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急灭火“八孩母” 同时要降温谷爱凌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2月19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今天焦点:医院治病时“盗器官”!江西男控诉遭打压;董集村趴地“钟姓女”无音讯;徐州妇联经费三千多万,被吁解散,丰县欠债123亿;浙大清华等声援“八孩母”,江苏启动调查的三个幕后真相。

【江苏调查值得高兴吗?中共操纵舆论的三种目的和手法】

经历了这么多,有些中国人还是不明白一个道理,就是“庆父不死、鲁难不已”。一看江苏省说要调查“八孩母”案,就觉得是社会上的广泛施压,换来了希望,内心暗生欢喜。可是这种事,在历史上和当今是重复发生,中共总是变换各种手法,来逃避追责,扮演“伟光正”的形象。据我有限的观察,中共操纵舆论,主要有三种目的和手法:

第一,当他们一定要打压谁的时候,比如那些跟其意识型态不同的、又人数众多的群体,中共便会颠倒黑白,把活生生的事实给歪曲掉,把坏的说成好的,善的说成恶的,公然用掌握的全部媒体,利用掌握的发达的舆论工具,在全世界抹黑,这种铺天盖地的造假,是古今中外,除中共外,没人做过的。远的例子,有在夺权前不断舆论宣传造假抹黑国民政府,1949年夺权后的历次整人政治运动,还有后来对反腐败反官倒甚至有人提出反一党专制的八九六四学潮、对坚持“真善忍”信仰坚信神佛和善恶有报的法轮功群体,对709等各种在中国的正义律师群体、以及对主张坚守民主自由的真香港人群体,对于这些中共都是开足宣传攻势,并且利用外交施压、经济利诱、流氓施压等手段,公然在全世界对相应群体抹黑。

第二,中共对于那些与意识形态无关的,但是中共自认为对其权力有威胁的个案,其便会扭曲真相,或者极力掩盖真相、矢口否认,一直否认到你外界追责的都感觉疲劳了,不想再追了,事情就不了了之了,这样的例子很多,包括武汉病毒溯源、还有彭帅举报张高丽的案子。

第三,那些跟意识形态无关,又不会直接威胁到其权力,但是长久下去会对其执政基础产生动摇的案件,比如数不清的社会不公案件,包括红黄蓝幼儿园孩童遭群体鸡奸的案件、福建省欧金中杀人案、武汉大学生频繁发生的集体失踪案、雷洋案、聂树斌案、各地老兵维权、各地上访案件等等,超级多,还有就是现在的“八孩母”、或者叫“铁链女”案。对于这些案件,如果没有在社会上形成足够关注度和舆论压力,中共中央和中央一级媒体,绝对不会插手,只有零零散散的地方媒体和个人言论的关注。一旦发生更广泛社会影响,那么中共中央一级,就会梳妆打扮好,瞬间变身“正义化身”,要“代表月亮消灭你”,此时,公众会误以为中央又出手了,但那只不过是“戏”。最后的结果,我们都可以摸到规律、总结出公式,无非就是党和中央亲切关怀、总书记或者上级亲自指示、各级党政领导高度重视的情况下,要么是个别的相应责任官员临时下台,要么就是个别的相应被告人,判了一些刑期,量刑多重就看此人是不是后台够硬、党想在舆论上操作到什么程度,往往就是这样,给舆论一个交代,就完事了。这时,大多数人就上当了,就觉得事情解决了,就完了,不围观了,散了,如果个别人再关注下去,甚至深入挖掘事件疑点继续问责,则立刻会成为铁拳打压对象。

以上三类处置手法,中共一直在使用,循环往复,代代相传,可是中国人就是不醒,一代人目睹一幕幕不幸入了土,下一代人,抱着对中共党的错觉,又在苦中作乐地生活着,继续被中共的宣传玩得团团转。今天,我们关注的是八孩母案,明天,还会有别的案子,中国最根本的问题不解决,这类案子,永远会存在下去,当官的和流氓永远勾结在一起的情况下,今天受害的是四川南充的李莹,明天受害的,可能是别人。

