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企業家公開駭人大陸醫界黑幕 港人失蹤引擔憂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10日訊】「當我拿到第一手證據的時候,我的後背是發涼的。」旅美前大陸企業家于溟2018年底至2019年初冒險走訪中國多所軍醫院、武警醫院等各大醫院,祕密錄下大陸醫院涉及活摘器官的第一手證據。為將證據曝光於國際,于溟先逃亡至泰國,2019年1月27日輾轉來到美國。

于溟9月8日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為觀眾帶來一段最新的調查密錄視頻。大陸醫院裡一名接受肝移植的老婦說,去年等待一週,花了40萬人民幣完成手術,無意間還透露去年的器官供體「可多了」。還說,「得是健康人的器官,這個醫生才能給你換的。」

經他調查發現,去年尤其從中共鎮壓香港以來,大陸醫院器官供體「肝臟、腎臟和其它這些器官來源是非常多的」,連結香港失蹤的抗爭者,他不禁質疑,「你想想這些器官都是從哪來的呢?」

提及備受港人質疑的全民健康檢測時說,「從人權、個人的隱私,我想應該持保守態度。」「我們要看清它這種東西,我個人認為,我是健康的,沒有必要去搞那些東西,給你留下我的DNA。」

于溟過往在大陸親眼所見、親身所遭遇的經歷,或許更能提供港人做正確判斷與選擇的依據。

成功企業家因信仰 前後被關押12年

今年46歲的于溟,原是中國遼寧省瀋陽市的一名成功企業家。旗下的時裝公司擁有100多名員工,公司間接帶動6家國有供應商,吸納1000名員工就業。

1997年起于溟開始修煉法輪功,事業也隨之蒸蒸日上。1999年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非法鎮壓法輪功,不放棄信仰的于溟此後被非法關押4次,被非法勞教前後長達12年。期間遭受慘烈酷刑,包括被電擊、被吊打、被關鐵籠,長期不讓睡覺等等「都是普通人難以承受的;包括我身邊的一些人,被迫害死了。」

冒險潛入醫院蒐證 醫院移植科門口武警站崗

非人的遭遇沒有減損于溟堅定的意志,2018年底至2019年初他冒險走訪多家大陸醫院,身上隱藏的密錄器錄下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的珍貴證據。他坦誠地說,以正常人的思路所及,一開始也難以相信這是一個政府的行為,「人活著的情況下,它不打麻藥就把器官摘除了,(任何)一個正常人都會感覺太不可思議,我也不相信。」

2006年經《大紀元》曝光中共人體活摘器官後,近年來媒體的曝光與報導,歐美多個國家均通過議案譴責中共,但經于溟的暗中調查,活摘器官在大陸的大型醫院、軍系統及武警系統醫院毫無收斂的跡象。解放軍第309醫院前赫然掛著大大招牌「全軍器官移植中心」,醫院移植科門口有保安或武警全程站崗,無關人員一律不許靠近。

「國內的器官移植管理上非常混亂,器官移植的成本極低,利潤極高,黑幕重重,甚至於加班加點、突擊移植,醫院多到低價促銷。」

「北京309醫院、武警總醫院、307醫院,包括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基本上一般腎臟移植是人民幣35萬左右。」他說,若多給主治醫師5至10萬元,「他馬上給你找到匹配的(器官),你根本就不用等。」

「他們也能做肝腎聯合移植、胰腎聯合移植。他們自己介紹,一般的年輕大夫都做了800餘例這種肝移植,多的都做了幾千例了。這個我們是有圖有真相,包括有視頻,包括那些醫生的姓名、簡介、照片。」

經于溟調查,接受腎臟移植手術的,年齡最大78歲,最小3個月。他曾在301醫院暗訪一位老太太,從中得知曾有一個孩童換腎,手術過程因排斥等原因,前後換了三個腎。「它就專找一些小孩的器官來割,它三天兩頭的就能找到好幾個腎,就來回給這麼裝,你想(器官)是哪裡來的呢?」

