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事件失熱度?婦聯去看過女孩?傷情報告出爐?醫院人員寒心了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6月15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美東時間6月14日(星期二),亞太時間是6月15日(星期三)。

今天焦點:震驚、想拉架到報警,現場目擊者說……唐山事件失熱度?婦聯去看過女孩?傷情報告出爐?醫院人員寒心了;女生家屬「沉默」,遭威脅封口?起底唐山打人團伙,逃亡江蘇的祕密。

60秒新聞

內蒙古鄂爾多斯購物中心13日晚發生火災,導致兩人死亡。有網友拍視頻爆料稱,起火地點是華為專賣店,店內有一輛電動汽車自燃。但華為稱無法判斷起火原因,需等調查結果。

14日上午,氣象部門發布暴雨藍色預警。預計截止到15日下午2點,福建南部、廣東中東部和南部、雲南南部西部及山東半島東部等有大到暴雨,其中,廣東東南部等地有大暴雨。這場降水無疑將加重當地的洪水災情。

白宮國安顧問蘇利文13日與中共外事辦主任楊潔篪在盧森堡進行了會晤,雙方就一系列區域與全球安全議題,特別是美中關鍵議題進行了對話。

白宮發言人尚皮耶13日證實,拜登打算在2024年尋求連任。不過,據《紐約時報》報導,民主黨內正醞釀一股「不讓拜登競逐連任」的聲音。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我們今天的話題重點還是唐山流氓打人這件事,更多的新情況被挖出,令人震驚,更令人氣憤。

唐山事件失熱度?婦聯去看過女孩

有一位網友今天(14日)發了一條微博,他把微博熱搜做一個截圖,然後說「2022.6.14,熱搜居然這麼無聊呢」。他要表達什麼,我們應該都是心照不宣的,當局在往下壓唐山打人事件的熱度,已經在微博熱搜上看不到了。

網友轉給我一段視頻,是某位唐山市民在醫院內部拍攝的。網友在郵件中告訴我,視頻中站在門口的那位戴口罩老人,就是被打女孩的父親。站在病房外面,女孩的父親顯得無助又無奈,兩眼茫然無措地看著來回走動的行人,沒有人能夠感受到他當時的心有多痛。

昨天(13日),唐山市路北區婦聯工作人員表示,她們曾到華北理工大學附屬醫院去探望「2名受傷女子」,並且說「兩人病情穩定」。但是路北區婦聯工作人員稱,沒有見到兩名女子的家屬,具體情況要向有關部門去了解。

路北區婦聯的說法,大家聽懂背後的含義了嗎?我認為有兩種可能。第一種路北區婦聯很可能沒去過醫院,是她們在配合當局撒謊。首先,如果婦聯去醫院探望女孩,這種事情是在給黨的臉上增光,她們怎麼可能放棄宣傳呢?起碼也應該是發個微博,才更像中共官員的行事風格。

其次假如女孩在醫院治療,會沒有家屬陪護嗎?我們可能都有過到醫院看望患者的經歷,有多少個病患旁邊沒有家屬呢?可能暫時會離開一會,但時間都不會太長。而如果婦聯前往探望,卻沒有見到家屬,這樣說明顯是有問題的。

另外,「極目新聞」昨天(13日)報導,他們的記者去了收治被打女孩的華北理工大學附屬醫院。在現場看到醫院內科樓住院部「門口有專人值守,病房實行封閉式管理,禁止一切探視及無關人員進入」。

既然「禁止一切探視」,婦聯是怎麼進去的呢?報導中還引用一位醫院工作人員表示,「兩名女子已轉入普通病房」,不在重症監護室了。但「涉及患者隱私」,不能透露救治的具體情況,「一切均以公安官方通報為準」。

路北區婦聯說「具體情況要向有關部門了解」,和醫院工作人員說「一切均以公安官方通報為準」,都顯得那麼諱莫如深。一位網友說,對官方的說法「標點符號我都不信」。

傷情報告出爐?醫院人員寒心了

大陸「封面新聞」昨天(13日)報導,他們得到一份華北理工大學附屬醫院急救出車登記表。其中顯示6月10日凌晨,主要嫌疑人陳繼志在家中被救護車接走,主要症狀是頭外傷。當天下午,警方才從陳繼志家中將他抓走。

「封面新聞」報導中特別提到,「記者核實到,出車接陳繼志的華北理工大學附屬醫院,在更早前接收了陳繼志等人打傷的四位女士。」

從這裡可以得知,4名受害女生都在這家醫院就診,但是這家醫院和唐山婦聯都只說是「2名受傷女子」。我們很想知道,究竟是哪兩名女子轉入了普通病房呢?

