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第二百一十九期】紐約華埠春節遊行風波

【新唐人】紐約法輪功學員在新聞發布會上介紹說,在一切手續齊備的情況下,組委會負責人竟以“安全”理由拒絕了法輪功學員的申請。負責遊行活動的組織者表示,春節遊行活動的協辦人梁冠軍堅持不讓法輪功學員參加遊行。

警察局長在了解情況後,同意法輪功學員加入遊行。然而,就在法輪功學員將要出發參加遊行時,遊行組織者趕來,堅持說由於協辦人之一梁冠軍的因素,組委會不能接受法輪功學員的參加。

與中領館關係密切的“紐約華人社團聯合總會”是本次活動的協辦單位,其“主席”梁冠軍因去年6月23日在中國城圍攻法輪功學員被紐約市第五警分局控以三級攻擊罪,7月22日,美國國會為此專門舉行了聽證會。月前,美國國會第108屆大會上又提出了304號決議案,該議案意在進一步表達美國國會關於中國在美國和中國對法輪功的壓制所持的反對意見,議案中特別沿引了兩次針對法輪功修煉者的暴力事件作為高度關注的事例,其中之一則為去年6月23日晚在紐約唐人街發生了以親共僑領梁冠軍、花俊雄為首的一些暴徒圍毆法輪功學員一案。目前此案仍在調查之中。這一次拒絕法輪功學員的遊行,不難看出又與中領館與梁冠軍本人從中作梗有關。據了解,梁冠軍自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團鎮壓法輪功以來一直充當紐約中領館的“隨從”,在華人社區上竄下跳,以利益為誘餌,拉攏威脅並阻止社區人士對法輪功的正確認識。

行受阻一事已引起多家媒注,包括一些自由撰稿人在的多家中西方媒到,其中包括(New York Times)、每日新 聞(Daily News)、新(News Day)、美刊(American Press)、自由亞洲電臺、明、新唐人電視臺和大紀元。

主持人安娜請來了當時前往參加遊行的法輪功學員周堅芬女士來詳細追蹤事件緣由。

安娜: 周女士您好!

周女士: 您好!

安娜: 您能不能向我們觀眾介紹一下,當時你們是出於什麼考慮要去參加這次遊行的呢?

周女士:今年是金猴年,農曆新年,法輪功學員作為社區的一員也很希望跟社區共慶新年,所以我們就準備了很多節目有金猴、有舞獅,我們有一個腰鼓隊很漂亮,我們還有大頭娃娃,還有中國非常傳統的旱船,還有的就是很希望參加這個遊行,我們有的學員推著小車,推著小孩,帶著小孩那麼冷的冬天都來了,所以就想跟社區一起過個新年吧!也就是想參加。

我們一個禮拜之前,剛剛參加過法拉盛的遊行,也是華人的遊行,很多觀眾很多群眾都很喜歡我們的那些裝束,我們就想跟群眾一起過個新年,給社區添一份光彩吧!

安娜: 這次遊行為什麼受阻呢?

周女士:這次遊行是這樣子,我們當時向組織者提出申請以後,組織者告訴我們說,你們有安全問題跟梁冠軍有什麼….就是說當時6月23日,去年的時候,梁冠軍打了我們學員,而且是組織了一些人打了我們學員,他們說因為梁冠軍的事情,他們很有可能就不讓我們參加,我們法輪功學員很希望能夠使整個社區是一個非常祥和團結的整體,希望是社區的一員,所以我們還是堅持申請這個遊行。

當時申請了以後,他們一直沒有給我們回音,大概在遊行前兩三天,收到一個電話說不讓我們遊行,我們馬上打回去以後電話就搶斷了,就沒法打回去,我們找了一個警察局,因為當時我們填表的時候他們說有安全問題,就說怕造成衝突什麼的,我們就跟警察局去聯繫了一下,警察局長告訴我們,他說法輪功學員向來都是非常平和的。

安娜: 第五分局警察局長說遊行期間的安全問題不是一個合法的理由,因為警察是負責安全問題的,他還說法輪功在過去紐約四年的公開活動展現了和平,並表示希望法輪功參加此遊行。

周女士:因為他們跟我們做過很多各種各樣的遊行,他們對我們非常了解,法輪功學員從來就沒有什麼問題,他說安全問題簡直是個笑話,他說安全是我們擔保的,我們負責安全問題,所以組織者根本就沒有必要有這個問題。所以我們就想去跟組織者商量我們是不是還是參加這次遊行,所以當天就去了。

安娜: 那你們從警察局得到這個維護之後,你們是不是又找主辦者了呢?

