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袁弓夷:港人7.1抗争震撼国际 已挫败中共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04日讯】“港版国安法”7月1日实施首日,38万香港民众无惧威胁,走上街头抗议恶法,370人被捕,其中10人被控违反《国安法》。与此同时,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就“港版国安法”召开听证会,随后众议院一致通过《香港问责法》。该法案经美国总统川普签字后生效,将对违反《中英联合联合声明》和《基本法》,支持中共损害香港自治的个人或实体实施制裁。

人在华盛顿列席上述听证会的香港实业家袁弓夷接受《珍言真语》专访表示,在中共恶法的恫吓下,港人依然上街抗争,已赢得全世界的支持,并大大挫败了中共,“你们照样上街,它就是大失败。法律生效了的第一天,就已经证明了失效。”他还说,听证会期间,已游说了五位众议员,支持“天灭中共”运动。他说,接下来就轮到全世界出手对付中共了,“现在形势是相当好的,真是形势大好。”

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7月1日举行有关“港版国安法”听证会。香港支联会主席李卓人、“香港众志”创办主席罗冠聪以视讯方式出席会议。列席旁听的袁弓夷,藉会议之机,接触包括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共和党众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在内的五名众议员,向他们游说他正推行的“天灭中共”运动。

“(他们)都很支持,而且他们还跟我讲了其它的事情。”袁弓夷说,五位议员听他讲述“灭共”计划后,对他说:你来找我吧、我很有兴趣。他计划日后再与对方深谈,取得协助与进一步合作。袁弓夷与美国前白宫首席策士班农推动“天灭中共”运动,具体实施上“以法灭共”,推动美国立法,定性中共为犯罪集团,进而迫使9000万党员退党,达到灭共目的。

袁弓夷表示,中共瞒报疫情,导致美国逾280万人确诊,死亡人数逾13万人,美国朝野一致对中共感到极度愤怒。当日纽泽西众议员史密斯告诉他,纽泽西染疫死亡人数达1.3万人,“所以他们(美国人民)非常激动,直接找议员对中共算账。现在中共变成过街老鼠,起码在美国是过街老鼠,个个都要喊打喊杀。”他说,美国正好藉《港版国安法》出手,对中共究责。

他说,一名众议员向他披露,中共历来签下的《中英联合声明》、世贸协议,以及2016年与奥巴马签了南海不军事化等等协议,事后全数毁约不履行,“所以他们现在想立一条法例,不承认它们(中共)所签的(任何协议),包括在联合国、世卫、世贸等等(协议),全部不承认。”

“因为你(中共)所签的协议都不算数,已经三番四次了,这次的港版国安法就是铁证,和你(中共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相违背,接着又违背了你自己的《基本法》,那你怎样对香港人、对全世界交代?”

袁弓夷说,美国一旦立下此法,将引发国际间追随效仿,“这样后果是很严重的”,中共将因此被孤立于国际社会。“如果其它国家都不承认你(中共),无论你说什么,‘对不起,我们都不承认’;当中共在国际开会引述条例时,‘对不起,你(中共)没参与这个条例,我们不承认在这个条例里面有你的份’;甚至包括进入联合国,‘对不起,你们是非法组织,因为你签的协议你不算数。’”

而7月1日美国众议院一致通过《香港自治法案》,随后送交总统川普签字后即生效。该法案授权美国政府以经济制裁手段,惩罚违反《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侵蚀香港自由的个人与实体,所有与之有业务往来的金融机构也将遭受二级制裁。

“我觉得川普就开始用这条法例来制裁,这条是很‘辣’的。”袁弓夷说,就如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及亲共建制派政治人物受制裁后,银行户口都会遭到冻结,甚至连中资银行都不敢与他们往来。

“所以这群人现在都是该死的了,他们不知道,今天共产党利用他们,当它利用完之后,再把他们抛弃,到时候他们怎么做人?”袁弓夷说,美国接下来的制裁“是一波又一波的制裁,制裁一批一批的人,直到他们就范为止。”

“白宫也有很多招在等著出,货币啊还有很多方面,要搞它(中共)的经济方面。”他说,只要美国出现香港撤侨动作,即是它实施制裁的信号。

数周来,袁弓夷为香港的自由民主,在美国华盛顿奔走、游说。听证会后,他与多名人权活动人士在国会大厦前举行集会,声援香港,谴责中共人大通过“港版国安法”。集会上,他在发表演讲的最后,神情坚定地喊出,“我们一条心,天灭中共运动一条心!”

