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12)紅顏知己

作者:戟楓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26日訊】
第十二章 紅顏知己

清晨六點左右,陽光灑在安妮身上的薄被,讓安妮凹凸有致的身材顯現出來。這個季節清晨的溫度還是有點低,安妮揉了揉惺忪的眼睛,裹緊被子想繼續睡一會。

一隻金絲雀從敞開的窗戶飛進來,落在柵格窗護罩的鐵條上,衝著睡眼惺忪的安妮「唧唧」鳴叫。

安妮睜開眼莞爾一笑,隨手拿起一塊絲綢床單裹住自己的身體。站起身子來,走到廚房打開食物櫃子,拆了一盒餅乾盒,拿起一塊餅乾又返回臥室,將餅乾揉碎放進窗臺邊的一個碟子裡。

看到金絲雀歡快地落到碟子旁啄食,安妮欣慰地笑笑,轉身向洗手間走去。

安妮是路透社東亞部的派外記者,三十六歲,負責東亞地區的新聞採集和報導。

這座位於模里西斯鹿島的別墅,是安妮祖父留下來的。安妮每年四、五月份到這裡休假,順便完成自己籌畫已久的著作《東亞政治的勾陳》。

洗漱完畢的安妮搭上一件絲綢披巾,端著一杯冒著熱氣的牛奶和一碟麵包向一樓面朝海灣的甲板走去。

清晨的風掠過安妮的臉頰,眼前海灣裡的海水碧藍、寧靜,岸邊的椰樹樹葉低垂。

當安妮的目光落在甲板上的躺椅上,差點吃驚地張大嘴喊了出來。一位戴著墨鏡的男子穿著花格襯衫、大褲衩橫躺在躺椅上,似乎根本沒有注意到安妮的到來,目光呆呆地望著遠方。

安妮緊張地轉身準備離去,男人發出「嗯」的一聲。這熟悉的聲音讓安妮停止了腳步,走到躺椅的正面,仔細端詳男子的面容。

男子摘下墨鏡,露出憨厚的笑容。

安妮驚喜地喊出聲:「John,是你啊?」

「嗯,是我,原諒我的不請自到。」吳偉光站起身來。

安妮高興地走上前,和吳偉光來了個法式的貼面禮,急忙問道:「John,我已經聽說了你的事情,你現在安全了嗎?」

「既然看見我了,當然現在是安全了,以後不知道啊。」吳偉光輕鬆地回答道。

「對啊!他們一定還在找你,需要我幫忙什麼?」安妮著急問道。

「呵呵,看你急的,我只是來看看你,聊聊天,真的需要你的幫忙會開口的。」

看到吳偉光輕鬆的表情,安妮不再緊張,放下杯子和麵包碟子,坐到了吳偉光的對面。

突然想起什麼,惱怒地問道:「你怎麼進來的?我的監控系統怎麼沒反應呢?」

「哈哈,它已經被拆除了。」吳偉光笑著拿起台桌上的一個電子裝置。

安妮別墅安裝的是紅外線監控系統,吳偉光只是解除了觸發開關。

「你們這些特務真沒有禮貌。」安妮狠狠瞪了吳偉光一眼。

「好了,好了,不要生氣啊,我會給你禮物賠償的。」吳偉光歉意地解釋道。

安妮只是假意的生氣,細細打量吳偉光的面龐,眼裡泛出柔情說道:「John,你瘦了,也黑了,我們六年沒見了吧?」

「嗯,有六年了。」

吳偉光和安妮相識於泰國的曼谷,那時吳偉光是駐泰國大使館的武館參贊。

兩人在一個社交場合相遇,安妮詫異吳偉光作為中國的外交官卻有著異於常人的知識儲備,還能操一口流利的法語,便經常找機會在一起探討時局,以及安妮準備撰寫的那本書的內容。