周女士:是,警察局當時跟我們講,在美國如果不讓一個這樣的團體參加遊行是不對的事,是違反美國的法律的,所以他就告訴我們這是不太對的,因為警察局作為他執行具體的事務他又不能在這個事情上作一個什麼樣的決定,所以我們當天去找組織者,就是想跟他說我們想參加遊行,我們是社區的一員想跟大家共慶一個新年。他還是原來的理由說安全問題,那我們跟他解釋了警察局局長說沒有這個問題。

安娜: 您剛才提到安全問題你是說梁冠軍的衝突,是因為梁冠軍打了法輪功的學員,不是法輪功的學員打了梁冠軍。

周女士:對,那個完全是一個群毆,那個時候我們學員在外面發資料,有十幾個學員分散在街頭,就是已經比較晚的時候,沒幾個學員留在那邊,結果他們就群毆,就是好多幾十個人打我們一個學員,就這樣的事情,在美國國土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們也是非常的震驚。那個事情後來梁冠軍就以三級攻擊罪,馬上就被警察局逮捕,而且這個事情發生在美國國土上,美國公眾知道後非常的憤怒,而且很多美國官員聽說這個事情後,他們寫了很多信給檢察官,希望他們能嚴逞這個兇手,就說這樣的事情在美國國土上是不能夠容忍的。而且這個事情,在國會也引起了很大的震動,國會裡專門為了這個事情開了一次聽證會,國會也出了一個304決議案,就提到這個事情,同時也提到要堅決制止迫害法輪功的事情,在美國國土上這樣子發生。

安娜: 那你們後來又去找主辦者,告訴他們警察局認為這個安全問題根本不是問題,他們怎麼回覆你們的呢?

周女士:當我們說安全問題不是一個問題以後,他們又有說我們不接受任何政治或宗教團體。其實法輪功是從來不參與政治的,法輪功從來是一個修煉的團體,只是在提昇自己,我們學法輪功就是按照「真、善、忍」的原則,讓自己成為一個好人,成為一個更好的人,是不問政治這個東西,根本就沒有接觸這個事情,既便是鎮壓以來四年法輪功學員在所謂講清真象過程當中,法輪功學員沒有任何政治訴求,我們所要求的就是停止這場迫害,這場迫害太慘忍,是絕對不能讓他這樣子存在下去的。

安娜: 那他們提到這個宗教,你們在這次遊行中有沒有一些什麼宗教的內容呢?

周女士: 一向我們的標語就是「恭賀新喜」、「法輪大法好」,您想這個有沒有宗教和政治色彩,我想「恭賀新喜」大家都是新年,「法輪大法好」我們這個隊伍就是修煉人的隊伍,那我們其實也不是一個什麼宗教團體,因為我們沒有什麼戒律,也沒有什麼儀式,也沒有什麼寺院,沒有這些東西,什麼都沒有。

我們就是活生生的一個人,我們在社會當中我們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工作,我們有朋友,有方方面面的社會,我們是一個社會當中的人,是學生也好,有的是研究者,有的是醫生,有的是律師,有的是教師,什麼樣的職業都有。

而且從年齡上講,從90多歲的老人都有,小到幾個月的孩子幾歲的孩子都有,所以不分年齡,不分種族,我們也有西方的學員,也有不同種族的,也有西班牙,各種各樣的人種都有,所以我們不分這個,我們修煉是希望我們提昇自己,才參加這個修煉,因為覺得這個道理講的非常好,對人非常有益,而且我們煉功以後很多人健康狀況變的非常好。譬如很多人原來精神很累很疲勞,煉功以後精神煥發的好,工作又有效率,所以都覺得這個東西非常好才參加修煉的。我們不是一個宗教,我們就是修煉。

安娜: 我想這些您也都跟主辦人講過了,後來為什麼還是受到阻攔沒有參加遊行呢?

