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川普律师遭威胁 谁是背后恶势力?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19日讯】热点互动密歇根州韦恩郡委员,川普律师遭威胁:谁是背后恶势力?少数对多数的专制已开始?大选舞弊者反对的正是信仰和道德|热点互动 11/18/2020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   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   今天是11月18号星期三   昨天在我们的节目中我们提到了密西根州韦恩县   他们有两位共和党的委员拒绝认证韦恩县的选举结果   结果我们节目结束之后   剧情发生了大反转   因为遭到他们民主党同事的威胁   这两位共和党委员改变了主意   在一小时以后很快就同意了认证韦恩县的许举结果   这一事件在网络上引发了轩然大波   另外   川普团队的律师也频频遭到骚扰和恐吓   甚至是死亡恐吓

那这背后到底是什么样的势力   在阻止有关大选舞弊真相的曝光?今晚我们还是请来了两位嘉宾   一起来讨论一下有关美国大选的最新局势   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中国问题专家横河先生   横河先生您好

横河:方菲好   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   那么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秦鹏先生   秦鹏先生您好

秦鹏:方菲好   横河先生好   观众朋友们好

主持人:好的   谢谢   观众朋友也欢迎您在节目中间发手机简讯   或者在我们的视频下方留言   有需要的话   我们会请我们的嘉宾来解答   横河先生我们先来谈一下   就是有关密西根州韦恩郡这个大反转   相当令人吃惊   因为昨天在节目中   我们还专门谈到了   他这个真的是还是有一定勇气   结果在一两小时之后就反转了   后来网上曝光他们的民主党同事对他们的这种   可以说是攻击和威胁

而且这个语言用的都是赤裸裸的   骂他们是种族主义者   说你们的灵魂会下地狱   什么臭名昭著等等   并且还曝光了他们的孩子的学校   他们家庭地址等等   然后这两位共和党委员就改变主意   然后这个郡的选举结果就得到了认证   我觉得相当惊讶   虽然说这些天我们看到很多事情   觉得以前在美国不会看见   都看见了   但是这个事情让我再次觉得说   这真的是在美国发生的事情吗?我不知道您怎么看?

横河:对   这个事情最令人惊讶的就是   他们敢进行公开的威胁   因为这种威胁在美国其实你只要是提到了他的家人   这种类型的威胁   曝光人家家人还有孩子的学校这种   它是属于恐怖主义威胁这一类的   当然恐怖主义威胁它不属于重罪   它跟恐怖主义行动是两回事情   那完全是不同等级的   但这种是属于刑事罪的   是违法的   而且是属于刑事罪的   另外一个就是   如果他是针对的是选举官员的话   那就是联邦重罪了   肯定是属于联邦罪

问题就在于他们怎么能够肆无忌惮这样做呢   一种可能性就是他们长期这么做   只是说因为没有是全国性的选举   或者是没有全国性的舞弊曝光   然后被大家追查   因此这个事件就被暴露出来了   那么也许以前就有过这样的事情   或者以前根本就没有人敢说   这一次可能是因为在众目睽睽之下   在关注之下   所以有人站出来敢去说不同话了   这几种可能性都有   但说明在他们这个县   或者在他们这个圈子里面   就是他们这个选举的圈子里面   这种舞弊文化已经形成自然了

主持人:一种模式了

横河:对   已经形成自然了   所以说对外人来看   这也许是一个非常严重的事件   但对他们来说的话   这不是一天两天能做到的   一般人如果从来没做过这样的事情的话   根本不敢做   因为他不知道面临的是什么   即使是有人跟他保证   他也不敢做   除非是他已经很清楚的知道   在相当大范围之内的一个圈子里面   这已经是个常态了

主持人:而且是没有后果的

横河:肯定是因为没有后果   他才敢这么做   所以这个最令人担心的   并不是说这一个事件   这个事件可能查起来   可能最后如果说最后查到他   可能还真的是可以处理他   但是问题是他敢这么做   而且这么肆无忌惮的   而且不是一个人这么做

主持人:两个   对

横河:对   两个人是公开这么做的   但实际上在那个地方   最后是形成压力   使得这两个共和党的委员撤回他们原来的决定   来重新同意签了   也就是说这个压力不只是来自他们这两个人   说一句老实话   这两个人翻不起大浪来的   所以这点是最令人担心的   至少说在密西根的这个韦恩县   当然一个县单独这样子是不可能的   密西根可能整个州都是这个情况

主持人:或者至少在这些所谓的比较蓝的县   比较蓝的大县   他已经形成这样一种   就是对这种不同的意见   或者不同的行动   他真的会有这样的一个反应

横河:这是有两个不同的事情   一个是选举舞弊   另外一个是给别人戴帽子   什么种族主义者   这是两个不同的

主持人:这跟种族主义者扯得上任何关系吗?

