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朱军性骚扰案 闭门开庭细节曝光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06日讯】央视主持人朱军性骚扰案首次在北京海淀区法院开庭当天,受害人弦子(网名)申请公开庭审被拒。随后,网络曝光出闭门开庭的细节,当事人朱军未出庭,庭审持续十小时,法院门外聚集了大量支持弦子的年轻人。

12月2日下午,朱军性骚扰案在北京海淀区法院开庭。法院外,聚集了上百名自发前来为弦子助阵的年轻人,他们高举“性骚扰可耻”、“打破黑箱”、“#MeToo”以及“我们一起向历史要答案”等标语。

弦子说,她申请公开庭审,以及朱军本人到庭的两项要求均被拒。

法院门外聚集了大量支持弦子的年轻人。(推特截图)

12月5日,法广发布一篇题为《昨夜我们不只是弦子的朋友,我们也是彼此的朋友》一文描述了开庭当天的细节。

文章说,2日下午1点,她到达海淀区法院的时候,门口已经聚满了来支持弦子的人。主要是年轻人,很多是男性。人多得几乎占满了整条街,却出奇安静。直到弦子出现,人群也只是有一些响动,却没有任何喧哗。

大家整齐地竖起标语,有人上去递花,有陌生的女孩过去跟弦子耳语,然后拥抱在一起,更多人只是默默地开始抹眼泪。面对人群,弦子说很怕自己“搞砸了”会辜负大家,但她相信“历史也许会重复,但一定会向前”。

人群的安静,衬托出警察们“维护秩序”声音的响亮。他们驱赶人群到马路上,并拉起警戒线,还以“检查采访资格”为由,粗暴地扣押了一名外国记者。

作者说,她陪弦子走到进口。难以想像那么瘦弱的弦子,是带着怎样的勇气和决心,一个人走进这样一个未知的建筑物中,去面临这样一场胜负难料的诉讼。

开庭以后,一部分支持弦子的小伙伴在附近酒店找了个会议室避寒,同时等待结果。他们很多人互相都不认识,但就是互相信任著一起去了。 除了少部分人是弦子亲近的朋友,更多的人都是“被她鼓舞”或“她帮助过的人”。

大家在一起为弦子录视频、写小纸条,在没有媒体能报导的情况下,每个人都渴望发出一份哪怕微弱的声音。同时,外地不能赶来的朋友送来了奶茶、炸鸡,向大家表示支持。

除了现场的微信群以外,线上支持弦子的微信群已经加满了五个。每个群里的人都在给远方的朋友同步现场情况,同时给现场的朋友点热饮、手套、糖葫芦……外卖已经不知道收件人到底是谁 ,每一个外卖都是“给弦女士的朋友”,然后大家说:“我们都是”。

作者说,截止她写下这些字,已经过去了10个小时,弦子还没有出来。进去之前她就已经肠胃炎发作,不知道她这10个小时是怎么面对那些漫长的举证、屈辱的程序和无望的等待的。

作者形容,这10个小时,是她人生中非常重要的10个小时。她见到了活生生的善良、坚定、柔软又理性的人群。没有人高呼什么口号,没有人有什么居心,没有人想出什么头逞什么能。只是在场,只是等待,只是陪伴。

在那条北京冬夜里冰冷的街道上,堆满了热腾腾的食物和鲜花,还有无数个无法被磨灭的灵魂。如果你见过这样的一群人,那你一定不会再觉得任何黑夜遥遥无期。

视频中弦子表示,做好了坚持下去的准备,不管是输还是赢,一定会有结果。(视频截图)

多家外媒分析认为,弦子控告朱军性骚扰案是中国类似案件中,极少数能正式走入法庭审理阶段的案例。也有分析认为,这将对中国的MeToo运动影响重大。

该案曝光于2018年反对性侵害的“Me Too”运动席卷全球之时。微博用户“麦烧同学”转发了弦子举报自己4年前遭朱军性侵猥亵的长文。

“弦子”在长文中披露,2014年到央视实习时,遭到主持人朱军性骚扰,甚至性侵。事发后,弦子曾在老师和朋友的陪同下报警,警方也曾立案并进行了取证。但警方以朱军具有“对社会巨大正面影响力”为由,规劝弦子放弃起诉,事件不了了之。

2018年7月27日,陆媒财新网发布《女实习生指控主持人朱军性骚扰》,详细讲述了朱军性骚扰女生的细节。

事件发酵后,朱军本人和央视均对此事保持沉默,还回避了多家陆媒的采访。

同年8月15日,朱军发布律师声明,称已将爆料者起诉至北京市海淀区法院,法院已予正式受理。

同年9月25日,弦子透露,朱军开始对微博、弦子、麦烧三方对象发起了诉讼,要求她们道歉,赔偿65万元人民币,并承担此次诉讼费用。

随后,弦子也开始起诉朱军,并向朱军索赔人民币6万元。

同年10月25日,双方就此事在法庭交换证据,朱军未现身。

弦子一度遭遇各方施压,北京警方甚至到武汉弦子父母家中恐吓,要求他们签不声张保证书。

弦子对英媒表示:过去的这几年给她带来了很大伤害。在搜集2014年证据的过程中,她无数次重复自己的经历,每一次表述都是一场折磨和羞辱。

不过,她也强调,无论输赢,她都不后悔。“如果我赢了,那肯定会鼓舞更多女性站出来说出自己的故事;如果我输了,我会继续上诉,直到讨回公道。”

(记者李芸综合报导/责任编辑:祝馨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