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第一百八十七期】誰幹涉誰的內政?

【新唐人】各位觀眾大家好,現在是熱點互動節目時間。我是李天笑。

今年10月16日美國國會提出了304號決議案.該議案繼2002年的188號決議後進一步闡述了美國國會對中國迫害法輪功的意見。

由於該決議案涉及到中國政府幹預美國內政的敏感問題,同時更涉及到海外華人的切身利益,引起各方關注。

今天我們請本台特約評論員安清女士來談談看法。安清女士,您好!

李天笑:2002年第107屆美國國會曾以全票(420票讚成0票反對)通過了譴責中國政府迫害法輪功的188號決議。304號決議案與188號決議相比,有什麼新的特點?進展如何?

安清:這兩份決議案的共同點是,表達美國會關於中國在美國和中國對法輪功的壓制所持的意見,要求中國政府立即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目前國會正在討論中的304號決議案是著重對中國的外交人員,議案要求中國停止用外交使節散布歪曲法輪功的謊言。議案要求對中國在美恫嚇法輪功者採取法律行動.它的特點是在要求上更具體.

李天笑::304號決議案對中國政府和美國政府行政部門有何具體要求?

安清:首先說對中國政府的要求主要有四方面.

一是要求中國政府立即停止在美國幹涉人們行使美國憲法所保障

的宗教自由和政治自由權利,包括習練法輪功的權利;

二是要求中國政府停止利用外交使節在美國散布歪曲法輪功本質的謊言;

三是要求中國政府釋放所有在押的包括法輪功習練者在內的良心犯,

四是立即終止騷擾、拘留、虐待和監禁那些行使其合法的宗教自由權利的人們,包括習練法輪功的權利、表達自由權和結社自由權,通過停止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限制自由權利的實際行動,展示中國政府決心遵守關於信仰自由、表達自由、和結社自由的國際標準的意願。

對美國政府的要求主要有兩點,

一是對美國總統,要求美國總統更加密切查找確定那些在中國有暴力迫害法輪功的中國官員,二是對美國司法部長的要求,要求美國司法部長對關於中國領事官員在美國試圖恫嚇或以不當方式影響法輪功習練者或選舉生的地方官員、以及從事其他非法活動的舉報進行調查,並且征求國務卿的意見,確定採取適當的法律行動。

李天笑:304號決議案表達了美國國會的意見,但對行政部門和中國政府沒有強制執行的約束力。它對制止中國政府迫害法輪功會起到什麼實際效力?

安清:從法律上講是沒有約束力,但從更廣泛的意義上講它對中國政府起到了一個震懾的作用.因為美國國會議員是人民選舉產生的,是真正在代表人民說話,每一個決議案的通過可以說是國家行為.這種國家行為是最令中國政府害怕的,它會影響兩國政府間的關系;兩國人民之間的關系;及貿易關系等等.如果所有西方國家都給中國政府這種壓力的話,它早就不敢幹了.比如說100多年前中國由帝制走向共和制,西方國家的輿論壓力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而今中共能夠維持的主要原因,就是它用賣國來換取西方社會的沉默.你要國土,江澤民拱手相送;你要市場,中共就門戶開放;你要廉價商品,中共就提供廉價的勞動力.目的只有一個,我迫害人權你們不要管.所以中共才敢變本加厲地迫害法輪功學員和異議人士.

李天笑:決議案具體提到,中國政府官員對美國官員施壓和騷擾。這是怎麼回事?

安清:主要指中國利用外交人員恫嚇給予法輪功支持與褒獎的美國地方政府官員.304號決議案中例舉了大量事實,我相信這是經過考証的.比如說,2000年11月,前加利福尼亞州Saratoga市市長 Stan Bogosian 發 表了一項聲明,表彰法輪功習練者對Saratoga社區的貢獻,Bogosian先生寫信,敦促他撤回對當

地法輪功活動的獎.我記得當時這位市長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氣憤地說:”我在美國怎樣當市長還要你來教我?”.

李天笑:決議案具體提到,“2003年6月12日,38名國會議員向美國東區的、伊利諾斯州東北區的地方法院提交了一份支援法輪功的協助法庭解釋有關法律問題的修正要點摘錄”。安清,你是否了解這件事?

