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袁弓夷:消灭共产党成川普生存问题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23日讯】日前曝光的港版《国安法》草案,包括在香港设立“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及“维护国家安全公署”,并由香港特首指定法官处理国家安全案件等内容,引发港人深切担忧。香港实业家袁弓夷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中共逐步公布法案内容,目的是以心理战恐吓港人,“它在虐待、凌迟香港人,吓得你不敢上街、不敢出声。”借此向全世界营造多数香港人赞成《国安法》的气氛,逃避国际追责。他呼吁港人切勿中计。袁弓夷还披露,中共目前正不惜成本与代价阻扰川普连任,收买美国方多面反川普势力。川普面临生存问题,与中共的决战时刻已到。

目前袁弓夷正在美国华盛顿,与前白宫首席策士班农推动“天灭中共”运动,连日来已接触多位美国国会议员。他表示,一旦确认《国安法》细节,美国即向中共出重手制裁。他还披露,美国共和党议员日前拟议制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汪洋与韩正,引发中共中央阵脚大乱,“整个中央的管理层非常、非常惊恐。”中共高层开始产生矛盾与分化,“里面真的乱得没法想像。”“现在都搞不清,到底将来是美国先把它们(中共)瓦解?还是它们自己内部瓦解?”

据中共官媒公布的主要《国安法》草案内容,北京将在香港设立维护国家安全公署,负责收集分析国家安全情报信息和办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同时还要在香港设置“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维护香港的国家安全事务。该法还赋予香港行政长官有在处理国家安全案件中分配法官的权利。

草案曝光后,外界极力谴责,也引发港民极度担忧,认为法案将侵犯香港司法权利,中共的手正抓住香港行政和司法部门的中心。

袁弓夷认为,逐步公布法案细节,是中共打的一场恐吓港人的心理战,“它(中共)在虐待香港人,像酷刑凌迟,把你的肉一块一块的宰割。它就是要把你吓得不敢上街、不敢出声。”他说,中共借此向全世界营造多数港人支持《国安法》的假象氛围,以躲避国际追责。

他呼吁港人切莫中了中共的伎俩,“千万不要太在意,反而要注重怎么去解决问题。若跟它的节奏跳舞,就中了它的计。它(中共)这种压力不断、不断增加,什么时候放下,全部有一套的。”

就他而言,若太在意中共的言论,就无法推动目前的“天灭中共”运动,“如果我每天‘陶醉’在它(中共)的言论中,它发表的东西之下,还有什么精力做任何事情,饭都吃不了,睡觉都睡不着了。”他建议港人,“心里一定要懂得控制自己,看也要看(讯息),不能不看,但是要控制自己。”

多日来在美国国会奔走,袁弓夷深刻感受美国民众因中共瞒报疫情,“对中共愤怒得不得了”,多位美国议员询问他:有什么好方法,可以对付共产党。“他们要向选民交代,要怎么对付共产党。”袁弓夷提醒对方:“中国不是主题,主题是中共,中共才是罪魁祸首。”

袁弓夷与团队目前研议以《麦卡锡国内安全法》,促使美国法院定性中共为非法集团,“他们(多位国会议员)听了也很高兴,也想支持。现在我这个做得很顺利。”他自豪地说,“这个制裁是最厉害的一招,把9000万共产党员一网打尽。”

他还披露,中共目前正不惜成本与代价阻扰川普连任,预计支出100亿美金,收买美国方多面反川普势力,“共产党已经答应他们,无限量的财务支持。”他说,川普面临生存问题,与中共的决战时刻已到,“他也要把共产党消灭掉,不消灭掉,他就被共产党消灭掉。现在到了这个地步。”

他说,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已联合G7、北约、日本及韩国等,在国际间围堵中共,“共产党基本上已经孤立了”,只待香港刊登宪报后通过《国安法》,美国总统川普就会出重手制裁了。

他还披露,蓬佩奥与杨洁篪在夏威夷谈判期间,杨洁篪极力的提出最优惠条件,阻止美国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这是它们(中共)最紧张的,因为取消之后,港币与美元的挂钩也取消了,一下子香港就没有价值了。”不过美国的立场始终寸步不让。

此外,杨洁篪也非常在意美方制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韩正、汪洋,“一制裁他们,整个政治局、整个中央阵脚大乱。”袁弓夷说,中共官员将一生卖给共产党,终身无法脱离,“他们一生跟共产党干活,就是为了在海外的钱与孩子,他们唯一牺牲的(价值所在)。”

“如今海外家产、你的个人自由、你的家人,你海外的家产、你的银行户口、你的信用卡,全部要受到制裁。”袁弓夷说:“整个中央的管理层非常非常惊恐。”并且彼此间也开始产生分化与矛盾,“中共内部里面复杂了,所以说,现在都搞不清,到底将来是美国先把它们(中共)瓦解?还是它们自己内部瓦解?”

