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频节目 > 评论访谈 > 热点互动直播 > 正文

【热点互动】镇江维权遭暴力 老兵被什么〝逼上梁山〞?

相关专题:  [中国人权]   2018-06-26 01:10 PM
360P观看下载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6月26日讯】【热点互动】(1778)镇江维权遭暴力 老兵被什么〝逼上梁山〞?


近日镇江老兵维权事件持续发酵。多日来老兵聚集在镇江市政府前要求改善待遇,但遭到暴力对待,6月23日凌晨当局出动上万警察暴力清场,多人被打伤。事件激发全国各地老兵赶往镇江声援,老兵喊出反对打压,严惩腐败等口号,也有老兵在网上贴出〝水泊梁山〞字样。那么到底为什么老兵被〝逼上梁山〞?退伍军人安置问题为何长期得不到解决?事件将如何发展?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近期,镇江老兵维权事件引发舆论关注。

多日来,老兵聚集在镇江市政府前要求改善待遇,但遭到暴力对待,6月23日凌晨,当局出动上万警察暴力清场,多人被打伤。事件激发全国各地的老兵前往镇江声援,老兵喊出〝反对打压,严惩腐败〞等口号;也有老兵在网上贴出〝水泊梁山〞等字样。

究竟为什么老兵被〝逼上梁山〞,退伍军人安置问题为何长期得不到解决,事件还会如何发展?今晚,我们请两位嘉宾一齐来谈一谈近期镇江老兵维权事件。两位都在现场,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另外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二位好。

横河、杰森: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二位。节目开始,我们先看背景短片。

据了解,来自全国各地老兵连日赶到江苏镇江声援被打伤的数名老兵,23日凌晨,遭到镇压,大批武装军警进驻镇江,仍持续有老兵赶来声援,四川数百名老兵,24日在途中被拦截。25日上午,数名安徽老兵被控制在江苏一家宾馆,发生流血事件,一名老兵右手受伤。

安徽退伍老兵李先生:〝6月22日我进镇江开始,我感觉到是有渐进的戒严,他不查本地的专查外地的车牌,外地的人、老兵统统都扣留。刚才我们安徽的战友在江苏被包围,有的已经受伤了。〞

23日凌晨,现场数千名老兵遭到镇压后,被关押在周边十多个县市的学校里。并传出数十名老兵被打伤。镇江第一人民医院门前有大批军警把守,禁止探视。

江苏维权人士吴先生:〝有的说是二三千,有的说是五六千,关到各个学校,学校全部给你封锁,学校里面放干扰器,干扰你的信息的传出,叫你写认罪书,认罪这个非法集会嘛。医院全部封锁住,不给看。好多警车嘛,运过去。〞

安徽退伍老兵李先生:〝放出了一部分战友,各个地方来带回去了,必须要写悔过书,我们有些战友,他们扛住了,没有写。〞

四川退伍老兵赵先生透露,这次很多老兵去声援,至少有一万人以上,多数遭到拦截,当局出动的警力有一两万人。

主持人: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中间通过短信或者电话等方式和我们互动,谈一谈您对这个事件的看法。横河先生,我想先问一下,近期我们谈过不同的群体事件,像教师讨薪、卡车司机罢工,但是老兵维权事件似乎是特别敏感,国内媒体几乎全面噤声。老兵维权事件跟其它群体维权事件有什么不同,你有什么看法?

横河:首先是他们的身分。所谓〝老兵〞就是指退伍军人,退伍军人包括很多年的,这一批应该是从文革结束以后、越战开始一直到现在,加起来全国人数众多,他们原来就是系统里面的最底层,等于是国家机器最基层的支柱,国家机器对外的支柱就这批人。一般老百姓原来把他们看成是体制内的,虽然是最底层的。

他们人数众多,大概算起来,几次大的裁军再加上每年转业的、复员的可能有好几千万。即使在这个群体当中有很多人意见不一样,但是在某一利益点上能够找到相同的人,以全国范围计算,数量还是相当大。即使是在这个点上大家有共通语言的数量相当大。这是一个。