吳偉光對中國歷史知識的熟悉,東亞各國政治模式發展演變的瞭解,給予安妮很大幫助,讓她受益匪淺,少走很多彎路。

當然那時候吳偉光還是以歷史唯物主義的觀點詮釋東亞各國政治的變化,充滿了對集權體制效率的迷戀和崇拜,和安妮不時發生爭辯。

一直到六年前吳偉光出任法國大使館的武館參贊,安妮還在自己故鄉小鎮接待過吳偉光,兩人一直保持著書信往來,交流彼此的閱讀心得,各種思想潮流的看法。

安妮感歎吳偉光作為一個中共體制內的外交官,卻有著淵博的知識、驚人的記憶力和嚴謹的邏輯思維能力。

幾年下來,吳偉光的思想軌跡的變化,讓安妮預見到今天情形發生。吳偉光已經從篤信東亞集權模式優勢的刻板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信徒,轉變為新保守主義的追隨者。

安妮不知什麼時候起,心裡漸漸對吳偉光產生莫名的情愫,或許與現實的距離太遠,這種莫名的情愫無法命名,卻一直徘徊在安妮的心裡。

今天能夠見到吳偉光,似乎給予了充分的理由,讓積壓很久的情緒得以宣洩。

安妮深情地望著吳偉光,目光灼熱期盼;面對眼前這位優雅美麗的金髮女郎,吳偉光心有所動。

「John,這次不要走了。」安妮開口說道。

六年前也是在這座別墅,安妮帶著吳偉光到這裡遊玩,曾經也這樣問過吳偉光,當時吳偉光表現出為難的表情。

「嗯!」吳偉光的眼神有點迷幻。

安妮坐到了他的身旁,兩人久久地對視著,雙手漸漸地伸向對方的背後……

我在此岸

等待五百年一開

神祕的白蓮花開放

粉紅的山泉溪水澎湃

綠茵的河畔寂靜許久

我想像激情的翅膀

在溪水裡歌唱

歡快的悸動振顫靈魂

泉水中幽閉的小魚

在五月的夜晚相會

這所有一切

我的領地 我的禁臠

我孜孜以求幸福的莊園

安妮彷彿聆聽到一首古老的民謠在耳邊響起,小時候祖母就念叨過的民謠。

此刻卻如多少回夢中遇見的那樣,溫馨、溫暖、激情、神聖,如同想像中激越的湍流穿越山石、險灘,回歸綠草如茵的港灣。

徜徉在雪峰之間

徘徊在月光之下

卻沒有一絲寒冷

以及萎縮的鎧甲

驚人的旖旎之美

讓眼底波光瀲灩

從深淵裡昂起頭顱

在枯井中炸響驚雷

從此雪峰的守護者

在未來可知的生命裡

呵護每一寸美麗

溫暖每一縷春光

*************

夜風吹拂窗簾,發出「嘩嘩」的聲響,安妮從熟睡中醒來,用手觸摸後方,卻沒有觸摸到那溫熱的身體。

轉過頭看去,身邊的人早已經離去。安妮跳起身來,撿起一段床單裹住自己,赤腳向門外跑去。

甲板旁的地燈在幽暗中閃爍,躺椅上空無一人,安妮又向著碼頭奔去。

那艘繫在碼頭的快艇也已經不見蹤影,只留下墨綠的海水輕輕地拍打著堤岸。

安妮悵然若失地站了許久,眺望著遠方燈塔上閃爍著的燈光,黝黑的樹叢彷彿靜臥的獅群,時而發出低吟的聲音。

回到臥室,安妮依然感到憂傷,雖然知道吳偉光目前的處境危險,還是不能原諒他的不告而別。

低頭看到床頭櫃上壓著一張紙條,安妮欣喜地拿起來。上邊用法文寫著:「Pardonnez-moi, ma chérie, de ne pas Me Dire adieu. Je vous contacterai en temps utile. Connectez-vous à l』adresse suivante, c』est un cadeau que je vous laisse.」(親愛的,原諒我的不告而別,我會在適當的時候聯繫你。登錄這個網址,是我留給你的禮物。)

下邊是一個雲端伺服器的網址,以及登錄密碼。

安妮打開手提電腦,登錄進入吳偉光留下的雲盤空間,不由地喜出望外。

待續@*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