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晴:昂贵的三峡工程防洪

【新唐人2010年8月6日讯】这些日子,百姓关注异常天气和全国南北洪水(特别长江流域)的当口,一则群发链接,给正抖着花翎亮相的三峡工程头面人物之鼻梁正中,涂了一小片白:“牛皮吹破”——原料来自新华社和CCTV历史报导:

2003年新闻,三峡大坝可以抵挡万年一遇洪水
2007年新闻,三峡大坝今年起可防千年一遇洪水
2008年新闻,三峡大坝可抵御百年一遇特大洪水
2010年新闻,三峡蓄洪能力有限,勿把希望全寄托在三峡大坝上

此帖一出,网民哗然,工程主管官员忙不迭给出解释:没人吹牛啦,这是只认得汉字却不懂得水坝工程的人,把“媒体给出的标题涵义误解”了。也就是说,你们读到 2003、2007年新闻,欣欣然以为这是在说三峡工程巨大的防洪效益,岂不知道我们专业人士指的,其实是坝基的选址与造坝的水泥标号。具体说,洪水再大,建在花岗岩之上的高标号水泥三峡坝体也冲不垮!这景象,黄万里曾经给出解说:“在三斗坪筑坝,像是把(作为建坝原则的)峡谷效用倒著用:坝前只有 500到1000米,坝身倒有2000米长:2公里的坝拖着一条600公里的长辫子。这种水库,从来没有见过。……之所以选在这里,长办不愿明讲,其实是出于不得已,因为三峡段只有三斗坪江底是火成花岗岩。”

大坝很结实没错,对此陆佑楣还专门到北京大学演讲,弄得爱国热情洋溢的学子们一个劲儿鼓掌——至于大水来了究竟用这结实大坝为武汉而拦洪,还是为重庆而泄洪,那就再说了。

这说的是03年和07年的豪言。08年的“抵御百年一遇”是什么意思呢?三峡工程官员解释说,指的是通过“大坝的拦蓄调节,让下游荆江河段的防洪能力从原来的‘防十年一遇的洪水’变成‘防百年一遇的洪水’”。

这一说法本没错——哪怕依旧有以“不明确说”来忽悠读者之嫌——可惜是到了2010年,也就是说,到了三峡工程终于铲平不同意见、推进到国民掏腰包(“三峡工程建设基金”)建成、经办人坐收电费、再拿发电机组抵投资上市圈钱的时候,才做这样平实的叙述。想当初在八十年代的论证阶段和九十年代力争工程大上快上把生米做成熟饭的时候,气魄(或可称作“对领导和外行的掇弄”)可没这么平实。出现在《工程报告书》上的豪言,是“三峡工程的防洪作用是不可替代的”,“能有效控制中下游洪水主要来源”,“只有兴建三峡工程才能有效地解决长江的防洪问题。”

对此,当年拒绝在论证书上签字的防洪组专家陆钦侃说得非常明白:

1949 年以来,长江洪水有三种类型:一为1954年那样的全流域大洪水;二为1981年上游很大而中下游不大的洪水;三是上游不大而中下游很大的洪水。对于第一类,三峡水库仅能控制上游川江的来水,对中下游的湘、资、沅、澧和赣江、汉水等众多支流不能控制;对于第二类,根据那年重庆寸滩实测洪峰流量达85700 立米/秒,到宜昌因江槽储蓄而降为70800立米/秒,中下游没有洪灾,不需要建坝拦洪;至于第三类,不言自明无须细说。

到了1998年,在回答本笔者关于三峡官员所强调的“如果三峡工程建成了(那年正在施工中),可以把长江上游洪峰水量拦蓄在水库内,减少长江上游洪水下泄流量,对保证长江中下游人民安全度汛有很重要的作用……”,他更就洪水期来水总量(而非瞬间流速)给出解说:

