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美2020国防授权法 暗制中共 明挺台湾?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2月24日讯】【热点互动】美2020国防授权法 暗制中共 明挺台湾?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12月23日,星期一。上周五(12/20),川普总统签署了《2020年度国防授权法》。这个法案中提到中国200多次,而且还包括了多项美台安全合作的条款。特别提到了要对台湾选举中共是否干预提交报告。另一方面,台湾总统大选进入倒计时,中共的红媒渗透和舆论影响成为大选的焦点议题之一。那么这一次的法案多处提及中共,释放了什么样的信息?而法案首度关注台湾的选举又说明了什么?

今晚我们请来两位嘉宾一起来谈一谈这个最新的热点事件。两位都在现场,一位是政论家陈破空先生,还有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二位好。

杰森:你好,观众好。

陈破空:主持人好,各位观众好。

主持人:好,谢谢二位。好的,那节目中间我们也欢迎观众朋友跟我们互动,那我们现在互动主要是通过文字,您可以发手机简讯,或者在youtube上观看我们的直播,和我们文字互动。那好,那杰森博士想先您来谈一谈这个法案的总的这样一个内容,因为法案中提到中国说200多次,而且不但提到很多台湾,还有什么中共在北极、太平洋地区对美国构成威胁,包括中共在香港的迫害人权的状况,甚至还包括制裁大陆企业,总的跟我们谈谈这个和中国相关的部分,另外您觉的这发出什么样的讯息?

杰森:对,其实整体来说的话,这个法案其实每年会出一个,每次都很多,大概数以几千个章节。

主持人:几百页吗?

杰森:大概有一千多页,就是说每年它(法案)都是,几乎是就是这是美国让我非常佩服的地方,就是说他(川普)虽然批了预算,但是基本上把预算的每一笔钱要花到,怎么花,它都给你详详细细的把你的。

主持人:美国人做事是这样的。

杰森:工作要做的事情全部认真的列出来,整个这个法案其实就是一个非常细致的工作清单。那么针对中国的部分的话,你要总结起来大概分了四个地方,就是涉及大面的涉及到中国。一个就是说谈到,大概在1,200多章的地方的话,提到1,230多章地方提到,要针对俄国和中国在北极的军事行动提交一个报告。然后再一个就是在1260章的,这是很大的一个章,很多子章,这个是专门谈到要针对中国的军事和安全这个相关的问题,要有一个一系列的报告。

其中在这个里头,谈及了,就接着还谈及了中国的北极的一系列相关的技术投入,或者是投资。谈到了香港问题,谈到了台湾的网络安全问题,谈到了美台的关系法的问题,也谈到了一些比如说美国和台湾进一步军事合作的问题等等都在这个部分包括。那么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一个副章节,中间就是有关相关于中国的事宜里头,也谈到,在这个里头谈到了就是说有关中国,中共,它不是叫中国,它(国防授权法)特意提到是中共在美扩展它(中共)的影响力的问题,在这个地方我们就可以讲孔子学院啦,或者是各种各样的这种⋯⋯。

主持人:企业是吗?

杰森:企业,很可能包括这种比如说社团等等这样子,就是说要提交报告,要美国政府会跟踪。那么下一个就是有关新疆的人权问题,再一个就是非常关键的,是针对台湾大选有一个非常详细的章节。就是说台湾1月11日大选之后的45天之内,必须提交一个报告,包括主要是两方面,第一衡量是不是中共在干扰台湾大选。如果有的话,美国你做了什么样的措施来防止这个事情?所以说这个法案这一条就要求美国要做两件事,全程监控台湾大选是否有中共介入。如果有,会立刻介入,这个至少是一个非常明晰的概念。

那么最后一条又谈到了,就是说进一步衡量中共对于美国科技企业的投资的问题。所以说你可以看到就是说,几乎我们历史上谈到的,就是中共过去关注,就是美国过去关注中共的事,和此时此刻最新的“香港问题”、“新疆问题”、“台湾大选”问题,这个报告里头全部都含括了。

法案首度关注中共干预台湾大选 释放什么信号?

主持人:嗯,是。所以您提到这个台湾方面,我想问一下破空先生,因为确实这个法案的跟台湾相关的法案引起了非常大的关注,特别是它好像是第一次在国防法案中提到台湾的选举,而且像刚才杰森博士介绍的,它不但是说规定时间,45天之内,而且不但说要评估中共的干预影响,而且还要说你美国做了什么。您怎么解读有关这个台湾选举,特别提出这一部分?

