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百种酷刑】利用动物摧残人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29日讯】贾海英的双手被铐在外面的树干上,黑压压的蚊子飞来飞去,落满了她的全身。她眼睁睁地看着它们叮咬、吸血。

警察把蛇缠在王春梅的脖子上,将壁虎放她身上,并用电棍追着壁虎电,让它把毒和电放到她身上,还说:“我电壁虎呢,没电你。”

张延荣被绑到猪圈里,警察把野兔子塞到其裤裆里,然后用脚踢或抽打兔子,迫其乱抓乱咬。

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中共的劳教所、拘留所、监狱等关押场所的警察丧尽天良、极尽邪恶之能事,利用动物来迫害法轮功学员。

在中共针对法轮功学员使用的上百种酷刑手段中,除了电刑、火刑、水刑、冻刑、铐刑、坐刑、饿刑、抻刑、毒打、性虐待、药物迫害、堕胎、活摘器官外,还利用蛇、蚂蚁、蝎子、蚊子、猫、老鼠、蛤蟆、野兔子、猪、狼狗等摧残法轮功学员。

其手段残忍、龌龊到令人发指的程度,例如:

“蚂蚁上树”,在男性生殖器上抹上糖水,然后放上抓来的蚂蚁,让蚂蚁去咬;

把人抬入有一窝野蜜蜂的猪圈里面;

将身长五六寸的老鼠放入裤子内,扎上腰带,让其咬;

把蜘蛛放进阴道里,塞到嘴里;

扒光衣服,让一百多条毛毛虫在身上爬;

把抓到的虱子一把把往身上扔;

放出狼狗嘶咬了六十多口……

澳大利亚维州立法会议员菲恩(Bernie Finn)说:“世界上很少有像中共这样的政府卑鄙地迫害人权。”

她被黑压压的蚊虫叮咬

内蒙古霍林郭勒市贾海英女士,个体工商户,自1996年修炼法轮功后,先天性心脏病、妇科病等全部消失,驼背也直了。

贾海英先后四次被非法劳教,累计8年。她有二十多位亲人,都遭到中共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中有5位亲人在迫害中离世。

在劳教所的黑窝里,贾海英受到过至少十种以上的酷刑折磨,曾被打得七窍流血后曝晒。

1999年12月24日,她被秘密送到图牧吉劳教所非法劳教3年。

2002年6月,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为了抵制迫害,集体绝食。绝食到第四天,劳教所的警察再一次倾巢出动,对18名法轮功学员灌食。

为了逼迫贾海英停止绝食,两个大个子警察把她拖到一个黑屋子里暴打。鲜血从她的鼻子、耳朵、眼睛、嘴里流出来,滴落在衣服上和水泥地上。

绝食后的第4天,贾海英炼功,管教科的科长来到她面前打她两个嘴巴子,她继续炼。科长拿扫帚条子往她的手上、胳膊上抽打。她身上隆起一条条青色的血痕,她依然炼功。

科长就调来3个犯人,把贾海英拉扯到大门外,将她绑到离猪圈不远的一棵大树干上。

夏季的夜晚,猪圈里蚊虫非常多,贾海英因上次绝食整张脸紫青紫青的,还没有消肿,旧伤未平又添新伤,散发出来的血腥气味引来了层出不穷的蚊虫。

当时贾海英只穿了一条短裤和一个条型的背心,大面积的皮肤外露。那天正赶上刚下过雨,阴著天,恰好适合蚊虫出来活动。密麻麻的蚊子、小咬、大瞎蒙等吸血蚊虫成群地飞来飞去。

她身上落满了蚊虫,她的双手被铐住,怎么也动不了。从早上八点多,一直铐到中午十一点多,她全身的皮肤出现了密密匝匝的红色斑点。过了好长时间,皮肤的红包都消不下去。

把蛇、壁虎放到她们身上

在河北保定高阳劳教所里,警察对女法轮功学员使用两种酷刑手段:把活蛇缠在人的脖子上,或塞进衣服里任其乱咬;抓来蝎子放在她们身上,让其蜇人。

警察以此吓唬、取乐。五大队主任臧海利曾将蛇放在法轮功女学员的脖子上、怀里、胸罩内;一个戴姓主任曾将一条蛇缠在法轮功女学员的脖子上。

一天,高阳劳教所警察把一名法轮功学员强行拖到菜园子中的一间黑屋子里施刑。一个女警抓来一只壁虎放在这名法轮功学员的背上,并把上衣掖到她的裤腰里,让壁虎在身上乱窜。

警察们还嫌不够,又弄来一条毒蛇放在这名法轮功学员的身上、肩上。这样迫害到晚上十一点多才把她拖回去。

自2003年4月,河北省唐山市法轮功学员王春梅,在河北保定高阳劳教所遭到三、四个月的连续迫害。两三个警察带着七个犯人,白天在小号里对她进行折磨洗脑,夜里把她拉到野地里毒打。

种种刑罚都用上了,见王春梅仍坚强不屈,警察就抓来蛇、蝎子放到她身上咬。

5月26日晚,警察把她铐在野外,用毒蛇缠在她脖子上三次;又把壁虎放在她身上,电棍追着壁虎电,直到把壁虎电死。警察说:“我电壁虎呢,没电你。”

把野兔子放进裤裆里

张延荣,1960年5月12日出生,甘肃省金昌市永昌县焦家庄乡河滩村七社居民。

2002年4月30日,永昌县中共“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 效仿文革,操控公安、法院、检察院召开所谓“公判大会”、批斗、游街侮辱当地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张延荣、妻子王泽芳及其他多位亲人都在内。

2000年3月21日,他因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金昌市劳教管理委员会非法劳教2年;2002年10月,被非法判刑12年;11月13日,被劫持到甘肃省兰州监狱,后于2005年12月初被劫持到酒泉监狱。

在酒泉监狱,他因不“转化”(放弃修炼),被罚坐小凳子,时间长了臀部生硬茧、溃烂;被“熬鹰”,眼睛不能闭上,稍有迷糊立即被暴打。

为“转化”法轮功学员,酒泉监狱的狱警使用野兔子来迫害。“兔子急了会咬人”是一句俗语。他们把兔子放进学员的裤裆里,裤腿扎紧,狠抽兔子,兔子在学员身上疯狂抓挠。

警察把张延荣绑到猪圈里,把野兔子塞入裤裆里,然后用脚踢或抽打兔子,迫其乱抓乱咬。

一次次的迫害,使张延荣身体极度虚弱,无法正常生活,身心遭受重创,于2007年8月5日含冤离世,年仅48岁。

张延荣被迫害死之后,家人给换衣服时发现小便头及周围大面积都是黑色的。

最大的人道灾难

大陆维权律师谢燕益和谢阳在致欧盟的公开信中写道,“这场迫害所涉及的范围及造成的恶果,可以说是二战结束以来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场人道灾难……”“中国最大的人权问题是法轮功问题。”

2019年的7月20日,法轮功学员反对中共迫害20周年纪念日,美国著名智库“自由之家”的东亚问题资深研究分析师莎拉·库克(Sarah Cook)表示,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当今中国最严重的宗教迫害。

澳大利亚维州立法会议员菲恩(Bernie Finn)说:“他们(法轮功学员)是非常善良的人。他们不应该受到迫害,他们不应该遭受到北京那些暴徒的对待,而这就是不争的事实。”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言)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