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第一百三十一期】中國頻繁礦難分析(上)

【新唐人】播出時間﹕2003年9月3日

主持人:李欣

特邀嘉賓:唐柏橋

特約評論員:安清

Q: 最近几年來,各地安全生產事故越來越頻繁,其危害程度也越來越大。中國每年有多少礦難? 能不能具體談一談中國大陸煤礦事故到底嚴重到什么程度?

===========

Q: 2002/6月24日,國務院安全生產辦公室副主任王德學說, 今年以來,中國礦山安全事故已達2014起,其中死亡3393人。這一數字是否真實呢?

A: 官方公布和网上披露的礦難事故和傷亡人數帶有很大水分,和實際情況相去甚遠。由于腐敗盛行,道德淪喪,良心泯滅,官商勾結,嚴重的官僚主義和地方保護主義,加上礦工因生活所迫缺乏對生命的起碼自我保護意識,中國礦難存在著大量的瞞報、漏報,可謂瞞天過海。如南丹"717″礦井透水事故發生后,消息竟被封鎖半個月,事發后,廣西區(省)、地、縣組織了包括一次由區(省)經貿委主任帶隊的四次大規模調查,大隊人馬浩浩蕩蕩開進礦區,結果都是:礦區局勢平穩,沒有傷亡事故;2000年10月,也是南丹縣的一個礦因塌方死了100多人,對外公布的數字竟是"死38人";山西繁峙"622″礦難更是令人發指,"金老板"膽大妄為、喪盡天良,掩埋、藏匿、拋棄、焚毀尸體,掩蓋事實,瞞報數字,省、市、縣三級政府多次派工作組深入礦區調查了一周,一直維持礦主最初提供的"2死4傷,另外34人安全撤离"的結論。

=====

Q: 為什么會出現如此眾多、明目張膽的瞞報、漏報事件?難道僅僅怪罪于礦老板嗎?

A: 這又想起老百姓借紀檢和監察官員的口吻諷刺中國反腐敗的一句話:"抓不著腐敗分子不是因為我們無能,而是腐敗分子太狡猾。"情況果真如此嗎?一位私營礦主一語道破天机:礦主們都形成了一套完備而行之有效的"事故經驗",出了事,花錢消災,上下打點,屢試不爽。原來"權為民所用,情為民所系,利為民所謀""執政為民"的政府官員是肥了腰包的。礦工作為一种高危職業,本身的安全系數是要比其它職業小一些。然而,人們發現,中國的礦難差不多都是人禍,連全國人大常委也不得不承認這一點。說句公道話,政府的安全大檢查、整改、達標等諸如此類的活動并沒有少搞,可常常是官員前腳剛走,礦難后腳就發生了;有些礦開了多年了,證件齊全,挂著響當當的"明星企業"招牌,老板還是"全國优秀企業家"、"全國勞模",出事后,猛然發現其"采礦是非法的"。這些奇怪的現象絕非偶然,說穿了,是幕后的權錢交易在作怪;如南丹"717″礦難肇事老板黎東明一次就贈送了二十多輛桑塔納轎車給當地有關部門和官員。每次礦難之后,只要稍微挖一挖,都能挖出腐敗黑幕;資本与權力聯姻成了礦難的罪魁禍首。再深層次考量,和腐敗一樣,中國的礦難也是不是制度性的呢?行文到此,不禁回憶起上中小學時讀過的課本,講的是舊社會中國礦工的悲慘遭遇;書中形象逼真的插圖令人記憶猶新:在不足一人高的低矮的井下巷道里,一個礦工拉著一筐煤,一臉悲憤,身體与地面的角度不到45度,艱難而吃力地几乎是在向前匍匐爬行。半個多世紀過去了,中國工人階級早就翻身做了主人,還是堂堂的領導階級,人類社會文明也大大向前推進了,礦工們的境遇應該是今非昔比了吧?天知道!

=======

Q: 礦難不斷已引起中國輿論的廣泛關注,更有媒體發表評論直指資本与權力結盟是其“罪魁禍首”。

A: 中國大陸官方新聞社新華网8月27日消息,山東棗庄木石礦難井下搜救工作結束,事故原因是木石煤礦違法越界采礦造成的. 木石礦難發生在7月26日晚,當時共有37人被困井下,其中2人生還,35人遇難。

========

Q: 中國礦難頻生,年复一年,年甚一年,但是它卻沒有得到政府對付SARS同等程度的重視, 這是為什么?