有一位網友早前發的帖子,這麼說的:「在巷子裡發生了什麼?視頻最後我耳邊只有一句女生的高聲尖叫『你幹什麼』,男的回『幹嘛,打死你啊』。然後被打趴在地上的女生衝進巷子。已經過去40小時,我沒有看到任何那個白色T shirt被拖進巷子女生的照片。她之前頭還磕到了台階,所以穩定什麼呢?除非女生親自告訴我她沒事,不然怎麼叫穩定呢?是還留了一口氣嗎?另一個女生褲子扣子和拉鏈都是打開的,拉鏈打到最底部……打完所有字,我的胸口根本喘不過氣。」

網友轉給我一份網絡截圖,疑似是收治女孩的醫院工作人員發的消息。上面這麼寫的,「我是唐山的,我真的對警方很寒心,有個施暴者花六十萬出來了。我在那個醫院工作,確實有個姑娘已經走了。但我們不允許對外說,我懷疑我們醫院收了錢。但我還是要說,我不能沒有心。」

帖子中說「有個姑娘已經走了」,意思就是有個姑娘已經去世了。「走了」是人們出於對死者的尊敬,使用的一種相對柔和的說法。

很多網友都在傳女孩已經死亡的消息。比如這個帖子說「死了,所以沒有生命危險,沒毛病,國泰民安!」另一位網友表示,「死人了,現在官方信息基本不能看了」,下面有跟帖說,「我是唐山人,你說的是對的,官方在玩文字遊戲。」

網友們提供的線索都非常重要。女孩們究竟是什麼情況?是不是真的有女孩去世了?官方就這些問題是必須要說清楚的。

有網友列出了目前人們最關心的六大問題。包括「請出示四名女生的驗傷報告」,「請明確指出四名女生是否沒有性命之憂」,「請四名女生的親屬朋友站出來說她們沒有性命之憂」,「請公布四名女生現在的實時狀況視頻」,「公布監控唐山警察出警制止燒烤大家的畫面」和「請正面回答以上問題,不要玩文字遊戲」。

當然,現在女孩的傷情報告可能是出來了。網友轉給我一份網絡截圖,標題上寫著「唐山被打受害者,重傷二級,顱底骨折,外傷性腦梗死!女孩永久傷殘。」

【原聲視頻】女孩的傷情鑑定出來了,內容如下,我給大家簡單概括一下。長一厘米、寬一厘米,這叫一平方厘米。而她現在頭部缺損的面積就累積75個平方厘米,你們就說缺了多少肉吧。

再說骨折,四處面部骨折。這裡其中包括粉碎性骨折,五處需要手術。而最令我心疼的是脊髓損傷導致的「重度肛門失禁」,或者「嚴重排尿障礙」。也就是說這個女孩未來可能會醜,還可能會傻,還可能會癱,還可能會大小便失禁。
*************

女生家屬「沉默」 遭威脅封口?

看過了這份傷情報告,大家自己想一下,女孩活著的希望有多大?即使是真的沒有性命之憂,將來會是什麼情況?如果那些女孩真的像路北區婦聯說的「傷情穩定」,你讓她們的家屬親自出面來說話,不是什麼謠言都不攻自破了嗎?

大家知道,從新聞報導的角度來說,一件事情發生後,採訪的重要程度從高到低是有一個基本排序的。排在第一位的是受害人本身,受害人直接說話是最受人們關注,也是最可信的。其次是受害者家屬,這也是非常可信的證據,也是人們的關注點。第三是事件現場的目擊者,這同樣是直接的證人證言,可信度非常高。然後是案發地周邊人員的說法,介紹與案情可能相關的輔助因素。接下來才是官方的說法。

也就是說,官方對案件發表的說法雖然也重要,但絕不是最重要的,也不是特別關心的。人們最關心的是受害人本身和受害者家屬,以及事件的目擊證人。

事件目擊證人,過一會我會談到一些情況,包括那家燒烤店的老闆娘和另外1名現場人員講述的情況。但是大家注意到了嗎?幾天過去了,受害女生和她們的家屬似乎一直都是緘默狀態,網絡上關於她們的信息幾乎看不到。這是不是太不正常了?