【与江苏成立“八孩母”案调查组有关的“三点真相”】

2月17日,江苏省委省政府决定,成立“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调查组,看上去是对事件采取行动,但是我却觉得挺可悲的。因为当局又耍起了“障眼法”,这不是好事,而是天大的坏事,因为众多人,又要把解决问题的希望,寄托给中共政府,又有一批人,将在中共利用宣传“活摘”人的良知和独立判断后,成为党的“小粉红”,假扮正义。成立对某些案子的调查组,这是中共变废为宝、把坏事变好事的第一步。

就江苏省委目前成立的调查组而言,我现在就可以给大家点名其意图,还有发展趋势,有三点:

第一,调查组是幌子,是缓兵之计,其实更显中共的邪恶,因为,答案他们早就知道了,事情过去了超过三周了,在持续的舆情关注下,当局,从地方到中央,一定对事件真相早就掌握了,当局如果真有诚意,不会是成立调查组。我告诉大家,作为一个独立思考的人,作为一个正常政府,作为一个不被中共宣传蒙蔽的人,面对这件事发展到现在,您对一个政府该做什么,应该有怎样的最基本的认知呢?是这样的:政府必然已经掌握相关责任人,此事引起全国关注,必然由公安部一级、或者国务院一级的官员出面,宣布已经掌握的事件脉络,相应责任人,并同时责成相应部门,成立调查组,全面彻查全国存在的类似案例。大家知道中共打压法轮功,专门成立了从中央到地方哪怕一个小地方,都有“610办公室”,从上到下贯穿着,都能细到这种程度,可是真正抓坏人,怎么就做不到?中共想打击谁,也是各地公安部门可以集体表态,搞什么肃清、搞什么整风,为什么打击人口贩子,就做不到呢?对吧。所以,正常的政府,在这样的事情出现后,一定是会责成相应部门彻查,全国彻查人口贩子及乡村妇女类似遭遇,杜绝类似案件再发生。另外,正常的政府也必然会跟公众公布当前受害人士,比如“八孩母”,她的真实身世,她现在受到了怎样的照顾,生活有了多大的改善,并且开放给媒体采访,让公众安心。以上这些要点,都必然是一个政府,在这么大一件案子发展到现在的,一个正常的反应。甚至于,一些直接负责的官员,可能都因为在自己属内发生了如此悲剧,哭着鞠躬,在媒体前、在公众前,宣布引咎辞职,这是正常社会。可是在中共治下,你们永远看不到这些,当局做了一点点象征性动作,很多中国人就满足了,甚至还会觉得这个政府还有“希望”,这是长期洗脑的结果,不知道正常社会为何物。所以,以后,特别是中国的朋友,我建议您,遇到一些社会事件,你以一个通识、一个常识的角度,去想想一个正常社会、正常政府,会怎么处理那件事,可能就不会轻易被中共蒙蔽了。但有的个别人可能会说,我要是政府,要是共产党,我也那么干,那对不起,我只能说,您是被中共的迷魂汤灌得头脑发昏了。不说别的,2月16日成都发生两起一氧化碳中毒,导致5人死亡,成都全城搞“协警”上门查热水器隐患,当然也是走形式,引得成都当地人嘲讽,但是起码敢走这个形式,可是“八孩母”案怎么不敢在丰县挨家盘查人口走私呢,全民核酸检测,或者整个小区拉走集中隔离,这中共这事不是天天干吗,不是喊所谓“制度优势”吗,查人口贩子就没影了,一到正经事的时候,就怂了!

刚才是说江苏省委成立八孩母调查组的第一点我们现在就可以知道的情况,就是当局掌握的信息,能做的绝不仅仅这些,当局只是懒洋洋地翻了一下眼皮,成立个破调查组,等于什么都没做,很多真相那帮党官其实都知道,还搞什么所谓调查,其实不是调查,是策划,是“公关策划组”,这是本质,研究怎么不伤害政权、不伤害党的形象的,把舆情给抑制住。