袁弓夷说,而这只是美方制裁的第一层名单。接下来第二层的制裁名单,包括如中联办、港澳办以及香港特区政府在内的地方官员;第三层则是公开表态支持《国安法》的香港商界人士及名人。袁弓夷说:“这批人对香港造成的伤害比中共还要大。”

“我们香港年轻人出来抗争,坚持了一年多,牺牲这么大,你们这批人帮他们捣蛋,谁是正什么是邪,一看就清楚了,他们外国人也看得很清楚。”袁弓夷说,这部分人大多拥有美国、加拿大或是英国等国的外国护照,并在国外置产,“一制裁的话是不得了的事情,现在他们(美国)已经跟全世界其它国家都说好了,美国制裁的话,这《马格尼茨基法》(Magnitsky Act),很厉害的。”

《马格尼茨基法案》源于美国,让美国政府可对任何地方的侵害人权或重大贪污事件的涉案人,实施制裁。

袁弓夷提及近日为《国安法》护航的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他是拿美国护照的,是美国人,他犯了去年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这是美国的法,这个傻瓜,他忘记自己是美国人了。”

“这批人以为不用付出代价,你们犯了美国的法,而且现在美国联合所有的国家来对付你们,不是开玩笑的。”袁弓夷说:“《国安法》是大是大非的问题,你站错了队,一辈子,你的亲人都要付出代价。”

人在华盛顿的袁弓夷为“天灭中共”运动奔走,连日来他接触美国政界人士外,也接触许多华人及中国民运人士如魏京生、王军涛等人,“说共产党是非法集团、犯罪集团,大家基本上都很支持,没有人反对的。在美国的华人,99%都是受到过共产党迫害的。”

“现在基本上大家都认识到了,大家共同的敌人就是中共,所以我提出这个方案,基本上没有人反对。”

他说,本性邪恶的中共政权,与爱好自由的百姓、自由经济、市场经济都是矛盾的,“最后它要露出真面目的时候,就是跟世界上过不去。现在它不只是对香港,跟每个国家都在吵,闹得不得了,这就是它的真面目。”

以下为采访内容整理。

《国安法》凌迟式心理战 别太认真

记者:港版《国安法》部分细节已经曝光。中共在香港设立一个国家安全公署,由特首来选定法官,又有管辖权问题。怎么看草案的细节曝光,有什么信号?

袁弓夷:我觉得它(中共)在虐待香港人,一滴一滴的放下来(释放出信号)。以前的酷刑叫做凌迟,把你的肉一块一块的宰割。不要太认真,等它(《国安法》)全部出来之后我们再去看。看十遍也没有用,分开来一个一个跟它的节奏跳舞,那么就中了它的计。它就是要把你吓得不敢上街、不敢出声。这是它们(中共)的手段。法西斯就是靠这种方法来吓人的。

我现在不怎么看,我知道最多就是把我抓了进(牢)去。如果我每天看,我怎么可以做这么多事情。我要去灭掉中共,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如果我每天陶醉在它(中共)的言论中,它发表的东西之下,还有什么精力做任何事情,饭都吃不了,睡觉都睡不着。所以一定要自己控制好,大概看看就可以了。等它一段(时间)完了之后,看了解了,看之前一定要对自己的情绪控制好。做人真的要这样子,它现在只跟你进行心战、心理战,很厉害的这批人。我们要懂得这就是心理战,以前一直到今天,它们(中共)一直都懂得怎么对付人。

我们香港人是自由、和平的人,不懂得(中共)这一套,美国人也不懂这一套。它(中共)这种压力不断、不断增加,什么时候放下,全部有一套的。所以我劝大家千万不要太在意。反而要注重怎么去解决问题,英文叫solution(解决方案),要去找解决方案。不要一天到晚忧虑,再看一百遍都不会改变这个现实。而且它是故意的,你们要记住啊,它内部有问题,它这种东西发表出来全部是不断的在调整这个压力。我们面对的敌人不简单。

记者:中共为什么在这个时间它要下这步棋?

