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郭伯雄立案:公布过程很蹊跷?

【新唐人2016年04月07日讯】【热点互动】(1445)郭伯雄立案:公布过程很蹊跷:本周二,中共官媒报导,中共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案被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然而,该消息之前却是由中共卫生部门先行发布,后各网站又纷纷删除。郭伯雄立案,为何相关消息乍删乍现?军中两大虎,徐才厚死,郭伯雄几近结案,军中反腐形式如何?提拔徐,郭的责任人会被追究吗?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本周二,中共官媒宣布,前中共军委副主席郭伯雄被正式立案起诉,然而奇怪的是,周日,中共的卫生部门率先公布了这一消息,其后各大网站的转载又被纷纷删除。

郭伯雄立案,为何相关消息乍隐乍现?背后有何玄机?军中二虎徐才厚死、郭伯雄几近结案,外界关注提拔郭、徐二人的责任人是否会被追究?今晚,我们请两位嘉宾评论和解析,一位是在现场的政论家陈破空先生,另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文昭先生。二位好!

陈破空、文昭:你好!

主持人:谢谢二位!节目开始,先看一段相关短片。

4月3日晚,包括财新、新浪等在内的大陆媒体,发布了有关“卫计委传达郭伯雄案教训通报”的报导。

报导说,4月1日,中共卫计委在北京召开工作会议。卫计委副主任马晓伟传达了北京当局“关于郭伯雄严重违纪违法案件及其教训的通报”。不过,卫计委并没有透露,当局对郭伯雄案通报的详细情况。

郭伯雄是江泽民的军中心腹之一,也是习近平处理的军队最高级别官员之一,另一位江的“军中最爱”徐才厚,去年3月在被起诉期间死于膀胱癌。

去年4月9日,郭伯雄被官方宣布调查。历时101天后,政治局会议审议并通过中央军委纪委对郭伯雄调查和处理意见的报告,并对其开除党籍,移送司法机关,至此,郭案在纪委这一层已经结案。

时隔8个月,卫计委开始传达郭伯雄案通报,不少网友表示“看不懂”,“管医院的怎么关心军队了?”

不过,截至4日早上,大陆媒体的相关报导大多都被删除。卫计委网站的消息也把“郭伯雄”的名字去掉,只留下“相关违纪违法案件及其教训”。

此前有媒体披露,郭伯雄任军委副主席时,大肆受贿卖官。

而《大纪元》的报导指,郭伯雄治军下的最大罪恶,却是参与活摘人体器官的罪恶。

《追查国际》的系列调查表明,在江泽民、郭伯雄和徐才厚领导下的中共军队,在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罪行中,起著特殊重要的作用。

主持人:观众朋友,我们今天的话题是“郭伯雄立案”,您对这个话题有任何观点欢迎您在节目中间打电话。

我想先请问破空,刚才新闻中谈到“郭伯雄立案”公布的过程,先是卫生部门公布,后来又删, 4月5日,官媒开始全面高调发布。

其实他被调查已经过去8个月了,现在只是立案起诉,为什么这个消息过程还被搞得这么蹊跷?

陈破空:这一次的公布,可以说是经历了三个阶段,非常蹊跷、诡异。第一个阶段是“内部通报”,从中央到省、到县团级甚至镇。内部通报是中央“红头文件”、党内的传达,试图用内部通报的方式低调处理郭伯雄事件。

内部通报它选了“计生委”,我认为是选择计生委来通报,说明这件事情通报了;《甘肃日报》、蚌埠等地方上的网站也登了。

第二阶段是“删除”,删除了中央一级的一些媒体报导。“计生委”本来有关于郭伯雄违法、违纪和教训的通报,结果它把“郭伯雄”三个字去掉了。这是第二阶段。

其它还有地方上的保持有,但是级别很低。说明中共是想低调处理这件事情,想通过军事法庭秘密审判算了。

但是,刚过了一天又突然变成了高调,由中央媒体“新华社”全面发布消息,成为压倒态势的高调、大量报导。

主持人:是。军网还发表评论文章。

陈破空:我认为这有两层关系。一是跟“巴拿马文件”有关,“巴拿马文件”出来以后,在中国会造成一定程度的震撼尤其是党内,用“郭伯雄案”来压倒“巴拿马文件”,相当于是转移视线;另外一点,也相当于是习近平派系的报复。

