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警察的內心獨白

我是河北省三河市一名從警十幾年的警察,當初選擇從事警察行業, 充滿了對未來的嚮往,對警察事業的熱愛,內心曾下定決心, 要用自己的青春,譜寫打擊犯罪,為民除害, 服務於人民的社會篇章,為自己的未來創造一個傳奇。可是, 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經歷各種各樣的案件過程, 讓我從一個充滿熱忱為了打擊犯罪服務人民回饋社會的熱血青年, 慢慢的被警隊黑幕所震撼,而消磨了那一絲絲尚存的熱血和熱忱!

今天,我見到了一位十幾年前我曾經認識的人,他是一位武術大師, 一位令人尊敬的長者,他曾經被別人和廊坊公安局法醫馬世昌( 現已伏法,善惡到頭終有報啊!)互相勾結, 合謀弄虛作假陷害進入大牢,他曾經憑藉自己的堅強意志和韌勁, 不向黑惡勢力屈服,硬是憑藉自己不屈不撓的不懈努力, 抓到了陷害他的人, 並且不屈不撓的和陷害他的廊坊公安局法醫馬世昌做了長期鬥爭。

他成了一個傳奇,讓我和知道真相的同事們敬佩不已的傳奇。

他為人和善,從來不會因為一點小事而斤斤計較, 更不會依仗自己的功夫欺負別人,他喜歡助人為樂, 力所能及的幫助他能幫助的人,就是這樣一位令人尊敬的長者, 因為交通案件受到傷害而再一次被警隊單位領導干涉案情從而狀告無門。

他是一位令人尊敬的長者,是一位武術大師,一個傳奇, 他平常與人為善,修身養性,助人為樂,力所能及的幫助別人, 就是這樣一位令人尊敬的長者,在遇到別人傷害他的全家人生命的時候挺身而出,並且報警尋找警方幫助解決問題, 可是卻遇到了對方和我們警隊某些領導暗通款曲, 硬是將一個刑事案件壓下不立案,害的他到處狀告無門。

看著這位令我尊重的長者無奈的樣子,身為警察的我, 內心充滿了痛苦和矛盾:我應該怎麼辦?我只是一個普通警察, 沒有做決定的權利, 更沒有舉報領導受賄違法干預案情的勇氣和證據。 和我一組的同事們,也都清楚某些領導干預了這件案子而不立案, 也都清楚某些領導被對方收買了。

我們大家都心照不宣,因為這樣的事情每天都在發生,基層腐敗由以前的明目張胆,轉向了暗箱操作,而我那從警時刻的熱忱熱血,就是這樣被一點點一點點的磨滅。

如今,我見到了一位我曾經尊敬的武術大師受到冤屈,我真的無法再沉默再沉淪下去,我希望用我僅存的那一點點良心,去幫助令我尊敬的長者!

我把我的痛苦和我的想法,和我同學訴說, 他很同情我的處境,也理解我的內心,更理解我的無奈,於是, 同學向我推薦了一個方法,他讓我寫出自己的內心獨白, 並且把那位武術大師的證據交給他,他準備用其他的方法試試幫助我和那位武術大師,當我問他用什麼方法可以幫忙的時候,他神祕的一笑, 說你先別問了,我試試看吧!

我真心的希望同學能夠幫忙解決問題, 讓我痛苦無奈的內心能夠得到一絲寬恕,得到一點安慰, 讓我在短暫而又漫長的人生路上,留下一點光亮而無怨無悔。。。。 。。

—————————–

以下是武術大師的訴狀原文:

2022年8月14日18:30分左右, 在三河市定福莊紅綠燈處,我方車輛被一輛標誌轎車惡意危險駕駛逼停,這輛車從大廠縣夏墊鎮開始,就無故實線變道強行插入我方駕駛車輛前方,我方駕駛員始終保持克制,沒有理睬對方多次的違法挑釁行為,在我方車輛行駛至三河市定福莊紅綠燈處時候, 那輛標致車突然踩剎車,主動惡意危險駕駛變道,強行插入我方正常行駛車輛前方,意圖製造交通事故, 致我一家三口人生命於危險之中,我發現對方駕駛員意圖故意殺人, 憤怒的下車與對方理論,遭到對方無辜毆打, 我於是回車拿手機準備報警,對方意圖逃跑,我攔在了對方車輛前方,對方駕駛員竟然啟動車輛要開車撞死我, 我立刻報警110和122!

