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刊:哑巴证人巡展 聚焦薄熙来王立军秘密

【新唐人2013年7月25日讯】(看中国记者李婉君编译报导)本文为《失去新中国》的作者Ethan Gutmann2013年7月下旬最新发表在美国《旗帜周刊》(The Weekly Standard)的分析文章,题为“在展出中的尸体(Bodies at an Exhibition)”。文章以质疑现在正在全球巡回展出的这些塑化尸体的最初来源开头,追踪了这些神秘亡魂是谁,及王立军夜奔美领馆踢爆了什么秘密。

以下为中文译文。因原文很长,为方便读者阅读,译文略有删节,小标题为译者加。

我已经迈出了第一步,进入在维也纳自然历史博物馆的“人体世界”展览,它引发了记忆。我站在这个黑暗、阴沉、离奇寂静的房间里,展品展示了在不同发育阶段的胎儿。该展览的策划者-德国医生冈瑟·冯·哈根斯(Gunther von Hagens)从这些小尸体中吸掉了所有的液体和脂肪,并通过他的塑化过程,用硬塑料填充尸体的软组织。通常,如果你在博物馆里看到一个胎儿,它是漂浮在一个罐子里的液体里,它们是红色或是黄色和半透明的。这些尸体看上去似乎是清一色的灰色,这让我回忆起了我儿子出生的那个场景,他是提早一个月剖腹产:当医务人员把他从我妻子的子宫里拉出来时,他的身体看起来发灰。

我用挑剔的眼光来到维也纳,来质疑在这样的巡回展览中(首创于1995年,但现在的规模要大很多),最新的展品可能包括了那些来自中国的政治犯和宗教犯。然而,是冯·哈根斯把我吸引来的。他的展览标出的展出目的是健康教育。好奇心使我走进了冯·哈根斯的怪胎秀。

哑巴证人巡展

展览一开始,展出的是一名男子,除了靴子和滑雪板,什么都没有穿。他正在展示一个完美的分割:他的皮肤已被剥除,露出了里面的每一根筋腱,每一块肌肉。他的眼睛是激烈的,直视着地平线。从头骨往下,他的身体被劈开,锯成了一半。

经过了几个展室,那些尸体摆出了庄严的和毛骨悚然的姿势,例如,一个尸体在针对一个假想的对手下棋,很显然,冯·哈根斯也希望自己被作为一名艺术家而获得赞赏。但他挑战了奸尸的禁忌。在展会的出口,一对夫妇在从事凝固住的性交姿势,这一姿势为色情片的导演们青睐。

现在,这个房间里有一名10岁的孩子穿过。但是,这不是我关心的。让我心里难受的是其中的一些尸体,尤其是那些女性的尸体,她们的腿短,(相对于白人)不同寻常。有关那些腿的一些东西,头骨和小骨架,看上去像是中国人。

在展览中,本应该没有任何中国人的尸体。但是,这里情节开始变浓:实际上有两个相互竞争的展览周游世界,冯·哈根斯的“人体世界(Body Worlds)”和由美国一家娱乐公司管理的“人体:展览(Bodies: The Exhibition)”。后者的尸体是由冯·哈根斯的徒弟隋鸿锦教授提供。

回到1980年代后期的德国,冯·哈根斯对塑化尸体梦寐以求,他的学生隋鸿锦说服他,说在中国该塑化处理会更便宜。在1999年,冯·哈根斯大连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在大连市得到官员们的批准。在2001年,在冯·哈根斯的指导和隋鸿锦的管理下,该工厂开始产出塑化尸体,一些医疗机构支付数十万元来购买一具标本。同时,隋鸿锦成立了自己的秘密塑化厂,并最终在另一个地点成为了大连鸿峰生物科技公司。冯•哈根斯发现后把隋鸿锦开除出自己的公司,隋则开始了“人体:展览”。

神秘亡魂他们是谁

2008年,一位身份不明的大陆线人出现在美国广播公司20/20节目中,声称在隋的展览中,标本是在中国被处决的囚犯。该线人事后又撤回了自己的说法,称是冯·哈根斯操纵他抹黑隋的。然而,事后,隋的展览不得不在其入口处被要求发表声明:“本次展览展示的遗骸是中国公民或居民,最初来自中国警方。中国警方可能收到的是中国囚犯的尸体。举办方无法独立核实您正在看的人类遗骸是不是那些被关押在中国监狱里的人。”

冯·哈根斯自己避免了这一义务。他在此前一年已关闭了他在中国的业务,并在20/20节目中眼泪汪汪地声称,他单方面焚烧了他的中国标本,取而代之的是合法捐赠自己身体给科学的白种人。

也许,毫无疑问,一些白种人有腿短的。但巧合的是,在维也纳的展出中,这些短腿的标本,面部肌肉都已经被系统地剥去,所以无法追踪到亚洲人或任何其他奇怪的特征。在一个尸体中,除了骨架,那名妇女的尸体只剩下了每一个复杂的蜘蛛神经。这是一个惊人的景象。试想一下,一个训练有素的塑化专家,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够剥去一具尸体上的每一点皮肤和肌肉及内脏器官。六个月?现在让我们从冯·哈根斯的心态来想一下:您已经创建了艺术的尸体;已经给它们命名,并摆好了,内心热爱它们。你会只是因为那个叛徒隋而摧毁你的手艺吗?也许会,也许不会。那会不会是因为遭到了被中共当局官方打压的法轮功团体的抗议?

