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農:誰是養成通脹的罪魁禍首

【新唐人2010年11月17日訊】最近中國的物價大幅上漲、通貨膨脹再次成為中國老百姓不得不關心的頭等大事。雖然國家發改委和國家統計局不斷發布各種數據以證明通脹並不嚴重,無奈老百姓的感受卻截然不同。油鹽米菜煤氣水電等“開門七件事”競相上漲,越來越貴。去一次超市,手中的百元鈔能買的東西越來越少,自然大家沒法相信發改委的說辭。當然,不同的階層所關心的重點不同。中低收入家庭擔憂的是生活困窘,家累重的年輕白領入不敷出,略有積蓄的中老年退休人士生怕儲蓄縮水。

改革以來中國有過兩次大的通貨膨脹,政治效果和社會反響截然相反。第一次是1988年,因擔心鄧小平主張的“價格闖關”,全國出現恐慌性搶購潮,物價暴漲,官方統計是消費者物價上漲19%,全國一片罵聲載道,趙紫陽不得不代替鄧小平出面向國人檢討。第二次在1994年,物價暴漲24%,比1988年還厲害,但因為“六四”鎮壓記憶猶新,老百姓沒敢吭聲,默默承受了。今年的通貨膨脹才剛露頭,互聯網上已經怨聲四起。通貨膨脹通常是一個逐步釋放的過程,一旦開始,就會持續一兩年,而且物價一旦漲上去,就再也降不回來了。這次通貨膨脹最後將導致什麼政治社會後果,現在還難以預料,但可以肯定的是,它對多數民眾生活的衝擊會相當嚴重。

迄今為止人類歷史上共出現過兩次惡性通貨膨脹,一次出現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德國,另外一次則發生於國民黨在大陸統治的最後幾年(1948-1949)。這兩次通貨膨脹都被作為惡性通貨膨脹的典型例子載入史冊。當年中共詩人袁水拍用筆名寫的馬凡陀山歌中的一首,曾如此譏諷金圓券的嚴重貶值,“走進茅房去拉屎,發現忘記帶草紙,袋裡摸出百元鈔,擦擦屁股滿合適。”國民黨濫發金圓券最終導致金融崩潰,一直被看作國民黨失去大陸政權的原因之一。1988年中國物價飛漲時,老一代經濟學家千家駒也曾以金圓券為例警告過政府。唱了20年“發展至上”的“主旋律”,今天中國的學者已鮮有人出來告誡政府,於是通貨膨脹的危害就被淡化了。

通脹老虎” 誰養成?

中國的通脹老虎潛伏數年,越來越壯,現在終於出籠害人了。老虎養大了,遲早會出來害人,這誰都知道。問題是,誰養大了這只“通脹老虎”?中國政府總想把民眾的視線轉移到別處去。這輪通貨膨脹終於掩藏不住之後,中國的媒體上出現了三種論調,一種是“通脹進口論”,一種是“美元過多論”,再一種是“游資炒作論”。三種論調各有荒繆之處,卻共同服務於一個目的,把中國政府制造通貨膨脹的責任掩蓋起來,同時把公眾的不滿轉移到替罪羊身上去。

“通脹進口論”把國際市場大宗商品價格上漲說成是中國通貨膨脹的主要原因。最近一兩周,中國的媒體上“美元過多論”又盛行一時,似乎中國的物價是由美國聯儲會貨幣政策調控的。中國商務部長陳德銘在10月下旬的一次外貿形勢座談會上表示,“因為美元發行不受控制以及國際大宗商品價格持續上漲,正在給中國帶來輸入性通脹性衝擊’”。言外之意,中國的通貨膨脹不是中國政府的錯,而是美國政府的錯。其實,他的說法矛盾百出。如果中國的主要流通貨幣是美元,那麼美元發行量大了,說“城門失火,殃及池魚”還沾點邊。中國人倒希望工資都發美元,可是政府不干吶。美元發行多了影響的是美國的物價,與中國有什麼相干?就算美元發行多了,可美國並沒有明顯的通貨膨脹;在發生嚴重通貨膨脹的中國,人民幣難道不是超量發行嗎?美國聯儲會最近放5千億美元到貨幣市場上,於是中國政府和喉舌媒體趁機渲染:美國要為全世界的通貨膨脹負責。中國政府自己超發42萬億人民幣,反而不肯承認是在制造通貨膨脹。

如果說中國的通貨膨脹是國際大宗商品價格上漲造成的,那麼中國進口的主要是原油、鐵礦石、大豆等,這些進口商品漲價應該不會導致番茄、青菜等食品價格上漲吧,畢竟蔬菜不是用原油和礦石煉出來的。何況,鐵礦石等國際價格上漲本來就是因為中國大興土木、需要大量鋼材所造成的。最近中國國內棉花價格漲了一倍,於是國內企業紛紛進口廉價的外國棉花,結果拉動國際市場棉花價格也跟著中國國內棉價暴漲。實際上,國際市場大宗商品價格的上漲本來就是中國推動的,奇怪的是,始作俑者反而振振有辭地責怪他人。

至於“游資炒作論”把通貨膨脹完全推諉到國內的“炒房團”頭上,就更荒謬了。“炒房團”本來就是中國經濟畸形化、資金泛濫、制造業蕭條的產物,投機者不炒房產改炒綠豆、大蒜、棉花等期貨,對物價會有一些影響,但全國各地幾乎所有日用品都連番漲價,難道全是“炒房團”的傑作?雞蛋、西紅柿總沒有期貨可炒吧,現在不照樣漲得那麼凶嗎?