另外一个特点是他们很有秩序、很有纪律。

主持人:有组织性。

横河:对!一般来说他们已经养成一种习惯,如果回到这个环境,只要有一个级别比较高的一声令下,大家就跟着走。比起任何其它群体事件,他们组织得更厉害。

还有一个,他们的联系方式很特别。其它群体只是跟职业有关系;老兵、军队有两种关系,这两种关系是长期保留的,不管退伍了多久。一是属于老乡关系,在同一个部队里面他们是老乡和老乡,就像地方帮会一样,非常紧密;军队里面不能有派系,但是老乡阻止不了,这是一种。

另外就是同一个部队编制的,一旦散开以后,回去想到哪一个地区编制的,他们是长期保持互相联系,这种联系在中国其它各个群体当中非常少见。一家国企一垮台,就只是那个地方、最大的一个城市垮掉,不延伸到其它地方。但是这些退伍军人一讲到哪一年、在什么地方一起当兵,他们有自己的网,有多层次的网路联系,虽然不是正式的,但是影响力很大,真的是可以很快速调动,比起一般的维权,好不容易找到10个人去围观就不得了了;他们可以随便一找几千人就来了。这是有所不同的地方。

主持人:是,所以可能当局比较忌讳。我想问一下杰森,很多人看到老兵的维权事件,特别现在经常发生,还是会问,为什么老兵、退伍军人要去维权,他们到底要求什么样的权利?这方面谈谈您的看法。

杰森:事实上情况很复杂。我们知道老兵维权事件过去一直都有,已经持续了四五年。

主持人:好像2016年有一次是最大的。

杰森:对,当时有很多人在北京直接维权。最近这一次国务院改革,习近平还专门列了〝退役军人事务部〞,概念是模仿〝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来做这样的事情。原因很简单,老兵问题累积很大,而且问题很复杂。一方面刚才横河谈了,老兵人群很特殊,中共不想特别残酷对待,比如消灭等,他们毕竟是整个统治机器的底层人员,换句话说,他们是在体制内。

另外,对于老兵的处罚也得顾忌现在当兵人员的状态,必须得正面处理。与此同时,老兵又是非常庞大的人群,按中共的说法大概有5,700万人。目前中国军队两百多万人,按平均服役两年的话,大概每年又新增加100万人,所以老兵数量非常大。如果中共真有统一的、大家都公平的政策,中共又不想出钱,一方面这一群人它又不想完全得罪,另一方面它又不想拿出真金白银解决这些人的问题,所以出现很多复杂的情况。

事实上现在老兵依据的老兵退役的解决处理方案是2011年国务院出的一个条例,就叫做《退伍士兵安置条例》,基本上这个条例虽然规定很详细,中央和地方共同负责,要解决老兵的就业问题、户口安置问题,甚至到一定的年龄要解决养老的问题。但是具体条例全是虚的,中间谈到就业问题,大部分都是说,鼓励接收老兵,优先考虑退伍军人等等。但是什么样叫〝优先考虑〞?我地方政府有个肥差,我肯定给我侄子安排,干么给你老兵安排呢?〝优先考虑〞也考虑不到你老兵身上!

另外,因为中国有复杂的户口制度,户口制度有城市和农村两种不同的人群,城市已经出现相对有一点社会福利,比如有一点养老福利,养老保险、退休、医疗保险的基本概念;在农村几乎是不存在,虽然有农村医疗合作体系,每个月可能就是几十块钱或几块钱,基本上是不起作用的。同样是士兵,当兵的时候是一模一样的,仅仅因为户口问题,他就看到了,哇,城里的我的兄弟比我收入这么多!这就不公了。

前几年,江泽民执政的时候,1990年代有大裁军,当时江泽民脑袋一拍出了一个政策,所有退役的人给9万块钱。当时9万块钱很多啦,现在一看,当时的9万块钱现在什么都不是了,但是你9万块钱就把人家打发了。当时是团级以上的干部才可以领9万,一般士兵是没有的。而团级以上的干部现在一看,太亏了,9万块钱一辈子给我买断了。这是我举的几个简单的例子。