横河:应该是没有关系   但他肯定是说的是黑人选票   是从这个角度说的   就说他们县里面选民可能黑人比较多   如果你否定他们   就是种族主义者

主持人:但是这两个共和党委员给出的原因   是说因为你的选票数目   超过了登记要投票的人数   是这个人数不符合   所以他才……

横河:对 所谓种族主义者的话   我觉得就是说选举舞弊   我一直认为它不是一个阴谋   它是一个阳谋   是个阳谋就是说是民主党长期以来推行的一种政策   为了让少数族裔或者是这种群体能够更有效的投票   要禁止去查他们的身份   就这一连串的推动的东西   其实是一个公开推行的东西   实际上是违反美国的选举法律的   也就是舞弊的基础   所以说这舞弊不完全是完全隐瞒的   它是公开的   公开成了一种文化了   那就没办法了

这些违法的人现在变成了理直气壮   所以这个就是在美国应该不会发生的   但实际上已经发生很多时候了   有人说这是一种文化   从1890年开始   民主党就开始舞弊

主持人:秦鹏先生请您谈谈   您对这个事件本身有什么样的观察和解读?

秦鹏:在我来看这件事情整体作为民主党来讲   它是难逃其究的   因为我们知道在过去的这么长的时间内   他事实上就是对于川普本人已经完全污名化   甚至妖魔化了   他把他给描述成说是白人至上主义者   是法西斯主义者   或者是独裁者等等这一套   而且他慢慢的在最近的这段时间内   他逐步的把这些他所有的支持者   他也给他妖魔化了   就是说你支持的是这样一个大坏蛋   那么同样   那对你来说   你也是这么一个人

所以当对于这样一个妖魔化的人   或者一个群体   当他去做什么的时候   他们认为都是非常正义的   这实际上是我们在这个过程中   发现非常明显的一个变化   比如说我们也看到   不仅仅是在韦恩县   他的民主党的这些委员们在公开的、直接的威胁   而且我们还看到民主党的一些骨干力量   比如说是前台的AOC议员   还有是奥巴马的他的原来发言人   还有希拉里一些共和党的大老   他们事实上发起了一个叫做清算   就是让川普负责   也就是清算川普的支持者   这么一个行动

要清算什么人呢?清算是给川普投票的人   这么一算你就算出来   差不多至少有七千多万人、八千万人   还有清算是给川普工作过的人   另外还包括给川普捐款的人   这么加起来的话   你至少有个八、九千万人   这个事实上我们知道这在过去实际上都是完全一个合法政府的这么一些工作者、支持者   是在美国的民主框架下的   合法的这样一些行使个人权利的一群人   他们就敢这么赤裸裸的去公开的威胁

而且说要给他们是拒绝再给他们工作   让他们在投资方面是不能正常的投资   不让他们进入董事会   而且还说不让他们在礼貌的社会中的这样一种权利   什么意思呢?实际上就是表明了要对他们进行不礼貌的   或者甚至是威胁   甚至是其他的一些更说不上来的这种

主持人:攻击性

秦鹏:罪恶的一个行径   这事实上是一种   我觉得一种含蓄的   或者是一个这种修辞式的这个表达   那么这样一个决定   而且是直接做了一个这种网站   让大家去举报这批人   所以这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大的行动   而不简简单单是一个地方的几个委员做的   而是当这样的威胁事情发生之后   我们也看到作为民主党的高层   对AOC或者是类似我们看到韦恩郡这样的一些威胁   他也没有任何的指责

这事实上也证明了   他们为了达到目的   完全是可以不顾这种法律   只要他们达到目的   就是在这个大选中获胜   那他认为这就是他们最崇高的一个追求   最崇高一切的行动   这事实上是我们在这个过程中看到的一个非常……上升到了一个价值观   一个意识形态的那么一个东西   就非常像中国的那种阶级斗争对吧   它要发动向右的这批人   只要支持的人   那么他们都是好人   只要反对我的人那都是坏蛋   这是非常鲜明的阶级斗争   美式文革甚至可能要超出这一点