安清:事件的經過是這樣的. 2002年10月,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等人在伊利諾伊州北區美國聯邦地區法院被以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和酷刑等罪名起訴。在這之後,中國政府試圖避開法律渠道,通過外交手段來取消此案.今年6月9日,多位美國國會議員向美國法院提出有關訴江案的“法庭之友”建議書(Amicus Curaebrief),表達美國國會議員對訴江案的支持。在建議書中明確提出:”

江澤民不再是國家首腦,不應享有《外國元首豁免法》中的首腦豁免權。”

李天笑:304號決議案指出“中國政府已經試圖在美國境內壓制法輪功運動和中國倡導民主的團體”。除了以上事例,你認為還有哪些事實可以說明這一點?

安清:事例很多.我想舉一個典型例子,就是6.23事件.今年的6月23日晚上,紐約(美東)華聯總會的樑冠軍等人在一家中國餐館宴請中國駐聯合國大使王英凡.有幾個法輪功學員想借此機會使王英凡多了解一下法輪功的真相,並能將海外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帶回國內.他們就在臨近餐館的馬路邊發真相資料,非常平和.就在這時樑冠軍帶一群人,沖到法輪功學員面前,進行圍毆法輪功學員,而此時王英凡夫婦就在樓上,我想他們不會不知道吧?無獨有偶,兩年前民主黨負責人倪育賢等八人在林肯劇院同樣遭到樑冠軍等人毆打,那次只不過在場的中國政府官員換了一個,不是王英凡,而是中共駐紐約前總領事張宏喜.這兩件事聯系起來,我們不難得出一個結論:樑冠軍並非是什麼社區領袖,而是地道的中領館的打手.

李天笑:信仰自由是美國的立國基礎。當年清教徒就因為受迫害來到新大陸的。大多數美國人都有信仰。美國總統布什曾針對江澤民說他與江不同,他有宗教信仰。中國政府將打壓信仰自由延伸到美國,這是不是在動搖美國的立國精神?

安清:我認為這是對美國立國之本的動搖.因為美國憲法明確規定信仰自由..

李天笑:也有一種說法是美國幹涉了中國的內政,你怎麼看?

安清:美國國會對中國政府的譴責,是針對人權方面,並沒有涉及其它方面.就中國人權的狀況,美國能站出來制止中國政府對其人民的迫害,我認為這是正義之舉,是符合國際人權標準的.就好比一個家長在家裡對他的孩子進行虐待,毒打,導致孩子死亡,那麼鄰居得知這一消息一定會譴責這個家長,因為他侵犯了孩子的最基本的權利—-生存權,同時也違法了法律.如果這個時候,這個家長說,這孩子是我生的,是我養的,我想對他怎麼樣都行,你們管不著.這能行嗎?況且是一個政府.政府是什麼?是人民的公僕,是代表人民說話的,沒有權利對人民指手畫腳,更沒有權利迫害人民.所以我說,不是美國幹涉中國內政,而是中國在幹涉美國的內政.

李天笑:從304號決議案的具體內容看,你覺得,中國政府在美國境內是否有一個針對法輪功的計劃?

安清:從中國官員對美國地方官員的騷擾,對中文媒體的控制,對華人社區的滲透以及中國外交人員在海外搜集的黑名單等一系列的事實看,不難得出一個結論:中共是有計劃的,有步驟地對法輪功進行打壓.

李天笑:安清,有一種看法,揭露中國政府的醜行是“不愛國”。你怎麼看?

安清:揭露中國政府的醜行,不能說”不愛國”,我倒認為這恰恰是愛國的表現.這就像一個癌症病人,如果一個負責任的醫生提早檢查出他的病因,並加以治療與控制,病人也許會得到康復,不會出現生命危險;否則的話會危害生命.如果今天有更多的人站出來,指出中國政府一些錯誤的行為,中國就會避免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浩劫給中國人民帶來的災難.

各位觀觀眾,由於時間的關關系,今天就談到這裡。謝謝安清女士的點點評。謝謝您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