从户口的问题、拍脑袋执行政策、出政策的问题,一系列政策出现了一群一群觉得不公的老兵人群,相对出现老兵上访。大家为什么反覆没有说老兵上访原因是什么呢?就是因为太复杂!你看那儿坐了200个老兵,可能各个人提出的问题都不一样。

归根结柢就是:你怎么没按政策、没按中央的条例执行?但是条例的执行过程地方政府觉得:你中央一句话我地方政府怎么执行!2011年中央出的条例,到目前为止大概只有3个省、10个市有具体的执行办法,其它的基本上都是虚的,都是没有的。

地方政府现在债台高筑的情况下,哪有钱管你老兵啊!基本上老兵的问题是,老兵集结在一块儿去一次上访引起注意,上面给他们每人发点钱回去,过两天老兵又没有钱了,再去搞,成为持续发酵的事情。事情的发生,完全是中共这么多年非常愚蠢、复杂、腐败的一系列执政过程,再加上无能,造成千奇百怪、各种各样的不公。有时候,人不患贫而患不公,〝不公〞引发的愤怒是非常难解决的。

主持人:一是可能不公的问题,另外我也想请问横河先生,我们看到这一次老兵们的诉求是〝老有所养、病有所医、死有所埋〞,基本上是属于最起码的生存要求。他们现在是不是都到了很难生存的境地,境遇有没有这么差,我不知道您怎么看?

横河:我讲了,有五千多万名退伍军人,肯定有相当一部分,我觉得最惨的应该是越战的退伍军人,那时候基本上没有什么待遇,打完仗就打完了,而且他们受伤最严重,最后到了地方肯定不会管,这是肯定的。中共的每一项政策,都是从政策制定、公布以后开始执行,在这之前的没有补偿,一般情况下都是这样。所以越早的越划不来、越早的越不公,确实是很多回到农村的退役军人,又受了伤、给的保证金是按当年情况给的。

不像其它国家,像美国是按照通货膨胀率,通货膨胀率涨多少它涨多少。美国通货膨胀率涨得很慢,几十年就涨这么多。中国最近这些年是暴涨,整个社会总财富暴涨,实际上真正落实到最基层部分涨得很少,所以就很难保证。确实有相当多的退伍军人没办法生活,有几个问题,第一是就业问题。农村来的士兵基本上不安排就业,因为地方也没有这么多可以让他们就业的场所。

主持人:他就回农村去了!

横河:对,这是一个。另外就是军官,军官其实也分农村户口,原来来自农村户口的还是回到农村去,要求当地安排。当地安排就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同样级别的尽量按照同样级别安排,那就是刚才杰森说的了。现在中国的基层官员、中低层官员,(事实上高级官员也是,但是因为他们离老百姓太远、没有关系)职缺被现有官员的子女给霸占了,基本上,部级干部的子女如果行的话,他还能到部级,啥也不行的可以到局级;局级官员的子女可以当处级;处级官员的子女可以当科级,所以各层位置都占满了,你从部队里转业过来,我凭什么要给你安排?!所以真正落实到同级别的几乎是不可能,除非你自己本来就有后台,你不用当兵也有这个后台。

还有一个就是降级。降级使用,工资、待遇就低很多。

还有的就干脆没办法安排,必须自谋职业。在中国这就是问题了,自谋职业很难找到比较高端、高工资、高技术领域的工作,因为这种公司不会雇他们。军队转业相当一部分包括美国在内,除了技术兵种以外,绝大部分没有技术。因为他们受的训练不一样,被训练杀人、打仗,所以就存在这个问题。

美国其实也只能规定政府雇用、优先照顾,政府可以给名额,但是对于私企它也是没有办法的,当然,一般私企就看老板,他愿意就可以雇;在中国这种情况就非常少,正常雇用的情况下他们肯定比不上普通的大学毕业生。

