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東關聯台海 普京給北京出巨大難題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24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2月23號(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焦點:「烏東事變」天下驚,普京「去共產化」打臉中共!美歐重磅制裁,習近平或受池魚之殃?烏東關聯台海,普京給北京出巨大難題。

最近這段時間由於一直在持續關注徐州鐵鏈女事件,暫時沒有和大家來討論國際社會的重大時事。前天,烏克蘭危機一夜變天,普京在與美歐多方談判未能得到自己滿意的結果後,突然提高要價,違反此前簽訂的《明斯克協議》,直接宣布了震動世界的決定:單方面承認烏克蘭東部頓巴斯地區的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這兩個州的獨立地位。

在這個基礎上,俄羅斯還接連採取了一系列的跟進措施,力圖把這兩個州的獨立做成既成事實。這個動作當然是烏東局勢發生重大變化的轉折點,但也不算特別令人意外。在此之前,我們曾經和朋友討論過了,普京不太可能大規模出兵直接入侵烏克蘭,但有可能在頓巴斯地區唆使甚至操縱分裂勢力搞事。現在普京的出牌,基本上與我們當初的判斷是一致的。

今天我們就重點來討論一下這個最受關注的重大事件,這個事件最主要的影響在於可能衝擊到歐洲的現行秩序,但其發散效應可能擴散到中國,尤其是台海局勢。

【烏東事變 普京支持烏克蘭兩州獨立】

21號,俄羅斯總統普京簽署法令,承認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的獨立地位。俄方隨後表示,普京已在電話中告訴法國總統馬克龍和德國總理舒爾茨這項消息,兩人對此表示失望。

普京為什麼突然打出這張牌呢?他自己在電視講話中說的很直接:「俄羅斯的安全保障提案被西方從門檻上拒絕了,而俄羅斯完全有權對我國安全被(西方)漠視而採取報復措施,(因而)我認為有必要承認盧甘斯克、頓涅茨克的獨立。」

在俄羅斯國家電視台轉播的畫面中,普京與頓涅茨克地區領導人普希林(Denis Pushilin)和盧甘斯克領導人帕賽奇尼克(Leonid Pasechnik)舉行了簽署承認這兩個地區獨立地位的法令,以及友好互助協議。

隨後,俄羅斯迅速宣布向這兩個地區派遣軍事部隊「維和」,而這個駐軍的期限至少長達10年。

與此同時,普京公開發表的講話中還暗藏了伏筆,說「烏克蘭不僅僅是一個鄰居。它是我們自己的歷史、文化和精神空間的一個固有部分。」

這句話現在出現在幾乎每一家媒體的頭條,如果說俄羅斯和美國北約圍繞烏克蘭危機的博弈是討價還價的局,那麼它顯示了普京的要價要遠比一般人想像的高得多。

普京為什麼敢於這樣說,如此明目張膽地暗示整個烏克蘭都應當屬於俄羅斯?這個問題其實比較複雜,並非三兩句可以解釋清楚,因為這涉及到俄羅斯、白俄羅斯以及烏克蘭三個民族在歷史上的複雜糾紛,其最遠甚至可以追溯到8、9世紀時期俄羅斯的起源,也就是現在歷史學家稱為「古羅斯」的那個國家。

2021年7月12號,俄羅斯政府網站曾經發布一篇普京署名的長文,系統闡述了普京自己的「烏克蘭觀」。在這篇文章中,普京從古羅斯時代開始敘述烏克蘭和俄羅斯的關係,一直講到了蘇聯列寧時期烏克蘭與蘇聯的關係,以及頓巴斯地區和烏克蘭及俄羅斯的關係,再到烏克蘭的現狀。

全文洋洋灑灑超過1萬2,000多字,從歷史、宗教、文化乃至經濟和國家安全等方面羅列了俄羅斯與烏克蘭的密切關係。我們可以用一句中共當局最喜歡使用的話來進行概括,其大意就是「烏克蘭自古以來就是俄羅斯的領土」。

也就是說,普京現在的舉動,不過是把他去年這篇長文提出的那套理論說辭,付諸行動而已,只是方式上採取了逐步蠶食、切香腸的方式。

單就普京這篇長文所列舉的種種歷史沿革變遷而言,基本上都是公開的事實,但我們也都知道一個簡單的道理,就是歷史上曾經是你的領土,並不等於別人近代獨立建國以後就是非法的,你就都有權利重新拿回去。

如果普京這個邏輯可以成立,那麼現在的德國是不是也可以說自古以來就是普魯士領土的奧地利和捷克蘇台德地區應當併入德國?現在的意大利是不是也可以說,整個歐洲都曾經是神聖羅馬帝國的領土,現在都應當歸屬意大利?或者中國也可以說現在的中亞一些國家以及東南亞周邊多個小國自古以來也都曾經是中國領土,也應當都併入中國?