陈破空:这个2020年财政法案(NDAA Act 2020)已经在,应该是在12月20日签署,川普总统已经签署了,而签署的当天是川普跟中国所谓的国家主席习近平通了电话,那么这个意义很重大。这个习近平还说是有多少条说是要求美国,它们(中共)发明了新名词叫‘消极言论’,说涉及中国的消极言行不满。现在是跟其它的语言有所区隔,以表示消极,不是积极。但是提到干涉内政,这个话就非常勉强了,说干涉中国内政,因为是美国按照自己的评估,说自己要做什么事,没有说你要做什么。

你(中共)要爱做什么,你做什么,你做坏事,你造成的后果,美国会采取美国的措施,你(中共)要是做好事,美国会有另外一个对待。是美国要各个部门要做什么,所以就新疆,就香港,就西藏,就台湾都涉及到。那关于台湾这部分,最重要的就是关于大选,那刚才杰森已经介绍了这个用词,就是要求行政当局在大选结束后45天之内,提交报告。时间上确定了,很紧迫。第二然后说是中共对台湾的大选的渗透、干预、破坏达到什么程度?有哪些方式、手段?

再一点,就是美国行政当局对此采取了什么措施?做出了什么样的努力?那么这里有两个含意了,一个是美国必须密切的注视这场大选,去看中共有什么动作,动用所有的美国情报机关,可以说开通所有的天眼来观察中共的动作,绝不能像2018年九合一大选那样,台湾和美国都是防不胜防,甚至没有设防。再一个,就说美国要做出努力,也就是说美国要介入了,要跟台湾通力合作,在网络安全,在情报,在各方面的手段上,媒体的手段进行通力的合作,以看到美国行政单位尽了努力,国会要监督,美国政府努力去阻止了中共对台湾民主大选的干预。

再一点就暗示了,为什么提到45天,而且要提交这个报告,那报告干什么呢?如果说这个报告提交出来,中共的确进行了大规模的渗透、干预、破坏,而美国做了多大的努力,最后发现中共怎么,怎么样?就是说假设有一个前提,如果说我们2018年的大选,2018年九合一大选,很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是被中共颠覆的。通过大量的网军,大量的收买,大量的金钱,大量的间谍战,至少假新闻,有可能颠覆了,特别是造成韩国瑜现象。那如果这一次,1月份这次事关台湾的总统大选,或国会大选,如果被中共类似于2018年九合一大选的手段所颠覆的话,暗示美国可以不予承认。这就是为什么45天内提出来。

主持人:您的意思是不承认台湾大选的结果?

陈破空:不承认台湾大选的结果,如果为中共所颠覆的话,没有体现台湾真正的民意,台湾真正的本土的情况,而是被一个重要的外力因素所干预,所颠覆,导致了这么个选举的结果的话,有可能美国可以不承认。因为上次除了中共的颠覆以外,还有一个怪现象,就中央选举委员会,管选举的人,把这个边投票边开票,在台湾引起了广泛的议论,说这个很不正常,说没有见过这个情景,中共在台湾是到处埋桩、布点。那么这会不会在中选会员布桩、布点?都有可能,所以说美国一旦侦察到所谓的不正常的状况,导致了不正常的选举结果的话,那有可能就是说不予承认,美国宣布不予承认这个大选,那这个如果是被中共扶上台的人,美国可以拒绝,我认为这个是一个非常重大的意义。

主持人:杰森你怎么看国防法案首次关注这个台湾大选,特别是它提到说,美国做了什么,也要在这个报告中反应。那美国有可能做什么来帮助台湾抵御渗透,或者是影响呢?

杰森:对,事实上这个法案的话,它是有关台湾部分是散落在不同的章节,刚才我说了1260条里头,有好几个包括台湾的。一个是跟台湾就是帮助台湾加强网络安全,再一个就是进一步加强。

主持人:国防合作。

杰森:国防合作,还有一个就是国会明确的,有一个章节特别是国会明确的表达了,进一步国会对于香港法案,就香港关系法的一个态度。就说呢,这些部分的话呢,你可以感觉到就是说呢是一个整体的一个底蕴。就是明确的就是非常明确的,把台湾就是说呢对于美国的重要性,摆在了一个非常高的位置上。那么当然就是特殊性、特殊那一条嘛是今年正好是⋯⋯