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挂念港人的他提及7月1日上街的民众,一度哽咽,直呼港人的勇敢及上街人数超乎他的想像,“原本我就怕几千人都没有啊,现在连我都吓了一跳,怎么这么胆大,这班香港人,好样的!所以就说全世界都同情的不得了。”

港人克服恐惧,以行动大大挫败了中共,“它(国安法)用来吓唬香港人。希望吓到香港人不敢上街。哪知道7月1日你们照样上街,所以它就是大失败。那条法律生效了的第一天,就已经证明了失效!”袁弓夷说。

恶法笼罩下,人人都可能触法入罪,法例实施前,中共预告抓捕香港前众志秘书长黄之锋与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并且将逮捕上万名港人,言词恫吓港人。“是啊,我们恐惧,但现在共产党都恐惧,包括整个共产党高官,害怕被人制裁,他们都恐惧。香港这批建制派也是恐惧,因为什么?美国对付他们!”袁弓夷说。

“法案原文在30日才完成,完成要布置要抓人,怎会有可能一口气搞这么多东西?我都劝我的女儿不要怕得那么厉害。”袁弓夷安抚香港民众,恐吓是中共一贯伎俩,不要因此过度惊恐,“没有那么严重的,老实说它真的要抓那么多人,它真的要先派五千至一万个武警进来,而且他们进来是不认识道路的,还要周围去找,还要香港人带着他们。”

港人的勇气,鼓舞着他在美国为香港的民主奔波,不舍手足同胞遭港警暴力滥捕,他要民众拍下港警施暴的照片,或记下其警号,“帮我全部写下他们的历史记录,我一定要美国直接制裁他们,一定要全部制裁这帮人,不要放过他们,没什么好商量的。我们要反攻,美国人愿意帮我们反攻。”

他劝慰港人,7月1日上街已经获得全世界支持,不要再做无谓牺牲,“现在轮到全世界出手了。我们香港最近都不用作太大的牺牲,我们的命是很值钱的,将来要靠这些年轻人了。”“所以现在形势是相当好的,真是形势大好。”

以下为采访内容。

美国听证会经历 游说五议员支持灭共运动

记者:7月1日美国国务院就“港版国安法”举行听证会,您也列席了听证会。

袁弓夷:听证会差不多有20个议员,两个党约各占一半左右,佩洛西是民主党的领导,史密斯的是共和党的领导。其他反共的比较帮我们香港的议员都在。首先访问了李卓人(职工盟秘书长),还有一个在美国读书的梁继平。接着每个议员有五分钟的讲话。那我在走廊游说那些议员,支持“天灭中共”运动。我就差不多一共对五个(议员)讲了,他们有时进进出出的,我都跟着他们走到电梯,差不多有三分钟,事情差不多讲完了,之后他们就给一张名片给我,“你来找我吧。”他说:“我很有兴趣。”我基本上省了很多时间,做的事情根本上我起码要做两个礼拜。那些议员像佩洛西等,我跟他们讲清楚,他们给我名片,那我就可以去找他们,再深入的去谈“以法灭共”的计划。(他们)都很支持,而且他们还跟我讲了其它的事情。这次他们的决心远远的超过了川普,因为武汉病毒(中共)死掉的那些人,就是他的选民。