這顯然是一種強盜邏輯。要知道,現在的烏克蘭從蘇聯解體獨立出來以後,其主權地位得到了國際社會普遍承認,包括俄羅斯自己也都與烏克蘭建立了大使級外交關係。現在一句話「自古以來」都是我的,就要否定烏克蘭的國家主權地位,這明顯就是漫天要價了對吧。

【烏東「去共產化」 普京打臉中共】

以上是這次普京講話與行動的第一個要點。在普京的講話中,還有另外一個非常引人注目的看點,就是其對現代烏克蘭與蘇聯關係的敘述,這直接關係到了中共以及台海局勢。

按照普京的說法,現代烏克蘭完全是蘇聯時代的產物,是俄羅斯通過割去自己部分歷史領土建立的,痛批列寧是罪魁禍首。此外,頓巴斯在歷史上就一直是俄羅斯的土地,也是列寧將這塊土地交給了此前並不存在的烏克蘭等等。

他還特別指出,說布爾什維克將俄羅斯人民視為他們社會實驗的取之不盡的材料。他們夢想著一場毀滅民族國家的世界革命。這就是為什麼他們如此慷慨地劃定邊界和贈送領土禮物。

不僅如此,普京在講話中還強調說,既然現代烏克蘭是由共產時代的俄羅斯創造的,那麼就應當把烏克蘭稱為「以弗拉基米爾‧伊里奇‧列寧命名的烏克蘭」。他還說,既然烏克蘭正在「去共產化」,在拆毀列寧的紀念碑,那麼:「這亦很適合我們,但你不能半途而廢,我們已準備向你展示什麼是去共產化對烏克蘭的真正意思。」

他這話的意思很清楚,就是說既然烏克蘭要「去共產化」,那麼就要去徹底,我們俄羅斯也希望去共產化,我們應當一起來糾正共產蘇聯時期製造的錯誤,你們烏克蘭就應當回到俄羅斯。

非常搞笑的是,中共控制的媒體紛紛選擇性報導了普京關於烏克蘭和頓巴斯「自古以來屬於俄羅斯」的講話,但卻對普京嚴厲痛斥共產主義給俄羅斯帶來的禍害隻字不提,結果導致一大批五毛粉紅在網絡上齊聲為普京叫好,被狂打臉而不自知,實在是令人噴飯。

從普京的這些表態和他的行動,我們可以看到普京是個非常另類的領導人。他對俄羅斯事實上實行著一套接近於開明專制的統治,完全不吃西方民主國家左派當道的政治正確那一套。

普京痛恨共產主義禍害了俄羅斯

另一方面,他又痛恨共產主義禍害了俄羅斯,反覆聲明現在烏東地區的危機根源就是共產蘇聯造成的。普京對共產主義危害性的戒備態度是公開的,眾所周知,在2017年蘇聯十月革命百年之際,普京特地出席了在莫斯科市中心舉行的、蘇聯時期政治鎮壓受害者紀念碑「悲傷之牆」的落成揭幕儀式。

當時他還發表了講話,說政治鎮壓對俄羅斯全體人民、對於全社會來說都是悲劇,直到現在俄羅斯依然在承受著這種迫害的後果。我們的義務是——不能忘記。

所以,可以說普京事實上同樣不會吃中共當局什麼中俄不是盟友勝似盟友,什麼中俄攜手共建大歐亞共榮圈的那一套迷魂藥的。他要做的,就是充分利用各種地緣政治的矛盾,來最大化滿足俄羅斯的國家利益。

為什麼我們一再分析說,普京與習近平的友好,本質上不過是將中共作為俄羅斯與西方博弈的槓桿籌碼而已,原因就在這裡,這個核心的基點決定了普京不可能與習近平結盟,更不可能愚蠢到替中共去充當「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馬前卒。

從這個角度,我們客觀地說,普京的治國方式帶有明顯的國家利益優於意識形態的色彩,帶有一種我們都比較熟悉的「俄羅斯優先」的味道。這也許就是普京為什麼與川普(特朗普)始終有點惺惺相惜的深層次原因:他們骨子裡都是反全球主義的,都是把本國國家利益放在第一位的。只不過普京做事更不講規則,更我行我素,也更功利主義一些。

【習近平惹禍 北京態度大轉彎】

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再看看普京支持烏東兩州獨立的動作,就比較容易理解,為什麼中共對這個問題倍感尷尬,裡外不是人。

剛才我們提到了,中共大內宣系統實際上是通過選擇性報導在誤導國民的認知,想讓大眾從「自古以來都是我國領土」這一點去尋找中共對台灣及南海主權要求的合法性。

但中共的外交系統絕不敢這麼說。我們看看中共在聯合國安理會的表態就知道了。

普京採取行動後,聯合國安理會當天就舉行緊急會議,聯合國祕書長古特雷斯在聲明中明確表示,俄羅斯承認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某些地區獨立的決定,是對烏克蘭領土完整和主權的侵犯,不符合《聯合國憲章》的原則。