主持人:是   其实我觉得秦鹏先生刚刚讲的确实是这样   他说这个是不顾法律啊   我觉得我还要补充一点   其实是不顾事实   因为这两个共和党委员他所要求的只是说   你现在这个票数和签名   说要投票的人数是不match的   他们是不吻合的   所以我不能认证   结果被遭到这样一个后果   所以我觉得这个其实本身   它相当于是说他造了一种一言堂   就这个后果就是一言堂   就是你不管是在思想和语言还有行动上   你都要跟我们一致   否则你就是……他居然用了臭名昭著   让我想起中共共产党那个踏上一万只脚那个

横河:对   这个就是指鹿为马嘛   就是这是个事实但是你不能说   你说出来就不行

主持人:所以就是说你必须跟我们一个腔调、一个言论

横河:对   就是完全排除事实   这个就跟共产党做法是一样的所谓比共产党更厉害一些   就是说无论是以前那个苏联   还是中共共产党它定期打击的对象   毕竟还是少数   只是说它轮著打了一圈以后   把大家都打进去了   它现在一次性就要打击一半选民   这个不管是一半   就基本上是一半吧   实际上要算起来的话   应该按照有一个人的算法   他说基本上就不是红色浪潮了是红色海啸

主持人:没错

横河:那应该是一大半的选民   所以说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特点   它其实真正掌权的所谓无产阶级   这种实施专政是少数人   它是对多数人专政   所以说他们现在所计划的就是   一旦掌权以后他们对多数人实行专政   而且这个变起来非常快   就是说一旦他们掌权以后非常之快   四年以后基本就没有什么机会再选举了

主持人:对   现在还没有掌权呢   其实就已经是说要把多数人禁声了   所以我觉得这个对于民众来说   像这种事情出来他们一定要发声   不然真的是每一个人都会自食其果   那其实跟这个相关的还有另外一个   就是川普团队律师的问题也是同样   他们是作为川普团队的律师   但是他们一样受到很多的威胁、骚扰   然后上周在宾州有位律师已经退出了   那么后来另外有一位律师呢   他是要法庭和当地要保护   因为他也受到了这种恶意的威胁这种电话留言   甚至就是川普团队律师Sidney Powell   她说还有另外一位律师   她上福克斯新闻的时候   她说还有律师受到死亡威胁   就是您觉得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到底是谁在威胁这些律师?

横河:这个问题很严重   但是现在具体我觉得他们也没有说出来谁在威胁他   但是这个威胁……

主持人:她有提到其他律师公司的这个合伙人

横河:对   公司的合伙人这是一种做法   但是他合伙人倒不会自己出面   就是他一定背后有人指使的   我记得以前在那个   就是法轮功学员在加拿大安省曾经起诉过薄熙来   当时他们也是同样的情况   就是他们请不到律师   请到一个律师马上就有一个非常大的律师行会打电话给他   然后叫他不要去帮法轮功打官司

主持人:哦

横河:然后就说如果你想打官司的话   我们不给你一个推荐   你在安省就很难找到工作   就直接解除威胁   所以后来就没有人敢去帮打官司了   就花了很大的力气请一个走一个   请一个走一个   但是问题是那个大律师行和这个官司本身是没有关系的

主持人:对   他怎么会想来打这个律师的电话

横河:对   这就是中共在后面   所以你后面一定要有个人   因为律师行讲起来的话   他帮什么人都打官司   所以不存在说帮哪个打官司是有问题的   律师行自己出面的可能性非常小   但后面一定有这个力量   你到了一个大律师行了   这个什么partner之类的   那他和这个政治就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那么接着还有一个问题   这就是这个压力的来源   还有一些死亡威胁不会从律师行发出来   因为他们知道这个是吃官司的   那么是从别的地方发出来的   还有一个问题   是一般像发出这种威胁等不到这个律师去撤的时候   联邦就应该   就是政府就应该立案了

主持人:对

横河:就应该立案进行调查了   这种威胁是非常严重的   在美国社会是非常严重的事件   所以说这个为什么到现在没有立案   就是没有人去调查那边   使得那边气势就越来越嚣张   这就可以看来它不是一点点的问题   它是一个完整的   就是说自从这个投票开始   就有人说去年10月分就开始策划   开始它是一层一层的   有自己行动的   但是它必须要有个大环境   人家自己才敢行动   就是说有这个自发的   因为它创造了一个仇恨川普的社会环境   那么就有人会去做这样的事情   但做这样的事情在正常社会也会有   那么他马上就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或者是有人就会去找他谈话   你发出这个威胁是很不应该的   他公开就把那个录像放出来   那么这种事情就要有人去找他   现在没有人去找他   也就是说不管是在当地政府这一级   那么就是检察官