我跟两个新泽西的议员游说,两个人都跟我说:我们新泽西州就死了1万3000人。美国人口不是这么密,1万3000人对他们来说是直接的打击,1万3000人有亲戚的。所以他们是非常激动,他们直接找议员找中共算账。现在中共变成过街老鼠,起码在美国是过街老鼠,个个都要喊打喊杀。

那两个新泽西议员恨死共产党,他说他们在讨论,因为中共签了《中英联合声明》,但它们现在赖账,而世贸(协议)它们也不做(执行),前几年在玫瑰花园和奥巴马签了(协议)说南海不军事化,又签了,但又不算数。所以他们现在想立一条法例,就是想将中共和全世界签的所有协议,包括在联合国、世卫、世贸等等,全部不承认,美国将会不承认它们所签的,这样后果是很严重的,因为美国不承认,很多(国家)都跟着不承认,现在基本上全世界都跟着美国走。

如果其他人都不承认你(中共),无论你说什么,“对不起,我们都不承认”,中共在国际开会的时候他们当然会说,“我们引用什么条例,什么条例”,“对不起,你(中共)没参与这个条例,我们不承认在这个条例里面有你的份。”甚至包括进入联合国,“对不起,你们是非法组织,因为你签的协议你不算数。”美国现在正在讨论这个法律,就是所有的事情都不承认它(中共)。因为你(中共)所签的协议都不算数,已经三番四次了,这次的“港版国安法”就是铁证,和你(中共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相违背,接着又违背了你自己的《基本法》,那你怎样和香港人,和全世界交代?

还有另外一个说法很有趣,差不多70年80年代,美国制裁南非,全世界制裁南非,因为它搞种族隔离,曼德拉出来之前,他在那里坐牢,所以全世界都制裁它(南非),它连石油都买不到,就逼着它用煤转油。所以这个事,真的我没见过像这样的追杀共产党的,真的是天灭它(中共)的了。你们也看到佩洛西说了什么。我很有收获,昨天早上的听证会,一共两小时,我起码跟5位议员说好了,接着我们就去了国会的那个抗议,代表香港人的抗议。

制裁影响中资银行 林郑等官员心惊肉跳

记者:美国众议院通过了一条法例,要求制裁对推动“港版国安法”有关系的官员有往来的中国的银行,同时美国国会也在考虑跨党派的动议,给予部分香港人优先(申请)难民的资格。您怎么看,现在(美国)政府的出招是怎么样的?

袁弓夷:前两天也通过了参议院的《香港自治法》,实际和昨天(7月1日)的所谓的《香港问责法》是同一个的,里面有一点不同,众议院改了名字为《香港问责法》,改动了一点,今天还要再回到参议院接受修改,就可以给(川普)总统签字,他们着急签。

我想为什么白宫不出制裁呢?白宫想等这个法例通过。因为这个法例比去年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要辣很多。譬如制裁这个人,这个人的银行和他做生意的,就连这间银行都制裁。这样就非常辣了,以后这些(被制裁的)人就不用开银行户口了。哪个开户口和哪家银行有关的,那家银行不值得为了你一个人而被美国制裁,美国一旦制裁这间银行,银行就差不多完了,只剩下1%到2%的生意,这个就很辣的。

昨天(7月1日)开完听证会之后,所有众议院(的议员)有了共识,100%通过《香港问责法》,没有反对票,(川普)总统签字之后,我觉得川普就开始用这条法例来制裁,这条是很辣的。譬如像林郑,连银行户口都没办法开了。就算在中国,它(银行)也不敢,中国银行如果接受了她(林郑)开户口,她那些美金,给美国一看就看见了,那中国银行也会受制裁,你想一下多么严重。所以这群人现在都是该死的了,他们不知道,今天共产党利用他们,当它利用完之后,再把他们抛弃,到时候他们怎么做人?整帮建制派的人,我想他们比我们还要紧张,个个现在都很头疼,美国是一波又一波的制裁,制裁一批一批的人,直到他们就范为止。这很厉害的,不用成本,把你的钱冻结了,那些钱还是在银行里,对他们(美国)来说不需要成本,只不过是行政费用而已,所以这样做很聪明。

