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中共警察暴力执法是全民的公害

当年在中国大陆的时候,我经常看到听到这样一句话,叫做“珍惜生命,远离毒品”。这话说的倒不错,不过时至今日,怕是还要再加上一句:“珍惜生命,远离警察。”

此话怎讲?君不见,最近发生的一连串危害公民安全乃至生命的恶性案件已经表明,在今天的中国作为国家公器的警察已明摆着沦为了像毒品一样的社会公害。

远的不说,就从5月7日那天说起。

先是北京警察抓嫖让本打算去机场迎接家人的雷洋才出家门没多久就把命丢了。接着,兰州警察又把当地两位拍摄其执法录影的大学生的屁股给打开花了。再后来,上海警察用手铐狠狠地铐住了两位不肯交罚款的骑车女士。这之后,深圳警察在将两位没带身份证的女孩带回派出所盘查的路上,极尽恐吓侮辱之能是。接下来,东莞警察又将遇见其执法没绕道走的李先生的肋骨给打断了7根……

短短一个多月时间里,仅公开曝光的恶性案件就有这么多起。打也打累了,该歇歇了吧!谁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几天前合肥警察又打死人了。

据前街一号记者报导,事情的具体经过是这样的:

6月21日晚,安徽合肥市民陈义政夫妇邀请了孙礼亚、华峰等七八个人到一家KTV聚会。10点左右,孙礼亚的妻子来找丈夫,要求他回家。但是,孙礼亚觉得没尽兴,不愿回家,于是两人发生了争吵和肢体冲突。其间,陈义政作为聚会的组织者,也和孙礼亚的妻子发生了争执。随后,孙礼亚的妻子报了警。

警察到达现场后,开始向陈了解情况。陈义政在回答警察问题的时候说了脏话,惹怒了警察。员警随即掐住了陈义政的脖子,并把他带到了方庙派出所。和陈义政一起去派出所的,有陈义政的爱人瞿女士、华峰等四五个人。

“到了派出所,民警就开始整陈义政。”瞿女士说。他们首先用手铐把陈义政锁在通往派出所生活区的铁门上,两三个人一起掐他,疼得陈义政大声喊叫,反抗。闻讯赶来的瞿女士提出了抗议,随后陈义政被带进了1号询问室。在询问室里,陈义政不仅被戴了手铐,还戴了脚镣,情绪非常激动,和警察发生了激烈的口角。害怕丈夫吃亏的瞿女士曾经进入1号询问室,捂住丈夫的嘴,叮嘱他不要和警察冲突,要隐忍,但警察随后就将她赶出了询问室。期间陈义政多次要求上厕所,警察均未理睬。

到22日凌晨3点多,除了陈义政,其他人都做完笔录离开了派出所。经过1号询问室时,瞿女士看到丈夫依然戴着手铐和脚镣。由于陈义政有糖尿病,不放心的瞿女士在清晨5点多返回了派出所,给丈夫带了胰岛素和食品。但是,警察告诉他,必须要等到早上9点,派出所正式上班以后才能放她进去。在1号询问室外,透过玻璃,瞿女士和陈义政进行了简短的对话,陈义政说自己身体不舒服,什么都不想吃。

瞿女士说,在派出所门口等了3个多小时以后,早上9点多,她终于进入了派出所。陈义政叮嘱她,让她和孙礼亚妻子商量,“让她撤诉,我好早点出来。”当时他脖子上还没有细绳。瞿女士因为一夜未睡,随即在过道的椅子上睡着了。她没有想到这是她最后一次见到活着的丈夫。

中午11点多,瞿女士醒来,警察告诉她,陈义政的笔录还没有做好。她心中起疑,就冲进了1号询问室。她发现丈夫还戴着手铐和脚镣,头歪向一边,脖子上勒著一根细绳,“人看上去不行了。”瞿女士随后拨打了120,急救医生到现场检查后发现,陈义政已去世多时。

6月28日下午,前街一号记者到合肥市公安局采访。公安局新闻中心的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就此事正在向瑶海区分局了解情况。在瞿女士向记者提供的一段录音中,瑶海区公安分局的工作人员汪先生和李先生确认,陈义政确实死于方庙派出所的1号询问室内。他们承认,陈义政去世前后,只有他一个人留在询问室内,没有民警或者协警在内,这是不符合规定的。对于涉事民警,警方已经展开了调查。“对此我们深表歉意,我们工作没有做到位。”对于陈义政家属提出要求查看监控录影的要求,两位工作人员予以拒绝。他们表示,目前案件在取证阶段,不方便向家属透露。

从雷洋命丧家门口到陈义政殒命派出所,给人的感觉是中共警察好像正在进行一场你追我赶的施暴比赛,谁不听他们的话,谁不服从他们的意志,他们就会毫不客气、毫不犹豫地立马给以颜色,轻则侮辱恐吓,铐上手铐,重则一顿狠打,甚至把命都打没了。有一人施暴的,也有群殴的,各种手段花样可谓形形色色,让老百姓躲闪不及,防不胜防。

谁说只有毒品致命,中共警察同样致命。如果大陆老百姓真的珍惜自己的生命,请在远离毒品的同时千万也远离警察。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