主持人:还是在司法这一级

横河:不是   因为这个是属于刑事犯罪   刑事犯罪他不需要原告的   就是政府当原告   刑事案件都是这样的   是政府当原告   所以政府这边呢就是district attorney   就是那个检察官   所以检察官不立这个案子   你就没办法   因为它不是民事诉讼案   它是刑事诉讼案   所以这一来的话这个圈子就很大了   涉及到这种事情的圈子   大到了就是律师只能退   而不能够寻求司法帮助了   到这种程度了   那么这个网就很大   所以说在这个选举当中我们可以看到   暴露出来的情况比我们想像的严重很多   但是它不是一天存在的   只是说这件事情让所有的事情都暴露出来了   只是如此而已

主持人:是   秦鹏先生我看到这位律师   就是费城的一位律师他受到骚扰和威胁以后   他要寻求保护   他说给他恶意留言是一个律师公司的律师   或者律师公司的人   而这个律师公司是宾州州务卿的   代表宾州州务卿这样的一个律师公司   所以我们是不是可以合理的怀疑   就是说确实是民主党   或者也许是一些左派组织出钱   就是说他们在背后推动这样的一个阻力   甚至是直接的人身威胁呢?

秦鹏:是不是出钱事实上我不敢确定   但是我们就单这一次观察中   刚才横河先生也提到了   它有几个非常鲜明的特点   第一个就是整个的这种国家政府组织是没有作为的   不管是FBI还是说CISA还是其他的这些机构   他们事实上不像正常的这些选举舞弊   或者是正常的发生一些刑事事件   或者社会出现什么动荡的时候   他们往往很快的会出现   那么这个时候他们进行调查   或者是对于相关的被威胁的人进行保护   或者对那些发出威胁的人进行直接的问讯   甚至直接对他们逮捕   或者什么等等的这些行为   至少到目前为止的话   我们看到基本上没有这方面的事情

而且作为这么大规模的   这么明显的证据在发生的时候呢   我们也没看到说他们有什么样的说法   只是要反倒的时候司法部部长巴尔   他公开讲说是让大家去接受这种案件   事实上我们也没有看到各个州的这些检察官   或者是警察局局长等等去做一些事情   所以这实际上是非常鲜明的一个特点   我们对于这种恶的势力来讲他就是一种滋长   就是一种相当于是一个帮助   对他们来说   另外一个特点就是说   在这一次这样的一个活动中   我们也看到不管是州长、州务卿   甚至有些议会的议长等等   这批人他们是冲在第一线   去掩盖这些真相、掩盖这些事实   都在不断的去讲说我们这个地方没有这种舞弊案件   或者整个这一次大选是非常安全的如何如何   所以这实际上也是一个非常鲜明的特点

那么在这种氛围下、在这样的一个大的环境下   那么相当于是整个   我们觉得是背后这样一个组织   或者民主党的这些人他形成了一种动理   一种相当于是一个行动的动员令一样对吧   不管是直接接到的动员令   还是是因为他要维护他这个党   这样的行为之后呢   他们就不断地出来   出来之后他就不断的去否认这些   至少是犯罪的嫌疑   或者对于这些犯罪的这些行为进行掩盖   或者是整个对于出来揭示真相的人   他们就想打压   比如我们看到像揭露USPS   就是邮政总局这些内部的局长   让收到的信件进行盗签   就是把11月4日之后收到的这些邮件   进行盖戳盖到11月3日等等这些事情   当这个吹哨人把这个事情揭露出来的时候   FBI调查他的时候   不是直接去问他如何   或者是直接正常的问讯   而是威胁他   说你如何如何的

所以我们看到整个潮流滚动的是一个庞大的势力   是一个非常黑暗的一个势力   这个势力背后我觉得就是一个极左派的这样一个群体   他们不管是在这种理念指引下   或者是直接的背后有一个巨大的一只黑手在指挥着不同的地方   去如何的做   比如对川普的律师集体发出威胁   他一定是背后有一只黑手   他才能做得到的   而不简简单单的是   某一个个体的自发性的行为   或者是其他的这些地方性的掩盖   或者如何去做   所以这个事情我们就看到   这个背后就是一个非常庞大的一种黑暗势力在运作   而那边来讲的话   作为川普这边也非常有特点的是   他相当是孤军在作战