在等待警方過程中,意圖殺人駕駛員躲在車裡不出來,一直打電話。其後他母親帶領大批人趕到現場,她抬手對我毆打,將正在和警察敘述案情毫無防備的我打倒在地,並且揚言: 要是有鎬把,立刻打死我!

這位婦女在三個警察面前, 瘋狂毆打他人,現場警察竟然不管不問不理不睬!這是人民警察嗎? !交警到來後,與110警察躲在一邊密談,然後交警通知我們, 對方駕駛員雖然有別車危險駕駛行為,沒有造成後果,不處理, 我方表示不服。到了泃陽鎮派出所後,出警的交警竟然讓我們受害者一方和施害者一方共同簽署了一份保證文明駕駛的保證書,作為最後處理結果!

我們受害者一方對他的處理方式嚴重抗議和不服。 我們一直在現場觀察,出警的交警和泃陽鎮派出所警察在現場到底密談了什麼?( 我方有泃陽鎮派出所警察接打施害者一方家人電話的視頻作證, 律師告知:出警的警察不能接打任何一方的電話, 否則就是違反紀律)出警交警在沒有調查現場視頻和事件前因後果的情況下,為何將意圖惡意製造交通事故危險駕駛危害公共安全的駕駛員認定無罪放走?!

我們受害者一方隨著警察到派出所後,派出所外面聚集了一群身上胳膊上刺青的不明身分青年,有一個胳膊上刺著龍的年輕人過來和我搭話,詢問我的身分姓名和住址,我沒有回答他。

後來,駕駛員父親又帶著一群人來到了派出所, 和以前的那群人合在了一起,派出所警察熱情迎接說話,走的時候還有兩位警察送到了大門口。

我在觀察到這種異常情況下,直接說了幾句:面子夠大的啊!把駕駛員父親送走後,視頻裡打電話的警察特意跟我們解釋,表明會公正處理,無關面子。

對此,我方基於已經發生的事實,並不認同他的解釋! 這些不明身分的人員聚集在派出所,到底想幹什麼? 黑社會威脅恐嚇我們嗎? 派出所的某些警察和施害者父親到底是什麼關係? 竟然讓他們恭送出派出所大門?

另外,我得到一個無比震驚的消息, 施害者父親在派出所揚言:要把我和孩子送進拘留所,就是進去一天也得進去!三河市公安局是他們家開的嗎? 他想讓誰進去就得進去?他哪來的底氣?

我還得到了一個更令人吃驚的消息, 施害者父親和三河市交警部門某些領導通了電話,才致使出警警察放縱罪犯!在派出所才有恃無恐的聚集社會不明身分人員。

請貴部門調取駕駛員父親在案件發生時通話記錄,就會大白於天下!

對於三河市交警隊放縱犯罪的行為,我向三河市警務督察部門反映了情況,2022年8月23日上午,我接到三河市交警部門通知,讓我去交警隊聽取處理結果,處理案件交警表示,不認同肇事司機以危險方式駕駛車輛危害公共安全,只能處理我提供視頻的對方車輛違章,對此輕描淡寫的處理結果, 我堅決不服處理結果,同時向交警表示: 對方的主動惡意駕駛車輛行為,已經嚴重危害到我家人生命安全,這屬於嚴重的危害公共安全刑事犯罪,對於你們的處理結果, 我表示不服!

我向貴處控告三河市交警隊:放縱刑事犯罪,瀆職, 不作為,包庇罪犯,請求貴處伸張正義, 將具有黑社會性質的團伙覆滅,還老百姓青天!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大陸投稿/責任編輯:劉明湘)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