袁弓夷:它(中共)现在要把你吓到什么程度呢。要你不吭声了,然后它(可以)向全世界说:我们有300多万人支持(立《国安法》),反对的声音不多。全世界现在都要追责它这个事情,它要做一个气氛出来:赞成《国安法》的人很多。反对的声音不是那么大。它要制造这个气氛,全部是有计划的,不是我们看得那么简单。这批人很厉害啊!

我今天在这里做(“天灭中共”运动)不容易的。我们刚才就在美国讨论了:它们(中共)把全世界,整个梵蒂冈,整个意大利都基本上(被中共)买通。一个梵蒂冈,20亿美金一年,就是收买费啊!梵蒂冈的影响力不得了,整个天主教,给他们20亿美金一年。他们就逐步逐步,就像“世卫”一样帮中共说话。天主教教宗说一句话,人家就说教宗都这样说了,肯定以为是真的事情。教宗也被它(中共)搞定了,老早被它搞定。梵蒂冈的那个服务器就给它们“黑”进去了。现在梵蒂冈对中共特别听话。还好这个瘟疫(中共病毒)之后,大家开始醒觉了,(因为)死掉这么多人。

美国已收集中共罪证 川普与G7联手出击

记者:港版《国安法》会不会令全球,包括西方国家开始醒觉,看清中共的谎言和它的恐怖手段。

袁弓夷:现在开始,因为蓬佩奥跟他们(各国)开会的时候,提供了很多证据给他们。他(蓬佩奥)美国的证据也不需要作假。所以这次联合起来,G7、北约、加上日本、韩国联合起来。不是马上,不是一下子的事。他们看了证据,当然也有(来自)美国的压力。很多证据,共产党很多很多做坏事的证据。所以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啊。共产党基本上已经孤立了。

等《国安法》的细节出来了,美国就出重手了。他出重手不是为了香港,讲老实话,是为了川普的竞选。如果现在再不出重手的话,等到7、8、9月再出的话就太迟了,11月竞选嘛。他现在要出重手,然后希望两、三个月之后起到作用,这个作用就是帮他竞选的、连任(总统)的。

所以很多人说:“川普怎么还不出手”,你别担心,《国安法》还没有出来,现在收到的是一个“说明”,根本不是内容,林郑月娥、香港什么去拿个草稿它(中共)都不给。

它可能要到7月初(《国安法》)才出来也有可能,美国、全世界就等它的全文出来,香港的法案在刊登宪报后,美国就出手了,香港刊登宪报后就是通过(《国安法》)了,人家才可以出手,名正言顺,你(美国)不可以现在什么都没,去制裁人家(中共),讲不通。

记者:为什么中共要引到全世界对它制裁,为什么这么愚蠢呢?

袁弓夷:它(中共)不是愚蠢,它完全知道后果,它是坚持它的“理念”。有个人这两天说得很清楚,它完全知道的,不是不知道的,它觉得它可以坚持下去,有点像毛泽东当年也是,朝鲜战争的时候,联合国出兵去打,它觉得它可以坚持下去。习近平太过高估自己了,自视过高。现在等于朝鲜战争一样,全世界联合起来打,在朝鲜打仗的是联合军,不就跟现在情况非常像。美国负责出手。

韩正汪洋被制裁撼动中共中央 支持《国安法》的人也有后果

记者:蓬佩奥和杨洁篪在夏威夷会面,7个小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您有没有进一步的消息?

袁弓夷:我知道美国那边寸步不让,就是听(中方讲什么),寸步不让。杨洁篪拚命用好的条件要美国不要把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是它们(中共)最紧张的,因为取消之后,港币与美元的挂钩也取消了,一下子香港就没有价值了。杨洁篪也知道美国的那个制裁(很严厉),杨洁篪对韩正、汪洋被制裁非常在意,因为一制裁他们两个,整个政治局里面阵脚大乱,整个中央阵脚大乱,因为他们一生跟共产党干活就是为了在海外的钱与孩子,他们唯一牺牲的(价值所在),参加了共产党是脱离不了的,他们觉得一生卖给共产党了,但是他们后代有财产,可以在海外重新开始,这就是他们的心理状态。所以美国这样制裁下去,他们非常非常惊恐,整个管理层、整个中央的管理层非常惊恐,那么这是第一层。