主持人:是 鲍威尔律师……我就插一句就是您说的孤军作战   那个鲍威尔律师在采访的时候她就说   她说我们好像是对着……除了八千万选民   她说我们有证人很害怕   在委内瑞拉都有人被威胁   她说这很严重   而且她说   似乎除了八千万选民   因为她认为有八千万选民   真正的选民支持川普总统   除了八千万选民和我这个小小的律师团队   全世界上万亿腐败的资本和所有的力量   似乎都在反对我们   她这个还不单是指美国国内   她把全球都称作一个种腐败的资本和力量   跟您刚才说的黑暗的力量   好像是比较吻合的

秦鹏:我们看到这个背后它实际上是一个庞大的一个势力   包括极左派的媒体   包括是民主党的这些群体   就说既得利益者   跑来最前面的当然是极左的那批人   但是作为民主党本身他也是难逃其疚的   因为他们对这些事情没有指责   甚至长期以来   它努力的像这个方向去推动   包括如何去妖魔化川普和川普这些支持者   还包括什么人呢?包括一些资本   因为我们也看到事实上   民主党这些捐款人   很多就是一些国际的一些大资本   他们都在全球化中得益   在过去奥巴马时期   比如为了挽救华尔街的时候   他们如何   相当于直接动用了国家的力量   把这些钱去投给这些大公司   所以这些人是暴利   所以在这个全球化的这个过程中   他们是如何的推动

还有包括这些大的一些科技公司   这批人实际上也是直直的冲在第一线   包括之前在大选的时候   大选之前看到是他们直接的去封杀   关于亨特的拜登的这样一个邮件门   这样一个硬盘门的事件   这个在正常的时期   也绝绝对对不可能发生的   但是他们之所以敢这么做   就是因为知道他们在这种环境下   这种舆论环境下   或者目前法律的状态下   没有人能够对它怎么样   所以这个实际上是一个更可怕的事情   当他们认为法律不能起作用的时候   它们是敢公然去直接的跟这个法律去做   还包括我们看到有一个华裔的一个议员   他是在竞选总统就是杨安泽   他是直接要求为了民主党这帮人   支持者去乔治亚州去注册   临时注册一个身份   然后到时候去投票给他们民主党的参议员的竞选者   这些事情也是直接违反了联邦的法律和他们州的法律的   可是他们就敢这么干

所以我觉得这个大的舆论的环境下   这么大的一个势力   整体出动的时候   他们觉得这个是安全的   或者他们甚至认为这种情况下   不管我们做什么   背后有人保我们   将来的话很快也就是认为我们会取胜   所以这些事情如何的去做   没关系   所以这个我觉得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主持人:横河先生   Sidney Powell她说我们似乎面对的就是全世界上万亿腐败资本和所有的力量   您觉得这种阻止真相曝光的势力本身   到底是由什么构成的?是怎么形成的呢?

横河:你现在可以看到   很多国家领导人很急的就向拜登祝贺了   这个可以看出这一点后面的背景来   除了极少数国家以外   大部分的所谓发达国家基本上都是全球化的受益者   那么这个全球化的受益者   他们互相之间其实联合起来通过中共   通过中国的不是市场   主要是劳动力和环境、资源这方面的掠夺   实际上是一种掠夺   是中共高层领导和全世界的这些跨国集团   然后政府做支持   来形成一个全球化的这么一个利益分配关系

这个利益分配关系突然之间就被川普给打破了   其实在这之前   大家也知道这是不公平贸易   但是问题是所谓不公平贸易损失的是各个国家的民众   而不是这些统治者和这些财团   财团是挣钱的   菁英是附属于财团的   他实际上是为财团服务的   从中捞到很多好处   就是美国大学的话   也从中国拿到不少基金   这样一来他们就形成一个自然的一个利益集团   这个利益集团啪一下正好川普就挡了他们的路   他们是这么看的   但是你要知道川普之所以能够上台   能够做到这么多的话   他实际上是考虑到美国的民众的利益   所以   为什么有八千万选民站在他背后

主持人:他背后有强大的民意

横河:对   有强大的民意   这个民意长期以来是被菁英忽视的   完全不把他们当一回事的   所以当他们和中共勾结的时候   你看美国的工厂一个接一个的关闭   一批一批的失业   那时候失业率非常高   他们根本不在乎   因为民众没有办法   最后是发现了投了选票以后   川普总统可以走出一条路来   所以民间现在会这么多人来支持   原来说的沉默的大多数   现在实际上是不沉默了   都出来说话了   所以才有这么多的人出来支持   这时候他们看到了机会   这个机会当然不一定是他们的机会   也可能就是他们创造出来的机会   就是联手把川普搞下去

主持人:是不是可以说   当然这有阴谋论型   是不是可以说在川普上台以后   2016年到现在就已经在开始   他一上台以后   这个背后的运作就已经开始了?