1990年代在中国风行的法轮功,是围绕塑化尸体交易提出的新的质疑的中心,尤其是隋的工厂所卖出的尸体,他已经售出了估计1000具中国人的塑化尸体。法轮功很快成为中共偏执的牺牲品。当时,有7000万人炼法轮功,超出了中共的人数。而且,法轮功还致力于中国的传统道德价值观“真善忍”,原本没有嘲弄这个以原法西斯为目标的“新中国”。在1999年,镇压开始了。

2006年,法轮功指责中共将法轮功信仰者活体摘取器官供移植之用。当时我并不完全相信这种指控。然而,经过广泛的调查,包括对法轮功难民和世界各地医务人员的超过100个采访,我得出的结论是该指控不容忽视。

在中国,摘取死囚的器官是一个确凿的事实,摘取肾、肝、心脏、肺和眼角膜手术通常是在当地公安局下的军队医院里进行。在理想的情况下,该过程是在囚犯遭受极端的物理冲击(例如子弹)或高度镇静剂下进行。无论哪种方式,如果在摘取完成前犯人仍然活着,器官接受者会有更低的器官排斥概率。一些这些器官,大概是一小部分,是为那些年老的干部摘取的,其余的销往中国富裕的器官接受者或来自日本、欧洲和北美的器官旅游者。维族人也有被摘取器官的。很可能藏人和家庭基督徒也有,然而相比之下,我估计有65,000名法轮功被当局偷偷地放到了刀下。这种过程没有任何法律可言,没有法轮功受害者犯有死罪,即使是用中国模糊不清的法律标准。

在我得出上述结论之前,老年的女性法轮功修炼者耐心的告诉我,冯·哈根斯和隋的展览用的尸体是法轮功学员的。那时我忽略了她们的说法。我想,这太耸人听闻了。但在维也纳,我注意到了在展出的一些塑化尸体中,肝脏和肾脏看上去不见了。会不会是这些尸体被用作了双重用途?他们的器官在塑化前先被摘走了?而这些肾脏和肝脏仍在一些中国、日本、欧洲、美国的老年人身体中活着?

就目前来看,该展览是一个哑巴证人。但是,中共在刚刚过去的一年内的意外事件可能开启一点这个谜团。

王立军夜奔美领馆踢开谜团

回到2012年初,中共领导层本预计会顺利过渡。胡锦涛将在秋天下台,而各种派别,即所谓的改革派和强硬派在悄然竞争,习近平是一致领先的新领导候选人,而一些江泽民嫡系强硬派在力推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

薄熙来长期的得意门生-重庆市警察局长王立军让薄熙来的角色致命破灭。在2012年2月6日晚,王立军把自己伪装成一个老女人,得到一辆车,驱车前往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约30个小时,王立军吐出了有关他的老板(薄熙来)的机密信息,并要求避难,而薄熙来让警车包围了领事馆。最终,中国国务院让王立军向中国当局投降。几乎所有西方媒体都报道了这一事件,仅仅过了一个月后,薄熙来被撤职。标准的解释是,薄熙来的妻子谋杀了一名英国的外籍人士叫尼尔·海伍德。不同寻常的是,中国国家控制的媒体被允许报道这一谋杀案;同样不同异常的是,西方和中国的媒体都以本质上是相同的故事结束。这应该会告诉我们一些什么。对于所有的这些耸人听闻,该事件并没有显著威胁到党。

显而易见的问题是:该谋杀案是否是在转移注意力,实际上存在另一样东西-就是王立军可能已向世界透露的有关他自己和薄熙来的事情,这可能远远更损害党的形象。

辽宁省是薄熙来和王立军的大本营。当薄熙来从大连市市长升为辽宁省省长时,王立军是辽宁锦州的警力头子,并指挥“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学研究中心”。据中国官方2006年与上相同的颁奖典礼上,王和他的中心因率先使用一种注射毒针解决了一个在中国困扰了十年的摘取器官问题而获得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他们解决了如何从活着的囚犯身上摘取器官,又不引发肌肉不自主的收缩或损害肾脏或肝脏。王和他的代理在器官移植现场监督了“几千例密集移植”。

薄熙来2012年3月15日被解职。四天后的夜晚,北京出现了奇怪的调兵,这说明有意外的党的领导派系斗争激化。第二天,“活摘”和“王立军活摘”在中国国内的搜索引擎百度上突然被解禁,可以搜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说法被解除审查历时一个晚上。三天后,中国的医疗界领导做出了声势浩大的公开宣布,称他们将在三到五年内结束摘取死囚器官(没有提及良心犯)。