主持人:选举。

杰森:台湾的选举年。所以说呢,加上了刚才的五千多条的这个条目是这样,针对台湾大选要帮着台湾,不要被中共影响。但是呢前面的几条也是非常关键的,关键在于就说呢,这不是大选这一个事情。就是换句话说呢,大选这个事情上,在此时此刻,在离这个大选就是还有半个月的时间,那么呢美国把这个法案通过了。事实上就是给共发出了一个非常明晰的信息,就是说呢,你(中共)做的任何手脚我都在看。而且呢我会针对你这个手脚,发出相应的行动,这个呢事实上是一个巨大的威摄力。但于此同时的话呢,刚才我谈到了就说呢,整体的跟台湾就是做网络安全的这种全面合作,提升台湾的网络安全的能力和提高军事合作,明晰了就是说呢要军舰要长期的在台湾海峡来回的巡游。各方面来看的话呢,你可以清楚的看到美方对于台湾的态度,已经非常明确的升级到了一个这样的伙伴的一个关系。

主持人:嗯。

杰森:而且是在明晰的保护台湾,就是说以前的话呢他们顾忌中共的感情会非常多,对于台湾的话呢总是掩著盖着,没有像这次这么明确的把台湾提升到一个战略合作伙伴,甚至是一个要保护的一个小兄弟的这样一个级别。

中共仍是台湾大选变数 台湾不可掉以轻心

主持人:嗯。对,其实提到台湾这个大选,我还是想问一下陈破空先生,因为刚才您提到说,如果是选举的结果被干预的足够严重,美方可能会真的是采取一些什么样的反映。但是在您看来因为就是,现在台湾方面也确实对于中共渗透和舆论影响,来做很多的对抗、努力。那您觉的这方面的影响和渗透,倒底有多严重?有没有可能因为之前您也说过,这个可能甚至成为大选的一个变数?

陈破空:对,这个现在就从台湾内部情况来看呢,就说已经没有悬念,各项民调都显示在总统选举方面,民进党现任总统蔡英文是稳定领先,而且是大幅度领先。那么在党派方面呢,由于国民党表现不振,那么民进党也极可能继续保持国会过半,所以这两个指标都很明确。要从台湾内部来看,如果台湾是个正常国家,是一个正常的民主国家没有外力干涉的情况下,从内部来看,大选的结果就已经定了。基本上民主国家在一个月前或几十天前民调结果,最后大选结果就差不多。

主持人:嗯。

陈破空:但是台湾存在了一个重大的变数,是在外部就是中共。中共对台湾大选的干预越来越严重,就是它渗透、干预、破坏。它的干预手段很多,除了这个网军、网络这些以外,还有这个媒体的渗透,而且它会大量的砸钱,大撒币。它既然敢一带一路都敢砸钱,血本无归都敢砸,台湾大选它更敢砸钱,而且中共是垄断了中国全部支援,它想砸多少砸多少。所以说台湾相对于是中共在暗处,台湾在明处,台湾是一个民主国家,一切都是自由的、公开的信息。而中共在暗处进行活动,你又不知道它要干什么,所以它这里面还有大量的地下党员、还有大量的这些特工、线民,这些都会活动起来。所以绝对不可低估中共对台湾大选的这种渗透、干预和破坏,这种影响力和破坏力度能达到什么程度,再加上在中国内部,作为现在这个习近平当局已经遭遇了三大挫败,它可能经不起第四大挫败。

就在新疆,它失败了。这个搞集中营,结果我说这个民主成功的实现了一个突围,就舆论突围和国际突围,把集中营的这个重大的这个惨案和丑闻公布于国际社会。所以国际社会采取了有利的缓解措施,在美国的领导下,说中共被迫宣布集中营说是学员解散,就暗示集中营失败了、关闭了。那么在香港也遭遇了失败,香港人民三大胜利,中共是三大失败。恶法撤回了,香港人民区议会选举大胜了,赢得了美国的《香港民主人权法案》香港保护,香港民众取得了三大战役的胜利,中共吃了三大败仗。再一个就是它的经济是大滑坡,可以说已经败了败局已定,中国的经济三十年的荣景不在,而三十年的衰落就在前头。在这样的情况下,台湾是下面一步棋,基本从目前情况看来中共在台湾上也会败,从年初说的一国两制代替所谓九二共识就已经败了。然后但是中共不甘心失败,况且现在强硬派、极左派主政有一个性格特点,就是越是失败越要硬来。越是这个各方面失败越想捞取一个胜局,想在党内稳定权力和稳定在党内巩固权力,或者是成为权力斗争的赢家。越是叫对外去找事,所以在台湾可能不会轻易放手,所以中共不会轻易放手说,现在中共已经选边站,就是它会选择那种亲共、亲中的候选人和政党,很明确了。