因为,两年前,国际记者协会的“离岸调查报告”指的是非江派;习派人马中箭的多、中枪的多,不排除是他的党内政敌往外放风,输送各家族的海外资金资料。这一次的“巴拿马文件”也是相同模式。习近平可能本来还照顾党内的形象或者军中的一些不满情绪等,打算低调处理郭伯雄,但是由于这么一来,可能习近平就采取了报复措施:既然这样,大家就鱼死网破,撕破脸皮吧,既然是你们在国际上搞,那我也就在国内高调进行。就把郭伯雄这件事摊出来。

主持人:您认为“巴拿马文件”有可能是一种对习近平的……。

陈破空:“巴拿马文件”当然有很多种原因,主要还是国际上的记者根据资料的公开,公正的调查,详实的这么一个结果,但是不排除他们最先的源头之一是来自中共党内的放风,就关于中国这部分,所以说习近平派系也有可能采取一些报复行动。

主持人:文昭你怎么看这一蹊跷过程,特别是为什么一开始在卫纪委的网站上发布这个消息,所以网民有的人说,怎么管医院的管起军队来了?

文昭:关于郭伯雄这个事情,当然他通报是迟早要出来的,就像徐才厚他的调查,侦查完结以后,移送司法也是报导了,这就是一个报导力度的问题。当然习近平这边他到4月5日以后比较高调的报导,各大媒体都用明显刊头刊登在那,可能他有一些考虑,像刚才破空所说的,但是我觉得这个事情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它先公布出来,还是意外的成分比较多。如果说提前放风,由卫纪委的网站来公布,我觉得它还是缺少意义的。在周永康、徐才厚和令计划的案件当中,过程当中,虽然媒体之前是都有意的放风再删掉,但是它起到的是一个舆论预热的作用,就是让社会有心理准备。

既然是要预热,它就要留出一些作用的时间,那么郭伯雄案它是4月5日就公布了,卫纪委的网站也不过就是提前泄漏了2天的消息,它起不到任何预热的作用。所以我觉得比较大的可能,还是中共某些部门对新闻业务操作不熟练所致。

主持人:不是有第二封海外的公开信嘛,那么现在就有一种观点说,第二封公开信中谈到说习近平扰乱军队,自毁长城,所以习近平决定高调的来处理郭伯雄,可能是对这样的一个反击。

陈破空:就我刚才提到习近平和王岐山这边,有可能是采取一些报复性的政治动作,也有可能跟公开信有关,其中的可能性是有多种可能性。这两封公开信显然不寻常,有的说海外弄的,有的说国内弄的,但是这个既然出现在新疆的官网上,张春贤又在两会上说了那句话,问他拥不拥护习近平,他说“再说吧”等等。最近两会前又是巨大的声浪,就是党内形成了反习联盟,这个声音一段时间是比较强的,那么习近平也可以看出来心情很沉重。

在这个时候不排除这种可能性,这也是针对这两封公开信的反应和回击,就郭伯雄(案)拖这么长,很容易看到就是说,有软着陆的迹象,甚至以前传出说,郭伯雄这件事情可能就是不了了之,甚至有可能就是党内处理,军内处理,不再公开了,低调的,说两个军委主席都被查了,对解放军和共产党形象损失太大了,也可能就是要低调处理。但是现在看来仍然是继续高调的处理,不排除权力斗争经过几起几伏之后,最终还是两派要摊牌、角力的这么一个结果。

主持人:那么我想问一下破空,我们看到他现在的罪名只是贪腐,官方公布的贪款也就是8,000万,早先有港媒说有可能200亿,甚至有人预测他会无期徒刑。为什么这个落差这么大?为什么现在大大缩水?