不能说完全没有作用,但作用究竟有多大,让我们看看具体数字:……1954年洪水6—8月三个月长江上中游八里江以上干支流来水总量达6570亿立方米。其中,上游宜昌来水2976亿立方米,占45%;中游诸大支流来水3594立方米。这是防洪库容221.5亿立方米的三峡工程得以控制的吗?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直强调,三峡水库库容相对较小,对减轻中下游洪灾是有限的。

“牛皮吹破”第四句来自官媒2010年新闻:“三峡蓄洪能力有限,勿把希望全寄托在三峡大坝上”——说这句话的,是须对整条江负责的长江水利委。三峡官员此刻怎么说呢?他们不再笼统地使用“防洪”二字,改为“三峡工程从容地发挥拦洪、削峰、错峰作用”,这就是说,虽然“三峡有约221.5亿立方米的防洪库容,防洪功能巨大。但如果‘只进不出’,如遭遇新一轮大洪水,水库的拦洪能力将受到库容限制。”

说到这里,提醒诸位注意几个描述洪水是否将酿成灾害的概念。它们是:(1)固定观测点的水流速,如今年7/20入库水流峰值7万立米/秒;(2)固定观测点水位,如该日监利水位与城陵矶水位——由此确定三峡水库的下泄流量和是否开启荆江分洪;(3)一段时间内总的洪水量 ——峰值过后还会有峰值。水库能否大包大揽、非我其谁地彻底防洪,要看其库容与该河道一段时间洪水总量。如果三峡库容大到2000或3000亿立米以上,他们说过的大话就能付诸实施了。

但三峡防洪库容200多,已经启动并发挥防洪功能。问题是,这个建了20年,动迁平民百万、淹没47万亩良田、耗资数千亿的举世大工程,在今年的全流域洪水期,到底起了多大作用?几个数值请大家注意:

长江流域南部的强降雨,赣、湘两省夏初就开始了,然后从东向西移。按一般说法,洪水季是6-8月。三峡当局为争取高水头发电,6月下旬、7月上旬还蓄水,到 7月10日、15日,湖南、湖北、江西支流已经有大水入江的时候同时泄洪。虽然到目前还没有报出干流各测点严重超警戒水位,但在如此险情下“综合调度”,很显出三峡工程之霸气:“没水的时候,为发电守住水不放——加重下游干旱;水太多的时候,开闸放水以自保——加重下游的洪灾”(蒋高明语。同样的意思也可见记者报导:“7月26日清晨,长江三峡水库下泄的洪水如期而至江西九江段。在数万军民的严防死守下,九江城防大堤安然无恙……”)。

即使霸气冲天,在可能超过98年的大洪水到来之际,三峡当局不得不服从了长委和国家调度。但“现有的库容量能不能迎接即将到来的洪峰?”CCTV记者问。三峡官员的回答是:“作为三峡枢纽来说,本身是具有221.5亿的防洪库容,作为枢纽本身应该是安全的。”原来,该真刀真枪上阵了,三峡当局就只肯保证“枢纽本身安全”了!

那么,三峡是否真有“221.5亿防洪库容”来保证“枢纽本身的安全呢?三峡当局不厌其烦地一再重复,让我们很难不对这一数字细究一番。

“221.5 亿库容”本是一个设计数字,是根据“正常高水位”(175米)与“汛期防洪限制水位”(145米)之差计算出来的。计算之后从动工到建成,已经过了近20 年。在这些年,三峡库区水库垃圾壅塞、泥沙淤积、堤岸崩塌、泥石流……屡屡发生,真实的(而非纸面理论的)库容没有受到影响?这是其一。

第二,三峡当局几次招认,工作水位一直没能升到175米。所以,这一四则运算须打折扣;第三,该工程首席专家、工程/科学双院士张光斗早在2000年就请郭树言转致国务院领导(《“张光斗同志关于三峡工程建设谈话记录”》),“三峡的防洪库容问题可能你们知道了,没有那么大。这个研究是清华作的,钱副主席知道后,把长江水利委员会找来问,他们也承认了。这也可以解决,无非把水位降到135米,影响几天航运。但这件事在社会上公开是不行的……”。十年过去,此情不仅没在“社会上”公开,为了保证发电,水位并没有降到135米,号称的防洪库容当然也不保。

