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周刊特別節目(19) 7.20 專題報道 迫害七年大法深入人心 古老智慧教化八方眾生

【新唐人】新聞周刊特別節目(19) 7.20 專題報道 迫害七年大法深入人心 古老智慧教化八方眾生

演播室

姜:7月20日,對法輪功學員來說是個特別的日子。中共迫害法輪功至今已經7年了,在今天的節目中我們特地走訪了三個來自瑞典、奧地利以及美國紐約的西人法輪功修煉者的家庭,看看這些金發碧眼的外國人是怎樣看待法輪功修煉、怎么樣看待這場長達7年的迫害以及這場迫害給他們的生活帶來的影響。也讓電視机前的您走近這些遵循著“真善忍”的信仰而生活著的西方人。

我們首先來到北歐瑞典北部城市阿爾維卡(Arvika)的一個溫馨的家庭里,男主人万乃爾 克蘭奈特(Varner Kleinert)和他的妻子柯里斯蒂娜 (Kristina)。住在這個緊鄰挪威的城市。他們有三個孩子,分別是九歲,五歲和一歲半。克蘭奈特是在為政府的社會公益部門工作,他在挪威幫助吸毒的年輕人,因為這個城市离挪威邊界很近。妻子柯里斯蒂娜是一名舞蹈老師,在阿爾維卡這里教舞蹈。她還有一個舞蹈學校,与不同年齡的孩子接触,間或也有成年人。

接下來我們再到同在北歐的奧地利去看一下。他叫海爾默特(Hellmut),在薩爾茨堡一家房地產公司工作。旁邊是他的太太嬌海納(Johanna),她現在一邊上學一邊在博物館工作。

最后,我們來到了住在美國紐約的斯科特家里。高大魁梧的斯科特是一個分子生物學家,他和妻子伊利亞娜生活在紐約。

演播室

姜:1999年的7月20日,中共當局開始了對法輪功的鎮壓,這一天影響了許多人的生活,甚至是這些西方人。

采訪:

万乃爾 克蘭奈特:在迫害開始的時候,我有些不太相信。因為這距离瑞典很遠很遠,在瑞典這种事不可能發生的。當時我已經修煉了一年了,而且我知道這個是非常好的,不可能去傷害任何人的,不論對哪個國家都是好的。我當時听到這個消息時感到,這肯定是什么誤會,馬上就沒事了。我有一些中國的朋友,他們很擔心,因為他們知道怎么回事。過了一段時間我才明白這是一個不好的消息。

Hellmut﹕(1999年)7.20的時候我還沒有修煉很長時間。我當時只是知道中國有很多人修煉并覺得很好。听到報道說,那些遵循真善忍生活的人受到鎮壓,我感到難以理解,不明白怎么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Johanna ﹕當我剛開始修煉的時候,得知在中國對法輪功的鎮壓,讓我吃惊得說不出話,不知道怎樣做。

斯科特﹕這种做法對美國人來說,對其他非中國地區的人來說,都是很令人震惊的。他們難以想象竟然有政府會宣傳如果人們以真、善、忍為指導標准,就會變得精神不正常。這實在是太可笑了。當許多人听說這件實事時,包括我自己,在迫害開始1999年一年以后,听到這場迫害發生都覺得不可思議。我都覺得這怎么可能發生呢,這實在是太可笑了。現在是21世紀了,不再是古代了,怎么能有如此瘋狂的事情發生。但是它确實發生了。

演播室

姜:那么這樣一場發生在中國的對于“真善忍”信仰的鎮壓,又為什么會對這些遠隔千里,生活在自由、和平國度里的西方人產生這么大的影響呢?

采訪:

Kristina:我想七月二十日對我來說是非常黑暗的一天,就好像醒來面對一個邪惡的專政政權。這對我這個瑞典公民來講是從沒感受過的。真的就像是面對恐怖。對我來說那是非常不愉快的一天。生命中美好,美麗,純洁,精華,被生命中的邪惡威脅,那真的是很壓抑的一天。

Hellmut﹕中共鎮壓讓我也感到很痛苦,應為中共的鎮壓也延伸到國外。以前國外都沒听過法輪功,1999年突然發生了對法輪功的鎮壓,全世界對法輪功的信息來源都是中國的媒体造謠与誣蔑。這對我們來說當然也是個問題,人們對法輪功有了一個錯誤認識,我們不得不努力改變他們的錯誤認識。