陈破空:习近平打了几个老虎,现在看来判决这些老虎都有一点“雷声大,雨点小”的味道,事实上都是党内斗争,复杂斗争的结果。你比如说最先的薄熙来,一开始就说他有90亿,最后结果办的时候只办二千多万,实际上是给薄熙来一个面子,等于说薄熙来配合调查审判,那么不会把他整死,就给他个2,000万定个案就算了。所以那个时候就已经说是切割,缩水等等一些说法,包括他的老婆谷开来也都是切割、缩水这样处理下来。

到了后来周永康更是这样,周永康随便都是几百亿计的,在英国的杂志上都叫什么呢?中国十大黑领人物的领先人物,黑领就说那收入是黑色的,结果他只公布了1.2亿,非常少,跌破人眼镜。而周永康开始根据党媒的调子是要处死的,用了黄克功案件,用了很多死亡的案件,来说明是要处死,最后又变成一个无期徒刑。到了郭伯雄又是如此,郭伯雄简单说来,他这种军委副主席管装备进口,管训练,管招兵,他一个将军可以卖2,000万,一个少将可以卖500万。

主持人:4个将军就回来了。

陈破空:对,怎么会8,000万呢?所以他是二百多亿,而且他的儿子郭正钢就是8亿,所以根本不可能这个当父亲的军委副主席是什么,实际上徐才厚在临死前说了一句话,徐才厚他不服,那个时候光查他,还没有查郭伯雄的时候,他说如果不查郭伯雄,我死不瞑目,他意思就是说郭伯雄跟他一样的贪,一样的腐,甚至比他弄的更多。所以说郭伯雄这个案件后来也是缩水,缩水什么呢?我觉得当然中共出于几个考虑,内部的权力斗争导致:一要顾及党内形象,就不要搞得太难看,军队、党内形象不要太难看,贪腐的太严重,动不动几百亿、几十亿,老百姓太痛恨了,这是一个顾忌心。

第二个是顾及情绪,照顾情绪,党内、军内有人反扑,七嘴八舌,有的是政治老人,有的是利益集团,有的是跟郭、徐都是有关系的人,这些人都在里边说东说西,搞的习近平他们也是要为了所谓党内、军内稳定,不仅要考虑民心,还要考虑党心。因为前段时间有个报导就很有意思,说薄熙来没被处死,是习近平他们考虑到党内的稳定,所以不能判薄熙来死刑,否则的话党内就不稳。说了这么一句话。也就是说他们照顾了很多,照顾形象,还照顾情绪,然后在这个权力斗争的起伏中,尽可能保持平衡。

但是最后为什么突然甩出高调的这么一个宣布,那就是因为权力斗争在最近斗得又失衡了,习近平的对立面,江派又准备跳高了。所以我就经常给习、王喊话,两军狭路相逢,勇者胜,你绝对要除恶务尽,要先下手为强;你要是犹豫不决,对方就会跳起来反扑,这个反扑的力道,目前看来还是很强劲、很大的。

主持人:文昭请你给我们介绍一下,除了贪腐之外,你认为郭伯雄还有什么其它的真正罪名,包括以前官方公布的所谓“破坏政治规矩”指的又是什么呢?

文昭:郭伯雄所犯的罪,我们所知的太少了,在政治斗争里面所做的事情,像他把持权力,当江泽民的监军,架空上届军委主席胡锦涛,或者阻挠反腐,或者是搞串连、搞政治阴谋,这些对共产党来说是罪,但并不算刑事罪,共产党也没办法把它拿出来说的。但是在政治斗争里面所进行的事情,往往伴随着残酷的刑事罪,就是说政治斗争里边的事情虽然不是刑事罪,不能拿出来说,但并不意味着政治斗争过程中没有刑事罪,这个在共产党的历史上,它的宫廷斗争的过程中是屡见不鲜的。你像绑架、威胁、杀人灭口、刑讯折磨、滥杀无辜等等,这些事情,这些细节恐怕要等到共产党解体才能够公诸于众,这是在政治斗争里面所做的事情。