其实,防洪功能有限,还不是三峡工程最大的问题。通过今年洪水,我们想要追究的,第一,坝前水位究竟可以运用到多高?在突破160米甚至170米之后,660公里外的重庆水位,依照峡谷型水坝工程比降原理,到底有多高?我们已经知道,09年8月,在坝前水位达145米时,重庆朝天门水位达到了183米。还有白岩松说的按照官方设计的移民水位(175米),还有近三万没能及时搬迁的移民。我们知道,移民搬迁试点早在论证时期就开始了,20年过去,怎么还有数万人——他们居住地到底在海拔多少米处?如果将坝前水位升到175米,他们是否连房子带人都到水底下了?

第二,在三峡官员吆喝“首次迎战大洪水彰显巨大防洪威力”中,为什么只字不提另一个更为严重的危机,也就是陆钦侃、方宗岱他们不肯在论证报告上签字、孙越崎他们一再恳求中央罢手的主要考虑:泥沙淤积。1988年,孙越崎(原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委员长,带领整个机构迎接中共建政的大功人士)等十名政协委员给中央上书:“三峡水库为了蓄洪,势必大量拦沙,就要引起库尾严重淤积而可能碍航,并将壅高重庆洪水位,进一步增加四川的洪水灾害。”上马方当时拍著胸脯的保证是“蓄清排浑”,淤积不会发生。可惜今年水库防洪启动,我们看见的只有“蓄浑”,以及重庆码头上,环卫部门怎么使用大型设备清除淤泥。

那么,自揣掌握了现代技术的中国政府,面对伴随中华文明二千年的滔滔洪水,究竟如何打算?

早在1980年,水利部向国务院上报《关于长江中下游近十年防洪部署的报告》。(《关于长江中下游近十年防洪部署的报告》。主要措施为:1.培修巩固堤防,尽快做到长江干流防御水位比1954年实际最高水位略有提高,以扩大洪水泄量。沙市由44.67米提高到45.0米;城陵矶由33.95米提高到34.4 米;汉口维持29.73米;湖口由21.68米提高到22.5米;南京为10.58米;上海定为5.1米。对其他堤防,由各省分别制定标准。2.落实分蓄洪措施,安排超额洪水。要求荆江分洪区、洞庭湖区、洪湖区、武汉附近区和湖口附近区,共分洪500亿立方米。3.停止围垦湖泊。4.整治河道扩大滞洪能力。加强防汛。)这一平实、质朴、无任何光辉伟大或者“世界第一”、耗资连三峡零头都不到的长期计划,由于“投资不足”,而拖延、耽搁,终于铸成今天昂贵的、贻害多多的、大量隐患仍在隐瞒之中的高坝大库工程“有限防洪”。

黄万里曾经说,“一个尊重科学民主的政府”是绝不应“举办(在长江三峡筑高坝)祸国殃民的工程”的。临终,他念念不忘的仍是长江洪水。在清华大学校医院,他最后嘱咐他的学生:

治江原是国家大事,“蓄”、“拦”、“疏”及“抗”四策中,各段仍应以堤防“拦”为主。长江汉口段力求堤固,堤面临水面,宜打钢板钢桩,背面宜石砌,以策万全。盼注意注意。–万里遗嘱2001-8-8

汛期还没有过去。让我们拭目以待。

附录1:最新消息:

7月28日,在长江部分流域遭受暴雨1个月后,作为武汉水位监测点的武汉关水位将第一次超警戒(27.3米),达到27.4米,最高上涨到27.6米。湖北仙桃和武汉市蔡甸区接到湖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的命令,连夜转移部分民众,约30000人。