记者:“港版国安法”一通过之后,很多香港的网络评论员都封笔或者封声,有的都准备去台湾,或者告别宣言。香港在这个气氛之下,每个人都感到很恐惧。

袁弓夷:是啊,我们恐惧,但现在共产党都恐惧,包括整个共产党高官,害怕被人制裁,他们都恐惧。香港这批建制派也是恐惧,这批建制派这次被共产党出卖了,原文都没有给你看,就是不信任你了。他们一个个都在,这段时间没有发声,又没有报纸登了,这段时间不是在收拾包袱,等著转移这些财产,每个人都干这些事情,是吧?就找别的名义,或者找一些别的人(名义)持有,就是这样了。不要整天想到只有我们恐惧,和人抗争,要知彼知己,自己恐惧,肯定恐惧了,这么恶的法。但是对方还要更恐惧,因为什么?美国对付他们。

记者:它这次的法律还是只有中文版,没有英文版。

袁弓夷:它就想拖着美国的反应,它们总之是想拖到川普下台为止,它们千方百计可以拖就拖,全部都是这招数。它们搏川普下台,不是只有搏,所有反川普的势力,可以这么说,它们无限量的支持,要多少钱都可以,它们已经正在做着。这里很多运动,有一个叫做“黑人命贵”,实际上后面那些钱不也是中共出的?!根本就是耍赖皮。所以我和美国人说,你和它们打交道,不可以用与平等国家打交道(的方式),因为它不讲法律。你对付它一定要用其它办法,不可以和它讲法律,它没有法律,你怎么和它打官司,没有办法打,它不讲法律的。

记者:通过你的见闻,使得美国对中共的本性有进一步的认识?

袁弓夷:有个将军叫斯伯丁(General Robert Spalding,美国退役空军准将、五角大楼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中国问题首席战略家),我说,你们一天到晚等著证据,不去追究那死了的12万,他说“没有证据,我怎么追究”。我说有个谋杀(案),你去现场,疑犯不让你进去,接着他用几个月毁灭这些证据,你说这可不可以抓?他好像就开始明白了。所以美国现在这件(疫情追责)事情,就藉“香港国安法”,在这里出手。他应该自己主动出手。死了12万人,最后要死到20万人,你说是开玩笑吗?

所以我跟将军讲了之后,他就说:“啊,我同意这个讲法。”实际就是看到的事。我直接直言直说,我说你们在回避著,你们的责任是保护老百姓嘛,你怎么保护啊?死了12万人,它再来多一次,不行啊。它这次可以故意啊,是不是?大家都已经关系闹得这么僵了,它时时刻刻都搞故意,你又死了20万人,那谁负责啊?

记者:法例第38条,非香港的人都会中招的,等于中共跟全世界的人都是有仇的。怎么看其实它这一条法例?

袁弓夷:老实说,共产党根本就是在跟你战争着。所以呢美国人还说:“啊,这个不给它面子,这样东西在侵犯它的主权。”现在是出手的时间啊,再说也没用,共产党它根本就预料到,它自己都不理那个“国安法”,你觉得它将来会遵守那个“国安法”吗?它想到的东西它不是自己去做,它哪里会遵守自己的法律啊,它现在有没有遵守自己的宪法?有没有遵守自己的司法,有没有认司法?没有的嘛。它喜欢怎么做就怎么做,那些全部都是拿出来摆样的,包括“国安法”,都是拿出来摆的。你们不要去解读,浪费了这些时间,你不如去想想办法怎么去对付他好了。

七一抗争震撼国际 谈港人勇气泪崩

记者:国安法摆样子的意思是什么呢?