这就是我们要说的,可以判断到的第二个点。就是江苏成立调查组之后,这预示着,一定有一个或某几个倒楣鬼会被抛出,因为当局既然迟迟宣布成立调查,就必须拿出something,或者抛出somebody,给这个姿态画个句号。如果它只要全力打压谁就能把事情压下去,它早就那么做了,现在这样做,就是说它靠打压压不下去了,另外,这也预示着,一定有犯罪责任人会被抛出,那这个责任人是谁,就要看如何平衡各方利益,又不损害党内“感情”的,去选好这个或几个“责任人”、并且给出适当量刑,目的是能堵住公众的嘴。

第三点,中共其实一定不是没考虑过,抓几个可能继续挑起公众关注的人,然后挑头的人没了,慢慢热度也就降下去了,就像去丰县(疯县)调查的两名女网友就是,她们不就是被抓了嘛,有一些人不是被封号了嘛,还有一些人受到威胁,不准许他们再关注,但是啊,当局发现这样下去不行。而且还有一点,李莹的亲人,也都一直在关注着,如果能控制,中共当局会找到李莹的家属,强迫他们否认“八孩母”李莹是自己的女儿,然后宣布自己放弃要求DNA配对,当局目前还没这么做,说明有顾虑。首先,李莹爸爸是转业军人,有自己的生前战友,中共怕这么做,会激起军中反感,也因此不敢承认“八孩母”是李莹,但这件事,它一定会弄巧成拙的。另外呢,就是中共也知道,李莹和“八孩母”长得就很像,事态发展到这个地步,李莹家属出面也不会平息的。综合以上种种因素,所以当局才改变了策略,不得已成立调查组,就是“公关策划组”啦,要挥泪斩喽啰,抛出个别恶人,堵住公众的嘴。这不得不说,有全社会关注的功劳,不少人声援,但是呢,这事共产党可经历太多了,它想玩你们,经验可多着呢,上面我也都跟大家讲了,那么,什么能战胜它这套呢?就是彻底认清共产党的邪恶,唤醒自己根本的良知,全社会都这样,全民觉醒了,那中共这艘驶往地狱的“马列”专车,也就玩完了。现在中共就是怕舆论发展发展,最后发展到舆论对中共体制的集体反思和醒悟,那事件就从社会事件变成政治事件、最终变成事关党的生死存亡的事件,那这中共就太害怕了。所以,现在也是象征性做点动作。

【更多高校和人群声援八孩母 胡锡进和官媒突然也“关心”起来】

我们看到,除了江苏省委宣布成立调查组,胡锡进也早不早晚不晚地,在2月17日这一天,发帖文,标题说八孩事件象征官方公信力已经是非常脆弱了,是“警钟”,但是细看文章,就会发现,胡锡进主要指的是江苏、包括其下属的徐州、丰县这些地方政府,并非中央政府。并且明说,每次有舆论事件形成,媒体总跟着推波助澜,而这次媒体都没有跟进,指的是官方媒体,而是有不少自媒体跟进,总不能把自媒体都封了吧,胡锡进其实点出了当局的无奈,因为民间关注度太高。并且恬不知耻说,说政府做了几十年好事,但跟社会沟通不能出问题,得解决,这给中共洗白,问题不是纵容和参与犯罪,而是“沟通”没沟通好,真是什么理由都想得出。最后一句,胡锡进说,希望江苏省委省政府拿出公众信任的调查结果,给这个“奇案”画个句号。

胡锡进的“坏”在于,装疯卖傻扮可爱,必要时,好像也骂两句,但是小骂大帮忙,把公众视线引向歧途,给中共开脱的同时,又营造了一种舆论开放的假象,就好像他挺敢说似的,实际上是一种宣传操作。而他用“奇案”来形容八孩母案,更显其歹毒用意。意思是只有这么个孤案、而且是千载不遇的,所以叫“奇案”。其实胡锡进发的是又一篇洗地文啦。

还有央视、新华社、《人民日报》、甚至《中国妇女报》等官媒,都在2月17日这一天,统一步调,报导了江苏成立调查组一事,而此前,这些官媒都是默不做声的。

推特网友谷风,还发了一个《湖北经视》的报导,这同样是地方官媒,通报了江苏成立调查组一事。

官媒从上到下,包括胡锡进,还有江苏省委,都在这一天,像打了鸡血一样,为八孩母事件行动起来,很明显,这是得到了中央一级的指示。就像我们刚才说的,这是无数声音汇聚在一起后,天天呐喊,才换来当局这么一点点的高傲动作,那意味啊,能感受到,挤出来那么几句话,都懒得抬眼看一下亿万关注此事的普通人。