再就是,年轻人当了兵回去以后,不像在美国,可以拿当兵时攒的钱去读书,读完了书以后,他像正常人生活。中国现在为什么有这么庞大的老兵群体呢?可能是他们不容易整体的融入社会,可能有这么一个问题。那么美国是采取什么办法呢?教育和职业培训整个一套配套措施,很完整的一套配套措施;在中国就没有,一到地方上什么都落实不了。地方上觉得它也有它的道理,凭什么呢?因为当兵是全国的事情,是国家这一级的。严格说,中国人当兵还不是国家这一级的;是共产党的军队,是它的军队性质所决定的。

其实这里面有很多问题是跟军队性质有直接关系,我先暂时不讲;就讲地方政府财政。

现在财政也紧张了,这两年为什么事情会突然多起来了呢?整个经济下滑以后,这一批人应该说是在同等人里面竞争能力比较弱的人;不是竞争力比较强的人。

主持人:对,其实这也是我想问的问题。请问杰森,我们看到,确实老兵维权是从2016年开始频繁出现,前一阵子我们也讲到教师讨薪、卡车司机罢工等,都是属于基本生存权问题。我就想问一问:是不是因为近几年,地方政府能提供的工作也好、待遇也好,能力变差了,所以这类事件就开始多起来了?

杰森:其实是这样!中国现在非常光鲜,整个经济发展非常光鲜,中国有很多人觉得生活已非常富足了,美国大学校园里头可以看到好多学生来自中国家庭。其实我是这么看问题,是,中国这两年财富暴涨,但是财富暴涨的过程中,财富的聚集、贫富的分化也是非常可怕的。比如说,中国如果有20%的人在财富的聚集过程中是得益阶层,人数已经是很多了,足以冲击全世界的旅游业、全世界的高等教育等各方面,你都能看到到处都是中国人,但是其他百分之七八十的人的生活,事实上在过去这几年逐渐趋于窘迫,窘迫的原因是因为中共体制对社会盘剥的力度逐渐加强。

例如卡车司机,几年前他们能活,最近为什么要罢工呢?一方面是房价、物价的暴涨;另一方面是中共各级政府对于公路上的盘剥,因为公路是它的摇钱树。在运输费用不提高的情况下,原来十几年前能活的司机现在就活不了了。这种事情同时可以发生在教师身上。

中国GDP的发展速度在1990年代、2000年代,当时财政收入发展是GDP增长速度的两倍,换句话说,整个社会财富增加1块钱,中共政府增加2块钱。到此时此刻,整个经济都已经走下坡路了,比如GDP只有6%,去年财政收入又增加了7%、税收增加了10%。什么意思呢?事实上是政府从整体社会盘剥越来越多。中国现在的GDP虽然是80万亿,但是中共的整个财政收入达到百分之三十多,1/3被中共拿走了。

主持人:你说的〝中共〞是指中央级还是地方政府的财政?

杰森:一共。中央和地方去年的总体收入,各项收入加一块儿是27万亿,整个中国的GDP是80万亿。当然,27万亿中间,中央、地方财政收入部分是17万亿,其它还有其它的收入,但是整体来说,社会1/3的财富是被中共拿走了。中共拿走的不成比例;富人拿走的比例很小;相对于穷人本来所得就很少,像卡车司机原来是刚够吃,现在它拿走多了他们就不够吃了。

特别是这一次上访的军人很多都是五六十岁,在中国,军人还不一定是最贫穷的人群,你要是到东北或其它很多地方去看,贫穷人群普遍存在,但是这些人你看不见,在媒体上你看不见、在电视上你看不见、在周围的亲朋好友中你看不见。因为他们都躲起来了,而且他们也没有像退伍军人能够集结在一起共同讨论自己权利的机会,甚至自卑地觉得自己没有权利向社会索取什么,觉得自己没本事。退伍军人有这样的机会,由于他们看到了不公,农村的和城里的士兵就是不公,因为不公、因为有机会,他们把底层人群的问题暴露出来了。