这是中共领导层在对泄露出来的王立军在薄熙来领导下在中国营运其中一个最大的摘取器官商店的回应,首先在百度上看到派系的动作,然后与医疗领导形成统一战线发布该公告。我采访的曾被关进劳教所的法轮功难民提供了间接的确认:目击者一致指出,辽宁省,包括具体的位置,例如苏家屯和大连,从2001年至2005年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震中。显然,锦州也在该名单上。

辽宁四大条件成为活摘震中

冯·哈根斯在大连的工厂在1999年出现了一个问题。正如冯·哈根斯当时抱怨的那样,中国人不捐自己的身体。也许一个尸体塑化厂可以使用无家可归的流浪者无人认领的尸体,但中国的尸检法规要求这类尸体需要在太平间停放30天。成功的塑化需要在死亡后不久先注射福尔马林,再注入硅胶。摘取器官的蔓延有可能挽救了尸体塑化业,并从2001年开始,在辽宁省存在四个“有利”条件实现这两个程序。

首先,大量新鲜尸体的供应:(1999年镇压后)关押大批法轮功学员的涌现(我估计在2000年和2001年,约有50万至100万的法轮功修炼者被拘押),我相信,发生了大量的秘密手术,令年龄介于25岁至40岁、没有外伤的尸体突然供应充足,正如冯·哈根斯在一个内部的通信中指出,这恰恰是他的人口需求。当薄熙来升任辽宁省长,他下令大规模扩张形形色色的拘留设施,尤其是在如锦州、大连,及在现在臭名昭著的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附近的位置。维族人、某些基督教家庭教会人员和藏族可能成为被摘取器官的目标,但证人们一致报告说,辽宁变得臭名昭著,因为那里有大量的“无名的”年轻法轮功修炼者,他们为了避免让他们的家庭陷入(遭迫害的)困境而拒绝透露姓名。

第二,国际销售:随着器官摘取行业的增长,辽宁省制定了谨慎的程序,向来自欧洲、日本和北美的器官旅游者销售医疗用品,及全省拉拢外国医疗投资。在1999年,冯·哈根斯亲自在星海友谊奖仪式上接受了薄熙来颁发的获奖证书和奖章;后来,据隋鸿锦说,冯·哈根斯吹嘘他与薄熙来的密切关系。

第三,省级公安局协同:“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一名调查员给隋鸿锦的电话中,隋鸿锦承认他所在的尸体塑化厂绝大多数尸体直接来自大连市公安局。搭著薄熙来的顺风车,时任锦州市公安局头子的王立军,其影响力远远超出那个职位。辽宁省公安局的其他官员似乎完全协同薄熙来所代表的集团:江泽民嫡系建立自己的职业生涯,一部分靠选择站队,一部分靠迫害。反法轮功的运动如火如荼。那些想要出人头地的人必须显示出他们是多么强硬。

第四,协同合作:象王立军的活摘中心需要有稳定的囚犯(供有钱的外国人进行组织匹配),及尸体塑化厂(来满足医学院和雄心勃勃的全球展览需求)。然而,王立军和其他像他一样的人,不必与冯·哈根斯和隋竞争获取尸体,通过维也纳展览来判断,他们可能是在共享。明镜周刊报道了在2001年底截获的隋给冯·哈根斯的一封电子邮件:“今天早上,两具新鲜、最优质的尸体抵达工厂。几个小时前,才刚摘除肝脏。”这明显显示,那些尸体在抵达塑化厂前在另一个地方被摘取了器官。考虑到从器官摘取到后面的塑化,里面的巨大利润让一具尸体收获40万美元-在锦州摘取器官,然后开车四个小时送到大连。只要一具尸体在死亡24至48小时内抵达塑化厂,就可以被用作塑化。

找出大规模谋杀的受害人

是不是良心犯的尸体被专门用于器官摘取?我们能不能肯定地知道?也许不能。当冯·哈根斯坚称他烧掉了所有他塑化的中国人的尸体时,他当然也有可能说了真话。但如果值得回答这个问题的话,实际上有个办法:测试DNA。

据我咨询的医疗专家,可以从固定的解剖标本中提取DNA,来证明亲缘关系。换句话说,可以从两个展出的尸体中获得样本,测试冯·哈根斯的标本是否全是白种人,然后看看有没有会符合中国人的DNA,对隋的展出也做同样的测试,并与那些在大量塑化的年份,那些被公安局抓走的、被强迫失踪的家人进行DNA对比。

能找到匹配的“失踪人士”吗?最初,这将会比大海捞针还难。法轮功的“明慧网”公布了一个在辽宁省失踪的法轮功人士名单。可以联系他们的家属。如果有足够多的家庭开始意识到这方面的努力和提供样品,一点点唾液是最好的,那么找出匹配的机会将会大大增加。

这里,关注的原因是道德的窘境:人类下滑到投入大规模的谋杀。

(译文有删节, 点击看原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