继北大百名学子联署,要关注八孩母之后,清华大学、人民大学、浙大、四川大学等等,也都参与了实名联署行动,名单在2月15日发布,同样是要求严厉打击拐卖和残害妇女,深刻检讨人口问题等等。浙大、川大的学生联署,也提出了类似的倡议。这是在六四之后,很少见的、请愿对象是中共当局的高校学生联署行动。可是,这又何止呢。

【妇联被骂麻木不仁 徐州妇联经费三千多万 丰县欠债123亿】

2月15日,中国人权律师刘晓原,为“铁链女”一事给全国妇联写了一封公开信,说铁链女一事,性质极为恶劣,全国妇联却一直保持沉默,这种冷漠,已远非“遗憾”二字所能表达,要求派工作组调查。

北大教授吴必虎也在2月16日发声,谴责全国妇联麻木不仁,并要求全国妇联道歉、徐州妇联解散。吴教授在微博上转发了一篇文章,叫“再见,妇联”。文章作者说,有热心人近日致电徐州妇联,要他们给铁链女提供法律援助,妇联则说,“你们去打110好了。”但是热心人说,“你们是妇联,这事必须管啊,不然,你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结果话音刚落,妇联那边说句“再见”就撂电话了。作者用一句话形容自己对此事的感受,就是:我知道你无耻,但是你的无耻还是深深震撼了我。然而,吴必虎教授在发声并转发上文后,微博账号便被禁言。还有在海外的华人,走上街头,要求彻查八孩母案。

而此时,徐州妇联2020年度的花费,经查证,居然达到3000多万元,他们拿这些钱去干什么了呢?!但中共的哪一个部门,不是这样的呢,拿着人类的钱,却不给人类办事。而更夸张的是,处于事件中心的徐州丰县,一个经济并不发达的县城,2021年统计的地方债高达123亿人民币,债务率达到373%。而类似的县,全国还有很多,如果全国2000多个县都是如此,那巨大的债务,迟早要压垮中国经济。巨额债务,再加上丰县又爆出“八孩母”案,有好几家代销方,已经下架了给丰县的“信托计划”。

“八孩母”案,发展到现在,其实已经对中共构成了体制上的挑战,全国越来越多人,已经看到了当局的不作为,很多人也开始反思,很多在中共体制下不敢发声的,看到此事后,也开始发出愤怒的呼喊。

【董集村“钟姓女”无音讯 江西男子揭发医院盗取器官】

然而,在八孩母案发生的同时,在人们的聚焦点之外,有些罪恶接着被掩盖着,同样的悲惨、下作。比如,八孩母隔壁那个,在地上趴了二十多年的钟姓“疯女人”,此前财新网报导她已被送入精神病院,但很快文章被删,而且再无跟进消息,不知此女现在如何。

也有人传出其他类似受害女子的案例,也拿出了疑似受害女子被拐卖前的形象照片,作为对比,可以想见,在中国,好多失踪女孩,也许可以到一些邪恶乡村,找到现今的她们,或许能找到,或许,再也找不到了。

而在江西九江,一名男子打横幅,控诉当地一家医院,在医治时盗取患者器官,结果遭遇“维稳”。而这种事更可怕,这种去医院治病,后来发现器官被盗了的,在中国已经不是个案,这是相当可怕的,比拐卖可能威胁到的人群更多。而这一切的根本问题,就是中共治下“没有法治”,中共的特点也决定了它不可能、也不允许有真正的法治。

【“金链女”谷爱凌让当局不放心 习近平痛恨“追星”】

而在“铁链女”遭遇的种种强暴被公之于众的同时,另一个被“金链子”拴着的少女“谷爱凌”,则一时间成了中国媒体宠儿,官媒争相报导,中纪委甚至也出面做专访,成了中共宣传自身的香饽饽。然而,就像我在2月12日分享的那样,谷爱凌也许有朝一日,会令中共头大。其实现在已经是了。