有一位已經離開媒體的「老媒體人」認為,所謂的「保護隱私」只是一個藉口,至少記者可以問問受害人什麼情況。如果醫生不說受害人什麼情況,至少可以透露一下對方是否做了手術,受傷情況如何如何這類信息。比如「目前患者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或者是「情緒穩定」、「傷勢穩定」等等。

而現在受害人及受害人家屬始終「沉默」,甚至連主治醫師都很少出來說話,這位「老媒體人」認為,「基本上就是被封口無疑了」。

「老媒體人」分析了受害人及受害人家屬「沉默」的三種可能。第一是因為辦案的需要,需要保密。所以警方要求受害人和受害人家屬不能透露與案情有關的信息。

第二種可能是媒體和自媒體為了保護受害人,主動選擇了「沉默」。但「老媒體人」馬上否定了這種可能,他認為這個「可能性不大」。

第三就是其餘不可知的因素,讓受害人和家屬選擇了沉默。「老媒體人」表示,這種可能性無法做出預判。但是仔細想想,這群犯罪嫌疑人打完人還去醫院,還未卜先知地選擇出逃,你說他們背後沒人,騙鬼呢?

也就是說,「老媒體人」懷疑,受害人一方「沉默」,很可能是受到了某些人的威脅,不敢接受媒體採訪。或者是她們已經被警方封鎖了起來,不讓她們接觸媒體。事出反常必有妖,我們現在就接著來捉這個「妖」。

起底唐山打人團伙 逃亡江蘇的祕密

有一位「專業律師」,整理了一份「唐山打人案團伙盡職調查報告」。當然有網友看過了這份「報告」,還指出了其中的一些問題,比如「年齡」有誤等。

但是我看過了這份「報告」,認為內容很詳實。其中羅列的內容,多是可以進行查證的。所以推薦給大家僅供參考,我不評論它的真實性,大家應該有自己的判斷。

這份報告分為兩大部分,第一部分是「報告摘要」,第二部分是「報告正文」。在報告摘要部分,主要談到了三個大的問題。「是否可以推測唐山打人案成員是一個以陳繼志為首,長期在唐山市行動的黑社會性質團伙?」「陳曉亮、馬雲齊、沈小俊等人來唐山市是否為了進行洗錢活動?」「路北區乃至唐山市是否仍然存在黑社會性質組織的保護傘?」

第一個和第三個問題,前面的節目中已經談過了,這裡簡單說一下第二個問題。根據對涉案人員身分證的解析,陳曉亮、馬雲齊、沈小俊是來自江蘇省興化市戴南鎮。

這幾個人之前是做賭博這一行的,這次前往唐山,有可能是準備擴大賭場。特別是世界盃將到了,他們可能是為地下賭球,準備與唐山的團伙合作。

有人可能想到了,為什麼出了事之後,這些人拚命往江蘇跑,原來是逃回老家。不過這可能是最表面的原因,更主要是江蘇可能有他們的保護傘。

「陳誠律師」在微博中提到了一個情況,這些人駕駛「蘇MA7777」邁巴赫奔馳,前往唐山「洽談」廢鋼收購事宜。

陳誠律師表示,有「不鏽鋼之鄉」之稱的戴南鎮,「不鏽鋼」卻在下雨後會生鏽,曾被央視曝光。但考慮到當地就業和升級,當時「江蘇省主政領導」保住了這塊產業鏈。

當時的「江蘇省主政領導」是誰,陳誠律師並沒有說。但是有網友在社交媒體上表示,那個馬雲齊是江蘇省興化市政法委書記馬元連的兒子。

公開資料顯示,馬元連早前曾在興化市任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還曾擔任過「戴南不鏽鋼綜合物流園區管委會主任」。

但去年12月3日的消息顯示,馬元連已經到了興化市人大常委會任副主任。而且我也無法證實馬元連與馬雲齊是不是父子關係。

在報告的正文部分,列出了9命涉案人員的基本信息,相當詳細。包括他們的姓名、出生年月、家庭住址和身分證號碼等等。此外還有他們以往的涉案情況,其中有5人都有案底,案由涉及聚眾鬥毆、賭博和交通肇事等等。

這部分內容,我就不詳細說了,簡單一句話,都不是省油的燈。這份報告我會公布在沐陽的部落格,大家可以去那裡看詳細內容。

震驚、想拉架到報警 現場目擊者說……

接下來我要說說事件的目擊證人談到的情況。我注意到網絡上出現了一段視頻,是唐山老漢城燒烤店老闆娘在鏡頭前的哭訴,說自己被網暴了。「老漢城燒烤店」,就是打人事件的事發地。

這位老闆娘表示,有挺多網友攻擊她,發微信、打電話,電話已經都打爆了。還有人給她家門前送花,還有人說她沒有拉架等等。

老闆娘表示,視頻中那個穿黑衣服的女子就是她本人。據老闆娘講述,當時她在保護屋裡的一個人,自己也沒拿著手機。但是在第一時間讓那個人報警了。老闆娘出去後,打人的人還威脅她,不許她出去,出去就打她。帳都沒結就走了,她根本「不敢管他要錢」等等。

