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第一百七十期】對付法輪功成為中共對外政策的重要因素

【新唐人】各位觀眾大家好,現在是熱點互動節目時間。我是主持人李天笑。

2003年10月7日台灣居民法輪功學員林曉凱赴上海觀光訪友遭國安局秘密拘捕。上海是台資高度集中的地方。這則消息經台灣媒體大量披露,在台商、台灣朝野和海外華人中引起軒然大波.

上海國安局為什么秘密拘捕台灣居民林曉凱?這對台灣投資和兩岸關系有什么影響?在法輪功問題對中國對外政策有什么考量?

今天就這些熱門話題,我們請時事評論家嚴成先生在電話的另一端,和本台特約評論員安清女士,來談談看法。嚴成先生,您好!安清女士,您好!

主持人:10月7日台灣居民林曉凱赴上海觀光訪友遭國安局秘密拘留。經台灣媒體大量披露及朝野共同呼吁,10月25日林妻陳淑雅接到林曉凱的越洋電話,表示目前平安,但仍在拘留中。上海當局為何秘密拘留林曉凱?

安清:据台灣各大媒體媒體引述林先生的新婚妻子的話說,她的先生這次去上海僅僅是為了探親訪友,同時她也透露,林曉凱先生是一位法輪功學員.

2Q。台資是中國大陸外來投資的主力。上海有大量台灣居民。上海國家安全局秘密拘留台灣居民林曉凱,并其斷絕和外界一切通訊。這是一個單一偶然事件嗎?

安清:如果与中國政府對法輪功學員的抓捕,到美國公民李祥春在廣州被抓,再与包括林曉凱在內的六名台灣居民因信仰問題在大陸被抓等事件聯系起來看,這就不是一個偶然,孤立的事件.因為林曉凱不是第一個在大陸被抓的台灣人,我想也不會是最后一個.在他之前,已有五個台灣居民因煉法輪功分別在上海,深圳,青島被抓.比如,這五名被抓的台灣人中,有一名叫王秀華女士,今年一月二日到上海探親,一下浦東机場,就被大陸的國安人員帶走,并無理關押28天.而王秀華本人沒有帶有任何危險品,更不是通緝犯.那么被抓的原因就是因為她是法輪功學員.

嚴成:這里其實還有一個不容易為人注意的問題,就是中共對華裔的美國永久居民和美國公民的處理方式可以證明中共對法輪功和中美關系的權衡。吳弘達先生是美國公民、勞改基金會的創始人,中共可以說是對他恨之入骨。那年吳先生在得到中領館的合法簽證后回中國大陸以“非法入境罪”被捕,判了15年立即驅逐出境。而同是美國公民的李祥春判了3年卻沒有釋放。此前不是美國公民的王永毅和高瞻等人被中共抓了,經過呼吁以后都釋放了。

主持人:中國大陸的外來投資,台灣占了較大比重,那么林曉凱被抓,是否影響台商在大陸的投資?

安清:不但有影響,我想影響還會很大.因為投資的必要條件就是投資環境問題.今年六月台商宋玉一家三口被滅門,到王秀華,林曉凱等被抓,都說明中國的投資環境并不安全.如果台商意識到在中國的人身安全沒有保障,那么就會動搖台商在中國投資的信心.我想沒有人會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吧?所以前一段時間有報道說,台商紛紛從大陸撤退.

嚴成:中共在法輪功問題上主要打的是經濟牌。對美國各級政府的威脅就是“如果你支持法輪功,就會危害和你這個地區的貿易關系。其實經濟牌是把雙刃劍,傷了別人也會傷自己。中國是以廉价勞動力而不是以良好的投資環境著稱,這是一种只顧經濟成本不顧社會成本的做法,但投資的考慮必須考慮到社會成本。如果社會成本上升到無法承受的程度照樣會影響投資。林曉凱可以被抓几天還找不到人,別人亦可以,如果人身安全都不能得到保證,賺了錢有什么用?台資是近年來中國大陸吸引投資最多的地方,莫名其妙的抓人,不通知家屬,不照中國法律辦,肯定會使一些投資人卻步。中方當然可以說這是對法輪功,可以不用講法律,但這是在中國的實際做法,不符合中國法律,也不被國際社會認同。

主持人:這一系列秘密拘留台灣居民的事件對兩岸關系有什么影響?

安清:影響是多方面的,但最主要的影響是動搖台灣民眾回歸大陸的信心.統一台灣一直是中國政府的一塊心病.也是中共歷屆領導人以此想流芳百世的目標.但由于种种原因,總不能如愿以償,主要的原因并非是歷史遺留問題所致,而是兩岸的民主自由的理念不同.再加上中共統治50多年來,政治運動始終就沒有停過,從三反無反到文化大革命再到鎮壓六四學生,直到今天還在搞鎮壓法輪功的運動,台灣人是看在眼里,記在心上,台灣民眾擔心的是他們投入中共的怀抱會失去自由.而今天台灣人由于信仰問題在大陸被抓,使台灣人的擔心變成了現實,那么台灣民眾對回歸大陸還會有多少信心!

嚴成:“一國兩制”最初是為台灣設計的,正好香港回歸,就先做個試點,讓台灣人安安心。結果為了取締香港的法輪功而強行推動23條立法,其實就是在給台灣一個信號:“別信我的‘一國兩制’,那是說說不算數的。到時候還不是我說了算!”大家要是還記得的話,最早的一國兩制其實是1950年的西藏和平解放17條。然后就派工作組到農牧區去煽動搞土地改革,西藏當局面臨的是等也是死,反也是死,這叫逼你造反,就可以名正言順的鎮壓了。

主持人:香港當局對法輪功的態度如何?