横河:对   这就是为什么你可以用这个来否定阴谋论   如果是阴谋论的话   那就是今天才开始的   所以你说这是阴谋   但是问题是从川普刚上台   选上台以后第一天就开始了一系列的这种运作   花了几千万美元搞了这么多调查   结果没有发现一个人有问题   没有发现一点点问题   唯一的问题是什么呢?作假证   所谓作假证   作证的时候撒谎   是本来无虚有的事情把它弄上来   因为原来他们指控的事情没有发生   而在这个过程当中用各种方式去威胁别人   造成别人说错一句话   或者怎么样   就变成作假证   以后续这个来指控别人

那就说明川普整个就是被冤枉的   从头到尾就是被冤枉的   如果有一点点能够像被人发现的问题   早就吵得不知道多大了   最后就弹劾   就成功了   就是因为他找不出任何东西来   所以才没有成功   但是就没有停过   这三年半有谁看到过停下来过吧   一会儿一个   一会儿一个   总是有个新的名堂出来   所以这不是一个阴谋   因为有这么多事实摆在这里   加上这次大选的话   很明显这不是阴谋   这就是个阳谋   我说的阴谋指得是阴谋论   它不是一个阴谋论   实际上是有这么多事实摆在这个地方

主持人:我觉得从刚才您说得   他实际上是明的一条线和暗的一条线   甚至可以说是同时进行的   明著就像您说的   各种通俄门   通俄门调查   但是这次大选舞弊   这样大规模的   应该不是一时一世就这么发生了的   所以会不会就是在暗中确实有这样一个计划   甚至是一种运作?才让我们看到今天在大选中看到这么多不合常理   这么多非常明显的舞弊行为发生   包括这个系统

横河:这个我觉得他们最依赖的应该是选票的系统

主持人:对

横河:另外一个在他们长期经营的州里面   他们也部分依赖于传统的舞弊方式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   他就会集中可能性   一个就是在传统舞弊能够行得通的时候   这些摇摆州   因为所谓摇摆州的话他们也有相当的势力   所以他们能够操作一部分选票   在这种情况下   很可能他们就是以这个为主   后来是因为看到川普的票突然之间潮水般地涌来   实在太多了   超出了他们的预期

主持人:赶快停

横河:所以才动用了第二方案   第二方案就是改数据   这改数据一下子就改的太多   因此数据就引起了影响

主持人:一下十几万的跳跃

横河:对   后来有人就用统计方法去分析   就发现这个统计的pattern   这个模型是不对的   就是怎么也对不上   一定是人为舞弊才造成这样子的选票的走向   所以他们也是没有想到   没有预料到   给他们说起来的话   2016年他们已经这样干了   只是2016年川普赢了太多   超过他们预设的舞弊的界限   他们舞弊设了一个上限   所以过了这个以后他们就对付不了了   所以2016年其实川普也是大胜   那么2020年他们就把所有这种上限全部取消了   就使得用每一种方法加起来   我相信任何一种方法排除了以外   川普都能赢

主持人:对   其实刚才秦鹏先生也提到了另外还有一个问题   就是很多民众因为受主流社会的宣传   和这种社会环境的影响   他头脑中确实滋生了很多对川普莫名的仇恨   所以我们看到现在在点票的过程中   很多他是点票员自己啊!他去改或者把这个川普的票唱成拜登   或者故意不去计川普的票   这些我觉得并不一定所有的行为都是统一协调   或这谁让他这么做   他可能就是自发的这种作法

