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女祭司看見未來3000年幻境?和今世丈夫千年輪迴相伴 為情所困

大家好,我是扶搖,歡迎和我一起探索未解之謎

古埃及文明一直充滿著神祕色彩,而大金字塔的來歷和用處也一直是個難以解開的謎團。之前我們在金字塔之謎這期節目中曾經分析過,埃及最著名的那三座大金字塔可能根本就不是用來做陵墓的。如果不是陵墓的話,那胡夫金字塔國王密室中的石棺是用來幹什麼的呢?

石棺

國王密室中空空如也,只有一個用花崗岩打造、十分光滑的神祕「石棺」靜靜躺在那裡。別看這個石棺不起眼,但是它卻具有非凡的用途。

上個世紀歐洲最著名的瑜伽師之一,來自匈牙利的伊麗莎白‧海奇(Erzsébet Haich)說,據她所知,石棺是給修煉者做試煉用的。因為3千年前,她就曾在這樣的一個石棺中躺過。

那時的她,是一位漂亮的小公主。16歲生日那天,法老父親問她要什麼禮物。她說,想要「入門」。那時候的古埃及,人人都崇尚修行。年輕人都以能做祭司為榮。因為祭司擁有與神靈溝通的能力。他們手中的生命杵具有起死回生的力量。大祭司甚至還可以利用約櫃的能量產生風雨雷電,調控天氣。

「入門」就是成為祭司前的終極考驗。受試者會被關進金字塔的石棺中經歷各種幻象,有著7層考驗。只有信念堅定,肯放棄自我的人才能識破幻象,通過考驗。如果迷在哪一層幻象中出不來了,這個人就會死在石棺裡面,靈魂進入輪迴,幻象變實相,成為他在輪迴中經歷的人生之路。

所以這場「入門」考驗,可以說是頗為凶險。深愛著女兒的法老自然不答應。可小姑娘心意已決,轉身去求了大祭司。再三懇求之下,大祭司無奈答應了。

考試那天,身邊的人都哭得像是生離死別,她剛剛在海邊救下的孩子——義子玻葛翰哭得最為傷心。可她卻開開心心地躺進了石棺。那麼她能平安出來嗎?

入門

因為不諳世事,心態純淨,小公主很快通過了恐懼的考驗,抵擋了美食的誘惑。

黑暗中一位男士出現了,他的面目模糊不清,但他的聲音讓人難以忘懷。他說他找她找了很久了,他們是從伊甸園中失散的,是彼此的另一半。「讓我們在神的祝福中合二為一吧,你是我天堂中唯一的新娘。」小公主拒絕了他的邀約,男士在濃霧中消失。

一轉眼,她發現自己成了一個衰老又疲憊的女子,一遍又一遍地問別人:「你有沒有看到我的孩子?」。

再一轉眼,她發現自己穿上了一種奇怪的衣服,周圍的環境也變得非常古怪。街上的車子自己會跑,江面上的船都冐著黑煙,天上不時還有巨大的鐵鳥飛過。

忽然一個年輕人走了過來。那不是剛剛還在哭的玻葛翰嗎?他什麼時候長這麼大了?更讓她困惑的是,她在寺廟中最好的朋友、師兄伊瑪居然管她叫「媽」,法老的指揮官提斯塔成了她白髮蒼蒼的老父親。而她也有丈夫,就是那個濃霧中身影朦朧的男子。

她甩甩頭,跟自己說,這是幻境,用心過關吧。然而一切卻是那麼地真實。他們正在經歷一場可怕的戰爭。死亡每天都在發生,飢餓與恐慌如影隨形,有時候為了保護大家她不得不冒生命的危險。

一家人歷經千辛萬苦,終於熬到了戰爭結束。那天晚上,當她跪在兒子床前潛心禱告,希望神幫他找回在戰爭中失落的信仰的時候,忽然周圍光明一片,一個7層台階的梯子出現了。她又經歷了兩次考驗後終於爬到了梯子的頂端,發現自己與宇宙合為了一體,那種感覺奇妙無比。忽然,大祭司的聲音從很遠的地方呼喚她,把她拉回了地面。原來,她通過考驗了。

不過大祭司叮囑說,別掉以輕心。如果入門之後犯錯掉下來了,那也等於是考試失敗,她會在輪迴中經歷幻境中的一切。要想再入門就難了。切記,切記!

紅髮男子

小公主沒太往心裡去,高高興興當上了女祭司,在寺廟的小接待室裡做起了答疑解惑的工作。同時,因為母親過世得早,她也女代母職,陪伴法老父親出席公務。

那一天,他們接待了一組外國使團。當其中一位紅髮男子開口說話的時候,她驚呆了。因為這就是她在石棺中聽到的那位男子的聲音。然而現實中的這位卻對她傲慢無理,讓她十分惱火。

傍晚時分,這位紅髮男子居然跑來她的接待室做諮詢了。雖然他們見面就是在吵架,但這不妨礙他每天都來。慢慢地,小公主開始習慣他的出現,開始不時想起他,還帶他乘坐自己用獅子拉的車子,跟他炫耀說,她的獅子只能用靈力驅使。

很快使團就要回去了。男子來做最後的告別,說自己已經成了她的奴隸,不知道以後怎麼辦才好。小公主才發現,自己的心也是一樣的。那一刻,她看見兩人之間有一團火開始燃燒,蔓延了整個房間,也模糊了她的意識。

等她清醒過來,感覺一些不該發生的事發生了。踉蹌走出房間的時候,她發現師兄伊瑪靠牆站在黑暗裡,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她。然後轉身默默走開了。

