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8)成長歲月

作者:戟楓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26日訊】 第八章:成長歲月

許青平是吳偉光外交部青訓班的同學,那時候的吳偉光單薄的身材、木訥的表情,在一群趾高氣揚的紅三代群體裡貌不出眾,引不起人們的重視。

可是吳偉光過目不忘的記憶力,卓越的學習能力很快在整個學院學員中脫穎而出,成為翹楚,學院特地安排三個教員分別輔導他的法語、義大利語、波斯語。

許青平青春靚麗,尤其那雪白細膩的皮膚吹彈可破,自然成為那些自命不凡的,要主宰中國人命運的紅色後代的追逐對象。

許青平自己家世淵源,自然不把這些公子哥放在眼裡,唯獨對吳偉光情有獨鍾,也許在過去的環境中很難看到如此出類拔萃的人物。

兩人的身影很快成為校園裡的風景線,招來羨慕,甚至怨毒的目光。

譚鑫是最看不得吳偉光的清高、孤傲的,在他眼裡,你再優秀也是我們的雇員、打工仔,沒理由獲得許青平的青睞。

譚鑫雖然學習能力不行,但是政治智慧卻不缺乏。

在一次小組討論中譚鑫糾結幾個學員開始對吳偉光發難,以吳偉光論述文中引述托克維爾著作《論美國民主》中的段落:外交不需要民主特質,它需要的是民主之外的東西。民主國家傾向於服從衝動而非謹慎,為滿足一時衝動而放棄長遠大計。法國大革命後,美國國內即表現了這種傾向;全賴華盛頓堅毅不屈的性格與他享有的威望,才阻止了國人群情激憤的冒失衝動,避免對英宣戰(因為當時美國無力挑釁,需要和平)。

斥責吳偉光歌頌美國的民主制度,歌頌華盛頓,是對黨的一元化領導不滿,對社會主義制度懷有異心。

吳偉光當仁不讓指出他們根本無法領會托克維爾的原意,這段話是托克維爾指出民主制度會帶來「溫和暴政」,多數人的意見不見得是理性、智慧的。

譚鑫不愧為紅色家庭出生,另外一頂大帽子扣了過來:指責吳偉光痛恨無產階級專政,蔑視人民群眾的智慧,鼓吹資本主義寡頭政治。

一場小組討論會很快演變為政治陰謀、政治不正確的討伐。接著譚鑫暗地鼓動學院的領導,以吳偉光政治思想不純潔,具有資本主義自由化傾向,建議學院開除吳偉光的學籍,轉移到地方學校。

形勢發展到即將毀掉吳偉光的前途的地步,而學院領導意見不一,面對這些政治大帽子也有些噤若寒蟬。

許青平只好動用自己的關係,安排吳偉光和自己的叔叔許一會面。在深入交談二個小時後,這位安全部部級領導交代學院領導,重點保護吳偉光,重點培養,以待重用。

譚鑫這才傻了眼,不得已偃旗息鼓。

六年學校時光一晃而過,吳偉光不但精通了三國語言(英語、法語、義大利語),熟悉了波斯語,而且在外交、情報工作其他功課中也是獨占翹楚,很快被外交部、安全部雙部委看中,予以重點培養,安排到中國駐各國大使館歷練。