A: 就在舉國抗擊非典的時候,5月13日,安徽蘆岭煤礦傳出礦難,死86人。在中國,這樣的消息已不再讓人震惊,人們早已麻木了。礦工之命薄如紙,中國礦難何其多!這大概也是中國的特色之一。非典深入影響社會的各個方面和各個層次,威脅到每一個人,不管他是平民還是高官,是乞丐還是富翁;而礦難只針對特殊的弱勢人群,即礦工,一般人盡可高枕無懮。因此,盡管礦難早已無可爭辯地成了生命的一個凶殘殺手和中國社會的一大公害,人們并未傾注太多的關心,政府也是只打雷不下雨或打大雷下小雨。4月16日下午5時30分左右,,正在井下作業的17名礦工被困。事后,已有16名礦工的遺體被找到。一人失蹤。。反映出當地礦工的生活。

 

  据中國青年報報導,4月16日下午,湖南省婁底市漣源七一煤礦(國有地方煤礦)發生透水事故, 造成16人死亡,一人失蹤. 死亡的一個叫聶清文的礦工的安全帽上用粉筆寫有遺言:“骨肉親情難分舍,欠我娘200元,我欠鄧曙華100元,龔澤民欠我50元,我在信用社給周吉生借1000元,王小文欠我1000元,礦里押金1650元,其他還有工資。”聶還在帽子上對妻子蓮香說要認真帶好他們的孩子,孝順父母,“一定會有好報的”,還叮囑妻子一定要將他火葬。

=========

Q: 采礦是高度危險的職業, 在中國尤甚, 中國的礦井如黃泉,為什么還有許多人自愿當礦工呢?

A: 如果不是生活所迫,這些礦工斷然不會自愿送死的。湖南省婁底市漣源七一煤礦(國有地方煤礦)的4.16礦難,造成16人死亡。38歲的安監員聶清文在礦難現場留下了一頂安全帽,帽內外用粉筆寫著:“骨肉親情難分舍,欠我娘200元,我欠鄧曙華100元,龔澤民欠我50元,我在信用社給周吉生借1000元,王小文欠我1000元,礦里押金1650元,其他還有工資。”聶還在帽子上對妻子連香說要認真帶好他們的孩子,孝順父母,“一定會有好報的”,還叮囑妻子一定要將他火葬。聶清文的安全帽遺言,通篇是錢,可怜的是,這不是富豪留給至愛的財產,而是他欠別人或別人欠他的區區兩三千塊錢,

========

Q: 這些礦工,如果他們不下井,他們有沒有其他的生活出路呢? 比如進城打工等等?

A: 去城里打工當“盲流”?去城里打劫當土匪?當“盲流”會三天兩頭被抓去收容,就連有正式工作,有暫住證的大學畢業生孫志剛都被活活打死,他們還不如面對“黑金子”,好過面對收容所里窮凶極惡的黑煞警察。當土匪打家劫舍,也有違他們的本心。沒有更好的選擇,他們只好選擇下礦,維持家人的溫飽。出于這樣的自愿,他們的生命竟被無情地漠視了,他們根本得不到基本的安全保障。而他們用生命換來的“溫飽”,成了政府的功德,但被礦井吞噬的大量生命,卻被一筆帶過。中國經濟的繁榮,犧牲了多少礦工安全的利益?多少農民自由种植的利益?多少“盲流”自由工作的利益?多少下崗工人的利益?多少城市迫遷戶的利益? 可以說這种繁榮是不擇手段來“實現”的。如果傾國之力,只為了鑄造一個金碧輝煌的窗口,而其他均為斷牆破壁,這樣的輝煌是虛偽的,更是危險的。腐敗,SARS,工潮,迫遷示威,艾滋病蔓延,正在一一打破中國的經濟神話。如果扣除現代社會大多數人應有的安全、醫療、教育等社會福利的投入,中國經濟年均增長還有7%嗎?

======

Q: 委員稱當前中國重大安全事故多為責任事故,是違章作業造成的,大多數是“人禍”。您怎么看這种說法?

=======

Q: 前為止還沒有官員為礦難辭職,這說明什么?

=======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