紅十字會醫院器官捐贈 只是掛牌的幌子

「在這裡我不敢下斷言,因為我們做事要有依據。但是我們覺得,它這個器官肯定就是不正常的來源。」大陸醫院或官方通常給出的器官來源:自願捐獻、死刑犯、意外交通事故。

于溟特地前往紅十字會醫院,佯稱自己想獲得捐贈的器官,「那裡的工作人員就主動說,『我們這只是掛了一個牌子,根本就沒開展這項業務。』」更讓他啼笑皆非的是,他依據南京、北京等地區受捐獻的人體器官數量,或致電或身親去查證,「都很可笑,他們根本就沒有。你想想他們這個器官到底是從哪來的呢?」

影片錄駭人大陸醫界黑幕 無錫陳靜瑜雙肺移植疑點

于溟為《珍言真語》帶來一段最新的調查密錄視頻,一名接受肝移植的老婦說,去年等待一週完成手術,並透露去年的器官供體「可多了」。

「我們調查發現,去年尤其是從中共在鎮壓香港以來,就是說香港也失蹤了那麼多人,然後去年這些器官很多,你想想這都是從哪來的呢?」于溟說,今年南醫大無錫市人民醫院副院長陳靜瑜團隊,對一中共肺炎病例進行了雙肺移植手術。言明器官來自廣東,「還有另外幾起手術的報導,都是從廣東拿到器官的。」

而經于溟調查,中國捐贈器官只是虛有形式,「很可笑的,他在這裡等著做雙肺移植,那就馬上有人捐獻嗎?網友也笑話他:好人好事也太多了,是吧?你需要什麼,人家就來給你捐獻什麼,扔下一對肺人家就走了。那可能嗎?」

自香港反送中抗爭以來,逾9000名港人被捕,失蹤無數。去年11月英國《太陽報》發布一段影片顯示,一群年輕抗爭者被雙手反綁押上港鐵列車。與此同時,在Facebook和Twitter也瘋傳多段影片,在香港東鐵線上,一輛玻璃窗被黑布遮蓋的列車,行駛途中傳出女子悽厲的慘叫聲。外界憂心這些香港年輕人恐被押送到中國境內的集中營。

「香港人去年失蹤了那麼多人,中共也沒有給出一個明確的答案,這些人都在哪?有很多視頻顯示,這些人給拉到大陸去了。」于溟憂心地說,「中共官方報導有幾例的器官來源,是從廣東那邊來的,你想想那真的就是有可能,是從香港人這邊失蹤的一些孩子、學生們身上拿到的呢?」

「我們偶爾發現這些蛛絲馬跡,去探究這個事情,因為它關係太大太大了,我也希望看到咱們節目的人,香港市民,包括一些正義人士,也能夠追究這個事情。」

活摘罪惡或將禍及全人類 及早揭露挽救生命

「太邪惡了,太邪惡了,邪惡到已經無以復加了,用邪惡這個詞或者用無恥這個詞,你根本形容不了。」于溟說,「只有你不相信的,沒有他們(中共)幹不出來的。」

實地潛入醫院,冒險得到第一手資料,于溟形容發現活摘器官真實存在時,他的「後背是發涼的」,深知這些證據將置他於危險之中,「在國內,任何人我都不敢說這個事情。」帶著祕密拍攝的視頻,開始了逃亡之旅,「我必須得走,最後跑出中國,然後來到美國自由社會,才把這些東西曝光。」

二戰時,遭到德國納粹迫害的猶太人逃亡至美國後,揭露猶太人在德國集中營遭到的迫害,「當時也沒有人相信,怎麼可能呢?但是這些東西越早讓人關注,它可能就會挽救更多人生命。」

來到美國,于溟多次接受國際媒體專訪,也到美國國會作證,「我能夠把這些事情說出來,但是有些人,他們永遠也說不出來他們身上所遭遇的那些殘酷的迫害了。這不是每一個人都應該深思的問題嗎?」