吳偉光歷練的第一站是辛巴威,可是在哈拉雷不到半年就被調走了。這是吳偉光第一次進入社會,以中國駐辛巴威大使館武官助理的身分出現在公眾場合。

主官是個紅二代,工農兵大學生,在國外幾年,英語還只是停留在簡單的生活用語交流階段。但似乎很忙碌,不斷有中國的建築商人、辛巴威的官員要求會見,都是吳偉光配合翻譯。

這才知道這位主官的業務幾乎沒有關於兩國軍事方面的協作內容,反而涉及中國援建項目的資金分配以及資金的到位。

雖然場面上都是在談論哪些項目由哪家中國公司承建,資金從中國國際開發銀行進入辛巴威財政部帳戶,又轉入哪家仲介公司,哪家設計公司。

但漸漸吳偉光明白了,這些仲介公司不是屬於那個辛巴威高官的,就是屬於大使館某位官員的;所謂設計公司也是空頭公司,暗地裡也是屬於中國國內某個高官親戚的。

一個預算4.5億美金的援建項目實際到建築公司帳戶不足1.5億美金。這位武官的任務就是盡可能從中國國際開發銀行獲得更多的援建資金,因為他的阿姨是這家銀行的副行長。

吳偉光不是象牙塔裡公子哥,知道國內腐敗的情形,但是沒有想到這種腐敗居然發展到國際援建項目,成為各個手中有關係、有權力的人物漁利的肥肉。

聽到吳偉光的抱怨,身在東南亞某個國家歷練的許青平也非常憤怒,敦促吳偉光盡快找到證據,以便可以向上邊通報。

吳偉光開始跟蹤那些仲介公司、設計公司的人員,發現他們的辦事處根本不是正經辦公場所,而是辛巴威某位高官的別墅,公司帳戶也都是開在海外避稅島國。

吳偉光利用和他們周旋的機會,「黑」進他們財務人員的手機,獲取了帳戶號碼、密碼,提取了帳戶裡進出資金帳單,以及資金轉移帳戶名單。

將這些確實的證據資料發給許青平,吳偉光踏實了很多,感到自己有所價值,等待上級盡快排出人員進行調查。

可是半個月後,主官笑嘻嘻地將吳偉光叫進自己的辦公室,一頓誇讚後,拿出一紙調令,通知吳偉光:他由於工作需要,即將調往澳洲大使館。吳偉光目瞪口呆。

臨走時,主官派給吳偉光一個大信封,意味深長地說道:「小伙子,路還很長,想走得通暢,就要多個朋友幫你。這是兩萬美金,是你的安家費,以後還有機會合作的。」

吳偉光腦袋昏沉沉地離開了主官的辦公室,回到自己的辦公室立刻給許青平通電話,許青平似乎也很驚愕,讓吳偉光等半小時後聽她回話。

這半個小時吳偉光想了很多,各種可能性想了一遍,最後許青平告訴他來自她叔叔的意見:因為這些專案牽扯到中國的國際形象,所以目前不能將這種腐敗公之於眾,會在適當時刻查處這些貪官。

吳偉光似懂非懂地聽了這些解釋,也沒辦法深究,也沒能力去探求。

吳偉光繼續他的歷練生涯,在澳洲大使館獲得突出業績後,被提拔到泰國大使館擔任武官參贊。

而許青平的叔叔許一借著外訪的機會在曼谷大使館和吳偉光進行了一次深入的交談。

這位精明幹練的安全部實權官員,是許家在安全部門、情報系統的頂樑柱,先後在多個部門歷練,多個國家的大使館任職。

看好吳偉光的能力,清白的身世,將吳偉光當做許家未來的力量加以培養、歷練。

許一拿起茶壺給吳偉光面前的茶杯斟上半杯茶說道:「一個有使命感、道德感的人,不是將這種使命感、道德感掛在嘴上,也不是事事體現出這種道德感,而是需要審時度勢,借勢而為。」

「哦!馬基維雅利的思想。」吳偉光低頭酌飲一口茶說道。

「也不單單是馬基維雅利的思想,中國人早就說小不忍則亂大謀。」許一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繼續說道:「對於你來說,你的路還很長,能不能走下去,或者達到你設定的終點,不在於你做事的能力,而在於你能承受的委屈。這會違背你的道德感,讓你備受煎熬;但為了實現你的崇高的使命,你必須學會妥協,甚至同流合污。只有獲得了應有的勢,應有的權力,你才能施展拳腳,實現你的理想。」

「我懂你所說的,可是如此下去,人人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這體制敗壞速度不是更加快了嗎?」吳偉光反問道。

「呵呵!會有人來操心這些事的。比如你上次發現的事情,如果你繼續追究下去,你觸犯的勢力會輕鬆將你碾為齏粉,而對形勢改變沒有任何幫助的。」許一嚴肅地說道。

吳偉光有點恍然。

「你也不必太擔心,我們會全力支持你的工作的。也不是哪個想侵犯你、欺負你就可以的。」許一露出狠辣的目光安慰著吳偉光。

五年後,吳偉光正式調入安全部門工作,接到了一個上級指令去美國,説明在美國方面的人員獲得波音公司發動機的技術資料。

當吳偉光帶著助手來到美國,真是山不轉水轉,在美國負責這個案件卻是自己的前任主官、那位工農兵大學生、現任中國駐洛杉磯領事館的領事崔領事。

「小吳啊,幾年不見,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啊,已經是獨自辦案的大員了。當初我還真是沒看錯你!」

幾年的歷練已經讓吳偉光喜怒不露於聲色,面對著崔領事一副金絲邊眼鏡下白皙肥肉堆出的假笑,吳偉光呵呵一笑:「老領導,您還好吧?」

「好!看到你們一個個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感到自己力不從心了。」崔領事表面謙虛地應付道。

「您不老啊!現在還需要您的繼續領導啊,把情況説明我們釐清一下。」吳偉光繼續恭維這位以前的上司。

靜靜聽著崔領事介紹著案情,吳偉光漸漸蹙起了眉頭。

待續@*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