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13)驚天報導

作者:戟楓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26日訊】
第十三章:驚天報導

一個星期後,由路透社記者安妮撰寫的一篇深度新聞報導《世紀病毒根源》出現在世界各大新聞網站的頭條,世界各大新聞媒體、電視臺紛紛轉載,一時間這篇報導主宰了全球輿論。

後期的效果則是這篇報導給各個民間組織、各國政府提供了詳實的證據,可以向中國進行索賠。

文章列出了十幾篇中共軍方的內部檔,詳細說明了從2003年,中國爆發sars病毒起,武漢P4研究所的石姓研究員帶領自己的十幾人團隊,從蝙蝠身上提取到新型冠狀病毒。中國軍方就開始介入這種冠狀病毒的開發、研究工作,試圖將這種病毒加工合成為大規模人傳人的生化武器。

所有的軍方機密檔的影像件,都證實了前期各方關於這種病毒的發源地為武漢P4病毒研究所猜測和研判。

這份報導的出籠,為各個國家向中共提出巨額國家索賠提供了詳實的證據,至少證明了病毒的發源地來自於中國國家病毒研究所武漢P4研究所這個無可抵賴的事實。

報導引起巨大的反響在意料之中,面對這種病毒在全世界範圍內造成了巨大人員死亡,大規模封城造成的經濟損失,這篇報導徹底把中國政府列為被告,並應當承擔相應的國際責任。

雷諾有點欣喜地看著這篇報導,隱隱約約看到了吳偉光的影子,如此機密的軍方檔在這個時候曝光,似乎只有吳偉光有這樣底蘊。

目光落在署名作者安妮,雷諾心中一動。雷諾抄起電話向上司彙報,然後起身駕車向附近一個軍用機場出發。

同樣時刻,喬副部長坐在自己的辦公室裡,鐵青著臉。一個多月下來,沒有抓回吳偉光,甚至那個敗家子譚鑫還自己送上門去,被人家抓獲。

譚鑫家裡的老人天天打電話到他這裡要人。那些老頭、老太婆都有很深背景,喬副部長只能好言相勸,還不能怪責他們的兒子、孫子,心裡那個煩躁啊!

從澳洲內部傳來消息得知,譚鑫是被澳洲安全部門抓獲。還在祕密審訊階段,但喬副部長知道以那個敗家子的底色,支撐不了多少時間,於是把該處理的提前處理了,才放下心來琢磨吳偉光的事情。

從太平洋島國得到消息,吳偉光被譚鑫放置的炸藥炸死在海裡,但至今沒有看到屍體檢驗報告,所以只能是存疑。

今天看到這篇報導,喬副部長知道吳偉光沒有死,而且出手了。

在吳偉光出逃之前,許副部長派他前往武漢,協助軍方處理武漢P4研究所,以及所涉及的研究所一批科研人員。所以利用這個機會,吳偉光獲得這些軍方機密檔一點都不奇怪,而且相信還有更機密的檔也被他獲得了。

這個報導給黨國帶來很大被動,本來就嚴峻的國際環境也越發嚴峻。未來雖然可以抵賴說只是對病毒加以研究,並沒有踏實證據證明病毒是武漢研究所洩漏的,以對抗全球各個國家的賠償要求。但喬副部長知道吳偉光手裡一定有疫情發生後,軍方以及上層關於處置洩漏人員、處置研究所的指示檔。如果這些檔曝光,就確實了這次疫情是由武漢研究所洩漏的,那就無法抵賴了。

上層嚴令必須想盡一切辦法阻止機密檔的曝光,並對安全部的工作加以嚴厲訓斥批評。喬副部長深感壓力巨大,沒有一絲緩和時間。

他並不相信許青平能給他帶來好的結果,所以早已命令自己從總參帶來的嫡系高福,從其他線索追蹤吳偉光的下落。

但這個高福這半個月來也是一無所獲,讓喬副部長心頭怒火不已。

看到這篇報導的署名作者後,喬副部長也是心有所動,拿起電話撥通一個內部電話。

吳偉光並沒有把心思放在這篇報導所引起的反響上,作為一個斯多葛主義的信奉者,只是關心可以控制的,不能控制的應該放棄,交給上帝。

每天和鄧尼斯在半山坡耕耘田間,採摘蔬菜,親自動手烹飪中國飯菜給鄧尼斯品嚐。悠悠山野,不亦樂乎!

傍晚時分,又是吳偉光下廚,做了番茄炒雞蛋、魚香茄子、清蒸虹鱒魚,兩人開了瓶法國干紅。

鄧尼斯吃得油光滿面,不停叫好,對吳偉光是真心佩服至極,不但做事幹練,廚藝也是一流。

吳偉光心裡知道自己這些家常菜上不了檯面,但是比起鄧尼斯他們的做法,還是色香味美。

自己也是受不了他們動不動加咖哩粉的那些菜餚,沒辦法才親自動手,以解口腹之慾。

晚風是清涼的,掀動吳偉光思緒的還是那個溫香軟玉的女子。但吳偉光知道目前狀況下,不能和她過於親密,會給她帶來危險,所以壓抑著自己的衝動,沒有駕駛快艇再去安妮的住所。