横河:但是这个自法作法不是个人自发   就说他们实际上是有一个文化   在这个圈子里已经形成了一种文化

主持人:有可能是

横河:就说在他的周围的人当中

主持人:都这么做

横河:你要知道在2016年大选之前   这个支持川普的人是不敢说的   不敢说自己支持川普的   所以他们这个文化相当强   而且这个文化的特征在什么地方呢?就是仇恨川普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川普要回归传统   要回归信仰   而这些人实际上是没有信仰的   所以做事没有底线   这是一个普遍现象   就说他做事没有底线   在他这个圈子里面   他们认为只要能把川普打下去   所有不道德的事情都是可以被允许的   事实上他们本身反的也是道德   就是人的道德   或者人跟神的这种信仰的这部分   就是他们反的   因此这些人在做的时候   你说他是完全自发的吗?不见得   也许他们几个人就商量好了   我们这回就这么干

主持人:确实是这样   是   秦鹏先生刚才横河先生提到了一个全球化的利益集团   他提到了说川普挡了他们的路   其实我觉得这个确实是有这种很强的迹象   比如说前两天彭博办了一个所谓的创新经济论坛   那么在这个创新经济论坛上   都是请了所谓的大公司   然后政府高官   就是所谓的菁英人士   现在保守派媒体说他们这种论坛实际上他要做的   就是把这个更加扩大政府的权力   用来去约束个人的自由和财富   这个被保守派媒体说成是所谓的Great reset 大重构

这个概念其实之前在有一位大主教给川普总统的信中有提到   这位大主教给川普总统写了三封信   第二封信中他就提到了这个Great reset这个概念   他说这个大重构其实是一种什么呢?他说是邪恶势力利用全球的瘟疫大流行   实施进行这种Great reset大重构   这样是一个全球的议程用来封锁世界   要求人民交出自由与财产   建立起全球暴政   所以一个您怎么看在川普总统任期还没结束的时候   他们已经急着在论坛上已经谈到这样的概念了   另外就是说对于主教提到的这是一种邪恶的试图建立起全球暴政这样一个概念和动机   您觉得这个是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情?还是他会不会给人一点点阴谋论的感觉?

秦鹏:我认为这个事情的本身是已经在发生了   而且这是一个长期计划的   做一个长期部署的   比如说刚才横河先生提到这样的一个计票系统   我们看到不仅仅是在美国   它是在过去的这么些年中   我们看他努力的推动电子化的计票   然后在不同的这些地方   不同的这些人甚至是在民主党的党内   他都实际上采用了这种方法   包括我们事实上知道说在民主党的党内竞选的时候   2次都是桑德斯事实上领先的   但是最后很关键的时刻   我们看到桑德斯都被希拉里给挫败了   然后被拜登给挫败了   那么是不是真的因为这些选民们就支持了这个拜登或者支持希拉里?你到今天来看   其实我觉得这个东西很难去说的

恐怕就是他需要把希拉里推上去   把拜登推上去   所以他们就通过这样一个系统   最后很简单的、很巧妙的作弊   就把这个事情给解决了   然后因为他本身像类似桑德斯   他们也是有党派的利益在里头   所以他们吃了哑巴亏他们也不敢去说   所以这个事情我觉得在民主党的党内也大规模在发生   他们的目的那就要去推动他们的这样的代言人   或者这样的深层的势力   这么去上去   因为作为桑德斯来讲   虽然他推行的是社会主义的这一套   但他所推动、发动的是社会主义类似这种底层的一些人   然后打土豪分田地   但是我们同样注意到   搞社会主义的这么一群人   像希拉里、拜登   他们所奉行的一些措施   也非常社会主义措施   但是他们是利用了现有的这些全球化的菁英们

主持人:是

秦鹏:以及现有的政治菁英们   在发动一些我们叫边缘人群   他们来一起去重构这个世界、重构美国   对吧!这是我们看到在美国发生的   那么在全球事实上这个计票系统也在推动到了全球非常多的国家   那么包括我们看到是在欧洲的很多国家   他们也在推行   所以这样的操作系统   他其实也可以同样的通过这种方式   当然还会辅佐成这种利用金钱或这是其他的政治影响等等   就是把这样的一些对他们整体有利的这么一群人   推上政治舞台   那么这样的话   最终就形成了一个现有的政治菁英们   还有这些经济菁英们   还有一些科技菁英、文化菁英   他们就形成一个这种直接的一个既得利益的这么集团或者共同体   他们来推动了整个世界的再构

主持人:他们是不是其实是想构建一个世界政府啊?全球政府啊?

