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谈风云》第23集 天下一统(2)

荆轲刺秦

战国七雄中韩国最弱小,而且他跟秦国紧挨着,韩国在战国的这两百多年间,几乎没有打过胜仗,每战必败,国土越来越小,等到秦王想要灭韩国的时候,韩国已经弱小得不成样子,基本上没有遇到什么抵抗就投降了。

在韩国投降之前,还有一件事情,就是在公元前238年的时候,韩王安继位,这是韩国的最后一个国君,韩王安有一个宗室子弟叫做韩非。韩非就是后世非常著名的法家代表人物韩非子。

韩非子有一个毛病,口吃,说话结巴。按照《老子韩非列传》的记载:非为人口吃,不能道说,而善著书。所以他写了很多的书:如《说难》、《孤愤》、《五蠹》等,写了很多的书,这些书就流传到了秦国。

秦王见到这些书之后,非常想见一见韩非子,希望能够跟韩非子交朋友。后来韩非子就被作为使臣派到了秦国,接下来发生了很多事情,在《史记》和《资治通鉴》里,语焉不详。韩非到了秦国不久,就被秦王关到了监狱里,韩非为什么被关在监狱里?

有一种说法是李斯向秦王讲,韩非是韩国王室的子弟,所以他不会真正为秦国打算的,秦王相信了他的话,就把韩非扔到了监狱里。李斯又给韩非送去一付毒药,韩非子服毒而死。

韩非和李斯是同学,他们的老师都是荀子。两个人在一起读书时,李斯认为自己不如韩非子,怕韩非子在秦王面前得宠,分了他的权,就毒死韩非子。

我们看到法家的代表人物都不得善终,商鞅、李斯、韩非子三个法家最著名的代表人物,商鞅是车裂、李斯是腰斩、韩非子被毒死。在法家中,商鞅是始作俑者,韩非子是集大成者。法家主张不给老百姓言论的自由、思想自由、行动的自由,叫做“太上禁其心,其次禁其言,其次禁其事”。而且法家是主张愚民政策,韩非子讲:“故明主之国,无书简之文,以法为教;无先王之语,以吏为师。”法家蔑视从古到今传下来的一切的文化,道德价值观,而且法家是无神论。

法家把君民关系定义为一种敌对的关系,所以想方设法把老百姓变得贫穷、变得弱小、变得愚昧、变得奸猾,所以法家奉行的是愚民政策,这一切作法其实很像后来的共产党。我在读史的时候,看到法家的这些做法,包括他们的理论,感觉到怪不得共产党如此喜欢法家,因为他们的思路何其相似乃尔,只不过共产党比法家更恶劣、更极端而已。

有人可能说,法家讲法律不是很好吗?法家所讲的法律不是我们现代意义上的法律,而是恶法。现代社会制定法律有一个原则,这个原则在各国都是写在宪法中的,制定宪法的原则应该说来自于信仰体系,或者说是一个道德体系。按照西方法学家的研究,西方的法律,它跟当时上帝在西奈山给摩西传十诫,那个十诫是有很大关系的。

十诫中的不可杀人,派生出了一套刑法体系;从不可奸淫,派生出了一套婚姻法的体系;不可贪恋他人财物,派生出一套财产法的体系。整个西方的法律体系,它其实来自上帝给摩西传十诫中,这是西方法学家的一个观点。

中国的法律,过去叫作做“春秋决狱”,就是按照儒家的经典,按照圣人在《春秋》中所订立的道德标准来审案子、来断案子。法律的最终目的是维持或者说维护社会的公平和正义。

法家制定法律,它的目的不是为了社会的公义,抵触公平和正义的法律,称之为恶法。按照现在的法学来讲恶法不是法。作为一个公民,一个有理性、有道德的人,不但没有义务去遵从恶法,而且应该去废除这样的法律。

在美国有一个人叫马丁‧路德‧金,他当时领导的民权运动导致了《种族隔离法》的废除。当时民权运动就是因为《种族隔离法》虽然是法律,但它是恶法,这些支持民权运动的人都以身试法,因为你不可能把所有的人全都关到监狱里去,如果大家都不去遵守这个法律,这法律自然就不存在了。当时的民权运动是一场非暴力、不合作的运动。就跟现在大陆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对共产党的一些恶法的抵制其实是非常相像的。

在先秦诸子中的法律,像商鞅定的法律是典型的恶法,比如说他订的告奸之法、连坐之法、鼓励杀人的法律都属于非常典型的恶法。商鞅在渭水边,亲自检阅囚徒,诛杀立威,一日杀七百多人,渭水尽赤,哭声遍野。

法家讲三个方面:一个叫法、一个叫术、一个叫做势。法是恶法,它的术是什么呢?术比法还恶劣,术就是阴谋,法家学说可以说是关于阴谋的学问。韩非子写了很多很多的书的都是千奇百怪的一些阴谋,很多人根本就难以想像的,在《史记》中偶尔也会记载韩非子所讲的关于阴谋方面的东西。

