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之四:人生贵相知 何必金与钱

大纪元文化小组

公元756年,李白在越中游历时,写下了《赠友人》三首诗,其中第二首的最后两联是:“廉夫唯重义,骏马不劳鞭。人生贵相知,何必金与钱?”这四句诗近似格言,是李白价值观、友情观的生动写照。

诗仙也是剑侠。李白骑骏马,挎宝剑,揣匕首,广交朋友,抱打不平,赢得了各地豪侠和天下文人的敬重。崔宗之这样描述他的风采:“袖有匕首剑,怀中茂陵书。双眸光照人,词赋凌子虚。酌酒弦素琴,霜气正凝洁。”(《赠李十二白》)

学剑来山东

李白经常在诗中歌颂古代的侠士,向往他们的剑术和风范,而且他非常推崇著名侠义人物为国担当、不贪爵禄的气节。比如,在《古风》第十首里,他称赞鲁仲连“却秦振英声,后世仰末照”,并说“吾亦澹荡人,拂衣可同调”,表示自己也有相同的襟怀。

李白十五岁时拜左邻击剑老人学剑,二十岁常骑马佩剑出入于通都大邑。他移居东鲁汶阳(今山东泗水李白庄)后,在那里学剑三年。相传李白曾师从唐朝第一剑术大师裴旻,并获得他的称赞。

因此,李白的诗中经常闪动着剑光:“高冠佩雄剑,长揖韩荆州。”“腰间延陵剑,玉带明珠袍。”“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倚剑登高台,悠悠送春目。”“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李白不仅精于剑术,也很会射箭。他在幽州打猎时,曾“一射两虎穿”,“转背落双鸢”(《赠宣城宇文太守兼呈崔侍御》)。

在漫游途中,李白经常路见不平,为民除害。魏颢在《李翰林集序》中写他“少任侠,手刃数人”。《结客少年场行》描写一位少年英雄:“少年学剑术,凌轹白猿公。珠袍曳锦带,匕首插吴鸿。由来万夫勇,挟此生雄风。”

《侠客行》写得更加酣畅淋漓,从侠客的潇洒和英勇,再到信陵君两位门客的壮举,作者以“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凸显自己的豪情壮志。

轻财重义

李白身上的侠气,不仅来自于剑,更多的表现在他重义轻利,傲岸不羁。《新唐书‧李白传》里写道:“喜纵横术,击剑为任侠,轻财重施。”

李白早年远游时,到处接济与他交往的落魄公子,以至于不到一年,“散金三十余万”(《上安州裴长史书》)。即使钱财散尽,李白也没有丧失义气,仍然傲视权贵,对朋友肝胆相照。

公元725年,李白到江陵后,与蜀中同窗吴指南结伴出游,即李白所称的“南穷苍梧”。苍梧是传说中虞舜安葬之地。二人归来后,畅游洞庭湖时,吴指南忽然暴病而亡(一说被人殴打致死)。李白守护着他的尸体大哭,仿佛失去了亲兄弟。当时天气炎热,他的眼泪哭干了,竟然哭出血来,路上行人听了也都感到伤心。这时,一只猛虎跑过来,李白毫不畏惧,坚持不肯退让一步,后将吴指南暂时葬在湖边。(《上安州裴长史书》)

三年后,李白专程返回此处,挖出了吴指南的遗骸,用刀把他的尸骨一根一根在湖中刮洗干净,然后背到鄂城,借了钱将吴指南安葬。李白自述:“此则是白存交重义也”。

李白与郭子仪

唐朝开元初年,有一位武状元,曾两度担任宰相,历事四朝皇帝,先后平定了安史之乱等诸多乱事,军功显赫。史论家评其曰:“权倾天下而朝不忌,功盖一代而主不疑”。他就是著名政治家、军事家郭子仪

您是否知道,如果没有李白,这位屡建奇功的郭子仪,也许会有不同的命运。

大约在开元二十三年(735年),李白到太原游历,在唐朝名将哥舒翰那里,第一次见到了郭子仪,他当即说:“此壮士目光如火照人,不十年当拥节旄。”意思是,郭子仪相貌不凡,不久就能当上节度使,拥有兵权。当时,郭子仪因为在军中犯事,正要被军法处置,李白为他几番说情,才使他脱罪。

二十年后,安史之乱爆发,郭子仪任朔方节度使,率军收复洛阳、长安两京,功居平乱之首,晋为中书令,封汾阳郡王。而李白因为入永王幕僚而获罪入狱。这时郭子仪出面解救,甘愿以自己的官爵为李白赎罪,才使得肃宗免其死罪而改为流放夜郎。

李白慧眼识英雄,郭子仪知恩图报,这段往事着实感人,富有传奇色彩。(事据《新唐书‧李白传》、王琦《李太白年谱》、《乐史·李翰林别集序》、《学圃苏引李白集序》和《裴敬翰林学士李公墓碑》等典籍文字)

郭子仪像,出自清南薰殿画像。(公有领域)

李白与孟浩然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公元730年,暮春三月,黄鹤楼见证了一场特殊的别离。盛唐两位大诗人,李白和孟浩然,在江边依依惜别,留下千古名句、深情一片。