第二层到地方官,包括香港这地方,那么中联办第二层就要来了。现在我的看法,第三层,因为我跟(美国)国会、议会的人都在讲,第三层就是香港这批公开支持《国安法》的公司与有名的人,大家心里知道是谁了。为什么呢?看看这批人他们对香港造成的伤害比中共还要大,因为外国说“我要支持你香港,要自由、《中英联合声明》、要一国两制”,但怎知道有这批人、也不是少数,是很大的一个比例,赞成立《国安法》,那你(香港)叫我(美国)怎么支持你呀,怎么制裁你,就没有这个道理来制裁你,讲不通了,所以这批人对香港的伤害是非常非常大,所以他们(要被)美国制裁。我心里说活该,真的活该。

我们这批年轻人出来抗争,坚持了一年多,牺牲这么大,你们这批人帮他们捣蛋,谁是正什么是邪,一看就清楚了,他们外国人也看得很清楚。美国制裁这批人,就是民间做生意的这批人,一制裁的话是不得了的事情,现在他们(美国)已经跟全世界其它国家都说好了,美国制裁的话,这《马格尼茨基法》(Magnitsky Act),很厉害的。就是跟制裁韩正、汪洋一样对待,你(那些香港公司与名人)的家产、你的个人自由、你的家人,你海外的家产、你的银行户口、你的信用卡,全部要受到制裁的,基本上你不用出国了,从香港搬到大陆去住算了,这是非常严重的。这批人以为不用付出代价,他们现在意识到了,他们站在中共那边,现在支持《国安法》,结果就是他们将来在美国,包括全世界也会制裁他们。

我看报纸,香港交易所行政总裁李小加也站出来(护航《国安法》),他是拿美国护照的,是美国人,犯了去年通过香港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这是美国的法律,他不可以去支持(《国安法》)的,犯了这个法就要受到制裁,就这么简单,这个傻瓜,他忘记自己是美国人了。

记者:香港的李氏家族也说,为了做生意肯定有很多国家的护照。如果(美国)制裁的话,他们国外的资产也会受到影响?

袁弓夷:当然受影响了,现在美国还有五眼联盟,包括加拿大、英国。李氏家族,不是拿加拿大就是英国的(护照),一受到制裁的话,问题大的不得了,他们在加拿大、英国的资产(多得)不得了,他们一直以为将来受制裁的只是官员,跟他们没有关系。你们犯了美国的法,而且现在美国联合所有的国家来对付你们,不是开玩笑的,他们没有考虑到后果,《国安法》是大是大非,你站错了队,一生人、一辈子,你的亲人都要付出代价。

记者:有的人说是被胁迫的,如果不出来讲就会成为它们(中共)针对的对象,我相信那些香港公司与名人,未必心里真的是那么支持的。

袁弓夷:你说没有用,美国制裁了,你去美国法庭解释吧。你想洗脱这个罪名,自己去法庭辩驳,(美国)冻结了(你的海外资产)再说,美国跟你讲道理呀,他要出重拳的时候跟你讲道理,没有什么道理可说,你公开的,报纸上登了你支持(《国安法》)的,还有什么好说呢?你赖不掉的,谁强迫你,你跟法庭说,跟法庭解释。

记者:星岛新闻集团何柱国不是也在美加登报挺港国安法……

袁弓夷:他也是美国人,他大问题了,因为美国的报纸问题多了,这批人没有去想,他们以为(只有)林郑、中联办,这批人会受制裁,他们从来没有想自己也会付出这种代价的。

唉,香港人有时候头脑简单,中共叫他做什么(就)做什么,不是开玩笑的,现在汇丰银行、渣打都头痛,虽然它们不是香港的银行,它们也要受到制裁。它们一支持《国安法》的时候,蓬佩奥很生气,因为把他要制裁的对象就复杂化了,本来他以为主要是制裁中国,在香港的中资银行,怎么知道现在要制裁外资银行。看看Citibank(花旗银行)有没有支持,肯定没有嘛。这个里面文章多了。这批人真的是无知,不过也不是坏事,对我们抗争来说,不是坏事,以后他们想清楚再做事情。

中共真面目就是邪恶 与自由世界民众矛盾

记者:您刚才提到共产党干什么事情,就是坏事、丑事,实际上是帮了香港人一把。请您解释,为什么它不干还好,它一干就是坏事、丑事呢?