這個定性得到了絕大多數安理會成員國的認可,包括中共都不敢公開反對。中共常駐聯合國代表張軍是這麼表態的,說中方高度關注烏克蘭局勢的最新發展。當前形勢下,有關各方都要保持克制,避免任何可能加劇緊張局勢的行動。

他還說,中方歡迎並鼓勵一切致力於推動外交解決的努力,呼籲有關各方繼續開展對話協商,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礎上尋求解決彼此關切的合理方案,主張各國根據《聯合國憲章》的宗旨和原則,和平解決國際爭端。

大家聽出來了吧,這話四邊不靠,滑不溜丟,滿嘴都是籠統而又模糊的高大上詞彙,但聽不出多少實際意義。

這個表態與習近平在冬奧會與普京會面時力挺俄國反對北約東擴、暗地裡支持俄國入侵烏克蘭的表態,截然不同。

為什麼會發生這麼大變化?

就在21號,《華爾街日報》曾經刊發了一篇獨家報導,說中共政治局常委曾經在閉門進行的會議中爆發激烈討論,一個主要議題就是如何應對俄烏危機,在不損害自身利益的情況下支持莫斯科方面。

而爆發分歧的原因,就在於習近平公開表達對普京的支持,引發了高層政界圈子的不安,因為這麼做得不到俄羅斯的什麼好處,反而加重得罪了歐美各國。所以在此後中共當局迅速進行了調整,王毅上週六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上的表態,就已經發生變化了,開始強調烏克蘭的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都應當得到尊重和維護,呼籲烏克蘭相關各方回到《明斯克協議》。

也就是說,烏克蘭危機的升級,使得中俄之間的關係發生了微妙變化,此前是中共一直唯恐不能捆綁俄羅斯,甚至不惜媚態畢露吃相醜陋。現在則變成了生怕被俄羅斯捆綁捲入烏克蘭危機太深。

【烏東關聯台海 中共左右為難】

除了與歐美關係的顧慮,中共還有一大尷尬之處就在於台灣

中共討好普京的最大原因,是想聯手俄國一起顛覆當前的國際秩序。中共支持普京反對北約東擴,名義上也是強調俄羅斯的主權安全受到了威脅。但沒想到普京現在用支持烏東兩州搞分裂獨立來報復北約,如此一來中共就等於把自己吊在了半空。

因為中共如果支持普京的做法,就等於承認搞分裂獨立是合法的,尤其普京說我們是為了支持去共產化而承認兩州獨立,那映射到台灣身上,就等於間接支持台灣獨立,支持台灣保護當前的去共產化成果。這當然是中共不可能接受的。

但如果中共反對普京的做法,擺明了可能惡化中俄關係,中共勢必陷入腹背受敵,兩線作戰的境地,戰略環境將會更加孤立。所以,這也是中共難以承受的。

想兩頭討好,結果很可能兩頭不是人

大家看到了吧,為什麼中共代表在安理會的表態那麼雲山霧罩不知所云,其實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中共自己把自己弄到了一個想兩頭討好,結果很可能兩頭不是人的處境。

當然,普京不守規則任性而為,代價也不可謂不沉重。到目前為止,美歐連續出台了針對俄羅斯的重大制裁措施。拜登宣布對俄羅斯的主權債實施制裁、對俄羅斯軍事銀行等兩大金融機構進行制裁,並還將在未來幾天對俄羅斯高層精英和家庭成員進行制裁。

此外,在強大國際壓力下,德國也不得不取消了對俄羅斯北溪二號天然氣管道工程的認證,事實上叫停了這項已接近百分百完成的工程。

這些重大制裁措施都與中共密切相關。因為美國早就招呼打在前面的,如果俄羅斯因為入侵烏克蘭受到制裁,那麼任何幫助俄羅斯躲避制裁的國家、企業等等,也都將成為二級制裁對象。

所以,這齣戲事實上等於也把中共放到了火上烤:如果隔岸觀火,俄羅斯這個勝似盟友的夥伴基本就沒了;如果施予援手,那麼中共就等於替俄羅斯挨刀。這非常諷刺,習近平一心想要忽悠俄羅斯來替自己擋刀,沒想到反而被普京先拖過去當了盾牌,讓我們說什麼好呢?

今天由於時間關係,同時也因為徐州鐵鏈女事件暫時沒有太多新消息,整個大陸網絡輿論呈現相對平靜的態勢,所以我們今天暫時就沒有跟進這個話題。這種平靜和調查組大面積的封殺降溫有關,但我覺得更像是大陸民間的一種「蓄勢」的表現。

這種「蓄勢」的外表下,無數普通的民眾依然在密切關注鐵鏈女的任何動靜,在默默的行動。我看到甚至有民眾將「關注豐縣」刻成模板套在鞋底,一路走就留下一串「關注豐縣」的字樣。

我相信所有的網友都和我一樣有同感,自從網絡進入中國人的生活到現在,我們從未見過在任何一個網絡公共事件面前出現過如此空前團結、空前頑強的民意。

也許,我們都在不經意間見證一段歷史,也在創造歷史。

好的,今天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