李白寓居安陆期间,在游襄阳时,结识了隐居在鹿门山的孟浩然。孟浩然比李白年长十二岁,当时已经诗名远扬。他一生未曾入仕,修道归隐,又被称作“孟山人”。李白钦佩孟浩然有情有义、刚直不阿的气节,曾写过《赠孟浩然》表示仰慕。

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
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
醉月频中圣,迷花不事君。
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

据《新唐书》记载,有一次,朝廷要人韩朝宗想要举荐孟浩然,可是孟浩然因为与友人喝酒交谈而误了约定,为此惹恼了韩朝宗。但孟浩然并不后悔。他不愿为功名所累,甘愿流连于青松白云间的品格,深为李白所敬仰。因此,黄鹤楼一别,才那样情深意长,浩气奔流。

孟浩然画像,清人绘。(公有领域)

李白与杜甫

“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韩愈《调张籍》)

公元744年(天宝三年)四月,唐朝最伟大的两位诗人,李白和杜甫,在洛阳相遇了。一位是名满天下、震动京城的诗仙,另一位是才华满腹、出身名门的青年才俊。李白比杜甫年长十一岁,二人一见如故,惺惺相惜。

后来,李白和杜甫相约同游梁宋(今河南开封、商丘),还一起登上了王屋山。在那里,李白留下了唯一传世的墨宝《上阳台帖》。

第二年秋天,杜甫来到兖州,正好李白也回到东鲁,两人于是一起寻仙访道,遍览鲁郡一带的名胜古迹。杜甫有诗记叙:“醉卧秋共被,携手日同行”(《与李十二白同寻范十隐居》)。分别之际,李白感慨赋诗:“飞蓬各自远,且尽手中杯。”(《鲁郡东石门送杜二甫》)

东鲁一别后,李白和杜甫再未相见。他们天各一方,凭鸿雁传书,送达深情。据统计,杜甫写给李白或提及他的诗作有15首,赠李白、忆李白、怀李白、梦李白、寄李白等等。白天、梦里、春花、冬雪,都会勾起杜甫的怀思:“故人入我梦,明我常相忆。”(《梦李白二首·其一 》)“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春日忆李白 》)“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天末怀李白》)

李白同样惦念著把酒论诗的好友,他在《沙丘城下寄杜甫》中写道:“思君若汶水,浩荡寄南征。”

后世学者和古典诗歌爱好者都曾经想像,当年,两位唐诗的巅峰人物携手同行,是怎样一番情景?有学者将它比作日月相会,那确实是古代文坛的一件盛事、幸事。

杜甫。(公有领域)

魏万的千里追寻

魏颢是唐朝的一位文人,他曾受李白的嘱托,将他的全部作品编成了《李翰林集》,魏颢又为之作《李翰林集序》。千百年过后,《李翰林集》在战乱中失传,而那篇序言得以传世,成为学者研究李白生平的重要文献。李白为何如此信任魏颢?

魏颢原名魏万,曾在王屋山隐居,别号“王屋山人”。他久仰李白的大名,一直渴望结识这位旷世奇才。他曾经沿着李白的行踪,一路追寻,从河南出发,赶到浙江台州、越州、永嘉,足足追了几千里,最后终于在广陵(江苏扬州)见到了李白。两人相谈甚欢,成了知心朋友。魏万在诗里说:“一长复一少,相看如兄弟。”李白则称:“相逢乐无极!”

魏万返回王屋山前,李白特地做长诗相送,称赞其“爱文好古,浪迹方外”(《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并序)》),表示“黄河若不断,白首长相思。”李白能把全部文稿托付给这个年轻人,可见二人相当投缘,而且魏万的崇拜之情想必让李白备受感动。

后来魏万中了进士,他不负重托,编出《李翰林集》。他把李白当年的赠诗《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并序)》排在首位,后面是自己的酬诗《金陵酬李翰林谪仙子》,以表感念。有人说,魏万是李白的头号粉丝,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李白盛名的巨大感召力。

剑胆琴心

李白一生豪爽、率真,对朋友慷慨、诚挚。当至交宋之悌被贬将要出行时,李白感叹:“平生不下泪,于此泣无穷。”(《江夏别宋之悌》)王昌龄左迁龙标之际,诗人送出牵挂:“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闻王昌年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他赞佩好友元演:“行来北凉岁月深,感君贵义轻黄金。”(《忆旧游寄谯郡元参军》)

任华与李白素未谋面,赋诗称颂说:“数十年为客,未尝一日低颜色。”(《杂言寄李白》)诗仙曾以物喻人:“乍向草中耿介死,不求黄金笼下生。天地至广大,何惜遂物情。”(《设辟邪伎鼓吹雉子斑曲辞》)

剑胆琴心,笑看红尘。不屈服于权贵,不为名利所迷,这位盛唐的游侠、逸士、文学大师,引来无数钦羡的目光以及心灵的追随。李白的高贵人品和侠肝义胆百世留芳。(未完待续)

点阅【诗仙李白】系列文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