安清:目前法輪功在香港仍屬于合法的團體,但這并不等于中國政府就沒有對香港當局進行施壓.在江澤民的壓力下,香港當局不顧香港民眾的強烈反對,去年底推出了23條立法草案,就是針對法輪功的,今年七月一日,香港50万民眾上街游行,抗議23條立法,這才不得不推遲立法.綜觀這一事件的全過程,我們很容易地得出一個結論:江澤民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還有更重要的一點:為了對付法輪功,江澤民不惜犧牲對香港一國兩制和50年不變的承諾.

嚴成:一國兩制,50年不變本來就是不可靠的,中共的內政外交人治的因素太多,一個人一個樣。以前有句政治幽默叫“共產党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就是指的這個。況且50年不變是中方主動作的承諾,對自己內政作的承諾本身就不像其他國際條約那樣對中共有什么約束。中國簽署的一系列國際人權條約,哪一條遵守了?但換個角度看,中共已經完全蛻變成了純粹的利益集團,喪失了統治的合法性,剩下的只有一條,保持經濟增長。如果這也沒了,中共立刻就垮。而外資的輸血是維持經濟增長的唯一動力,任何可能導致外資撤离的都會迫使中共慎重考慮。香港50万民眾上街迫使中共推遲立法就是基于這個考慮。

主持人:台灣法輪大法學會理事長張清溪十月二十一日在立法院的記者會上說,据他了解,中國大陸已掌握台灣部分法輪功學員名冊,即黑名單。你是否談談你對黑名單的看法?

安清:中國政府利用黑名單打壓异己人士已不是什么秘密了.不僅對待台灣,即使是民主國家也不放過.去年六月,江澤民到冰島訪問時,中方就向冰道政府一份法輪功學員的黑名單.冰島政府迫于中方的壓力,指示冰島航空公司拒絕名單上的人上飛机,海關拒絕已到達冰島的人入境.在冰島國內民眾的強烈抗議下,冰島政府不得不作出讓步.作為一國主席,竟利用如此低劣的手段對待法輪功,使我們不難看出:打壓法輪功已經是江澤民對外政策的重要考量的因素.

主持人:中國的外交政策一貫是秘而不宣的。說打壓法輪功是江澤民對外政策的重要部分,主要依据是什么?

安清:江澤民對付法輪功從三個方面下手,一是利用外交手段;二是操控中文媒體;三是利用中領館控制華人社區.首先說說利用外交手段.1999年10月,江澤民去澳洲,當他与克林頓總統會面時,竟送給克林頓先生一本政治小冊子,內容是反法輪功的.2002年10月,美國的法輪功學員在伊利諾洲北區法院以群體滅絕罪等起訴江澤民,江澤民動用外交手段,不惜重金作為交換條件,要求美國政府撤消此案.在美國國會304號決議案中提到, 2000年11月,前加利福尼亞州Saratoga市市長 Stan Bogosian 發表了一項聲明,表彰法輪功習練者對Saratoga社區的貢獻,為此中國駐舊金山總領事給Bogosian先生寫信,敦促他撤回對當地法輪功活動的支援;据許多地方和全國性媒體報道,美國各地的其他地方官員們,其中包括几個主要城市的市長在內,受到了來自中國領事官員的壓力,要求他們宣布放棄對法輪功的支援;据記者引證,美國的一些地方官員在受到中國領事官員的壓力之后出于擔心傷害貿易關系的動机而宣布放棄他們對法輪功的支援.

再說中共利用海外的中文媒體進行宣傳.比如:去年初,紐約的法輪功學員在聯邦法院狀告>一案,起因就是>自1999年7月20日以來,為了配合中共打壓法輪功,先后刊登了300多篇攻擊法輪功的文章,以此給海外華人洗腦,也為中共在海外打壓法輪功明鑼開道.第三點就是在華人社區制造仇恨,据美國國會的304號決議案中提到,2001年9月7日5名法輪功習練者在芝加哥中國領事館外面行使憲法所保障的言論自由權的時候遭到人身攻擊,為

此肇事者Jiming Zheng 和Yujun Weng 分別于2002年11月13日和2002年12月5日被Cook縣刑事法庭判決毆打罪名成立,此兩名凶手均系与中國領事館關系密切的芝加哥美籍華人組織--中部美國福建同鄉會的成員, 2003年6月23日,法輪功習練者在紐約市的一家中國餐館外面遭到來自身居美國但据報与中國政府有聯系的人員的攻擊;中領館還給華人社區施壓,干擾法輪功參加正常的社區活動.

嚴成:其實中共對海外的民運團體,或不是民運的民間團體和個人都是以對法輪功的態度划線的。我可以舉一個例子。這是《誰是新中國》這本書的作者辛灝年先生講的一件事。一九九九年幸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的持有者被香港大學和其他大學請去講課,卻被香港政府拒絕入境,理由是他對這個國家有顛覆作用,會造成國家不安全。

可半年以后,當他的書出版几個月以后,國內有一個非常大的中共的人物,卻派人在紐約找到他,要他回去參加政治特區的的改革工作,并且明确的告訴他:必須反對法輪功。你看現在中共到什么程度了,你罵我都行,只要反法輪功就行。如此看來,對付法輪功成為中共對外政策的一個籌碼.

主持人:各位觀眾,由於時間的關系,今天就談到這里。謝謝兩位嘉賓的點評。謝謝您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