不是说军人特别穷,而是军人的特殊性,刚才横河先生讲了,他们的连系和特殊性把底层人的问题暴露出来了,就跟教师讨薪把底层问题暴露出来一样。当然,造成的原因就是刚才我们讲的,核心原因是中共对于整个社会的盘剥,加上整个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对于这些人群完全不愿意出资。

好像中共自己说,目前在老兵身上每年的投入大概是400亿。400亿是什么概念呢?刚才我们说了中共的财政收入是28万亿,400亿就是零头的零头,可能计算稍微舍入误差就把400亿给漏出去了。但是对老兵的整个投入是400亿,就是说,几乎是没有投入,这些老兵几乎是属于自生自灭的状态;这完全是不负责任的状态。这就是为什么这类事件频繁冒出,甚至最近建立了〝退役军人事务部〞,但是事情也没有得以正常解决。你都可以看到就是中共愿不愿意出钱的问题。

主持人:横河先生,刚才您也谈到地方政府的财政可能很紧张,但是杰森又提到财政收入在增长,怎么理解这个矛盾?比如之前教师讨薪也好、现在的维权也好,都是本来能够发给他们的工资,现在好像被挪用或者发不出来了,给人的印象是地方政府的财政似乎是越来越紧张?

横河:现在地方政府是这样子,地方财政现在基本上都是债务,去年好像真正财政预算没有赤字的只有一两个地方;前年是6个省、1个市;去年好像只有1个省、1个市是没有赤字的,其它都是赤字运行,整个地方债务非常高。

所谓〝财政〞,其实中央财政有两个因素,第一个是从朱鎔基开始,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就分家了;中央财政只管收自己的,不管底下怎么办。这就是为什么地方上发展起了〝卖地财政〞,所有的地方财政,相当大的比例是靠卖地卖出来的。如果房地产现在继续往上推就有一个问题,去年卖地还达到了历史最高峰,但是能维持多久很成问题。如果是按照其它国家的标准,中国绝大部分地方政府都要破产。

你想想看这样怎么能不破产?就讲出事的镇江,镇江市政府大楼是白宫面积的80倍。一个镇江市政府是白宫面积的80倍,你想想看豪华的不得了,结果风水先生说这幢大楼太高,挡住了龙到江里喝水的通道,要开个洞,结果就把大楼当中开个洞,透风,以便让龙能够吸水。这就是镇江市。各地方政府豪华、挥霍、浪费继续不断,那都是天文数字,但是钱绝对不会花到退伍军人身上去,也不会花到什么儿童的教师身上去,肯定不会。

所以问题并不是真正钱缺到这种程度,而又是不公的问题。地方财政绝大部分的开销,我们现在还没有讨论到任何腐败的因素;要讨论腐败因素就更没有办法了。原来还说中国航母有多厉害!现在才知道,航母开了7小时出现三百多条裂缝。

主持人:一下水就都裂了。

横河:所以把承包的总经理给抓起来了!

主持人:一下子几十亿就没了!

横河:对!所以你想想看,400亿人民币太少了;它给任何一个国家比如委内瑞拉,一下子就省掉几百亿的利息贷款,美元哪!几百亿美元投资就损失掉了,要是把它换成人民币用来解决中国退伍军人问题,全解决掉了。但是它不可能!再怎么样它不是这么计算的。因为别人要拿一部分钱去买朋友,要到全世界去买朋友去。在国内,除了正规的地方财政预算以外,其实很多腐败还继续在进行,还有很多官员他宁愿拿这个钱;另外还有很多好位置绝对不会留给退伍军人们,即使是在同等竞争情况下也是给自己家属。所以在多种因素的决定下,还是社会不公,最后体现在退伍军人身上。

