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第三百七十四期】从重庆事件透视神洲民怨

【新唐人】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您收看热点互动节目,我是主持人萧恩。十月十八日在重庆万州发生了一起数万名民众上街集体抗议的事件,这个事件是起源一个街头冲撞事件,但是最后却演化成一个需要政府出动数千名防暴警察才能镇压的抗争事件。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件?今天我们特别请来本台特约评论员李天笑博士和我们一起来分析这个事件,同时我们也藉由万州事件来看看神洲所积压的民怨。

萧恩:您好,天笑博士。

李天笑:主持人好,各位观众朋友好。

萧恩:这原本是一个很单纯的事件,就是一个民工叫余继奎,在路上撞到了一个叫曾庆容的中年妇女,她身边的男士自称是公务人员,这是根据官方的报导,他回过头来把余继奎的腿给打断了。原本是个简单的事为什么会演变这么大的事件?

李天笑:目前像这样的事件在中国,正说明了中国的民众和官员之间一种激烈的冲突,即使是一点很小的事情就会引起,反应了目前老百姓的积怨是非常深;而且不单是这个小事件,长久以来在中国各地都有相同的事件发生。因为当一触及到老百姓的生活,即使只有一点点,民怨就会因此而点燃,民运就会爆发出来,表面上看起来小,实际上反应了中国社会非常严重的社会危机。

萧恩:说到激发民怨,在,中国社会中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细节,这个打人的人自称是国土局局长,这是从海外的报导来看;但是在中国官方的网站、报纸、媒体的报导:说这个人只是个临时工,这个临时工为什么会有这么霸道的态度?会激发了这么大的民怨?我觉得这一点很让人不可思议?有点质疑当时的报导。

李天笑:针对当时的报导,海外有很多的议论和评论,很多人也都感觉到这个报导可能不是真实的;特别是万州地区的老百姓,也都认为这篇报导没有反应当时的真实情况。到底当时的情况是怎样?应该说是当时余继奎挨了打以后,打人的胡权宗还口出狂言说:我是公务员;也有报导说他自称是国土局或国税局长,到底当时是怎样说的?这需要进一步证实。胡权宗称:“打断一条腿,我赔十万,打死了我拿二十万抵命”。

萧恩:就是拿钱买你的命。

李天笑:对,所以引起了公愤。老百姓即使是三、四万人也好,四、五万人也好,与余继奎或曾庆容夫妇根本毫不相识,他们只是路人;但是就是这些话激起了他们的忿怒,胡权宗可以是一个临时工,也或许是一个国土局长,这都没有太大的关系。不论你是否是真的还是假的,关键是你身为政府官员,不能因为你是政府官员就拥有打人的权利,就拥有欺压百姓的权利,在民众头上作威作福的权利。

萧恩:这还不只是作威作福,根本是想要了你的命的问题。

李天笑:对,我用这个权利我就可以任意的打你宰杀你,只要甩点小钱就可以把这个事情给了了。这就说明了非常多的民众在很多方面都遭受到相同或类似的境遇,在这种情况下,大家对政府失去了希望。可以因为这样一点小事就以政府官员的身份,将民众置于死地,让民众意识到非到起来反抗不可的地步。

萧恩:在这个报导当中,有一个细节一直没有报导出来,就是挨打的余继奎的现状是怎样?在事件发生以后,政府一直在说这是一个暴乱,出动防暴警察去镇压,反而是对受害的当事人完全只字不提,我觉得很奇怪。

李天笑:后来重点报导的是被抓起来的事情,有人说他们是反抗份子,用的是文革中的语言。报导说这是一次大规模的群众事件,启动了紧急机制等等,对受害的余继奎反倒是忽略遗忘了。事实上中国像余继奎这样的老百姓,就像是蚂蚁一样,撵死了就撵死了。

萧恩:就像宝马撞车案。

李天笑:对,跟宝马撞车案两者的性质是一样的。一个小小的老百姓在现今的中国社会、官方体制中,根本不像是一个有生命的东西,就像一个微不足道的或是一个可以任意宰割的东西,事实上没有什么人权可言,他不认为你可以受到任何的尊重,也就是因为这一点,才会激发官方和民众之间的冲突。

萧恩:同时我们也看到在这过程中,官方媒体把网站上网民的舆论也给删掉了,本来就已经很少有说话的渠道,网上再一删更看不到后续的民间报导。

李天笑:网站上是采用了官方的报导,比方说在人民网、新浪网或其他的网站都是统一采取了官方的说法,也就是把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萧恩:就是把口径都统一了。

李天笑:基本上不想把民众和官员之间激烈的冲突、累积已久的鸿沟以及社会矛盾的焦点暴露出来。

萧恩:另外一点我觉得很好奇,万州地区怎么会有这样一个突发事件的产生,万州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李天笑: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万州在重庆是一个移民区,他承担了当时三峡工程五分之一的移民的任务。

萧恩:那相当的大。

李天笑:大概以25万人左右。实际上在万州地区经济上是比较贫困,移民也是困难重重。比方说记者去采访了以后,发现很多房子都是空的,而且在商业区的商店也都是非常的冷清,根本没有消费能力。基本上这些移民是靠着官方的补助,一个月大概是90 – 105 元。