袁弓夷:它(中共)这个政权就是邪恶的,它什么都是为了自己的权力,就伤害了老百姓的权利,就那么简单,它跟老百姓是一种矛盾,跟自由、爱好自由的,或者自由的经济、市场经济都是矛盾。最后它要露出真面目的时候,就是跟世界上过不去,现在它不只是对香港,跟每个国家都在吵,闹得不得了,这就是它的真面目。

记者:6月10日,美国的共和党提出史上最强的制裁中共的方案出台以后,以您所知,在中共高层内部引起什么样的回响?

袁弓夷:当然有的人说,像韩正、汪洋说,“为什么我受制裁,为什么不是人大那个栗战书”,他们之间开始有矛盾,所有中共无官不贪,而且韩正跟汪洋的素质,还是属于低的,给其他常委看不起的,“为什么你贪得这么少啊,你还没有进我们这个所谓一千亿的俱乐部”,哎呀,里面复杂了,所以不是坏事。所以说,现在都搞不清,到底将来是美国先把它们(中共)瓦解?还是它们自己内部瓦解?哪一个先发生,真的没有人知道。里面真的乱得没法想像。美国也在分裂、分化它们,大家都在分化。它们中共也在(分化),想让美国川普总统不能连任,所以大家都在做工作,这场好戏,那是难得的。

记者:《国安法》出台以后,很多香港评论员开始说话都比较谨慎了,甚至在谋后路了。那么多的网友,喜欢看您(的频论),觉得您比较真,您怎么没有这方面的顾虑?

袁弓夷:我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了,所以我就话照样讲,我从来没有想过,因为这个(《国安法》)过了,我要怎么改变,如果我在意共产党的话,对它每句话在意的话,我真的活也活不下去了,真的不会当它真的,你心里一定要懂得控制自己,看也要看,不能不看,但是要控制自己。

做人有时候要懂得控制自己的心情。就是要分开,人要冲动的时候用脑子另外一部分,要冷静的时候又要用另外一部分,要懂得用不同的感情来处理不同的事情。

记者:现在美国主要是几招,跟我们总结一下,金融战那边开打的可能性怎么样?

袁弓夷:肯定是金融(战),金融是她(美国)成本最低,效果最大的,分分钟它伤害(很大),而且她(美国)不需要打,她(美国)警告说,一个月内美元我不卖给你了,你不要兑换了,那么真的把人吓死了,它(中共)就跪下来了,这个影响太大了,而且她(美国)不需要马上实行,她反而保护了自己人。

其实我也是很奇怪,为什么美国还没有撤侨,已经到了很紧张的地步了,我们要注意她撤侨的问题。她还没有把安全(等级),她分为四级,把它(安全等级)降到第二级,可能还会降到第三级,那么第四级是最坏了,这个要撤退,所以我觉得呢,她(美国)可能还觉得还有其它的方法来对付中共,所以还没有到撤侨(的地步),如果到了没有办法的话,就马上要撤侨。美国应该觉得还可以用和平的方法来打这场仗,就是不用撤侨的方法,但是她这个金融战还是照样要打。

消灭共产党成川普生存问题

记者:美国要消灭共产党,他们的朝野对这点的共识是怎么样?

袁弓夷:现在讲到最后还是要川普来当总统,譬如说华尔街、好莱坞,很多都是共产党的朋友,但是老百姓愤怒得不得了。我这几天都在国会跑,议员是代表老百姓,他们都在问我,“你有什么好的方法,让我们可以对付共产党。”因为他们要向选民交代,要怎么对付共产党,就是向选民交代,选民愤怒的不得了。现在有200多条法案,提出来要对付中国的,我跟他们说,“你别对中国,中国不是主题,主题是那个中共,中共才是罪魁祸首”,他们也明白。

我这一招,要把共产党定为犯罪集团,要把9000万党员一网打尽,这个制裁是最厉害的一招,他们这么多制裁招数都没有我这一招彻底。所以他们听了也很高兴,也想支持。现在我这个做得很顺利,美国以前,50年代有一条法律《麦卡锡法》,就是用这条法来改,变成对付中共是最好的。我觉得有希望,有希望。很多朋友都帮我忙,真的难得,把我一个人的力量变成一百倍都不止,我在这里还是能够发挥,而且我也做了很多节目,普通话的,开始做大量的英文节目,要说服美国人,要他们也支持我们灭共。

记者:美国华尔街那边是不是一个比较大的阻力?他们和中共之间的关系是怎么样?