杰森:当然也跟最近中国经济放缓有关系,毕竟实体经济逐渐在下走、中国的劳动力成本在提高,有些企业在离开。

主持人:而且还有政策的问题。

杰森:中共自己说什么〝腾笼换凤〞,其结果就是很多中低阶层的人群失去工作,很多人面临生存问题其实也来自于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中国经济不是中共展现的那么光鲜,其实就是房地产一枝独秀,可能还有一些房地产引发的下游企业;相对年纪已经进入五六十岁的老兵,几乎到了基本生活无法维持的境地,有的人可能一个月靠70块钱活着。你知道在中国,70块钱还不够有钱的人吃半顿饭!这个社会不公平到有人写出〝水泊梁山〞,其实造反的心都有了。

刚才横河谈了,他们应该是中共整个国家机器底层的基石,因为他们脑子长期被洗,应该是特别拥护共产党的,结果到这个时候,连他们都喊出〝水泊梁山〞这样的概念。

主持人:而且他们说出〝与反动政府同归于尽〞的口号。横河先生,有老兵在网上写,中共对待老兵是过河拆桥。现在有人把美国和中国对待老兵的待遇作比较,由于近期美国要把朝鲜战争中的美军遗骸运回国,这件事情让很多人都在对比两种不同的对待,您怎么看?

横河:这种对比其实跟观念有关、跟价值观有关,美国有一个口号〝不留下一个人在后面〞,包括战死的都要把他背回来,都要把他弄回来,想尽一切办法。

主持人:就是对人民生命的尊重!

横河:对!这一次川普(特朗普)总统跟北朝鲜举行川金会的时候,他谈到把美军遗骸移交回来,这件事情非常受美国人民欢迎,这是无法比拟的;记得前几年在贵州、云南那边找到第二次世界大战被打下来的飞虎队飞机和遗骸,结果花了好大的力量把他们运回来。所以这就是不一样的。

大家如果还记得的话,朝鲜战争,中国军队志愿军被俘的军人回去以后,全部开除党籍、开除军籍,基本上遣返回去以后历年就被整,没有一个有好后果的,没有一个好下场的。这就是对比,对比一下中共觉得他们丢了中共的面子,于是要惩罚他们。照理说,任何一个国家,士兵就是为你一个目的作战的,中国军队最大的问题是〝你为谁作战〞?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不值得。

比如文革结束以后打的越南战争,这场战争得了什么东西?什么也没得到!就是邓小平集中了他的权力,无非就是这样;还帮助了柬埔寨红色高棉政权。这么多士兵是为谁死的?!不像美国军队,美国军队很明确,他是为国家服务。但是越南那场战争跟国家没有任何关系,就是邓小平和中国共产党的意识形态跟柬埔寨的关系。

主持人:而且不是反击战,是它跑过去主动打别人。

横河:就是这么一个比较大的问题一直存在,因此从荣誉来说的话,这是一方面。从物质生活来说的话,其实我倒不是很清楚美国的军队,我知道很多人当兵是为了挣学费,当了兵以后他就可以读大学,至少可以有相当一部分学费,可以由进军队服役时间的长短,加上各种补贴,基本上能够让你读完大学;可能加上自己再打点工或者家里再帮一点。这跟中国就完全不一样。这是士兵。

如果是士官或者是军官,根据服役年限,实际上军队是一直给你存着钱,就跟你在公司工作有退休金一样,他也给你这么存着,再加上补贴。在军队里面个人开销是不需要的(这一点中国和美国是一样的),一直到家属全都不需要你个人开销,所以那些钱完全是净攒下来的,有人算过,一般当20年的军官,到退役的时候拿全退休金的话,再加上各种给你存在那里的钱加起来有几百万,多的可以达到几百万。

对于他们来说,第一,美国没有这么高的通货膨胀,所以20年前攒过来,它也跟着通货膨胀率走,到你退役的时候,基本上不用政府再操心了,也不用你自己再操心了,等于是退休计划照程式自己在运行了。在中国都是一次性的,一次性一次性的,所以每次都不公平,对于后来的人按照现在的退休金来算;那些人是按照20年前的退休金算,所以就不公平。美国基本上就很少有这样的问题,当然美国有美国的问题,但是相比较而言,那就是相差很大。

主持人:我们很快接一下电话,之后请杰森再谈一谈。有一位加拿大的张先生,张先生您好!