牆角的電視機又開始播放BBC的滾動新聞,當看到兩位口齒伶俐的主持正在討論《世紀病毒的根源》話題時,提到了安妮的名字,吳偉光心裡一激靈,表情凝重起來。

「John,怎麼了?」鄧尼斯看到吳偉光臉色不對開口問道。

「給我準備快艇,加滿油,我出去一趟。」吳偉光起身說道。

從陡壁上下來,一處凹進去的海灣繫著一艘快艇。吳偉光幫助鄧尼斯加滿油,便啟動快艇向深海駛去。

從這裡東南角海岸到安妮住所所處的東北角鹿島,大約五六十海里,吳偉光加大馬力,半個多小時就趕到了。

遠遠望著一串璀璨的燈火在岸邊閃爍,那裡是一座座高檔岸邊酒店。安妮的住所則在這些酒店的後邊,一片紅柳樹林遮掩的海灣一角。

快進入海灣的時刻,吳偉光熄停了馬達,快艇搖晃著潛入了海灣。在一處樹林遮蔽的地方,吳偉光停住了快艇,站在艇首用望遠鏡觀察著安妮別墅的情況。

似乎一切都還正常,別墅底層突出部位甲板旁的地燈閃亮著,別墅客廳有一盞燈開著,臥室燈也亮著。

吳偉光鬆了一口氣,慢慢啟動馬達,以最低的速度向碼頭滑去。

當快艇靠近碼頭甲板,吳偉光熄滅了馬達,讓快艇依靠慣性接觸到碼頭的甲板上,便起身跳了上去。

當吳偉光的雙腳落在甲板上時,一陣風聲從腦後傳來,隨即大腿和腦後勺遭到重擊,吳偉光眼冒金星仰天摔倒在甲板上,昏厥過去。

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在室內,手腳被捆綁在椅子上。環顧四周,一個剃著寸頭的精壯漢子坐在自己的對面,面色陰沉,嘴角略帶嘲弄的神色。

吳偉光仔細端看,認出這位仁兄是安全部總部的一位處級幹部高福。

身後還站著兩位身穿夜行服的年輕男子,一看就知道是總部行動處的殺手。

吳偉光心中不由地懊悔,顯然安妮已經被他們控制。自己的不謹慎讓一位女子牽扯進來,令他難過不已!

對於自己的命運,從出逃那天起就已經做了最壞打算。每天都是向死而生,不在乎遇到什麼危險。可是牽扯到一位無辜女子,還是讓吳偉光內心柔弱的地方感到刺痛。

目前的情形沒有反抗的餘地,身後兩個人的武力值都超出自己,對面的高福則是總部第一號殺手,很多高難度的髒活都是由他執行的。

他們想得到什麼,吳偉光也非常清楚,除了自己的性命,就是那些機密檔。只有這些檔是自己討價還價的條件,能給安妮找出出路的依靠了。

吳偉光還在緊張地思考著,對面的高福發問了:「吳偉光,我們是老相識了,規矩你懂得。把那些東西交出來吧!」高福冷冷地說道。

「嗯!我想知道這個住所的女子在哪裡?」吳偉光開口問道。

「她沒有問題,目前安全著呢,以後不好說了。」高福戲謔地回答道。

「那就讓我看到人,我不想牽扯到無辜的人。」吳偉光依然鎮靜地要求道。

「你沒資格提條件,你已經是剁板上的肉了。」高福暴怒地訓斥道。

「呵呵!我有資格提出條件,如果半小時內,我不修改密碼,那些檔會自動地發送給世界各個通訊社的主編郵箱裡。」吳偉光冷冷地說道。

「哦!」高福顯然被驚嚇到了,猶豫了片刻,揮了揮手。

吳偉光身後一位男子見狀,走出門。一會功夫,押解著安妮進來。

安妮披頭散髮,身穿睡袍,嘴巴被一條毛巾裹住,顯然是在睡夢中被劫持的。

看到吳偉光被捆著坐在椅子上,眼淚湧了出來,嘴巴「唔嗚」地試圖發出聲音。

高福一揮手,年輕男子又拽著安妮走出臥室門。

「好了,人你看到了,也是安全的;不過如果你不配合,就不安全了,你知道我們的手段的。」

看到安妮的一剎那,吳偉光心裡安慰很多。現在就是想辦法利用自己的籌碼爭取安妮的安全和自由了。

「好吧,那我們談談條件,我是無所謂的,從出逃的那一刻,就沒有想過活著回家。但是這位女子必須平安地離開這裡,我才能交出你們那些東西。」吳偉光坦然地開出條件。

「呵呵!看不出來,你還惜香戀玉啊!不過我們還真沒有時間跟你糾纏。要不你交東西出來,要不我們不妨給你上堂生理課。」高福陰冷地嘲笑道。

吳偉光臉上不由地冒出汗來,知道高福所說話的含意。

長久地沉默。

「怎麼還想談條件啊?去把那個女的拉進來。」高福站起身來吩咐那個年輕男子。

吳偉光一陣心疼,心裡在緊張地鬥爭著:也許這就是自己不能控制把握的環境了,只能認識環境,坦然接受環境了。

抬起頭來,吳偉光準備向高福提出一個最後的交換條件。

卻突然聽到幾聲「噗噗」聲音,對面的高福臉色巨變,手臂冒出血泡來,自己身後的那個男子也應聲倒地。

待續@*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