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巨頭」內部講話曝光 習近平中歐外交泡湯?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5月26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5月25號(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自從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開啟自我去軍事化模式,以及中共對全國封城清零進入自我去經濟化模式,我們的話題中心基本上就沒有脫離烏克蘭和上海這兩個關鍵詞。但是在昨天,BBC的一條新聞在一夜之間把全世界的目光都轉移到了另一個地方:新疆。

這就是我們今天要討論的話題,震驚世界的「新疆警察文件」。我相信大多數朋友可能都看到這條新聞了,因為這是新疆集中營進入大眾視線這些年以來,第一次有如此龐大規模的內部文件被集中曝光,有如此眾多極其真實而又悲慘的面孔展現在大眾的面前。

在此之前,所有關於新疆集中營的報導基本都來自逃亡到海外的倖存者的碎片化講述,或者是個別記者冒險深入到新疆本地去拍攝,以及外界通過衛星等渠道獲取的集中營的信息。這些信息很難讓人了解到集中營內部完整而真實的生態和環境究竟是什麼樣。

而這次的「新疆警察文件」是第一次以確鑿無疑的方式讓全世界看到了整個龐大集中營體系內部的冰山一角。而就是這冰山一角,也已經讓無數人感到了震撼性的衝擊。單單這一點,就足以確立這份文件的轉折點式的意義和價值,而且我們可以肯定地說,這還不是最大的轉折。

因為我們往下延伸,可以在上海看到新疆集中營的許多影子,往上追溯,可以看到中共對百萬數量級的特定人群進行群體滅絕式迫害的源頭,其實還不在新疆。

新疆警察文件曝光 解析5大核心信息】

下面我們先儘量簡要地和大家來梳理一下這份文件告訴了我們哪些最核心的信息。

首先,這系列文件是由BBC最先曝光,其來源據說是黑客直接從新疆警察內部保密網絡獲得,主要來自喀什地區的疏附縣公安局和伊犁地區的特克斯縣公安局的電腦系統,並被直接提供給了研究新疆集中營最著名的德國專家Dr. Adrian Zenz(鄭國恩)博士,他同時也是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的中國研究部主任。

這份文件在曝光前已經被研究了幾個月,由包括了BBC、德國《明鏡》、法國《世界報》等知名大媒體在內的十多家媒體共同參與,進行了全方位的調查和驗證,確認其真實性之後,才在昨天正式公諸於世。

當然,文件最初的提供者聲稱是黑客獲取的,但實際上誰都無法驗證這一點,我們完全可以猜測這也有可能是體制內部的某些人士、甚至是某些派系勢力提供的。或許是出於良心的驅使,或許是出於更複雜的動機。我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大家都看到了,這份文件曝光的時間顯然是選定的,並非隨機公布。

其次,文件最主要的內容,就是5,000多張維吾爾人的照片,拍攝時間為2018年1月至7月。這5,000多人中可以確認的是,2,884人已經被囚禁在集中營,其中有15名是未成年人,年紀最小的是年僅15歲的女孩,年紀最大的是一名73歲的老太太。

這些照片拍攝的地點,主要是在新疆南部喀什地區的疏附縣(Konasheher)看守所和當地的集中營。疏附縣主要是維吾爾族人居住的地方,這批被關押的2,800多人已經占到了當地成年人口的12%。這個比例有很重要的參考價值,因為疏附縣嚴格說還算不上中共嘴裡的所謂「暴恐極端主義」的重災區。

在這樣相對普通的地區,僅僅在半年時間內關押的成年人口數就達到這樣的比例,我們簡單推算一下就會看到,整個新疆被囚禁在集中營的人口數量至少也在120萬以上。實際上,此前不同的渠道流出的數據,都顯示集中營人口超過了百萬,高的達到了200萬。

而同步曝光的喀什地區公安局內部的電子表格顯示,該地區大約有286,000人進過集中營,這代表當地的人均監禁率是中國全國平均水平的64倍以上。這是個什麼概念呢?這麼說吧,這個監禁比例超過了斯大林大清洗時代的最高峰。

要知道,我們現在看到的僅僅是2018年上半年的數據。在同時曝光的文件中,還有習近平的內部講話,明確提到現在的集中營數量不夠,需要加快擴建,也就是說,在此之後的時間內關押的人數會更多。

第三就是集中營的環境。為什麼我們一開始就使用「集中營」這個稱呼,是因為根據文件顯示,中共所謂的「職業再教育營」的管理人員,都身穿警服或武警服裝並佩戴相關標誌的武裝看守。這些看守使用的武器不止是腳鐐手銬,而是92式手槍、97式防暴槍和95式自動突擊步槍。