很快,她發現自己的靈力消失了。她去尋求大祭司的幫助,大祭司愛莫能助。師兄伊瑪也幫不到她了,因為他那天離開了廟宇,另一位祭司告訴小公主說,伊瑪失去了自我控制,因為他修煉的信心不是交託在神手上,而是在一個女人身上,他極度地失望再也不願意在廟宇生活。可憐的小公主心如死灰,走進了獅子園。然而,她忘記了失去靈力的她已經無法掌控獅子了。

獅子們向她撲來,她轉身逃跑。那是她那一世最後的記憶,也是她這一生最大的童年夢魘。

乞丐

輪迴三千年後,這一世,那個紅髮男子成了她的丈夫,對她溫柔體貼,兩人感情很好。不過上一世,他卻是個對她始亂終棄的登徒子。

那時,她在一個莊園中做清潔女工,每天不停地刷地板。有一天,莊園中來了一位英俊的青年,她第一眼就喜歡上了他。那天晚上,青年走進了她的房間,在這以後,就經常藉打獵的名義過來看她。很快他們就有了孩子,是個漂亮的女嬰。但是青年拒絕承認自己是孩子的父親,更不願承擔責任,後來乾脆玩起了消失。

她帶著孩子去找他,開始了流浪的生涯。後來女兒受不了跟她一起的生活,也離開了她。她開始發瘋般地找孩子,就像當年幻境中見到的那個自己,一遍又一遍地問別人:「你有沒有看到我的孩子?」很多年過去了,孩子再也沒回她身邊,她心如死灰,做起了街頭乞丐。

一天,她照例在城中最熱鬧的台階上乞討,一個滿臉皺紋的老乞丐拖著沉重的腳步,在台階的另一端坐了下來。「這可是我的地盤!」她不樂意了,眼光如刀,冷冷掃了過去。對方不好意思了,站起來打算離開。然而就在眼神交錯的那一瞬間,他倆都認出了對方。原來這老乞丐,就是當年那個英俊的青年。她輕輕嘆了一口氣,彷彿此生心願已了,閉上了眼睛溘然長逝。

那天,當她把這個故事講給丈夫聽的時候,丈夫忽然顫抖著說:「等等!讓我把故事講完。」他說他想起來了,那個男人就是他。那時他為了自己的快活揮霍無度,很快失去了一切,被迫離開領地,到處流浪。後來他回去找過她們母女倆,可惜她倆早已離開了。慢慢地,朋友們不願再接濟他,他去打工又被人嫌棄,最後就淪落成了乞丐。

丈夫感嘆地說,這一世大概是吸取了前世的教訓,從學生時代他起就不喜歡花天酒地的生活,只知道埋頭學習。後來工作上勤勤懇懇,對家人也是關懷備至,跟前世判若兩人。

伊瑪

有道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伊麗莎白的兒子格登(Gedeon Haich)也可以清楚記得自己的前世。

他四五歲的時候,喜歡畫人,還總喜歡把他們塗成棕黑色。六七歲的時候,他開始說自己有妻子和孩子,說「他們都是黑色的,完全半裸」。他們生活在叢林裡,用弓和迴旋鏢狩獵,居住的小屋有錐形的屋頂,在河上用獨木舟做交通工具。那時,他從來沒看過關於非洲的任何書籍,卻把非洲土著黑人的生活描繪得栩栩如生。家裡買了船以後,他不用教就會划。15歲那年給他買一隻大鼓,他敲得有模有樣,一邊敲一邊流淚,說這是家鄉的鼓聲。

格登的案例後來被著名的輪迴研究專家伊恩‧史蒂文森博士收進了書中。因為是不同種族之間的轉生,相距又很遙遠,是個特別的案例,所以經常被人提起。

後來在一次靈視中,伊麗莎白看到了格登原來就是師兄伊瑪。伊瑪出走後去了土著黑人的部落。他為他們治病,也教他們知識文化。土著們像孩子般地崇拜他。慢慢地他愛上了這個部落,在這裡娶妻生子,生活了下來。後來他也一直在這裡轉生,幾乎忘了自己是誰,但緣分最終還是把他帶回了他心心念念的小公主身邊。

義子玻葛翰這一世託生到了印度,成為了一名瑜伽大師。當他遊歷到匈牙利的時候,跟伊麗莎白一見如故。他倆聯手辦起了瑜伽學校,向世人傳授古埃及冥想的方法,有了很多追隨者,稱他們為心靈導師。

後來二戰開始了,她赫然發現自己在戰爭中所經歷的一切,正是石棺中最後的一個幻境,不由得心中感慨萬千,不知道今世能恢復記憶是不是就意味著她再次通過考驗,入門了呢?

戰後,她把自己的前生後世都整理成了一本自傳,叫做《入門》(Initiation)。在書中她說,有時候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還在石棺中躺著,經歷著入門的考驗。幻境與實相,哪個才是當下?3千年前,3千年後,哪個才是真我?

好,今天的故事就到這裡了,未解之謎,我是扶搖,我們下次再見吧。

參考資料
1. 《入門》chrome-extension://efaidnbmnnnibpcajpcglclefindmkaj/https://miduoyuan.com/_shuyuan/kulu_doc/xiazei_10.pdf

2. 歐洲輪迴案例,醫學博士伊恩‧史蒂文森(Ian Stevenson)‧《啟蒙》一書的作者伊麗莎白‧海奇有一個有前世記憶的兒子
https://www.reincarnationresearch.com/reincarnation-change-of-race-african-george-floyd/

歡迎訂閱Youmaker頻道:https://www.youmaker.com/c/UnsolvedMystery
訂閱頻道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訂閱未解之謎Telegram群組:https://t.me/wjzmchannel

【未解之謎】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