斯科特﹕“在1999年迫害剛開始的時候,它們只是把學員關押在監獄和運動場,大家都知道當時發生了什么事。但是現在它們是拼命的掩蓋,就連中國人都覺得中共不再迫害法輪功。但是如果你在公共場所做這個(動作),你就會被逮捕。環境其實變得更惡劣了,但是我們也從中認識到它們的所做所為更邪惡了。如最近報道的活体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据說這种罪行在前三、四年就已經發生,它們叢非法被拘留的、沒有身份證明(為了保護家人)的法輪功學員身上摘取他們的器官。他們在監獄被關押的時候,都被驗血,根据他們的血型,中共再將他們的器官出售牟利,并將他們的尸体仍進焚尸爐里。這种罪行一直在發生。自從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中國的器官移植手術例數大增。這是駭人听聞的。

演播室

姜:這場迫害就這樣發生了,雖然在自由的國度里他們很難真正的体會這場迫害對這些修煉者造成的壓力,但是他們卻感同身受的体會到自由,信仰的自由、精神的自由是多么的可貴。作為一個法輪大法的修煉者,這些生活在完全不同的背景下的西方人,也開始行動起來幫助制止這場迫害,幫助更多的人了解這來自東方的古老智慧。

采訪:

斯科特﹕“在2002年中國農歷新年期間,我們去(北京天安門)為法輪功進行了大型的請愿活動,當時共有來自15個不同國家的75名非華人學員,我們不約而同到了天安門,希望告訴中國人我們關心法輪功學員,這場迫害是錯誤的。我們見到許多許多的警察,他們在天安門毆打了我。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我只是在回來時發現我的大衣上有一個大洞,中國還存在著這种很野蠻的行為。當他們听到‘法輪功’時,他們就開始瘋狂起來,我不明白為什么,他們好像把法輪功學員當成了他們的敵人。他們花了這么多精力就為了阻止我們做這么簡單的事情。我們只是想在天安門廣場煉功并展示寫有‘真、善、忍’的橫幅。作為一名美國人看到這個情景,我覺得很可悲。中國馬上就要在2008年舉行奧運會,聯合國安理會…而它們卻對美國人和其他外國人做出這种事情。我們只是想結束這場人權迫害。我們被拘留了24小時,然后被押上返回美國的飛机。這對我們倆來說都是一次很緊張的經歷。這也反映出這場迫害是多么的愚蠢,這也證明了中共是如此瘋狂的、堅決的要打壓法輪功,耗盡這么多資源。中國這么多省市的人民仍居住在貧困中,飢寒交迫,而它們卻使用如此多金額用來迫害好人。這完全是錯誤的。”

Arvika:在我越來越清楚到底發生什么事情之后,我和妻子做了很多事情,告訴人們在中國發生了什么,告訴他們真相。這也是我們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我們到過很多國家參加各种活動,這些事我們要一直做到迫害停止,不會放棄。

Hellmut﹕我們就開始告訴人們鎮壓和平的民眾是不對的,并舉辦了很多活動。講清真相越來越成為我們生活中重要的事情,特別是對中國人講真相,當然也對西方社會講真相。

Johanna﹕每次我去城里市中心的時候,我總是帶著真相資料,這在我的生活中已經成了很自然的事情。我們生活在薩爾茨堡,這是一個旅游城市,是莫扎特的城市。中國人很喜歡到這里來觀光。我一邊在博物館工作,一邊學習藝術史。如果有可能,我在中午休息時有時間,而且總是隨身帶著真相資料,就去給中國游客送真相資料。因為我知道他們被自己的政府謊言欺騙,而我們有机會直接和他們接触,也机會碰到中國政府的官員,或有些經濟上能能力到薩爾茨堡旅游的中國游客,和他們直接談話。

我們在薩爾茨堡有一個小的煉功點,如果天气好,我們每天在公園里煉功,每個星期六固定在那里煉功。我們有一個傳單,上面用中文寫著,中國人請為法輪功感到驕傲,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功好,法輪功洪傳全世界。有過很多令我們感動的時刻,比如有的中國人路過時,看到外國人也關心中國人的事情,他們就開始思考在中國究竟正在發生什么。

Johanna﹕我從兩年前開始在一個歐洲合唱團里唱歌。合唱團由歐洲各國的法輪功修煉弟子組成,我們每年訓練兩次,每次一個星期。我們提高很快,已經在世界上很多地方演出很多次了,在香港、紐約、希腊、瑞典、德國等許多國家。我們想表達的是,真心告訴中國人對法輪功的鎮壓,什么是法輪功。我們用中文唱,大部分都是白人學員,也有中國學員,他們教會我們用中文唱歌,開始很難。中國觀眾看到我們這么努力來傳遞真相信息非常感動。