這樣的武器配備遠超一般大陸監獄的環境,其生存的嚴酷程度是可想而知的。根據洩露的文件,所有被關押者在內部做任何位置轉移時都必須戴上手銬、腳鐐與黑頭套。另一份2018年發布的針對「上課期間防鬧事、逃跑預案處置流程」的文件也顯示:如學員不聽勸告,帶槍民警可鳴槍示警;若學員不聽勸阻繼續擴大事態、逃跑或企圖搶奪槍枝,帶槍民警予以擊斃。

曝光文件還顯示,其中一個集中營在高圍牆上配置了三個外部瞭望塔。配備的警力是46名警察和284名輔警,警察和在押人員為1:11。集中營看守每半個小時就巡邏一次,還有27名特警組成了「集中營打擊組」,專門鎮壓反抗或逃跑者。如果被關押者生病必須送醫院,要由至少四人陪同:兩個警察、一個官員和一個醫護。如果有任何逃跑或反抗情況發生,該集中營將被封鎖,誰都不知道裡面會發生什麼。

文件還提到一個具體例子,一個集中營的看守僅僅因為在送餐期間臨時關閉了監控系統,結果就被關了3天禁閉。集中營看守的數量非常大,文件顯示全國各地有超過15萬警力先後被調來充當集中營看守。

第四個重點就是被關押者的情況。

我們今天可以看到曝光出來的文件中,包含了大約5,000張3歲到94歲的維族人的登記照片,其中許多人是農民,它們要麼是在疏附縣看守所拍的,要麼是在疏附縣的集中營裡面拍的。其中被監禁的2,884人的照片顯示,每個人的身分都得到了準確的認定。

多數被監禁的人,是因為他們的服飾容貌或行為顯示他們可能有穆斯林的宗教信仰,或者只是他們曾經去過穆斯林為主要人口的國家。比如58歲的卡迪爾(Tursun Kadir),因為留了大鬍子,就被判入獄16年零11個月。

一位女性的兒子因為不抽菸也不喝酒被認定「有強烈宗教傾向」,因此被判刑10年,而作為母親的這位女性因此而被株連送進集中營。還有數百人因為使用手機觀看了官方禁止的「非法講座」或安裝了加密的應用程序被送進集中營。

一張照片還顯示,一位中年婦女的身邊站著一個佩戴「疏附縣職業技能教育中心 指導檢查症」的女性工作人員,手上帶著橡膠手套,這顯示被關押者可能會受到非常嚴格的身體搜查。

而這位工作人員看著眼前的維族婦女的眼神,很難不讓人想起奧斯維辛集中營那些納粹看守看著剛送進來的猶太人的眼神。

現在,在大陸的網絡上,那張集中營裡年僅15歲的小姑娘的照片已經成為絕對的敏感信息,許多發布這張照片的網友直接受到了炸號的待遇。

第五個重點就是文件披露的眾多內部高層人士的講話和大量的指示、簡報和工作報告等等。

其中比較有代表性的就是中共公安部長趙克志。在一份標誌為「機密」的文件中,趙克志於2018年6月15號發表的內部講話中暗示,僅南疆就有至少200萬人感染了「極端思想」。他同時強調了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對建設新的「再教育營」和增加監獄資金的「重要指示」,要求必須滿足可以關押200萬人的需求。

另一份2017年的祕密文件顯示,當時的新疆書記陳全國毫不掩飾要求,對凡是拒捕的人可以直接按「暴恐分子」對待就地擊殺。對集中營內凡是想要逃跑的可以先斬後奏,開槍殺了再報告。陳全國甚至聲稱,對某些監禁對象來說,甚至五年的再教育可能都是不夠的,因為一旦放出去了可能還會有問題。

也就是說,從這裡我們可以看到,一旦被送入集中營,其關押時間是一個浮動概念,也許快的3、5年,長的可能就8、9年,如果有人就是不肯認同中共的意識形態,那可能就一直關押下去,永無盡頭。

我們都知道,哪怕是再嚴酷的監獄,每個被關押的囚犯都有刑期,服刑期滿了就可以獲得自由回家。但在這樣的集中營裡面,關押多久完全就是官員的一句話。如果因為酷刑而死亡了,大概率也就是一句「抗拒再教育尋釁滋事」,或「意圖逃跑」就可以作為死亡結論。家屬可能連屍體都看不到一眼,直接給一個骨灰盒,這個人就從此成為官方宣傳的「嚴厲打擊的暴恐分子」中的一個數字。

所以,這裡絕不是監獄,就是地地道道的集中營。這裡面沒有任何法律,官方的內部講話就是法律,集中營的管理者就是法律,他說關就關,他說放就放,多少人就此人間蒸發永遠消失了,外界誰都不知道。

