。可是這幾十年來,左派意識形態已經改變了整個新聞媒體行業,影響了新聞從業人員的觀念。他們會為了帶風向而選擇性報導,對新聞事實、新聞背景和社會評論進行斷章取義,以偏概全。

比如羥氯奎寧對於治療早期的新冠肺炎有明顯的效果,但對某些其它疾病的人群有副作用,媒體就將副作用這部分無限放大,以此來攻擊川普總統。

再比如「通俄門」事件的調查中,幾乎所有的媒體一邊倒地攻擊川普總統,恨不得馬上將川普從總統的位置上撂倒,而後來對弗林的調查有了新的進展,對弗林的指控不成立,帶出「奧巴馬門」事件的時候,媒體們卻忽然集體噤聲了。這些左媒甚至製作假新聞。Fake News這個詞就在這個時代誕生了。

識破魔鬼的伎倆 重拾對神的信仰

說實話,對於這些左媒的做法,很多保守派政客想還手,但是一還手,這些媒體就會集體還擊、圍攻,而且越演越烈,到了沒有底線的地步。結果是越來越沒有人敢還手。直到川普出現。川普是第一個願意和敢於跟媒體對抗的人,他是第一個對媒體的惡劣作為公開叫陣的人,他曾經在自己的新聞會上點名批評CNN,BBC,還在推特上點名5家媒體報導假新聞。CNN就獲得2018年年度假新聞獎。

說魔鬼在統治這個世界真的沒錯,魔鬼不僅附著在中共的身上,它還會變化,附著在西方的左派人身上,就像我們看《西遊記》,白骨精總是可以變化成不同的形象,讓人迷惑,沒有火眼金睛,真的很難識破魔鬼的伎倆。

為什麼魔鬼能附著於共產主義或者自由主義,就是我們之前做過的那期節目,關於共產主義的起源。魔鬼撒旦讓人失去對神的信仰,用無神論給人洗腦,這樣它才有機會生存在於沒有信仰的軀殼裡。

好,不管你認不認同我的觀點,都推薦大家去讀《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這本書。我相信,這本書能讓我們對這個世界看得更加深刻清晰。

今天我們就到這裡,喜歡我們的節目,請大家訂閱、點讚、留言和轉發。我們下次再會。

薇羽看世間》節目組

本視頻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