于溟說,大陸醫院一週裡就可能完成人體臟器配對、完成移植手術,「說明它有一個龐大的人體基因、人體血型血庫,是吧?」「在中國,你想包括法輪功學員、基督教徒、新疆人,包括政治異議人士,它為什麼先搞(採集DNA、血型血樣)這些人的呢?這不是很有問題嗎?!」

而可預見的是,中共的邪惡可能擴及至香港、蒙古族群,甚或全中國人,「生活在中共政權之下的所有生命,隨時都可能處於危難之中。甚至於屍骨都全毀了,是屍骨無存了。」

甚或蔓延全世界,「今天面臨的問題,其實是超越了一切的政治見解,我們必須了解到,中共共產主義的威脅是全球性的,它如果在一個地區侵蝕得逞,那麼就會威脅任何的地區,從而帶來毀滅性的災難。」他說,也許未來社會罵人最狠毒的話語即是:「你是中共。可能這個詞就能夠代表最惡毒、最惡毒的話語了。」

重壓之中感使命與責任 怕的過程中不斷前行

深入虎穴,探查活摘真相,于溟的性命分秒遭受威脅。他說,是使命與責任讓自己在「恐懼當中不斷前行」,「恐懼其實是與生俱來的,誰都恐懼,誰都怕。那麼我的勇氣是哪裡來的?就是通過修煉,我有信仰,我修煉法輪大法,不斷地給我勇氣。這是正義的事情,正的事情,就應該堅持去做這樣的事情。

「由於我可能真正揭露了它,國際社會更多人認識到了,那麼就摒棄邪惡,摒棄中共,最後大家共同來解體它。」

逃脫中共屠刀下的幸運之人,面對仍舊進行的罪惡,于溟沒有退路。他提起一位法輪功學員友人的親身經歷。

一回,獄警告知這名獄中的法輪功學員將被釋放,隨後將他送到醫院,遞給他一個漢堡,「你今天吃了吧,吃完就放了你。」吃了漢堡,這名法輪功學員全身無法動彈,意識清楚地接受醫院的全身檢查、抽血。「差點給他活摘了,那個腎已經匹配上了。」所幸,正處絕食的他被查出有脂肪肝,肌酐也超標,幸運地在刀口下逃生。

「我們今天做的,與其在死者的墳前獻花,不如我們在有限的時間當中,儘快的去挽救這個生命,盡全力去拯救他們。更應該在被邪惡摧毀前,盡全力去拯救他們。」

籲港警思考極權本質 不做陪葬品摒棄中共

他也特別在節目中正告香港警察,切莫隨同中共作惡,成為陪葬品。「你看看中共它們都做了什麼?就這樣的政權你還去維護它?你還拿著這些膠皮棍,今天我看到那個視頻,把一個12歲的小女孩打倒在地。你還去協同那個政權,你還去幫助它們,你們在幹著什麼事情?」

「你要知道中共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體制,大家都在抨擊它,你們還在為了你們手中的金錢?它給你升官給你發財?這個錢我們能要?你想一想,這不是我們應該深刻思考的問題嗎?當有一天,正義來臨的時候,沒準放在那個絞刑架上的就是你們。所以不要幹這種事情了。」

港人捍衛家園可歌可泣 感召大陸民主運動共同反抗

此外,他也欽佩不畏強暴、不懼怕強權與凶殘勢力,仍堅持正義的港人,「如此非凡勇氣,真的是可歌可泣,讓世人敬佩,包括我。」于溟說,淳樸善良、有良知,不獨善其身的港人,「讓人敬佩,他們才是香港的良心,香港的脊梁啊。」

他認為香港不放棄對自由民主的追求,「已經走在了全中國和全世界爭取自由民主的前列。這對大陸自由民主運動是一個巨大的感召,也是示範和推動。」

他認為目前中國大陸遍地是災禍,最終大陸民眾會像港人一樣,「向極權專制的中共邪黨、中共惡黨這個政權,及其獨裁者發出勇敢的吼聲。這是一定的。」

完整的訪談內容請點擊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