加拿大张先生:最近镇江老兵维权被镇压的事件,我认为是标志性的事件,标志着越来越多的老兵们觉醒,他们认识到中共这个无比暴虐及无比残暴、残酷、残忍、无比奸诈狡猾的红色共产暴政是全体中国人民的公敌,而这些老兵们原来是中共的红色卫队党卫军嘛!即等于是红色共产卫队,他们必将成为以后推翻中共红色共党及红色共产暴政的重要力量!好,谢谢!

主持人:谢谢张先生。杰森,刚才我们谈到中美的不同,您有什么补充?

杰森:核心的不同,美国是法治社会而且是比较人性化的社会,相对于中共处理问题基本上全都是随机的,而且基本原则是不承担责任,中央把责任往地方推,地方往企业推,企业往个人推,你看它的就业条例最核心是要自谋职业,自谋职业头三年不缴税,这是它给退役军人最大的福利。

而美国这边,刚才横河谈到了,你要是到美国老兵事务部,它有非常详细、大概几页纸的综合考虑的福利,福利非常全面,包括刚才谈到的G.I.法案(美国军人权利法案)中的教育,你只要服完役或者服役之前,你的整个大学教育基本上全包,而且你如果不想上大学,你可以把权利转给你的妻子或者转给你的孩子,包括所有的学费、书本费甚至包括发一些生活补助,让你可以上完四年大学。前一段时间不是有一名残疾美军直接到哈佛读医学院之后成为医生?有这样一个故事。

另外还有医疗。我们知道退役军人有独立的医疗体系,只要你的个人收入每年低于35,000美元(35,000美元是美国个人收入的平均工资,已经不是很低了),你的医疗费几乎是全免,你只要进入美国老兵体系里头进行医疗,这个医疗是全方位的,包括从牙到精神、到各方面,全方位全部包括。

另外像住房,你只要想买房子,给你提供零首付,而且保证给你贷款。

无家可归的老兵有相应的其它福利。

另外还有退休体系,如果你到了一定退休年龄,收入不够的话,要补助到跟社会相应的范围;另外还包括对于家属的福利。非常详细。

主持人:不仅是完善,而且是不变的体系。是吗?

杰森:不变的,从头到尾,法律制定了以后,相应的是完全执行,而且国家是承担责任的,国家投入非常巨大。虽然美国的军费很高,你要是看美国军费,很大一部分是进入了老兵服务系统里头,有人说是一半、甚至超过一半都进入老兵服务系统了。事实上这是美国的责任感:你们毕竟为国家服务了。所以军费的很大一部分是进入这个系统了!

而中共的军费,比如九千多亿,全世界排行第二,它的费用完全不进入老兵系统,老兵对它来说是包袱,不再用你的话,基本上条例一出、放到地方,地方说:我才不管呢,给企业;企业说:我没能力!根本不给你工作。全都是像我刚才谈到的,江泽民一拍脑瓜说:一人给9万,团以上的干部一人给9万。就解决问题了。整个在军队里头,团一级的都已经四十来岁了,不可能有能力再回到社会去学一项新技术,在这样的情况下,拿个9万块钱你能够干什么呀?摆地摊都不一定够!而后面逐次都是这么临时决定。

另外加上户口体系、城市和农村的不公、前期和后期的不公还有地域上的不公,北京的和其它如河南的地域上的不公。其实你可以看到,几乎没有几个在老兵这个体系里头能觉得自己公平的,因为处处不公。不公的原因就是我说的,中共统统都在推卸责任,中央往地方推,地方再往各个地方推卸责任。我们可以看到,这个事情是反覆体现的,而体现的过程中,是因为老兵群体的特殊性才展现出来了!我并不是说老兵这个人群平均工资都比别人都低,事实上比老兵更可怜的人还有,只是这些人你看不见!

主持人:说到更可怜的人群,我想请问横河先生。刚才杰森说,中国经济在放缓。我想,在贸易战的大背景下,您觉得经济是不是会更加艰难,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会不会有更多的群体出来为生存而抗争呢?