再有一个就是,刚才的介绍短片里面所介绍的,军队武警医院长期以来,它存在着大量的器官移植,在它们自己的网站上就这样宣传的,说它一年之内成功进行了多少肝移植、肾移植。所以有大量证据表明了这个器官的提供者并非是自愿的,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活摘和强摘器官,法轮功修炼者是这个罪行的主要受害群体。军队里医院和医科大学它是归军队的后勤,或者是联勤部门来管,从行政上来讲,它和徐才厚的关系更直接一些,但是郭伯雄他作为另一位军委副主席,他没有不知情的道理。

像这样严重的事情,它能够在军队体系里面大范围长期存在,它需要各个环节利益均霑。现在不知道郭伯雄涉入这个事情深度有多深,但是从中共的体制一般情况来推测,郭伯雄肯定是脱不了干系的。当然还包括郭伯雄他的家人、亲信在他的庇护下,乃至在他授意的情况下,参与了犯罪,这个和他也是有直接或者间接的联系。像中国社会过去就经常存在着贪官他的公子哥或者衙内,抢男霸女、夺财害命这种现象,在当今的共产党社会是更普遍,更突出的。

这一次新华社还专门提到了郭伯雄的家人的犯罪问题,也要从严查处,绝不姑息,那么这个家人它直接所指的应该就是他儿子郭正钢。

主持人:那我想问一下破空,现在军中的所谓两虎,徐才厚死,郭伯雄已经接近结案了。你觉得军中的反腐到现在为止,习近平是告一段落,还是在持续推进?

陈破空:按道理讲,军中反腐应该是没有界线的。如果认真反腐、不搞选择性反腐、依法治国,可以说所有的高级将领、所有的军官全都有问题,这支军队是要解散的。能不能解散这支军队?显然不能。解散了顶不住!如果要打仗了,突然要打世界大战、跟美国打了,你解散军队,军队也高兴、士兵也高兴,全回家了。现在和平时期,军队就是一个福利机构,很多人挤破头都要进军队。

二三年前,我出版一本书《假如中美开战》,专门有一章写“军队的腐败”,连招兵都是腐败环结,要去当兵的男子、女子还塞钱,农村兵塞1、2万,城市兵要塞5万,女兵要塞10万甚至30万才能进去。为什么女兵塞那么多呢?因为进了军队就可以当官太太。

在这样的情况下,军队是福利机构、是铁饭碗,谁都想端,要是把军队全给解散是不太可能!现在反腐是把徐和郭打下去了。

主持人:先抓些头。

陈破空:“擒贼先擒王”。他又通过裁军30万,其中有16、17万都是军官、将领,把这些人都给打发了,意思:你们回家吧,我不办你们!因为办不完,这些腐败案子办不完!你们就走了,我也不办你们了;你们要不走,那对不起!我就拿下你。

所以就通过裁军把这些人打发了!这是习近平的一招。到现在为止,我感觉他有可能暂时告一段落,可能军中高层反腐会停下来,转向中、下层。事实上军中高层包括现任副主席范长龙、国防部长常万全以及前国防部长梁光烈都有问题,都是跟徐、郭勾结得很紧,都在贪腐、卖官的利益链上脱不了干系。但是这些人还在位、还有军权,所以习近平还是会谨慎从事。

主持人:线上有一位观众朋友的电话,是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方菲主播好,陈破空教授好,文昭博士好。今天的话题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以前陈破空教授在别的节目中讲过,中共很多地方都造假。其中有两个原因,第一,造假的很多,而且里头的“蹊跷”也有人叫“猫腻”,当然造假的事情很多、很丢人,尤其地方官员、贪官、污吏见不得人。徐才厚已经过世了,因病过世,所以他的案子就结了。一旦有一天如果郭伯雄也不幸因病过世,我想这个案子也就结了!

