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市民致信胡錦濤求助

【新唐人2009年3月12日訊】(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唐琪薇報導)湖北省武漢市民程雪多次被當地街道、派出所人員關押、目前丈夫又被強行送進精神病院,由於投訴無門,她情急之中給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寫信求助。

據程雪向本台反映,3月2號下午,她和丈夫胡國紅在武漢市亞洲心臟病中心醫院附近被武漢市江岸區新村街道以及街道派出所人員綁架:「3月2號下午,我媽病了,我們去給她買點藥。在路上,他們跟蹤我們,我說我們有事。他們等了一下就把我們抓起來,不讓我們走。」

記者致電武漢市新村街道派出所陳所長:

陳所長:「你是誰呀?」

記者:「我是記者,我想瞭解一下情況。」

陳所長:「我在休息。休息的時候不談工作的事情,好嗎?」

據程雪提供的消息,當時新村街社區的政法委書記樂國安也在場,於是,記者致電樂書記:「我給你說呀,我們這是單位的,我個人不能接待你。」

而新村街區委會的周書記這樣答覆記者:

周書記:「誰扣押?」

記者:「胡國紅。」

周書記:「沒這個事兒。」

武漢市民胡麗告訴記者,她當時就在綁架現場:「他們社區的兩個群眾幹部,一男一女兩個人,一直跟著我們。他們說『我們沒辦法,我們是工作。聽說你們要上訪。』兩台的士,一台警車,沒有牌照的,把胡國紅往警車裡面推,把程雪往的士裡面推,就拖跑了。」

胡國紅是原武漢市江岸車輛廠的員工,據程雪說,5年前胡國紅和車間班長發生爭執後,班長派人將他打傷。廠領導以胡國紅精神異常為由把他送進精神病院。之後,由於夫婦倆一直向有關部門上訪,程雪多次被關押,胡國紅則在去年7月,被送進武漢市武東精神病院。記者致電曾經為胡國紅進行治療的周醫生:

記者:「請問一下,您以前是不是有個叫胡國紅的病人?」
周醫生:「是的。」

記者:「他是得了精神病了嗎?」

周醫生:「唉。」

記者:「您覺得他有精神病嗎?」

周醫生:「這個事情跟你講不了。」

但是,胡國紅曾經的病友江漢生表示:「胡國紅沒有精神病。他是跟廠裡打架以後被關進精神病院的。」

程雪告訴記者,3月2號,胡國紅又被送到了武漢市的一個精神病院,至今音訊全無。而程雪自己則被關押在武漢市江岸區委黨校內。

記者「黨校有專門關人的地方嗎?」

程雪:「有哇,我已經關了三次了。」

程雪說,去年7月份奧運會前夕,她也被關在這家黨校。武漢市第一商業學校的靳光明老師告訴記者,當時他也因為上訪,和程雪關押在一起:「去年我也是被非法綁架的,就和她一起關在江漢區黨校裡頭。我是先進去的,大概過了沒幾天,她也是被綁架過來的。區委黨校當成黑監獄,奧運會把我們這些因為拆遷等訴求的,當成了奧運的敵人來看了。」

程雪表示,自己是出於萬般無奈才提筆給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寫信的:

「因為我被他們關成這樣,我在裡面絕食已經幾天。我媽媽已經動了心臟手術。我想到我媽,還想到我兒子。他現在還沒成年,就把我們夫妻兩個都關進去了。真的我蠻冤枉的。因為我在下面,他們都是一樣的,武漢這裡的人這麼黑,那我向誰反映吶?」

由於被控綁架程雪夫婦的有關派出所和街道工作人員不願意接受採訪,記者無法確認程雪以及有關證人所述完全屬實。但是,北京市安匯律師事物所的唐吉田律師表示,任何執法機關都無權不經過法定程序就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

「如果沒有什麼證據證明他們對社會、對公眾有危害的行為的話,不經過任何法定程序就這樣把人的人身自由限制,並且送精神病院、強制治療,也應該有一個法定程序進行鑑定等等,履行一系列手續。如果沒有,派出所也不是什麼醫學鑑定機構,無權就這樣強制治療。

程雪告訴記者,因為絕食抗議,5天之後,她被釋放。但目前行動並不自由,形同軟禁。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