【新疆模式源頭:迫害法輪功】

剛才我們說了,這個新疆模式往下延伸,我們可以看到上海的影子。我們可以看到從濫用「緊急狀態」名義,到破門綁架強制隔離;從影響你三代的株連,到志願者公開宣稱「我們就是法律」。這些語言、行為和思維方式,與我們剛才討論的新疆集中營有多少差別呢?我想任何人都能看到這不過是80步和100步的區別。

而新疆模式也並不是憑空掉下來的。中共歷次政治運動都有針對某個特定人群進行大規模群體迫害甚至群體滅絕的歷史,但過去基本上都是發動群眾斗群眾的模式。而藉助高科技力量對百萬數量級的人群進行祕密集中營式的關押、高強度洗腦、以酷刑及虐殺來進行所謂強制「轉化」、放棄自己信仰的迫害模式,嚴格說是從迫害法輪功開始的。

包括這種完全無視法律,以內部文件、講話和指示來運作整個龐大的集中營體系的方式,都與迫害法輪功毫無兩樣。

中共在改革開放後表面建立起來的法治體系,也是在對法輪功的群體滅絕式迫害中被徹底摧毀的。正因為有了這樣的經驗在先,所以我們才看到中共把這個經驗不斷擴充、不斷深化,然後逐步用到了新疆集中營,用到了現在的暴力清零身上。

新疆警察文件的曝光,首先帶來的衝擊,就是以確鑿的無可辯駁的證據,坐實了中共在新疆實施種族滅絕的罪行,從而也把習近平和陳全國再度推到了全球輿論的風口浪尖。

陳全國作為集中營政策的直接責任人,受到更多制裁是順理成章的事情,而這件事情基本上將宣告了他仕途的終結。如果中共還能順利舉行20大,他最大的可能也是到政協或人大養老。

但對習近平來說,這批文件的殺傷力是非同小可的。此前中美之間和中歐之間的制裁戰,核心議題就是新疆的種族滅絕行為。這份文件為國際社會再度啟動調查,實施新一輪制裁,提供了無可辯駁的說服力與合法性。

我們看到多國重量級政治人物的表態幾乎無一例外都感到「震驚」或「駭人聽聞」,歐盟議會對華關係小組主席比蒂科菲爾(Reinhard Bütikofer)立即對德國媒體表示,這些「殘酷的畫面」必須讓歐盟採取明確的立場,啟動對中共實施新的制裁。

就在今天,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就公開表示美方對這些信息和圖像感到震驚。他強調說「(我們)似乎很難想像,這些鎮壓、監禁、發動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行的系統性行動,沒有得到中國政府最高層的許諾和庇護」。

大家看到了吧,這個矛頭一上來就對準了習近平。而習近平近期最大的外交努力,就是想要籠絡德法兩國,重新恢復中歐投資貿易協定或企圖利用烏克蘭戰爭作為槓桿來將美歐關係撬出一些裂痕。

我們幾乎可以肯定地說,這份文件將徹底摧毀習近平的這些努力。德國外長貝爾博克在與中共外長王毅通話時立即就談到了這份新證據,並呼籲對這些指控展開透明調查。

德國經濟部長哈貝克(Robert Habeck)聲明,德國政府已改變與中共的來往方式,將人權放在優先位置,推動出口多元化和減少對中國的依賴。而德國財政部長林德納則對媒體表示,德國應當迅速區分與中共的經濟關係,不能因為經濟利益而在人權問題上束手束腳。

更重要的是,文件的曝光,無疑給反習勢力又增加了一塊籌碼。黨內倒不會用修建集中營來指責習近平,這個體制從來不會有人權概念,而且對新疆的鎮壓實際上是從胡錦濤時期就定下的基調,這是黨內共識。

中共的政治鬥爭就是這樣,黨的官員幹了壞事不是什麼問題,一旦幹的壞事被曝光捅出去了,那就是問題,而且是大問題。所以,習近平為什麼沒有能夠嚴密封閉這些高度敏感的信息,為什麼被外媒曝光了讓黨的形象遭受重創——這個就是他的責任。

所以,從這個角度看,習近平唯一挽回損失的機會,就是當前聯合國高專辦負責人巴切萊特對新疆的訪問。我相信中共將會使出渾身解數來搞定巴切萊特,然後迫使她在事後的官方報告中為中共的新疆人權狀況背書。

這份文件選擇在這個時候曝光,目的就是要防止這個結局的出現。所以,我們會看到,巴切萊特將是這個重大事件下一階段的焦點所在。她的報告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習近平能否撈到外交領域的最後一根稻草。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