主持人:谢谢丁先生。文昭,说到郭伯雄在军中的腐败,您刚才也谈到他的儿子,他曾经扬言:“军级以上的干部全是我爸爸提拔的。”当然买官、卖官就不在话下了!中将1,000万到3,000万。我的问题:是什么因素导致如此腐败的人可以在军中坐到如此高位而且长期占据?

文昭:郭伯雄的上升过程和江泽民把持军权、维持军权的过程是完全同步的。1990年代初,郭伯雄任兰州军区四十七军的军长,正是1989年江泽民刚刚掌权,苦于军中没有亲信的时候。

有一个故事流传得很广。1990年代初,江泽民到陕西,视查四十七军,吃完午饭后在军部睡午觉,少将军长郭伯雄亲自给江站岗;还有一个说法,当时江泽民还带着宋祖英一齐去,宋祖英做了所谓的“慰问演出”。就是郭伯雄帮江泽民和宋祖英站岗,这个行动博得了江的好感。大约3年以后,郭伯雄从四十七军一跃而被直接提拔为北京军区副司令员,之后连升三级;1999年、江泽民之后,中共的接班程序起动,胡锦涛那一年任他为中央军委副主席。

郭伯雄、徐才厚分别以第一副总参谋长、总政治部第一副主任的身份进入中央军委,也就开始了充当江泽民监军的历程。郭伯雄从2002年开始担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是从2004年才担任军委副主席的,两个人都是江泽民架空胡锦涛的棋子,但是很明显,郭伯雄的根底比徐才厚还要深一些。

郭伯雄善于揣测上意。这也是一个流传很广的故事,李登辉任台湾总统之时,曾经抛出中、台“一边一国”论,当时各大军区的主官都请战,认为这样就可以得到上级的赏识,唯独郭伯雄揣摩出了江泽民(其实不想打)的心思,所以表示反对。由此深得江的赏识。

主持人:破空,大家都说,江是腐败治军,最腐败的人爬到最高位。我们看到,郭伯雄被起诉的消息之后,财新网立刻旧文重登──“郭伯雄沉浮”,这篇文章里直接有江泽民的名字。大家关注,江泽民在军中的第一代理人下来了,下一步会不会处理江泽民?

陈破空:首先知道的是,财新网与中纪委关系很密切、与王岐山很亲近的一个网站,相当程度上代表王岐山和习近平的声音。财新网在去年7月31日发了一篇文章“郭伯雄沉浮”,其中就点了江泽民的名,最近郭伯雄事件再被炒出来,旧文又重登,里面有句话点得非常巧妙,就是郭伯雄当四十七军军长的时候提出要把四一五团红一连建立成时任军委主席江泽民所要求的“免建团”。我们都听不懂什么叫“免建团”?

然后郭伯雄就把江泽民的几句话说了一下。这里有两个秘密,他要把江泽民的那几句话恪守、执行,结果他今天倒楣进监狱;有一个李作成是抵制江泽民的,今天当了陆军司令,掌管160万人。

徐、郭二人得到江泽民的赏识,成了江的哼哈二将,监控胡锦涛。实际在这里就可以看得出江泽民的用心是什么?是防“变天”。江泽民为防“变天”就用腐败治军和治国,他绝对知道郭伯雄、徐才厚很腐败、很贪腐,这样才能控制他们。江不仅知道他们腐败,而且纵容他们腐败。

一腐败就好办,你在乎利益,你就不会违反你的既得利益,你就会帮我看住后面的人、后来上任的这些家伙,胡锦涛也好、还是习近平也好,不会变天。因为变天就可能危及前面那些政治老人的既得利益。这是江泽民的老谋深算,用腐败治军、腐败治国、腐败治党把党凝聚在一起大家同在一条船上,同舟共济。郭伯雄和徐才厚深黯此理,大肆卖官、大肆腐败,一方面自己得到了好处;另一方面做为哼哈二将胁持胡锦涛。

这样的情况下习近平把徐和郭打下去,显然是指江家,因为“打狗看主人”嘛!打了狗就是给主人难堪嘛!再结合最近上海又采取对“私募一哥”的动作。《纽约时报》报导,拿下“私募一哥”徐翔是剑指上海太子党。

什么是上海太子党?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江绵康,还有曾庆红的儿子曾伟这些人就是“上海太子党”。所以这个动作很明显,逐渐在收紧绞索,按《纽约时报》的话:收紧绞索。收紧绳索,打徐、打郭打到这一步,显然是剑指江泽民;至于能不能办江泽民?什么时候办江泽民?还是未知数。

主持人:文昭,我想请问您。现在习近平当局推行“一案双查”,既要追究当事人的责任,又要倒查相关领导的责任。您的看法,这个办法会不会用在郭伯雄案?