这个对于法和术呢,韩非子讲:法者,编著之图籍,设之于官府,而布之于百姓者也;术者,藏之于胸中,以偶众端而潜御群臣者也,故法莫如显,而术不欲见。

意思是说法律要公布出来,让大家知道,有这样的规定一、二、三、四;术呢是阴谋,阴谋只能藏在自己的心里,所以法明术暗、法显术藏。韩非子讲的这些阴谋,在中国随着一些典籍的记载也有所流传,但是这种阴谋在中国古代只是在个别的人,很小的范围之内使用的,不是现在共产党在电视宣传的那样,好像古人都是阴谋家,每天在琢磨害人。

法家的势是什么呢?势,就是君主的权威。君主一定要保证自己的权威,这种权威是由权力带来的,一种令人畏服的力量,就像老虎一样,只要有爪牙在,大家会害怕你,靠这样一种威慑力来保住君王的权力。

(旁白)法家强调三个方面,分别为法、术和势。它的法是恶法、术是阴谋、势是独裁。法家要君主以残酷和凶恶手段对待群臣和百姓,是相当邪恶的学说。韩非子作为法家的集大成者,被另一位法家代表人物李斯陷害,服毒而死。三年后,即公元前230年,韩国灭亡。又过了两年,秦灭赵国,赵王迁被俘,公子赵嘉前往代地立国。而就在赵迁被俘的第二年,发生了著名的荆轲刺秦事件。

荆轲刺秦这件事情家喻户晓,荆轲刺秦的主使者是燕国的太子姬丹,又叫太子丹。按照刺客列传的记载,太子丹小时候跟秦王同在赵国做人质,太子丹跟秦王赢政两个人玩得非常好,后来赢政回到秦国做秦王时,太子丹又到秦国去做人质。他以为秦王是老朋友会对他挺客气,没想到秦王对他并不客气,太子丹很生气,他偷偷地从秦国跑回燕国,然后就想找人去刺杀秦王。

太子丹在回燕国后,秦国的一个将军樊於期也跑到了燕国。樊於期是秦王非常痛恨的一个人,把他家里面所有的人全杀了,就是灭族。樊於期逃到燕国,太子丹就把他收留了。

太子丹的老师鞠武非常反对太子丹的作法,他说以秦国的强大和对燕国的怨恨之深,燕国就已经很危险了,现在你把秦王痛恨的樊於期收留在燕国,就像把一块肉摆在老虎必经的路上一样,会给燕国带来巨大的危险。现在燕国应该做两件事:第一件事把樊於期送到匈奴去避难,这样对燕国就没危险了;第二要求燕太子丹重新建立合纵联盟,联系齐国、楚国和三晋抵抗秦国。

太子丹说,老师啊,您提的这个想法,实施起来时间很长,都不会见到什么效果,我实在是等不及;而且樊将军穷困来投,我也不好意思把他推出门去。鞠武看见太子丹不可劝谏,就向太子丹推荐了一个人叫做田光。太子丹去请田光时,田光已经是一个老头子了,在《史记》中描述田光走路经常用两个字叫做偻行,就是驼著背走。

太子丹把田光请到他的宫殿里之后,就跟田光商量去刺杀秦王的事情。田光说,千里马在壮盛之年,一天可以跑一千里路,但是等到它老朽的时候,就是普通的马也跑得比它快。你听说我的名声,那些事情都是我在年轻的时候做的,我现在已经老了,做不了那些事情了。

他说我想看一看在你的身边有没有勇士可以做刺客。太子丹就把自己身边最喜欢的三个武士:一个叫夏扶,一个叫宋意,一个叫秦舞阳都叫出来让田光看。田光看完之后说这三个人都不行,夏扶是个血勇之人,怒则面赤,这个人一生气脸就红了;宋意是个脉勇之人,怒则面青,他一生气的话脸就青了;秦舞阳是个骨勇之人,怒而面白,一生气脸就白。

他说我认识一个人叫做荆轲,这个人是神勇之人,他生气的时候,你在他的脸上是看不出任何变化的,这个人才可以做刺客。

太子丹问田光,你能不能把荆轲介绍给我。田光说好。田光就离开太子丹上了车,上车之前,太子丹跟田光讲,我跟你商量的是国家大事,请千万不要随便跟别人讲,田光说没问题。

田光把荆轲叫到他住的地方,把这件事情跟荆轲讲了,问荆轲可不可以去见一下太子,荆轲就答应了。,

田光在荆轲临行前跟荆轲讲,我跟你说这件事之前,太子丹曾经跟我说,这是国家大事不能随便跟别人讲。像我这样一个老头子了,还被别人怀疑怕不能保守秘密,实在是个耻辱,于是田光当着荆轲的面自尽了。(待续)#

(《笑谈风云》是新唐人制作的视频版中国通史,目前已出版《东周列国》、《秦皇汉武》和《隋唐盛世》三部。第四部《两宋繁华》将于2018年年底出品,第五部《大明王朝》2019年面世。点播节目视频和音频,请访问《笑谈风云》官方网站 https://xtfy.ntdtv.com )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