萧恩:生活的相当困难。

李天笑:很多人都是无所事事,以工作机会来说,企业也都非常的萧条,不能提供很多的移民工作,这些移民就在家�打麻将、下棋,他们对政府当初的期望是很高的,政府告诉他们当初从很好的地方移过来以后,可以得到相应的生活环境;但实际上他们发现受骗了,而造成了对政府的不满。因此这种不满是潜在的,依当时的报导说是抑火在心。

萧恩:就像是一座还没爆发的活火山。

李天笑:上面只要有一个触发的东西,就随时会爆发。

萧恩:这样连想起来,像前面的访谈中也谈到了民罢工、民告官的事件,中国民间对各种抗议形式好像已经趋于活跃和成熟。

李天笑:确实这样。实际上在江泽民上台之后,中国民众信访、抗议都达到了高潮。到2003年据公安部自己的报导:大概有五万八千起群众性事件,涉及的有三百万人;到了2004年这个趋势还在具体增加当中。所以这个问题是当初江泽民遗留下来的,在江泽民执政的十三年当中,民众和官方的矛盾像火山一样不断的在积累,火山口越积越大。我们看到很多的报导,比如说去年在天安门广场发生了好几起自焚的事件,甚至于有的地方的拆迁户自己引火自焚来抗议暴力拆迁;还有在福建、河北地区的农民都是万人上告;另外辽阳、大庆的工人都发生大规模的群众示威游行。这种情况在中国的历史上是从来都没有过的。

萧恩:在农村可能连这些报导都没有。

李天笑:对,这些情况在江泽民执政的后期,已经危及了中国社会,整个矛盾冲突达到了顶峰,只是被东西掩盖着。如果说哪一天共产党真的垮台了,那也是江泽民立下的功劳。

萧恩:也可能引发就不只是现在看到的一点点。另外,现在很多人认为胡温上台了,这些事情又发生在胡温新政期间,是不是说明了江泽民所遗留下来的这些问题,他们也很难解决?非常棘手?

李天笑:现在棘手的问题,比方说“以宪治国”、“以法治国”,现有的组织搞不动,为什么?中国底层的信访办、法院都是同级政府的管辖部门,所以不可能来制约政府的重要官员,因此就无法达到“以宪治国”、“以法治国”。又比方在拆迁问题当中,现在的法律条规、城市拆迁管理条例的根本问题是土地的使用权,房屋的使用权表面上是在屋主手�,但是土地是国家的,房子是你的,可是现在国家要把土地拿走,把房子腾空拿走,房子不就垮了吗?

萧恩:实际上是虚有的。

李天笑:还有就是暴力买卖的问题,完全不按照合同法的规定,国家就出这个价钱,我出这个价,你不卖也得卖,你不卖我就强力拆迁、断水断电、甚至派流氓黑社会找你麻烦。

萧恩:所以有一种说法:这种威权政府最后发展成一种黑社会状态,腐败各方面都是。

李天笑:威权政府在转型的过程当中,很可能都是采取黑社会的手段。比方说在苏联也是采取这样的情况,中国也是有很多的黑社会情况。

萧恩:现在人民对于官方的腐败,在这个事件中,公安抓人也不是很光明磊落,现场抓人并没有将真正的肇事者抓起来,这是从海外的报导来看。

李天笑:据说打了110 电话以后,警察来了首先跟肇事者握手,官方的说法是警察不了解到底谁是肇事者?是这个人很会做作,首先伸出手来跟警察握手。但是以警察的立场来说,你现场执行公务,怎么会随便跟人握手?在西方,警察并不会跟你握手,首先上来就是先了解双方情况,送到警察局去,打了人先回警察局作笔录再说。这当中也有个问题,中国警察的素质本身是一个问题,警察在一贯的执法过程中,是站在官方的立场对民众采取压制的态度,中国各地都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萧恩:所以说警察的腐败是最可怕的。

李天笑:对,尤其是政府官员的腐败是可耻的腐败;法官和检察官的腐败是最可怕的腐败;人民警察的腐败是最恐怖的腐败,所以中国的腐败对今天的老百姓来说,确实是非常恐怖和可怕。

萧恩:中国老百姓到底该怎么办?从您谈到了这些方面的腐败,似乎是一种系统性、体制性的腐败。

李天笑:现在老百姓的出路也很难说,为什么?以目前的情况来讲,就是恶化循环,很多人上访,一级级的上访,因为同级不能处理这个问题,到了最上面又把材料批到原来最基层的单位,然后成了基层单位打击报复穿小鞋的材料,因此老百姓就在不断的恶性循环中,不断的成为受害者,同时因为积累了经验,懂得法律处理。

很多分析家都在讲:中国现在已经不是一个陈胜、吴广,而是千千万万的陈胜、吴广,而且还是有文化,具备了法律常识。在这种情况下,中共的统治已经处于火山顶上,非常的不稳固,而且很多崩溃的迹象都已经出现了。江泽民的垮台正说明了中共垮台的先兆,因为他代表中共流氓与专制,所有的特征都集中在江泽民身上。

萧恩:因为时间的关系,天笑博士,我们今天只能谈到这里,感谢您收看热点互动节目,我们下一集节目再见。

希望您对我们的节目提出宝贵意见,并参与我们的热线节目。

联系电话:1-(212)736-8535

联系邮件:feedback@ntdtv.com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