演播室

姜:被他們稱之為講真相的活動成為他們在99年之后生活中的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可能很多觀眾朋友也都看到過無論在寒風凜冽的嚴冬或驕陽似火的夏日,總能在街頭巷尾看到他們煉功、酷刑展或是發傳單的身影。也有很多地方的居民把他們稱之為當地的一道風景線。好了,再看過來自瑞典、奧地利和美國紐約的這三個西方法輪功家庭講述他們在7.20以后的生活之后呢,我們先來休息一下,稍后我們再來听听他們是如何開始修煉法輪功以及他們是怎么看待修煉的。

演播室

姜:歡迎您繼續回到我們今天的這個特別節目。我們今天這個節目呢題目叫做:迫害七年大法深入人心 古老智慧教化八方眾生。剛才大家都听到了這些西方法輪功修煉者講述他們在鎮壓之后的生活,那么我們下面要返回頭看一看他們當初是如何走入法輪大法的修煉的。

采訪:

Arvika:我在少年時代也是很感興趣這些關于生命的問題。我很早就觀察到很多不好的事在社會上,世界上發生,戰爭,專制,飢餓。我便開始思考這些為什么發生,我們人類是怎么樣相互對待和對待自己的。几年以后我也接触一些東西,精神方面的,宗教方面的。很多不同的東西,就是能幫助我明白,如果你想改變這個社會這個表面,我們必需從內心開始改變。

Kristina﹕在九八年的复活節。是我住在瑞士的弟弟給我打的電話。他說:“我找到了一個很珍貴的東西,你必需嘗試一下。這是一本神奇的書,書名是《轉法輪》。你所有問題的答案都在里面,所有你需要的。”

當我同丈夫一起接触到法輪功時,我馬上感到這個功法是能幫我從自己內心做起的。

Johanna﹕我的媽媽比我修練的時間長,大約2年時間。我是2001才開始修煉的。我先是注意到了我媽媽發生的變化。以前她病的很重,得過椎間盤脫出,厭食症,生活的很不幸福。我意識到她一年內很快發生了變化,變成了一個很快樂的人。這讓我很好奇,是什么能讓人發生這么大的變化。我那時還在上中學,并不是一個好學生,象很多那個年齡的年輕人一樣,對自己不滿意。我在學法輪功中意識到了,這(和學校學的)很不一樣,我變得心胸開闊。我修煉后,在學校努力學習,并以优异的成績畢業。我后來認識了我現在的丈夫Hellmut,我們認識的時候他已經開始修煉了,然后我們結了婚。我必須說,過去五年的修煉讓我的生活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Hellmut﹕我媽媽先開始修煉的。她在一個藏族表演上買了一本轉法輪,然后立即感到這本書很不同尋常。然后我也讀了這本書。盡管我其實對气功方面不是很感興趣,但我還是很快意識到這本書很特別,很快去了維也納,認識了維也納的修煉弟子。

斯科特﹕“ 大約六年前,我的生活上出現了許多困難。我覺得我當時所做的事情都沒有意義,我經常感到沮喪。我覺得做什么事都不順。我當時只想嘗試一种新的生活方式,讓我得以從這种困境中解脫。這時,我的一位同事跟我提起法輪功。我可以看得出,法輪功對他的影響。我最后決定試一試這种功法。我開始閱讀法輪功書籍,并開始煉習法輪功功法。就在我開始練功以后的几個星期里,我感覺好多了,更精力充沛、更開心了。從那以后,我的狀態變得更加良好。我感覺很不錯。”

演播室

姜:可能很多人都問過這樣的問題:他們為什么修煉法輪功?修煉法輪功到底給他們帶來了什么呢?下面我們就來听听他們是怎么說的吧。

采訪:

Kristina:我自己,我的忍耐力,我的自私。我覺得這個功法真正給我帶來了力量,直到現在。很大的變化。

法輪功所講的是要做事首先想到別人。我們在生活中經常談,和孩子說應該怎樣做,怎樣想,怎樣看其他人。還有動物,大自然,所有在我們身邊的事物。在你越來越了解法輪功真實的一面的時候,你真的會改變自己對別人的態度。現在人們日常里學到的都是怎么樣得到所有東西,為了一切去爭斗,在所有競爭中奪冠,作那個最好的等等。突然,我們對孩子說,也許你并不用總是去爭奪,當然你要試著盡力做好,但是最重要的是做一個好人,而不是獲得胜利。這樣,我們教孩子還有我們自己用一個全新的方式看待事物和做事。我們夫妻之間也有很大的變化。以前總是,我能從你那里得到什么?如果我從我丈夫那里得不到我想要的,我們就會爭吵,打架。但現在感覺是,好,慢慢來,再想一想,也許我能做得好一些,也許是我自己一些東西需要改變,而不是直接向外攻擊。這個是在生活中經常碰到的事情。