横河:即使没有贸易战、即使没有美国的贸易制裁,中国的经济放缓是肯定的,而且〝增长放缓〞是非常委婉的说法,实际上应该是已经过了最高峰了,尽管出超还在继续增加,但是实际上已经过了最高峰,很多地方现在是属于衰退状态;按照美国的标准的话。所以群体事件一定有很多。

有的人说,这一次退伍军人没有什么政治诉求;只有经济诉求。其实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每一个群体都有自己特定的诉求,没有人规定哪个诉求是对的、哪个诉求是不对的。因为正常社会的各种群体利益平衡。

主持人:基本的利益要满足。

横河:对,除了你活也让别人活,这是一个比较正常的社会。中共这个社会就是它不正常,没有谈判的余地、没有协调的余地,一定要闹到去抗争才能够解决问题。这一次,事实上一开始并没有要抗争,只是镇江地方的退伍军人正常诉求,结果被打了,打了以后才动员这么多人的声援。其实这还不是完整的诉求,完整诉求应该是在当地,如果我有问题我在当地解决,当地解决不了就往上走,到省里面,到中央去;这一次走的不是这一条线,全都往镇江去了,就是镇江那个地方干得太不像话。

但是为什么是镇江?因为这个地方不出事,那个地方也要出事;老兵不出事,别的地方也要出事,现在整个社会出于这种状态。当经济一不好了;经济好的时候,它可以用经济来遮盖所有的社会问题。

主持人:或者它拨一点点钱给他们。

横河:现在是不可能再收买这么大的人群了,它不可能让利,统治集团不可能让利。大家说,付一点钱给老兵把他们打发掉,他们就不抗争了。对,话是这么说,那要让出多大的利润给他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对于中共来说,这道题是没有办法解的!即使是老兵抗争这一次暂时被解决了或者压下去了,但是还是要地方政府来解决这些问题。地方政府的矛盾怎么办呢?还是要转嫁到其它群体身上去。所以最终将来会有更多不同的群体抗争事件出现,这是很正常的,也不一定就一定要怎么样;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利用这种机会认清中共,这才是重要的!

杰森:当然,这是恶性循环。当越来越多群体事件发生的时候,它得更大力度加强国家机器。

主持人:花更多的钱维稳。

杰森:它的维稳费用就不停增加,维稳费用增加就更没有钱给老百姓解决福利问题,这种对立会让社会进入越难以预测的社会稳定性状态。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今天的点评。节目时间很快又到了,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和参与,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标签
   热点互动   镇江维权   老兵   遭暴力   退伍军人安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8-06-26 01:10 P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网友热评

  1. 新唐人网友2018-06-28 11:14:52

    我还不信跳蚤能把铺盖给翻了

  2. 新唐人网友2018-06-27 10:16:16

    支持老兵捞钱的人,品德绝对有问题,如果是对中央有意见,怎么不去北京闹,跑江苏来干嘛?见到有利可图,就像兵痞一样来捞一票就走?请问你们这些海外的高智商学者们?如果这次的补偿款是江苏财政支出的,那么江苏凭什么用一省之力,为全国人民买单?都认为江苏是土财主,都来抢钱啊?这次镇江市造成的经济损失,造成的环境污染,这些老兵痞是不是也应该买了单再走?你们当兵的唱着红歌,举着红旗,屁颠屁颠的来江苏打土豪分田地,完事了拿钱就走,留下的弊端,让镇江人民给你们擦屁股收拾,这就是你们老兵痞的高尚节操?真是天大的笑话!还居然有人支持这种行为,这根本就是在犯法,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有意思是吧?嘿嘿嘿~~~我呸~~~~!!!

  3. 中共狗贼亡2018-06-27 09:30:31

    老兵群体们一定要继续集会抗议,这样做虽然不能让中共流氓政权抚恤老兵,但能扩大事件的影响面,唤醒更多青年人与新兵看清中共的流氓面目,为将来部队军变兵变推翻中共做启蒙运动。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