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企业家公开骇人大陆医界黑幕 港人失踪引担忧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10日讯】“当我拿到第一手证据的时候,我的后背是发凉的。”旅美前大陆企业家于溟2018年底至2019年初冒险走访中国多所军医院、武警医院等各大医院,秘密录下大陆医院涉及活摘器官的第一手证据。为将证据曝光于国际,于溟先逃亡至泰国,2019年1月27日辗转来到美国。

于溟9月8日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为观众带来一段最新的调查密录视频。大陆医院里一名接受肝移植的老妇说,去年等待一周,花了40万人民币完成手术,无意间还透露去年的器官供体“可多了”。还说,“得是健康人的器官,这个医生才能给你换的。”

经他调查发现,去年尤其从中共镇压香港以来,大陆医院器官供体“肝脏、肾脏和其它这些器官来源是非常多的”,连结香港失踪的抗争者,他不禁质疑,“你想想这些器官都是从哪来的呢?”

提及备受港人质疑的全民健康检测时说,“从人权、个人的隐私,我想应该持保守态度。”“我们要看清它这种东西,我个人认为,我是健康的,没有必要去搞那些东西,给你留下我的DNA。”

于溟过往在大陆亲眼所见、亲身所遭遇的经历,或许更能提供港人做正确判断与选择的依据。

成功企业家因信仰 前后被关押12年

今年46岁的于溟,原是中国辽宁省沈阳市的一名成功企业家。旗下的时装公司拥有100多名员工,公司间接带动6家国有供应商,吸纳1000名员工就业。

1997年起于溟开始修炼法轮功,事业也随之蒸蒸日上。1999年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非法镇压法轮功,不放弃信仰的于溟此后被非法关押4次,被非法劳教前后长达12年。期间遭受惨烈酷刑,包括被电击、被吊打、被关铁笼,长期不让睡觉等等“都是普通人难以承受的;包括我身边的一些人,被迫害死了。”

冒险潜入医院搜证 医院移植科门口武警站岗

非人的遭遇没有减损于溟坚定的意志,2018年底至2019年初他冒险走访多家大陆医院,身上隐藏的密录器录下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的珍贵证据。他坦诚地说,以正常人的思路所及,一开始也难以相信这是一个政府的行为,“人活着的情况下,它不打麻药就把器官摘除了,(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会感觉太不可思议,我也不相信。”

2006年经《大纪元》曝光中共人体活摘器官后,近年来媒体的曝光与报导,欧美多个国家均通过议案谴责中共,但经于溟的暗中调查,活摘器官在大陆的大型医院、军系统及武警系统医院毫无收敛的迹象。解放军第309医院前赫然挂着大大招牌“全军器官移植中心”,医院移植科门口有保安或武警全程站岗,无关人员一律不许靠近。

“国内的器官移植管理上非常混乱,器官移植的成本极低,利润极高,黑幕重重,甚至于加班加点、突击移植,医院多到低价促销。”

“北京309医院、武警总医院、307医院,包括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基本上一般肾脏移植是人民币35万左右。”他说,若多给主治医师5至10万元,“他马上给你找到匹配的(器官),你根本就不用等。”

“他们也能做肝肾联合移植、胰肾联合移植。他们自己介绍,一般的年轻大夫都做了800余例这种肝移植,多的都做了几千例了。这个我们是有图有真相,包括有视频,包括那些医生的姓名、简介、照片。”

经于溟调查,接受肾脏移植手术的,年龄最大78岁,最小3个月。他曾在301医院暗访一位老太太,从中得知曾有一个孩童换肾,手术过程因排斥等原因,前后换了三个肾。“它就专找一些小孩的器官来割,它三天两头的就能找到好几个肾,就来回给这么装,你想(器官)是哪里来的呢?”

红十字会医院器官捐赠 只是挂牌的幌子

“在这里我不敢下断言,因为我们做事要有依据。但是我们觉得,它这个器官肯定就是不正常的来源。”大陆医院或官方通常给出的器官来源:自愿捐献、死刑犯、意外交通事故。

于溟特地前往红十字会医院,佯称自己想获得捐赠的器官,“那里的工作人员就主动说,‘我们这只是挂了一个牌子,根本就没开展这项业务。’”更让他啼笑皆非的是,他依据南京、北京等地区受捐献的人体器官数量,或致电或身亲去查证,“都很可笑,他们根本就没有。你想想他们这个器官到底是从哪来的呢?”

影片录骇人大陆医界黑幕 无锡陈静瑜双肺移植疑点

于溟为《珍言真语》带来一段最新的调查密录视频,一名接受肝移植的老妇说,去年等待一周完成手术,并透露去年的器官供体“可多了”。

“我们调查发现,去年尤其是从中共在镇压香港以来,就是说香港也失踪了那么多人,然后去年这些器官很多,你想想这都是从哪来的呢?”于溟说,今年南医大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陈静瑜团队,对一中共肺炎病例进行了双肺移植手术。言明器官来自广东,“还有另外几起手术的报导,都是从广东拿到器官的。”

而经于溟调查,中国捐赠器官只是虚有形式,“很可笑的,他在这里等著做双肺移植,那就马上有人捐献吗?网友也笑话他:好人好事也太多了,是吧?你需要什么,人家就来给你捐献什么,扔下一对肺人家就走了。那可能吗?”