主持人:嗯。

陈破空:它态度很明确,比以往都更明确。而台湾那些布局的那些在野党的候选人和这个总统那些政党的、立法会候选人也很明确,那美国现在也表明了态度也明确了。美国也选边站了,美国选边站就是反共抗中的政党和候选人,是美国的选边站,所以美国已经亮牌了。就你中共选边站,我美国也选边站,所以台湾面临两大外部因素,就说美国这个因素绝对不会像前届这么闲着,只是观察而且要有利的这个进入台湾这个大选,阻挡中共对台湾的干预。如果中共要干预的话,它是个负面的干预,那美国会做个积极的干预,就是阻止中共的干预。这种干预的话就是对中共干预的一个抵销,让台湾民主社会还原于民主社会,让台湾的民意真正的得到体现。得到一个正常的、健康的一个就说台湾民众所接受的一个结果。

主持人:是。我看有分析说美国这种支持或者说是影响也好,其实是台湾人民欢迎的。对,杰森博士您怎么看?就说有关中共对于台湾渗透倒底有可能有多严重?因为我们看到近期因为王力强事件,这种间谍出逃。

杰森:对,

主持人:确实也对中共对于台湾的布局,做了一个非常大的一个沉重的打击,另外呢台湾方面也是要推出什么反渗透法等等,这方面的力量消长,您怎么看?

杰森:其实真的是就说呢,天象的变化非常明显的是倾向于台湾民主就是维持抵抗中共介入这样一个派系。你刚刚谈了,王立强的任务是整个影响这次大选,结果他就整个反水(叛变)了。反水了,他的老板(向心)直接投奔了台湾。

主持人:您觉的他(向心)投奔台湾。

杰森:对,他主动要求留在台湾,就是说呢那换句话说,因为事实上中共建立⋯⋯,你就看到他(王立强)老板向心他背后经济的支持,那可不是一天能支持起来的。它(中共)这个损失对它来说的话,短期在几个月想弥补这样大的损失,这样是非常非常难的,就是对中共是巨大的打击。那么另外的话呢,就说中共在这个新疆和这个香港的表演,包括在过去几十年,就是对于各个人权,包括法轮功学员的那种迫害,台湾都看在眼里。特别是最近香港这种激烈的抗争,给台湾一个非常清楚的一个概念,就是无选择。这就是为什么整个蔡英文总统她这个选情,从前期到最近短短的几个月里头,这种巨大的逆转、民意的这种转变。各方面来看就是说就是像潮水一样,中共往上往台湾扑的那个潮水,现在根本扑不上去了,在落潮整个在败落。当然也不能小视中共的力量,因为毕竟旺旺集团它有这个巨大的一个媒体的一个红媒这样的一个体系。

主持人:而且在网络上,据说很多网红。

杰森:对,你不要怪,这个王立强他也谈到了他自己如何收买企业,然后这个企业整个就变成了一个IT(Information Technology)企业,竟变成了帮着他在台湾运作的一个机构。但是就说本身来说的话呢,我们不管怎么说,就是中共在这努力的过程中,确实起了一个副作用。就是说中共不做事还好,中共只要一做事就是丑事、蠢事。上一次蔡英文总统当选据说,它(中共)那个折磨十六岁的韩星,就是那个台湾籍的那个韩国明星。

主持人:那个⋯⋯周子瑜。

杰森:周子瑜。对于这个蔡英文当总统起了非常大的作用。那么这一次的话呢,它(中共)从一开始,从今年六月份就开始鼓动香港的运动,激励这个台湾人选择又是一个选择。

主持人:一个选择,对。

杰森:所以你可以感觉到就说呢,中共的话呢每次做事都是丑事、蠢事。换句话说如果中共啥都不做,你比如说从去年开始到现在啥都不做,也许蔡英文的选情不会这么明朗、乐观。

但是刚刚我刚刚也提到了一个反渗透法这个概念。其实这个法案本身也就说明了,台湾其实内部的这个问题还是很复杂的。它本来是想出一个代理人法,就是换句话说就是这种⋯⋯

主持人:像美国一样的…

杰森:像美国一样,也就是明确的让给任何外部组织,就是出力的人,你都得给自己注册。但是呢被台湾相应的这个模糊视力,拼命的阻挡,这个法案怎么样怎么样⋯⋯

主持人:所以这个反渗透法,其实是个简略的版本?