文昭:郭伯雄就是江泽民提拔起来的,就是江在军中的亲信,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其实从触及到江泽民的角度来讲,很多方向都能触及到他,从周永康案、徐才厚案还有纪委对地方官员的调查、对联通电信等国有企业的调查,这些方向都可以触及到江泽民和江泽民家族。

新华社关于“郭案”发的通报里头说,郭伯雄对所犯的事情供认不讳。“供认不讳”就是表示合作的意思,也很有可能他已经透露出跟江泽民有关的内容。查案本身不是难度,难度在于下决心,敢不敢拿下江泽民、审判前领导人,这件事情意味着跟一个时代做出切割,像韩国审判前总统全斗焕和卢泰愚,是韩国真正走向民主、法治的标志;拿下江泽民,也意味着要抛弃一个时代的罪恶。

现在我们谈“决心”之所以成为一个问题,关键在于“党性的束缚”,要不要共产党的问题。现在权斗两边已经进行到这一步,都出现了一定破局的迹象,宣传部门想要尽力把习近平塑造成左倾的形象,让习近平不能够再往回退,就一定要把这个党性的标签贴在他身上;中纪委在保任志强事件上,主张“听取不同意见”、“准人说错话”,体现出一定的自由主义倾向。一个要往左,就更左;一个就出现了一定往右的倾向,那就出现了裂痕。

任志强公开质疑“党媒姓党”。两会以后,处置任志强事件现在不了了之了。现在看起来习近平不像宣传部门所塑造的那么左。

但是最近也确实出现一些复杂现象,像出现了“倒习”的公开信,习近平在查处这件事情上也使用了一些铁腕手段。像这些事情最后牵扯到谁?是否最终会影响到习近平对未来的态度?现在是一个比较复杂的时机,是要再看一下。

主持人:我想请问破空,其实能不能动江泽民也牵扯到习对军队的掌控。您认为现在习近平对军队的掌控程度?

陈破空:军队掌控据说是有一些人判断,前中共元帅陈毅的儿子陈小鲁放话:通过军改、军中反腐,习近平掌握军权已经绰绰有余。陈小鲁可以说是习近平的密友、铁杆、支持者,而且又都是太子党。虽然他这话说得比较乐观,可是我还是谨慎看待。因为军改,改军区为战区,又裁军、军中反腐,看上去各方面设计、构思都很完整、很巧妙。

主持人:有人说是“一箭三雕”。

陈破空:我认为应该是出自于著名军师王岐山的设计,王岐山有这样的脑筋设计,应该说整体上设计得不错,行动得也还可以,但是难度不小。因为这中间涉及了那么多的既得利益者、那么多将领的去向问题,我们看到后来是有很多走样。

比如七大军区改为五大战区,实际上有些将领并没有下去只是对调而已,南、北将领对调,东、西将领对调,那些将领还在;另外习近平这一方也牺牲了一些人,比如刘源跟他的关系不错,由于军中反腐可能受到一些反弹,刘源被迫退了下去;蔡英挺南京军区司令员,本来应该进一步掌军权,结果调到国防科技大学当校长,等于削弱了军权。

这都可能是习近平不得不做的让步,所以这也可以看出事态非常复杂。应该说,大体上在掌握军权方面他占上风,但是完整掌握恐怕还需要进一步运作,“十九大”是关键。

主持人:非常感谢破空,也非常感谢文昭今天跟我们Skype连线。今天节目时间到了,谢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