在平常應該是很生气的情況,現在我可以看著我的妻子,心里是平靜的,這樣的感覺很好。這個是我通過法輪功學到的。

斯科特﹕“我在高中的時候,就打橄欖球,在過去很多年里,我都嘗試過各种体育活動,所以我的膝蓋處總是很痛,我走路的時候也總是一瘸一拐的。我的脖子和后背雖然沒有嚴重受傷,但是總是感覺很酸。我每天早上起來都感到很痛。而就在我開始煉功以后的几個月里,我發現我的膝蓋和后背的情況開始好轉,一年后我覺得好多了。現在我几乎感覺不到疼痛了。我感覺太好了。總的來說,我覺得身体健康好多了,有時覺得我好像越來越年青了。但是對我來說,更重要的是(我明白)人生的幸福意味著心情更加平和、不再感到壓力,做事情的自信心更足,知道什么是對与錯。法輪功帶給我的影響是巨大的。法輪功給我帶來的智慧是巨大的。我是一名分子生物學家,我一直在尋找人生的意義是什么,而法輪功解答了我的疑惑,帶給了另一种思考方式。”

Hellmut﹕修煉前我的生活很表面化,看重生活樂趣和一些事業上的成功。我是個比較快樂的人,但是以另一种方式,更多的追求利益。 在修煉法輪功中,我發現了生活更深的含義,更加珍貴的事物,我愿意把他介紹給每個人。

hellmut﹕做錯了找自己的原因,而不是找別人的錯誤。說起來很容易,但是實際生活中并不容易實現。

演播室

姜:能夠經常看看自己,替別人著想,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從全世界有這么多的人紛紛走入法輪功的修煉,我想也證明了法輪功修煉的收獲是實實在在的而不是虛無縹緲的。

采訪:

Kristina:如果你不煉法輪功,我建議你來嘗試一下。對我來說這是一個恩賜。不要相信中共政府宣傳的謊言。法輪功是發生在我生活中最好的事,是非常好的。我想說,覺醒吧,清醒看清作為一個人內心的真實。我覺得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粒种子,等待著,盼望著長大,變成美麗芬芳的花朵。很多人忘記了心中這粒神奇的种子,他們在生命中隨風飄蕩,誰怎么對這個人,想要他怎么樣都行。好像他們不能給自己引路,履行自己的生命。我想說,覺醒,看到你內心的美麗,讓你的生命成為你得到的最寶貴的禮物。

Johanna﹕最難的是,在覺得很生气的時候,想一想是不是和我自己有關系。不論是婚姻、生活還其他情況,時刻想到要遵循真善忍原則解決矛盾,這不容易做到。但是如果能做到,就會很好解決問題。

Kristina:每個人的挑戰是運用他們內心的智慧,辨別好坏,對錯的能力來選擇。在迫害當中,每個人如果進一步看一看,都能知道什么是對什么是錯,什么是好什么是坏。這并不是只關系到自己,而是關系到關心別人,善待別人,對中國人或者是對被迫害的人,也包括善待這個地球,這個星球上的每一個人。每個人都有机會做出正确的選擇。如果我做出選擇,如果我覺醒了,我就會給我周圍好的影響。現在這個時間里,這個選擇也是很珍貴的,不要錯過這次机會,不要錯過。

Johanna﹕ 我希望中國人理解,中國政府的宣傳不是真相,而要有人道精神,珍惜法輪功提倡的原則,而不是鎮壓。

斯科特﹕中國人說,所有反對中共的任何人以及所有中共反對的團体都會被壓倒,不會超過三天。但是法輪功堅持了7年。這是一個奇跡,面對這么邪惡勢力,他們沒有倒下。這是一場正与邪的戰爭。720意味著正義又一次戰胜了邪惡。

結束語

演播室

姜:觀眾朋友,在我們制作這期節目的時候,在采訪的過程中,我們時時會有些感動。不知您是否感受到了這些普普通通的西方法輪功修煉者他們的真誠,是否感受到他們的善良和平和;還有他們的勇气。特別是當我听到紐約的斯科特和他的妻子為了讓中國的老百姓看到法輪功洪傳世界的真相,而冒著危險走上天安門的時候,我真的被感動了。看到真善忍的种子深深的埋在了他們的心里,而他們也因此生活得更美好,更充實。看到這一切不知道電視机前的您有何感想?我們這期節目的時間就要結束了,可以發郵件告訴我們您的感想和建議:郵件地址是:newsmagazine@ntdtv.com

好的,朋友們我們下周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