周女士: 其實我們也是非常誠懇的跟田先生講明。

安娜: 您說田先生他是主辦者是嗎?

周女士: 是的,他是組織者,我們跟他真誠的講明這一切以後,他就告訴我們梁冠軍的問題,是梁冠軍的問題不讓我們參加這個遊行。

安娜: 他們為什麼還是沒有讓您們參加遊行?

周女士:是這樣子的,我們跟警察局講了這個事情以後,警察局長也非常清楚我們學員,那警察局長後來通過非常長時間的考慮,他後來說行,沒有問題,您們法輪功可以參加,他回來就把主辦人召過來就說讓法輪功學員參加。後來田先生也是說那行,他就準備來領我們隊伍去參加遊行,可是這兩個主辦人回去以後,跟梁冠軍一說,梁冠軍堅決不同意,他又回來說堅決不同意,所以後來警察局又沒有讓我們參加。

安娜: 你剛才說到田先生跟另外一個先生是主辦人,那梁冠軍也是主辦人之一嗎?

周女士: 對,梁冠軍是協辦人。

安娜: 那為什麼主辦人會聽協辦人的呢?

周女士:我想這個裡面有很多社團之間的關係,還有可能就是中共在背後,因為中共一直是想把迫害法輪功的政策輸出到海外來,所以梁冠軍跟領館非常近的,我們報紙也都看到了,一會兒這邊中共領館有什麼事情,梁冠軍就趕去作什麼事情,所以他完全是受控於中共那邊的,他們可能有很多的經濟利益或者是政治利益,這個就是受他們的壓力吧!

安娜: 那您認為其實不讓你們參加遊行的真正原因並不是主辦者不想你們參加,而是因為中共在幕後是有動作的是吧。

周女士:是,因為這個事情也不是一個單一的事件,在很多地區都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就是有的地區甚至中共的領館在悉尼、在巴黎居然公然出來說要阻止法輪功學員這種正常的社區活動,後來就有很多當地的學員就跟當地的政府講清楚這個事情以後,當地的政府也很震驚,就主動出來制止這樣的事情繼續發生。

安娜: 那麼這個受阻事件發生之後你們打算怎麼回應呢?

周女士: 這個事件他是違反美國的法律的,所以法律的途徑可能會成為我們一個途徑吧,同時我覺得這個事情的發生,我想也希望能夠得到更多的善良的民眾能夠支持,因為我想這樣不公正的事情很多人能夠站出來說話的話,這個事情就不會這樣的繼續下去。

安娜: 那您有沒有想有什麼特殊的要對我們觀眾說的嗎?

周女士:我是想說因為我自己修煉法輪功,法輪功教我以「真、善、忍」的標準做人,我受益非常多,那麼其實我本來也是行過醫的,我在國內當過醫生,我自己親自看到修煉法輪功以後給人的身心帶來的變化,所以我得益它非常多,也很希望更多的觀眾能夠真正去了解一下看看法輪功的書到底寫的是什麼,看看法輪功的學員是怎麼樣的,我想一定會有好處的。

安娜: 剛才您提到善良的人能夠幫助你們,支持你們,如果他真是想要幫助你們支持你們的話,要怎麼樣幫助你們支持你們?

周女士:持續當中還有很多大陸的法輪功學員現在是流離在外,還有很多在遭受非常殘酷的迫害,其中有一個原因是有非常多的中國人不知道法輪功是什麼,不知道法輪功的真實情況,所以我很希望善良的人們,能夠了解一下法輪功是什麼,能夠把你了解到的真實情況告訴你的親朋好友,告訴那些中國人,能夠讓更多的中國人知道他的真實的面目的時候,我想這場迫害是不能夠持續下去的,是不可能持續下去的,當然如果你能夠願意幫助我們在具體事件上,我也希望你們能夠用行動你甚至可以中國官員美國的官員寫信發表你的看法,發表你對法輪功真實的想法。

安娜: 謝謝周女士。各位觀眾謝謝您收看這一次熱點互動的節目,如果您知道有什麼其他的細節或者有什麼看法,也歡迎您和我們聯繫。再見!

希望您對我們的節目提出寶貴意見,並參與我們的熱線節目。

聯系電話:1-(212)736-8535

聯系郵件:feedback@ntdtv.com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