自香港反送中抗争以来,逾9000名港人被捕,失踪无数。去年11月英国《太阳报》发布一段影片显示,一群年轻抗争者被双手反绑押上港铁列车。与此同时,在Facebook和Twitter也疯传多段影片,在香港东铁线上,一辆玻璃窗被黑布遮盖的列车,行驶途中传出女子凄厉的惨叫声。外界忧心这些香港年轻人恐被押送到中国境内的集中营。

“香港人去年失踪了那么多人,中共也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这些人都在哪?有很多视频显示,这些人给拉到大陆去了。”于溟忧心地说,“中共官方报导有几例的器官来源,是从广东那边来的,你想想那真的就是有可能,是从香港人这边失踪的一些孩子、学生们身上拿到的呢?”

“我们偶尔发现这些蛛丝马迹,去探究这个事情,因为它关系太大太大了,我也希望看到咱们节目的人,香港市民,包括一些正义人士,也能够追究这个事情。”

活摘罪恶或将祸及全人类 及早揭露挽救生命

“太邪恶了,太邪恶了,邪恶到已经无以复加了,用邪恶这个词或者用无耻这个词,你根本形容不了。”于溟说,“只有你不相信的,没有他们(中共)干不出来的。”

实地潜入医院,冒险得到第一手资料,于溟形容发现活摘器官真实存在时,他的“后背是发凉的”,深知这些证据将置他于危险之中,“在国内,任何人我都不敢说这个事情。”带着秘密拍摄的视频,开始了逃亡之旅,“我必须得走,最后跑出中国,然后来到美国自由社会,才把这些东西曝光。”

二战时,遭到德国纳粹迫害的犹太人逃亡至美国后,揭露犹太人在德国集中营遭到的迫害,“当时也没有人相信,怎么可能呢?但是这些东西越早让人关注,它可能就会挽救更多人生命。”

来到美国,于溟多次接受国际媒体专访,也到美国国会作证,“我能够把这些事情说出来,但是有些人,他们永远也说不出来他们身上所遭遇的那些残酷的迫害了。这不是每一个人都应该深思的问题吗?”

于溟说,大陆医院一周里就可能完成人体脏器配对、完成移植手术,“说明它有一个庞大的人体基因、人体血型血库,是吧?”“在中国,你想包括法轮功学员、基督教徒、新疆人,包括政治异议人士,它为什么先搞(采集DNA、血型血样)这些人的呢?这不是很有问题吗?!”

而可预见的是,中共的邪恶可能扩及至香港、蒙古族群,甚或全中国人,“生活在中共政权之下的所有生命,随时都可能处于危难之中。甚至于尸骨都全毁了,是尸骨无存了。”

甚或蔓延全世界,“今天面临的问题,其实是超越了一切的政治见解,我们必须了解到,中共共产主义的威胁是全球性的,它如果在一个地区侵蚀得逞,那么就会威胁任何的地区,从而带来毁灭性的灾难。”他说,也许未来社会骂人最狠毒的话语即是:“你是中共。可能这个词就能够代表最恶毒、最恶毒的话语了。”

重压之中感使命与责任 怕的过程中不断前行

深入虎穴,探查活摘真相,于溟的性命分秒遭受威胁。他说,是使命与责任让自己在“恐惧当中不断前行”,“恐惧其实是与生俱来的,谁都恐惧,谁都怕。那么我的勇气是哪里来的?就是通过修炼,我有信仰,我修炼法轮大法,不断地给我勇气。这是正义的事情,正的事情,就应该坚持去做这样的事情。

“由于我可能真正揭露了它,国际社会更多人认识到了,那么就摒弃邪恶,摒弃中共,最后大家共同来解体它。”

逃脱中共屠刀下的幸运之人,面对仍旧进行的罪恶,于溟没有退路。他提起一位法轮功学员友人的亲身经历。

一回,狱警告知这名狱中的法轮功学员将被释放,随后将他送到医院,递给他一个汉堡,“你今天吃了吧,吃完就放了你。”吃了汉堡,这名法轮功学员全身无法动弹,意识清楚地接受医院的全身检查、抽血。“差点给他活摘了,那个肾已经匹配上了。”所幸,正处绝食的他被查出有脂肪肝,肌酐也超标,幸运地在刀口下逃生。

“我们今天做的,与其在死者的坟前献花,不如我们在有限的时间当中,尽快的去挽救这个生命,尽全力去拯救他们。更应该在被邪恶摧毁前,尽全力去拯救他们。”

吁港警思考极权本质 不做陪葬品摒弃中共

他也特别在节目中正告香港警察,切莫随同中共作恶,成为陪葬品。“你看看中共它们都做了什么?就这样的政权你还去维护它?你还拿着这些胶皮棍,今天我看到那个视频,把一个12岁的小女孩打倒在地。你还去协同那个政权,你还去帮助它们,你们在干着什么事情?”

“你要知道中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体制,大家都在抨击它,你们还在为了你们手中的金钱?它给你升官给你发财?这个钱我们能要?你想一想,这不是我们应该深刻思考的问题吗?当有一天,正义来临的时候,没准放在那个绞刑架上的就是你们。所以不要干这种事情了。”

港人捍卫家园可歌可泣 感召大陆民主运动共同反抗

此外,他也钦佩不畏强暴、不惧怕强权与凶残势力,仍坚持正义的港人,“如此非凡勇气,真的是可歌可泣,让世人敬佩,包括我。”于溟说,淳朴善良、有良知,不独善其身的港人,“让人敬佩,他们才是香港的良心,香港的脊梁啊。”

他认为香港不放弃对自由民主的追求,“已经走在了全中国和全世界争取自由民主的前列。这对大陆自由民主运动是一个巨大的感召,也是示范和推动。”

他认为目前中国大陆遍地是灾祸,最终大陆民众会像港人一样,“向极权专制的中共邪党、中共恶党这个政权,及其独裁者发出勇敢的吼声。这是一定的。”

完整的访谈内容请点击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