袁弓夷:他们是,他们当然不敢明帮共产党,暗中帮,暗中帮(中共)也很厉害。我得到的消息,所有反对川普的势力,很多方面的。中共说,你们到我这里来,无限量的经济支持,这次就玩大了,中共不惜成本、代价要把川普拉下来,已经到了这个程度。所以川普也知道,他也要把共产党消灭掉,不消灭掉,他就被共产党消灭掉。现在到了这个地步。现在不是香港的自由问题了,已经到川普的生存问题了。川普如果不灭共产党的话,不是灭到七七八八的话,共产党就把他灭掉了,所有美国反对川普的势力,共产党已经答应他们,无限量的财务支持。这次暴动也是他们(中共╱反川普势力)在后面搞的,不是开玩笑的事情,这已经到了决战了,你死我活的事情。

记者:现在中共的经济这么差,它有这个财力去无限量支持美国的反川普的势力吗?

袁弓夷:最多就100亿美金,100亿,它(中共)拿得出来的。一个选举在美国大概就是这个钱。对国家来说,100亿不是钱,但是对一个竞选者来说是很多钱,它(中共)还有很多很多方法。

最近川普的民意跌得很厉害,因为他没有出手,老百姓非常生气,一天到晚发推特,没有行动。但是其实,他在等香港《国安法》出来之后,他才可以有行动,没有的话他出师无名。

记者:大家都在等著那个石头掉下来。

袁弓夷:对对,有了这个他才可以还手,人家都没有打你,你怎么还手。他可以做的已经做了,也做得不错,蓬佩奥把全世界的势力联合起来,印度那边也全力支持,他也把俄罗斯(联合起来),俄罗斯也支持印度。所以基本上围堵的圈子已经形成了,非常好了。那么现在要等川普来看下一步怎么做。

记者:印度这次也要给中共加税,是不是也是围堵中共的一个策略?

袁弓夷:当然了,加税,我看中国的几个手机市场,一年大概是4000万多台手机(出口印度)吧,印度是中国最大的手机出口市场,但是现在没机会了,我估计三星会出一些廉价的手机,专门供应印度的市场,代替小米、OPPO、vivo这几家。

“中国制造”不受欢迎 海外国家不允许进口

记者:您是做生意的,现在面对港版《国安法》未来的不确定性,全球的大企业怎么样重新去部署,包括香港或者中共的企业,它们怎么样重新部署的?

袁弓夷:现在基本上,我看中国的出口已经完蛋了,很多国家的人说:我不可以出现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这个Lable,这个标签,不允许。因为老百姓不高兴,现在哪一个(因疫情)死掉人的国家,一看到中国就生气了,他们买东西贵一点都不要紧,不许看到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现在到了这个地步。所以中国的出口就完蛋了,不单是(出口)美国的问题,(出口)印度也完蛋了。印度针对中国加关税,印度也是中国的大市场,印度很多制造业不行,逐步逐步她就会想办法自己搞定。印度现在民情汹涌,老百姓生气的不得了,他们想出兵打,说不定那边的仗比在太平洋(还要)先打,上边的目的是不想打,但是老百姓要打,要处罚共产党。一批印度的军队本来是去开会的,怎么能够给中共军人偷袭了。

记者:大家现在很关注您,肯定在美国亮相的机会很多。

袁弓夷:现在全世界都很关心香港的问题,听到有香港人站出来说灭共,他们都很支持,因为他们有同感。现在基本上大家都认识到了,大家共同的敌人就是中共,所以我提出这个方案,基本上没有人反对。很多民运人士,魏京生、王军涛,出名的民运人士我都碰到了,大家基本上都很支持。因为说共产党是非法集团,犯罪集团,没有人反对的,没有人说“不”的。在美国的华人,99%都是受到过共产党迫害的。不只是他们,整个家庭都受过迫害的。所以说基本上,很多碰到的人,所有的人都支持我,美国人也是,华人也是,很受欢迎。我到华人超市,很多广东人都来和我打招呼,跟我一起拍照。

记者:他们对于“天灭中共”运动,也赞同的吧?

袁弓夷:很赞同,很赞同。他们对(中国共产党)也恨得要命。新唐人电视台主持人方菲,她把我放在电视里,所以不少华人都看电视,也看到我了。有的年纪大的人不一定上网的。所以认识(我)的人越来越多,我也不是想出名,但是多一点人支持就好一点,将来说不定要他们写信给议员,要他们签名,这些在美国都起作用的。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