袁弓夷:它用来吓唬你香港人。希望吓到你香港人恢复“治安”,不敢上街。哪知道7月1日你们照样上街,所以它就是大失败。那条法律生效了的第一天,就已经证明了失效。这是不是大失败呢?所以我为什么这么努力呢?我看到香港人这么大胆,那我这里是没有危险的,老实说,没有香港人(那样的)自身危险,那我当然就要努力一点做事啦,所以我昨天很忙啊,一直做到晚上,电台访问,一直访问到差不多晚上11点。今早又是一早就起来,6点半就开始了。

记者:7.1游行,香港约有38万人站出来,这给全世界看到是一个什么样的信号呢?

袁弓夷:可以了,非常够了。原本我就怕几千人都没有啊,现在连我都吓了一跳,怎么这么胆大,这班广东人,好样的!所以就说全世界都同情的不得了。就说没有退缩,它就怕你退缩,所以现在共产党说几百万、几百万(支持国安法),没有人信,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我们用直播看着你们,这样的情况之下才还有人这么勇敢的走出来,证明它(中共)理亏。军心它都不够香港人。

记者:她们(美国)现在用经济制裁,制裁银行,美国还有什么招数可以打?

袁弓夷:这只不过是国会做的,那它为了要制裁,但是白宫也有很多招在等著出,货币啊,还有很多方面,要搞它(中共)的经济方面。我现在也在等着它(美国),看看它什么时候撤侨,那8万5000人(美侨)很危险,将来都可能被人做(人质)。时刻都有危险做人质。现在大陆基本上领事馆、大使馆都没有人了,美侨根本已经撤完了,所以香港现在要看它的信号,动作之前可能她会撤侨。

记者:觉得会否真的走到这一步呢?

袁弓夷:跟共产党你不走到这一步,它逼你走到这一步。现在它(美国)是要明白,我都跟他们这样说,“你不要一天到晚被动,要主动,被动你就是先输了”,他们都开始明白了。他们的主动,不是短兵相接,他们喜欢在环境在基础上做功夫,像南非那种制裁,要联合整个世界,统一去对付中共,所以是比较慢一点。这不只是美国的民主制度是慢的,还要联合全世界,现在全世界的阻力已经少很多了,不像以前德国、日本时常为了做生意,时常都阻碍,现在好很多,基本上连东南亚、缅甸和柬埔寨基本上都不敢撑它,最多就是不投票。

所以现在形势是相当好的,真是形势大好。当然在6月30日,大家就是都很痛心。但是实际现在大家看到了美国是真的对付它了。“港版国安法”已经通过了,我们又抗争了,7月1日那么好的抗争,所以现在轮到全世界出手了。所以我们香港最近都不用作太大的牺牲,我们的命是很值钱的,将来要靠这些年轻人了。

共党靠吓 港人惊恐过度

记者:李卓人和罗冠聪都是参加这个国会听证,早前它们(中共)已经说如果参加这些,就是违反了“港版国安法”,但大家都不害怕,继续去表达意见。还有黎智英在7.1街头出现,之前中共就说7.1一定要抓黎智英及黄之锋。中共不断用这些恐吓的方法,局势会怎样演化?

袁弓夷:想一下它那条法的原文在30日才完成,完成是要布置要抓人,都要安排的,不是要抓一个人,是说要抓很多人的,是上万人,以前是差不多曾抓过上万人,它怎会有可能一口气搞这么多东西?我都劝我的女儿不要怕得那么厉害,都还没抓黎智英,什么时候会到你啊。所以个个都有点怕得过分,惊恐过度,没有那么严重的,老实说它真的要抓那么多人,它真的要先派五千至一万个武警进来,而且他们进来是不认识道路的,还要周围去找,还要香港人带着他们。

所以大家听着,昨天(7月1日)那帮警察,你们拍他们的相片,记下他们的编号,我一定要美国直接制裁他们。这帮人如果动粗的话,帮我全部写下他们的历史记录,一定要全部制裁这帮人,不要放过他们,没什么好商量的,我们要反攻,美国人愿意帮我们反攻。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