秦鹏:对   所以我们如果说长期关注   就是我们看到全球一些论坛   或者一些主题话题的时候   比如说全球变暖   或者是全球化   或者是一些达沃斯论坛等等   这些背后我们看到   他们几乎都是同一波人   都是在不断去推动   所以这些背后的话   他们其实是在很美好的一些共同的理念下边   其实是这些人是有一个共同的一个理想的   就是要推动一个对他们有利的一个世界   而这个世界   他们是作为一种上层的   而其他的一些很多国家   包括比如说特别向中国或者其他一些不发达国家   这些国家里边他们其实是希望能够维持一些现有的秩序

就是和中共的   比如说对中共的当权者去进行勾结   然后奴役的是下层的这些民众   然后以破坏当地的环境来作为代价   然后形成这些发达国家的这些利益集团的利益   以及他们的这样的一些干净的能源   干净的环境   所以这实际上我觉得是作为新能源推动背后的推手们他们所期望能达到的

而作为新能源   其实这些推动者们很明白   目前没有任何的这种科学的证据   或者是直接的一个新能源代替现有的石化能源   比如我们说卡车或者飞机   或者是其他的一些很多很多的这样的机器   事实上没有办法用这种风力或者是太阳能等等去解决的   但为什么他要去推动?就是因为这个过程中   本身就是带来整个产业重构   或者由政府去干预   或者政府直接去大规模的投资和花钱的时候   他会有一批这样的既得的利益集团   在这个过程中   大规模去赚取利益   所以他们愿意去推动这些事情

主持人:是   给政府……

秦鹏:当然了要做到这个结果   那就需要有一些美好的这样的辞演   比如说是为了全球化的解决经济问题   或者解决环境问题   或者解决全球变暖问题等等的   所以这种大重构这样一个目的   事实上就是要把他们的这个利益集团的利益进行强化   那么在前台的时候我们也除了看到论坛或者会议在推动的时候   也看到了像加拿大的   我们叫小土豆对吧!就是特鲁多

主持人:是

秦鹏:他在9月29日的时候   联合视频大会的时候   他也公开讲到这个大重构问题   他说就是要通过利用瘟疫这样的难得的这种机遇   去解决他们所希望的这种类似全球贫困   或者是不平等   或者是气候变暖   但是刚才我其实已经讲了   所谓的这些大的主题、美好的主题下   其实要的一个什么利益呢?并不是真正的让那些   比如说我们看到美国的这些黑人们   或者是非法移民   真正的变为富人   而是让他们吃不饱   但也饿不死   但是整体在这个过程中   是什么人得利呢?是那些上层的利益集团们   他们在去重构这些世界

主持人:好的   了解   谢谢秦鹏先生   确实是像您所说的给政府干预制造了理由   但是有一个问题挺有意思   我想问一下横河先生   在这一次的所谓的创新经济论坛上   我们看到久未露面的王岐山在上面发言   我觉得这是不是在某种程度上   说明这些全球主义者已经急不可待的   希望让美国和中共重回原来的所谓合作关系呢?

横河:对   这个在拜登竞选的过程当中   他一直在说这句话   他要让中共重新回到正确的轨道   就是遵守国际秩序   这个正是前面几十年失败了的政策   中共不会这样做的   但中共现在经济上也受到了打击   所以说如果说西方能够缓和下来   就是从川普的政策又往后退的话   中共也会做一点让步   哪怕重新再提韬光养晦都可以   很有这个可能性   因为中共它要维持统治的话   它真的不能够完全断开来   所以说这就是迹象   就表示什么呢?全球化的利益不能够离开中国

主持人:是

横河:所以说川普总统提出来美国第一   它要有这个利益的话   它必须要有一部分人被它压榨   那么这部分人到目前为止   最大的群体还在中国   所以中国是必不可少的   要全球化、要大政府   这种管理方式   这种监控方式   所有剥夺人们自由   那中共是最驾轻就熟的   所以他一定要把中国结合进来   来这个退   但是我觉得这部分是退不回去的

主持人:对   反正就是说你可以看到这些过去的得益者   现在还在急着要推行同样一套东西   所以我看网上有人说   说过去多少几十年有三样东西不变   其中不就包括基辛格的对华政策?

横河:对

主持人:另外两样好像是肯德基的Recipe什么的   还有可口可乐的配方   好的   非常感谢二位今天的精彩点评   那我们还是会持续关注美国大选最新局势   给您带来最新和最深的这样的解剖和剖析   好的   那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热点互动 点击订阅:http://bit.ly/2ONUBfx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