有一位化名海森的年輕人,當晚就在燒烤店外和朋友用餐。作為現場目擊者,他也被問到了「為何不見義勇為」的問題。海森回憶了當時目擊的情況。

他說最震撼的一幕就是他看到一個男人拽著女人的頭髮,把她整個人拽了出來,他的一個同夥用空酒瓶砸了女人兩次。「被拽出來的女人在地上不停求饒」,邊說邊哭。

海森說,店裡的人想出來幫忙,還沒等走下台階,室外的男人用瓶子指了他們一圈,呵斥、大聲威脅說「閃開,別管閒事」。他說「那種氣焰讓人感覺,誰靠近阻止他們,他就會直接實施暴力行為」。

開始在店裡面衝突的時候,海森當時想過去勸架。但是上前走了兩步,就看到他們「下手很黑,無差別攻擊」。他擔心如果自己上去了,那些人可能會攻擊與他同行的女生。所以他當時的判斷是,唯一能求助的「只有警察」。

海森擔心店家沒有監控錄像,就用手機偷偷拍了17秒視頻取證。過程中他很害怕,怕被那些人看到。這個時候,一個男人「一把推倒了第二個女人」,她的頭「咚」的一聲撞在水泥台階邊緣的稜角處,很大聲。

海森說,「那個聲音之所以大,是因為對我們來說很震撼。頭部是人體的要害部位,那個女生後腦勺直接撞在了實心的水泥上,分貝不是特別大,但聽得出來十分結實。那種聲音,我在此之前從來沒有聽到過。」

拍完視頻,海森和朋友們趕緊快步往東走,怕耽誤下去出人命,於是邊走邊報警。他擔心流氓們發現他在打電話,於是將手機按成免提放在胸前擋著。

大約2點42分的時候,報警電話終於通了。海森快速躲進途經的一家店舖,在59秒的通話中說,「老漢城燒烤,有人在圍毆兩個女生,快點來,不然可能會有人死亡。」

報警後,施暴者在警察到來前逃跑了。海森和同伴想上前關心女孩們的狀況。但出於愧疚心理,他們遠遠地觀望了一下,看到有她們自己人在照料,就沒有過去。「受傷最嚴重的女孩,當時她還有意識,還在哭。」

海森介紹,大約十多分鐘後,救護車和警車先後到了現場。當時被揪頭髮的女生「停止了哭泣,沉默地接受著醫生的救助;而那個後腦撞到台階的女孩竟然還能自己站起來走路」。注視著兩名女孩被救護車拉走,他和朋友也離開了。

當天下午,海森去外面辦了點事。剛回到店裡,就有員工跟他說,「燒烤店打人的事兒有一個人死了。」海森表示這個消息對他來說「是一記爆擊」,覺得自己「對這件事有責任」。

海森很自責,因為沒有試圖阻攔一下。但他表示當時真的被困住了,想不出特別好的辦法。因為那些人「熟練地給彼此遞酒瓶、遞凳子」,「他們是有打架經驗的」。即使當時上去,面對這樣的團伙,「也一定打不過」。

我想這件事對老漢城燒烤店老闆娘和海森,以及當時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會留下一個無法抹去的記憶。我不去指責老闆娘,也不會去指責海森,我對他們報以理解。在從來沒有遇到過的情況下,又是面對一群窮凶極惡、心狠手黑的流氓,即使他們上前去阻止,可能也嚇阻不了流氓們行凶。

但是這件事也的確給我們每個人帶來一個思考。在中共統治下,如果我們真的遇到了類似的事情,該怎麼辦呢?

我看到有一位網友發出了一個帖子,帖子中表示「就問一個事」。他先是列出了一連串的「假如」,「假如我是坐在那幾個姑娘下桌的黑衣男子,假如我又剛好是剛退伍的特種兵,假如我路見不平看見姑娘被這麼欺負,假如我一時忍不下去出手了,假如那幾個油膩的酒囊飯桶不經打,假如我把那幾個畜生都放倒了,假如有幾個畜生進了ICU。」

帖子中向「尊敬的法官大人、公檢法領導、警察」發出了疑問,上面提到的「這個行為,得判幾年?」

*****************************
歡迎大家到優樂客會員區了解更多。我們的會員網站網址是http://muyangshow.com,還有一個是http://youlucky.biz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並訂閱。也希望您在視頻下方留言,與我們進行互動。更希望您能夠幫我們把這個頻道轉發出去,讓更多有緣人接觸到我們。感謝您的收看,也感謝您的支持和幫助,再會。

訂閱傳送門:https://www.youlucky.biz/member-plans
加入會員觀察獨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陽會員網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陽: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歡迎訂閱+按小鈴鐺: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免費下載電子書】:https://www.youlucky.biz/ebook

《新聞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