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繼續拖延毒奶粉賠償處理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石山報導)三鹿毒奶粉事件震驚了中國和全世界。然而事件爆發兩個多月之後,中國政府仍然沒有拿出任何賠償和處理方案。外國通訊社報導說,許多明顯因毒奶粉致死的嬰兒,甚至未被計算在受害者名單當中。

最少有五名因為毒奶粉死亡的嬰幼兒,沒有被計算在三鹿奶粉受害者名單當中。星期天,美聯社發自中國的長篇報導,調查了河南、陝西、江西和新疆的五個嬰兒死亡案例,而這些案例都不在中國的官方統計數據之中,是否能夠獲得賠償也沒有官方答案。

報導表示,負責全面處理毒奶粉事件的中國衛生部官員,拒絕回答關於賠償的問題,也拒絕回答關於受害嬰幼兒認定的問題。中國政府的數據說,總共有5萬名嬰兒的健康受毒奶粉影響,其中有5人死亡。三鹿奶粉事件發生之後,中國二十多個省市的律師組成了協助受害者的志願律師團,一位北京的律師表示,很明顯,死亡的和健康受到明顯損害的人數,比官方承認的高出很多。

志願律師團新疆律師張元欣表示,新疆也有不少兒童家長和律師聯繫,但因為中國政府尚未公佈統一的處理辦法,所以他們也無可奈何。

「也有家長給我們打電話,說是因為喝了三鹿奶粉之後,小孩因為腎病或不明原因去世的,接到過這樣的電話。但是,現在由於沒法進入司法程序,因為對於事實的還原或對於真相的最後認定還是要通過司法程序、通過證據來認定的,但是因為現在司法程序沒有啟動,所以一切都無從談起。現在我所接觸的這些家長、包括我們律師都在等,等國家統一安排吧。因為現在法院也不立案,也沒辦法往下進行。」

美聯社的報導,特別舉出河南駐馬店今年初出生的李小凱和李小燕的案件為例,這一對雙胞胎出生之後,因為母奶不足,李小凱只能食用三鹿公司的嬰兒奶粉,今年9月因為腎功能損害而死亡,李小燕則因為一直食用母奶而倖存。

雖然李小凱的案件證據充分,但河南駐馬店市衛生部門的負責人表示,所有的處理辦法都由北京來決定。張律師表示,目前律師們能做的,只是協助毒奶粉的受害家庭蒐集和保留有關的證據,以待日後索賠之用。

「作為這種事情,不論最後三鹿是否承擔責任或者承擔多少責任,作為受害者如果起訴的話,按照現有的法律規定,法院應該立案的。但是,因為這個事情可能涉及面的 比較廣,那麼,現在中央政府是不是有一個統一的安排?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家長來諮詢我們的時候,我們告訴他一些詳細的相關的要求,要他們去準備相關的證據,然後等到啟動所謂程序的時候,我們再進入程序進行索賠。」

中國政府曾經曾經承諾為所有受害者提供免費治療,然而對眾多健康受到影響的嬰幼兒如何認定,卻沒有明確的說法。

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研究員胡宗義表示,這在技術上其實並不困難,他認為援助和賠償受害者行動的拖延,主要是政治上的原因。

「實際上,只要檢查腎臟有問題,與三鹿奶粉有關係的與吃過三鹿奶粉的,都應該給予賠償。法律上這個群體太大,而且影響面廣,他只能把這個事情越捂得緊越好,他不想把這個奶粉行業搞掉。除非說這個事情過去了,淡化了以後就完了。」

雖然中國政府下令全中國法院拒絕毒奶粉案件的立案,並拖延對受害者的賠償和醫療救援,但毒奶粉案的始作俑者河北石家莊三鹿集團,卻已經迅速被出售重組,生產的奶粉以新的商標在市場上出售。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