已有网友跟贴:我父母昨天凌晨转移出去了,舍弃了一年的辛苦劳作。舍小家,为大家。只是想不通的是,98年特大洪水我们都不转移,如今有了三峡,还要转移。

三峡水库是否为减轻武汉压力加大蓄水了?未见报导。

附录2:综合消息:

(1)第一次洪峰,水库水位最高达到了158.86米。
洪峰过后,三峡入库流量落到每秒30000立方米左右的时候,把下泄流量增至每秒40000立方米,降低水库水位。

28日,第二次洪峰到达,水库水位将升至160米至161米左右。出库流量再增至每秒40000立方米。据称,这一泄量对下游非常安全,沙市、城陵矶都不会超过警戒水位。

(2)如何按照此规律“削峰”,水库221.5亿立米防洪库容只调用一半,即
221.5×(160-145)=111.75这么大的库容,难道只保沙市、监利,即所谓荆江大堤,连武汉都显得“鞭长莫及”了么?

(3)但为保卫“大武汉”,长江支流汉水流域的桃园等地已开始启动“泄洪”(约30000人)

(4)而库尾的重庆市居民已经开始要求加大泄洪量以降低水位:三峡防洪是谎言,五百万人生命危在旦夕重庆请愿团(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26日来稿)

重庆洪灾威胁严重,后续洪水至少还有一个月,洪峰不断,至少五百万人生命危在旦夕,紧急呼吁三峡开闸放水,避免惨剧。

一切都是三峡工程惹的祸,如果没有三峡大坝认为阻止洪水下泄,重庆水位将下降几十米。呼吁全国人民声援重庆人,强烈要求三峡开闸泄洪。

三峡防洪是谎言,开闸防水救重庆!现在不放水,一旦大洪峰到达重庆,至少五百万人死亡!

现在重庆传言四起,人心惶惶,当官的、有钱人纷纷把家属送往外地。

7 月19日,今年入汛以来最大洪峰经过重庆主城,长江、嘉陵江水位上涨。百万人生命危在旦夕。朝天门水位已经接近1998年洪水位,之差5米。记者在重庆古镇磁器口看到,从磁器口江边至磁器口街道的梯坎已“隐”于水面下,标志性牌匾龙隐门没至“腰部”,靠近江边的商铺及民居被淹。目前,大部分商家、市民接预警已提前撤场歇业或撤离至安全地带。截至记者赶赴磁器口途中,部分必经路段已实施交通管制,磁器口正街涨水期间亦采取禁行措施。据长江水利委员会水文局监测数据,19日20时长江重庆寸滩站水位超过185米,这是重庆遭遇的长江今年以来最大洪峰。截至20日0时,长江重庆水位仍在185.06米的峰值上流动,洪峰仍在过境重庆。

他们做出如此判断的依据,是2001年11月30日《三峡工程报》记者陈平对长江水利委员会库区处汪小莲总工程师的采访:

当三峡水库蓄水至海拔135米时,库区二十年一遇(72300立方米/秒)的来水的设计回水水面线为:

三斗坪坝址:135米;
秭归老县城:136.1米(距坝址37.6公里,水位上升1.1米)
奉节县城:146.7米(距坝址162.2公里,水位上升11.7米)
忠县:154.8米(距坝址370.3公里,水位上升19.8米)
丰都县城:157.8米(距坝坝址429公里,水位上升22.8米)
涪陵:166.2米(距坝址483公里,水位上升米31.2米)
涪陵李渡镇:169.4米(距坝址493.9公里,水位上升米34.4米)。

也正是因为水力梯度,实际上是蓄不到175米那个高度的。所以三峡大坝在远低于175米的146米水位时就要泄洪,因为坝前146米时,重庆已经是146+35=181米,朝天门已经开始淹没了!

(请愿团宣传部傅有成、陈佳明,唐桂枝执笔)7月20日

──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