杰森:反渗透法其实是一个非常非常缩减,就是叫water down,就是稀释了一个非常严重的一个法案,就这个也是阻挡的非常厉害。其实这个法案就是出台了,人家说意义也不是特别大,原因是它几乎没有一个明确的可以预防的,就是它最多就是大家比如说了,有人就说王立强爆出来所有的事情,现在的反渗透法都无法干预。只有它这个法只有说是你已经开始现行犯罪了才开始制裁。只用事后补救的这样一股作用。你就可以看到,台湾政坛两派的斗争其实还是满激烈的,所以很多时候,破空也说,不容乐观,虽然大面上中共做足了蠢事,把整个选票权都推给了蔡英文,但是台湾内部很多人不争气,内部的政治势力会不会相应的有什么做法,特别最近有人说会不会暗杀事件等等,莫名其妙的噱头来把这个事情搞的一团浑水,这个也未可知,所以整体这个事情値得大家关注。

美国对台湾由隐晦支持改为明白力挺

主持人:对,所以美国好像也是看到这次大选这种紧急性。我想问一下破空,我们看到刚才杰森博士提到整个法案对于台湾的力挺不是一方面的,还包括国防,包括《台湾关系法》,所以外界就认为这个标志就说美国真的不再像过去那样的隐晦去支持台湾,明著高调力挺,您觉的这是不是算是一个美国对于台湾这种关系的一个转折点,或者是一个明显的变动?

陈破空:对,其实前一段时间还有个新闻,大概106位的国会议员,民主党和共和党都有,就是发信实质性的改善。

主持人:好像160多位啊?

陈破空:实质性的重建美国跟台湾的关系,实际上连德国都有人联署说跟台湾建交,逐渐连台湾建交的呼声都出来了。

主持人:对不起,我澄清一下,美国这一百多位国会议员是说要跟台湾建立贸易关系,签署贸易法案。

陈破空:自由贸易法案,很多议员也提到了建交的可能性,包括在德国,欧洲国家,就是建立签署《自由贸易协议》(FTA)跟台湾,把台湾当成一个真正的国家级别来待遇,建立一个自由贸易体。

现在这个法案中,除了刚才我们提到了关于台湾大选部分以外,关于军事方面有很多琢磨,比如说它提到美国要加强跟台湾实质性的军事关系,一个是保障军购,保障两岸军力平衡,同时要军事演习。这个军事演习现在虽然强调是救援和医疗,或者是人道救灾这个方面,但是可以肯定的说,这个部分会越来越军事化,它不仅仅限于一般的人道救援。另外这个报告还提了,美国必须军舰常态性的通过台湾海峡,以表征在这个地区航行自由的确保,并且要鼓励盟国的军舰也尝试性的通过台湾海峡。所以这样的话,就是美台军事会进一步的提高,就在军事上完全防范中共,不要给中共一种蠢动的打算,以为自己有机可趁,以为自己可以说了算。

最近中共有一个所谓的退休的一个将领,在最近的一个《环球时报》年会上发言,实际上已经透露了中共的战略,表面上是他个人的意见,说“分分钟”可以拿下澎湖,实际上反映了中共内部放风,对台湾的另一种威胁,这种威胁的意思就是说,如果台湾民意对中共不利,或者大选对中共不利,中共可能采取一个动作去夺下澎湖,来震慑台湾。为什么是澎湖呢?因为台澎金马,金门和马祖靠近中国大陆,澎湖是靠近台湾,就在台湾嘉义外面。他的意思震慑台湾,近距离震慑台湾,但是我可以说,真正懂行的人,还有包括我这样的评论人士,欢迎巴不得它(中共)去打澎湖,打了澎湖就是瓮中抓鳖,美国可以拦腰截断它的后援,台湾在前面进攻,把中共部队给拦腰吃掉,这是毫无疑问的,台湾和美国合作完全有这个能力。

所以这个人出的这张是傻棋,应该是传达了中共高层和军方高层某种意思,在震慑台湾的意思。他在《环球时报》提出军舰过中线,军机过中线,什么战机飞越台湾上空,甚至低空飞越台湾总统府那里⋯⋯。所有这些如果中共做的出来的话,我相信恐怕会遭到美国方面的武力拦截,除了台湾军队可以武力拦截以外,美国也可以。比如说你真要搞所谓低空飞越总统府上空,那这是对中华民国主权,对台湾民主体的直接的冒犯和打压,也就是说进入一个准军事状态,我认为美国会军事,美国和台湾根据军事同盟这方面的协议,是完全可以采取反制行动的。

美建太空军 应对中共威胁

主持人:其实说到美国军事这方面,我觉的它好像跟中共在军事方面这种较量已经开始了。这次国防这个法案中,杰森博士,很重要的内容是美国要建立一个新的军种,太空军,所以外界说这又是针对中共的潜在威胁,我不知道您怎么看呢?