她不仅在个人IG上触及“翻墙话题”、又在镜头前分享“吃包子”、“吃韭菜盒子”的画面,都很敏感,还在外界追问她国籍的时候,说过:我在美国时就是美国人,在中国时就是中国人。这些细节,让给中共叼盘的胡锡进看在眼里,替主子愁在心头。在2月13日就发文呼吁宣传部门说,别过度宣传谷爱凌了,不知道她随着年龄的增长,会认同哪个国家归属。这句话,一来我们可以看出,胡锡进应该也不否认谷爱凌是双重国籍,另外,胡锡进也担心,18岁的谷爱凌接触的中国一些真实情况多了,会慢慢对中共有自己更独立的新的认识,因此才会说,谷爱凌以后还可能对国籍归属有不同的认识。并且,胡锡进还说,在谷爱凌的问题上,中共国的荣誉不能有风险,言外之意,中共热捧谷爱凌,但谷爱凌不是党员、没上过党课,不懂中共为何物,未来还是个风险。

而从中共政治上来看,谷爱凌在中国太红对她也不好。2月16日,党刊《求是》杂志刊登习近平去年12月6日在一次政治局集体学习时的讲话,说要立法整治所谓“邪教式”追星。习近平指出,凡事都有个度,过了度、越了界,就成了社会问题,背离所谓“核心价值”。实际上,中共不是不允许“邪教式”追星,而是中共邪教治下,只能有一个被人民疯狂追逐的“明星”。谷爱凌红得过头,在中国会犯政治规矩,不知道这事有没有人告诉她。

【美媒揭习近平等常委消失“内幕” 中共在俄乌问题上左右为难】

而习近平本人,还有另外所有常委,在北京冬奥开幕后,在公众视野消失了一个多星期。就算是党媒在此期间公布的王岐山出席一场国际会议的讲话,其实也是预录好的。所以说,王岐山和七常委,很可能在一起,而他们因为什么集体消失呢?我在本周节目,跟大家做过分析,讨论俄乌冲突是最有可能的原因。而美国《华尔街日报》在2月16日的报导,也指向了这一点,该报引述知情人的话说,中共政治局的常委们,相聚在中南海大院里面,讨论北京对待乌克兰危机的处理原则和方式。2月4日北京冬奥开幕、普京离开之后,他们就在那里讨论了,而讨论的结果,将在本月底交给25人中央政治局会议继续讨论。《华尔街日报》也同时透露,习近平在2月4日会晤普京时,说:两国友好没有止境,合作没有禁区。在乌克兰危机严重之时,如此亲俄的言论,说是在中共体制内都引起不安,因为党内其他人担心,中共在乌克兰的“一带一路”、还有在军事、核领域与乌克兰的合作,以及跟乌克兰背后的欧盟组织的关系,都可能因为中共与俄罗斯的关系过热发生变化。所以台湾国防专家苏紫云就评价说,中共在对待俄乌问题上,现在处于十分被动的局面,是左右为难。

那么,节目最后,再说说我会员网站dayuus.com上的一个优惠活动。从现在开始,到2月22日为止,还剩大约4、5天,这个期间,加入会员区的朋友,年费只有$22.99,一年12个月的费用,一共只有22.99。那到2月22日之后,这个费用会调整为$68.99。这是我们新年期间的一个特殊优惠,想加入会员区的朋友,现在是个好机会。我的会员节目目前的主要内容,是一个叫“历史翻案惊奇”的系列影片,主要揭露被中共掩盖的历史真相,或者是分享历史上一些特别的历史“片段”,会持续更新。《新闻拍案惊奇

好,我在Telegram上的官方公告群是t.me/dayunews,观众讨论群是t.me/xwpajq_us,节目信箱是xwpajq@gmail.com,还有我的会员网站,网址是dayuus.com。也欢迎您订阅本频道,并点击小铃铛,获得节目发布通知。那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优乐客会员新年优惠方案:

2022年费通票大优惠,每个月只要不到$2 美金
https://www.youlucky.biz/post/2022-youhui
(优惠只到2/22喔!马上行动)

《新闻拍案惊奇》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