中國的金融高官吳曉靈倒是說了點實話:“過去30年,我們是以超量的貨幣供給推動了經濟的快速發展。”所謂超量的貨幣供給,就是過去多年來中央政府及各級地方政府以增長掛帥,用退稅補貼千方百計擴大出口,又打開銀行貸款的大門,用幾十萬億資金供給房地產炒作和盲目的公共工程投資。且看官方數據:“據統計,2009年底,我國33.54萬億元的GDP規模,是1978年3645.2億元GDP規模的92倍。同期廣義貨幣供應量從1978年的859.45 億元增至2009年底的60.62萬億元,為705倍。” 從目前的趨勢來看,廣義貨幣供應量與GDP之間的比例在進一步加大。央行數據顯示,今年9月末,廣義貨幣余額已經達到69.64萬億元,按照國家統計局發布的前3季度GDP達26.866萬億元計算,超發貨幣將近42.774萬億元。

超量的貨幣供給就是在喂養通貨膨脹老虎。老虎養肥了,終有一天要出來吃人的,這是學過大學本科經濟學的人都懂得的ABC。可是,這麼多年來,專家只一味歌頌“東邊日出西邊雨”,中央政府則假裝沒看見老虎正在張牙舞爪。現在,老虎出籠了,開始吃人了,政府和媒體遮掩不住了,就找個美國替罪羊來話事,而中國的“老虎飼養員”現在似乎也扮成了受害者模樣。

“通脹老虎”害了誰?

用超發貨幣來推動經濟增長,其效果是先增長,後漲價,物價飛漲總是遲滯於經濟增長高峰;等到通貨膨脹老虎出籠時,一切都已經太晚了,這只老虎是裝不進籠子裡的,除非政府舍得放棄經濟增長,不惜一切代價來遏制通貨膨脹。看來,中國政府無論如何也下不了“舍增長、戰通脹”的決心,於是通貨膨脹老虎吃人是吃定了,它最可能吃誰呢?

通貨膨脹造成的最大損害之一是儲蓄縮水。現在中國的銀行儲蓄大約是20萬億,其中相當大一部分屬於貪官和富人。所以從數量上講,因為儲蓄縮水而吃虧最大的是貪官和富人。但是,中國的國情是,貪官和富人的財源是活水,源源不斷,所以他們其實並不真在乎儲蓄縮水。而升鬥小民的攢下的辛苦錢一旦縮水了,他們就只能哭天無淚,特別是退休老人的那點微薄儲蓄被通貨膨脹老虎咬上幾口,就所剩無幾了。考慮到中國還有龐大的“啃老族”,老人的儲蓄縮水還將波及數千萬乃至上億“啃老族”的生存。

現在,中低收入階層對通貨膨脹有刻骨銘心的體會,因為他們的生活水平正在迅速下降。一些退休老人已經三餐不繼,改一日兩頓了。眼前還只是菜籃子空空,今後還有水電煤氣房租一起漲,看病、子女上學費用等越來越貴等等。老百姓對通貨膨脹完全沒有抵御能力,所以他們只能是完全的受害者。而富人則不同,儲蓄貶值了,他們會去炒房子;房價不漲了,他們又去炒黃金;國內混不開了,還可以移民國外,把財產轉到歐美澳。眼前的中國,股市、期貨、房市,富人的游資轉戰到哪裡,哪裡就是一波動蕩,與他們的投機所獲相比,儲蓄貶值之類的損失實在是小菜一碟。所以,從本質上講,通貨膨脹真正劫掠的還是升鬥小民。

也許有人會說,政府明知通貨膨脹要吃人,難道不為老百姓想想嗎?這在民主國家當然值得一問,在專制國家就所問非人了。何況,政府從通貨膨脹當中獲益甚豐。首先,當今的中國政府只剩下一個經濟增長還能話事,否則現行體制的“優越性”從何而來?其次,經濟增長快,稅收也就多,政府自然就闊起來,能夠到非洲收買小國幫助中國政府抵制人權壓力,能擴軍備戰耀武揚威,能到外國花大量的錢辦媒體、辦孔子學院來營造中國形像,至於公費出國、公費吃喝、公費購住宅給干部、公費養車供干部駕駛、乃至公費種無毒菜保證干部的食品安全等等,自不待言。再者,超發貨幣才能大上工程,上了工程自然就升官發財兩兼顧了。還有,通貨膨脹讓政府的國債貶值,還債壓力就大打折扣。所以,單就政府及其官員本身的利益而言,在中國通貨膨脹是有益無害的。

正因為如此,雖然通脹老虎要吃人,卻咬不痛有權有勢的官員;相反,政府還能養虎得益、損民自肥。只有到了民怨沸騰之時,政府才會稍有動作,以防止通貨膨脹繼續升級。不過,畢竟通脹老虎已經出籠肆虐,老百姓的苦痛豈能為政府感同身受?

原名:「通脹老虎」要吃人?!

(來源《縱覽中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