杰森:实际上是这样子,能在太空有攻击力,有出入的力量,全世界板着手指头就可以数出来,就是中国、俄国或者美国还有其它个别几个国家。特别是大概2007年的时候,中共它们当时用自己的一个导弹打下了自己当时报废的一颗卫星,通讯卫星,以此来展现它有这样子的军事能力可以打击空中现在飞行的各种各样的卫星。这事实上就是说,这是12年前的事,当时是小布希做总统,当时当然各个方面,包括美国、日本、澳大利亚都表示出这个做法是非常不对的,但是整个西方社会几乎是不动的,那个时候中共是在攻,整体来说对中共一迷信像著了迷一样,着迷那个市场,没有任何的行动。但事实上你过后想一想,这是非常可怕的一个事情,为什么呢?目前美国全球布军,但是它的全球布军的最关键的部分是卫星通讯。

比如很多电影展现出来就是它要攻击某一个目标,包括恐怖份子的时候,事实上飞行员他并不是真正在那看投不投,所有的讯息都是通过卫星到美国的,比如五角大楼或者其它的一些总部,在那现场看,然后给出指令,甚至按钮都是这边人发的,所以从监控,从武装通讯,从部队的运输的卫星定位,美国几乎全方位的依靠于整个卫星系统。如果这个卫星系统完全没有防护,在这样的情况下,打掉卫星系统,美国全球布局就从强势变成了弱势,就变成可以各个击破的一个环节了,从这个角度来说的话,一方面中共明确的展现出它有这样的军事实力,另一方面,中共的全球扩张的野心,通过各方面已经展现的非常明显了。

这次的法案中美国常用的一个叫作like-minded,很多事情它(美国)都说要跟我们相法一致的国家共同配合做这个事情,而且特别是针对中共的章节里头用的这个词。换句话说,它非常明确,中共不是个,跟美国完全不是志同道合的一个国家,甚至是一个违背美国基本价值观的国家。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已经停止了对中国做梦的事情,知道自己最薄弱的环节是中共可以打击的对象,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就开始,去年就谈到了太空圈的问题。这次法案正式建立,当然建立的初级还是归属于先由空军来先主管,而且初期投资也比较少,几千万,但是此时此刻这个法案确立之时,比如说是12月份,就是此军建立之日,在这之后的话,大概未来的三、四年的时间,它要成立一个独立军种‘第六大军种’,未来它就参与了保护,甚至是阻挡各种对于美国在外太空的资源的防护作用。你可以感觉到,这个事实上是中共逼着美国在这方面建军的。

主持人:破空先生您怎么看美国建立这个《太空部队》的举动,另外中共的反应是,谴责美国说威胁太空的和平与安全,您怎么看?

陈破空:中共说这个话是一个最大的笑话。首先中共自己就偷偷摸摸的,不断的加紧在太空搞很多活动,看美、中、俄三国太空计划的管理部门,美国航天飞机或者是很多卫星,它是有一个航天总署在管,是个民用机构,俄国其实也是民用机构,叫俄国的国家什么航天总公司(科罗廖夫能源火箭航天集团),但只有中国直接置于军方之下,中共直接置于国防部和解放军之下,所有的卫星发射,飞船什么神州号,什么嫦娥,还有卫星其它东西,全都是在军方控制之下,都是军方的什么总部在操纵。所以从这点就可以看出中共一开始盯上太空就是军事化,并不是说美国和俄国开发很早是民用的,民用的登月航天飞行,现在美国建立太空军已经在中共之后了,所以是一个反制,没错杰森讲是一个反制。另外当中共说美国建立太空军是威胁外太空的和平与安全的时候,中共本身就在威胁和平与安全,包括它击落小布希时代,它用自己的导弹击落一个废旧的卫星,没有知会周边的国家或国际社会,这不是一个合乎国际规范的作法。美国的话要有这样一个动作,要知会周边的国家或国际社会,告诉它我们要处理一个卫星;美国当然没有这么做。

中共那个作法为什么当时给小布希政府非常的震憾和大吃一惊,就在于如果它(中共)一有偏差的话,打到了其它国家的目标,可能引发太空大战。所以中共当时非常的草率,而且非常鲁莽,而且当时中共总书记军委主席胡锦涛被架空,当军方采取这样个动作就是由江泽民的哼哈二将徐才厚、郭伯雄这些人采取这个动作的时候,胡锦涛不知情。所以美国的国防部长访问的时候告诉了胡锦涛。

