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革命秘密:甜品店成秘密集會點

【新唐人2011年2月13日訊】埃及抗議活動持續了18天,一度被人人畏懼的埃及安全部隊最終遭一小部分反對派人士挫敗,這到底是為甚麼?《華爾街日報》發表文章,對埃及抗議活動的幕後策劃進行了揭秘。文章稱,此次活動的策劃者近日來首次和大家分享了他們的秘密。這批策劃者已經成為「革命青年運動」的領導核心,而「革命青年運動」已經成了解放廣場上的抗議者的代表。

Google公司中東業務的負責人高尼姆(WaelGhonim)上周日獲釋後,向人們描述了他和埃及政府新上任的內政部長會面的情形。這位內政部長告訴高尼姆,沒人知道這幫人是怎麼做到的。高尼姆說,審訊他的人斷言一定有外部勢力介入。

參與秘密策劃的包括與反對政治黨派相關的六個青年運動的代表,宣導勞動權利的組織,以及回教徒兄弟會。兩周來,策劃者每天碰頭一次,地點是阿裏米母親家狹小的起居室。阿裏米是巴拉迪組織的反對團體的主要領導人,阿裏米的母親曾是激進分子,1977年「麵包暴動」期間,她曾因領導抗議活動被監禁6個月,現在她住在尼羅河西岸Agouza的中產階級社區。

他們選了20個抗議地點,這些地方一般都與清真寺相連,散佈於開羅人口密集的工薪階層社區,他們希望為數眾多的分散抗議令安全部隊疲于應付,吸引大量民眾,並使一部分人更有可能突出重圍與市中心的解放廣場接上頭。而在1月25日,抗議活動的第一天,在開羅西邊的貧民窟Bulaqal-Dakrour,組織者想出了一條錦囊妙計。在泥濘狹窄仿佛迷宮般的小巷中,一隊看似自發的抗議人群讓安全部隊緊追不捨。就在安全部隊還未來得及將這批抗議人群制服之際,人群的規模迅速擴大,但沒人知道還有第21個地點。

反對派派出小股隊伍前往位於Bulaqal-Dakrour社區的第21個秘密地點偵察。這個地點就是「海伊斯甜品店」,其門面和用於在暖和季節放置戶外餐桌的地磚人行道廣場都很容易辨認,適合集會。如果沒有這個地方,這一帶就是一片亂糟糟的社區,和城市的其他無數社區沒有兩樣。

1月25日,安全部隊不出所料地部署在每一個已公佈示威地點的數千人旁邊。與此同時,組織者委員會挑選的四名現場指揮開始下令他們所負責的人員前往海伊斯甜品店。組織者將他們自己分為10個單元,每個單元只有一個人知道秘密的目的地。

示威者以這些小組為單位前往海伊斯甜品店,匯聚成一個不受員警控制的300人示威隊伍。據目睹現場進展的海伊斯甜品店員工說,看到安全部隊不在場,社區居民成百上千地從社區狹窄的巷道裏湧出,使隊伍膨脹到數千人。

其他在全市各地清真寺組織的隊伍受防暴員警封鎖線阻攔,未能抵達解放廣場。只有BulaqalDakrour社區的示威隊伍抵達了目標,他們佔領解放廣場數小時,直到午夜過後員警動用催淚瓦斯和橡皮子彈。這樣一種街頭示威是埃及人第一次見到的,形成了一個一觸即發的臨界點。分析認為,正是這樣一種臨界點鼓動數十萬人出門參加了接下來那個週五的示威活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