主持人:对!我还记的。

陈破空:美国的情报机构还侦察到胡锦涛根本是大吃一惊,根本不知情。所以说就可以看到中共军方的失控有多么的危险,所以后来美国是多次国防部长亲自告诉胡锦涛发生了什么事情。甚至每一次美国的国防部长或者是领导去访问的时候,中共的军方就采取歼二O又要上天啦,歼二一又上天啦,什么野星今天就要在成都试飞啦,然后这个胡锦涛转身问空军司令马晓天说,真的是这样吗?还露出惊讶的表情。所以说美国判断中共连军方都是失控的,这样的情况下,美国现在建的“太空军”也是当务之急。而且当年美苏打星球大战还只是一个计划,今天的星球大战就进入到了实施阶段。所以当中共说美国是危害太平洋安全的话,为什么是天大笑话?因为一战、二战、冷战之后整个国际秩序是靠美国在维持。49个国家要求美国驻军,或者是防卫的条约保护。那美国发展军力有它的正当的理由,因为它的军力不止是保卫美国,它是保卫整个世界的安全,是整个全球的要求。绝大多数的国家承认的。重大的国际机构都是美国建立的,联合国也好;世界贸易组织也好;世界银行也好;重大的世界卫生组织也好,都是美国牵头建立的。所以美国有这样的义务在兼,所以它的军力它是全球部署的军力。今年的国防预算,它的军力再一步增加,增加到7830亿。比去年更有所增加,就因为“太空军”的建立,而主要针对中共。

而中共它们的舆论说既然为什么不参加军控谈判,说自己的核武器、核武库还赶不上美国,军力还赶不上美国。你有什么理由去赶上美国?全世界都不要你,没有一个国家要中国去驻军,没有一个国家要跟中国进行军事合作。就连北朝鲜也不要,朝鲜战争一结束,北朝鲜就赶着它(中共)走,不要留下一兵一卒。所以毛泽东非常的尴尬,想跟美国对着都留驻军,但是北朝鲜不要。而金日成随后清洗牌已安排,而且采取的是防华政策。就防范中国,中国才是它潜在的最大敌人。所以北朝鲜都不要的军力,你发展军力干什么?它就只有二个用途。第一,对内镇压人民。就跟89年天安门六四大屠杀一样,二十万的正规军对手无寸铁的北京市民、学生展开屠杀。这就是它的本事,打自己的人是它的本事。第二个用途是对外扩张,对外威胁在南海、台海、东海所展现的这个态势一样。所以美国太空军我在六年前写了一本书《假如中美开战》,讲中美开战最后一章就是提到太空储军的可能性。而且说了美国这个太空优势,应该是凭高视下,势如破竹,而且说太空优势可以大到什么程度呢?可以瓦解中共的互联网。到了必要的时候中共的互联网封锁,可以一举瓦解无效,让中国人民一夕之间得到所有真实讯息。然后美国再闪击北京,然后上下呼应,天上地下一合作,大功告成。

主持人:就像是马斯克做的这种卫星网(星链计划Starlink)。

陈破空:当时我还说中国人民一定会大开城门。

主持人:是,其实我觉的这个中美军事对抗,好像真的拉开了帷幕。这个杰森博士我想你也注意到了最近美国有个消息,明确要求中共加入到这个军备控制的对话中来,核武的对话中来?

杰森:对,是有这样子。最近《华尔街日报》有这样子的报导,就是说美国明确的说进一步的核武器的谈判应该中方、美方、俄国三方共同讨论。但是在这之前中共已经反复说了它没有兴趣,它压根就没有兴趣去跟这个俄国、美国去讨论。

主持人:但是它可能由不得它,如果美国真的主动发出这样的姿态?

杰森:其实今年上半年美方退出美俄之间的《中程飞弹条约》(INF)。当然俄国说俄国有点不按规律行事是有一个理由。但核心的理由是川普认为不把中共在这个协议控制之内,它们两国美俄之间不发展中程导弹,中国拚命的发展。对于这个川普认为觉的这个是太愚蠢的作法。

主持人:我记的当时普京的反应是蛮高兴的,好像大家都知道美国它为什么退出,所以他(普京)不认为这个是针对俄国。

杰森:其实就是说这一次的话,中方说的理由就是说我们现在才三百多颗核导弹。就是说跟你们的数量差的很远。其实地球只有一个,三百颗,就是美国有三百颗,俄国有三百颗,中国有三百颗,就把地球都毁了。就是所以说整个来说,我们一定要每个国家足够毁掉地球6次、7次、8次,才能算开始谈判。本身来说的话一个真正和平的世界的话,大家是不是都应该把这个数量减少到一个不足以对人类执行毁灭性威胁的状态。

主持人:但是中共那方面是不是也是因为它的野心,不仅仅是因为武器的数量的问题。

杰森:当然了,这个就是说它(中共)总是觉的它习惯于规矩是给别人订的,特别是国际规矩是给别人订的。而且它总喜欢多边关系,它特别不喜欢这种单边的双边的关系,或者是很小范围的针对它(中共)的这种协议。就是说它为什么老是特别喜欢联合国,特别喜欢世界贸易组织,世界银行就是这种。它就因为它能混水摸鱼,特别是能花点小钱就能积攒一大批,就用那些来搞选票。所有的这个协议就是特别是世贸协议。整个从订之初,针对它(条款)之后十几年,仍然不履行,有各种各样的理由。那么这一次的话,如果说中、美、俄三方,可能这个协议就是直接就是针对这三个国家去提的,那你逃根本就逃不出,你拉谁啊?你如果想有些地方想违约,这三国你拉谁给你这个投支持票?都非常难。所以说对它这种一旦进入这种单边的,或者说是非常少的这种多边的协议,中共就特别的不高兴。因为它觉的这个时候,它就非常难做成就是说这种混水摸鱼这种事情。

蓬佩奥称中国人民拒绝中共  质疑中共合法性?

主持人:对,其实我觉的破空先生就是美国现在它不但是一种反击,它好像真的是在主动的出击。包括这次主动要求中共加入军备控制的谈判,那这两天蓬佩奥(美国国务卿)也是在采访中发出一个很重要的信息,很多人都注意到,就是他前两天接受《华盛顿时报》的采访,他说中国人民拒绝中国共产党的统治,中国人民想要的是自由过自己的生活。这个几乎就是质疑中共的合法性?我不知道您怎么看?

陈破空:这个有两点,就跟那个贸易战一样。中共在贸易上或经济上不遵守国际规则制造了很多问题,美国要强制要和它谈,中共是不想谈判。但是美国要它谈判,不谈判或是谈不拢美国就和它打关税战、贸易战。军事上军控设备各方都要加入都要控制。不能说别人有军控协议,你就可以放手发展。所以这个现在川普越来越强力要求中共参加谈判,不参加谈判怎么办?那按中国的话是‘欠揍、欠打’,那就是恐怕是要采取行动了。

再有一个,蓬佩奥这一次可以说是所有美国政治家表现的最明确的一次。就直指中共,不仅指中共,多次指中共不等于中国,中共不等于中国人民。现在他明确的说中国人民不要中国共产党的统治,中国人民要的是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度,要在一个自由的社会过一个理想的生活。但是中共束缚了他们,捆绑了他们的一生。然后他(蓬佩奥)还提到这个中共透过所谓社会信用体系,透过所谓的监控强制中国人民接受这一套。他完全不仅把中共和中国人民分开了,而且认为中国人民根本不是中共表面力量控制互联网新闻封锁,然后控制的制造的假象,好像中国人民在支持中共的政权。

中国人不支持中共政权,所以王毅后来就发言,几乎在祈求美国。说美国现在不仅是限制中国的贸易,限制中国的科技发展,针对华为的禁令。说还对涉及中国的事务进行攻击和抺黑。希望美国调整对华认识,从新认识中国说现在四十周年很重要。什么调整认知?人家就是认知到了你(中共)才这么说的。你(中共)要调整你自己,你自己思维模式和行为模式。调整你自己的认知,自己的反思,这才是正道。

主持人:是,美国政府如果是这样一种认识。杰森博士你觉的它(美国)会怎样决定它接下来的行为?

杰森:我觉的其实特别是最近这一段时间,就是美国。。。川普没有明说。但是我跟你反复说了,川普手下的人是特听川普的话的,如果川普不答应他们是不会这么说的。就是麦克・彭斯(副总统)特别提到中共和中国的区分,麦克・·彭斯这个讲话中也反复用中共这个词,包括这次刚才我们说了,对于美国的影响力。他特别没有用“中国人”、“中国”,用的是“中共”的影响力。所以从这一点来说,这种精准打击是中共最害怕的,中共老是躲在中国人民之后,中国中华民族之后。

主持人:伤害十三亿人民的感情。

杰森:对,它(共产党)总是这样用老百姓当挡箭牌,好像它就是。美国这次精准打击让它赤裸在全世界之下,对它确实是巨大的威胁,让它几乎是手足无措。

主持人:是,而且之后的动作是针对中共。

陈破空:插一句话蓬佩奥是中央情报局长出身,他还说出中国人民不要中共,他是有他的情报来源。

主持人:事实依据。好的,非常感谢二位今天精彩点评。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我们还是下次节目,再见!

#热点互动 每周三集 欢迎订阅视频 => bit.ly/rdhdSUB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