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喜見日本政治評論員加藤嘉一

【新唐人2011年6月27日訊】5月下旬,連著兩天,我在《綠色參考》轉發香港明報記者對加藤嘉一就大地震後中日關係的看法。沒有想到,他居然在日前到了台灣,並且舉辦了機場座談會。我接獲消息很遲,幸好還可以趕上末班車。

加藤嘉一不是簡單的日本的政治評論員,而是1984年出生,2003年4月SARS在北京蔓延時抵達北京就讀北京大學國際政治系,並且獲得碩士學位,現在在北京任職,而在中外媒體撰寫評論的學者。以他這個身分,許多人都會撰寫媚共言論,但是他不夠堅持客觀、真實的立場,正是這點,我把他的觀點傳給朋友看,並且趕末班車親自與他接觸,來更真實的認識他。

那天在徐州路原市府官邸的座談會,其實也是他的新書《愛國賊》在台灣出版的發表會。與他在台上座談的是周奕成與張鐵志,他用流利的普通話講話。他們三位談了以後,再由台下的聽眾提問與發表感想。雖然聽眾不多,但主要是80後的年輕人,也有中國在台學生。

“愛國賊”這個名詞的“發明者”應該是我。那是20年前六四屠殺不久,好像是李鵬紀念918,發表一通愛國言論。明明剛剛殺了一批中國人,還敢自稱“愛國”,於是我在香港政論雜誌寫了一篇“愛國賊的表演”。我用的筆名比台灣的國名還要多,我都記不起是用什麼筆名,不知道是“艾克思”,還是“屠力”。後來幾次搬家,這篇文章遺失了。所以最近幾年“愛國賊”這個詞在網上流行,用來挖苦共產黨官員與憤青,我都不敢出來表明我的“祖師爺”身分。如今加藤嘉一把它作為書名,我十分高興。他敢用這個詞做書名,也表明了他的基本立場,當然這本書不能在中國出版,而只能在台灣出了。

加藤嘉一對“愛國賊”的解釋是,為謀取私利、甚至為賣國而打出“愛國”旗號的人。而且因為“愛國”口號響亮,而且“無罪”,所以“愛國賊”人數比“賣國賊”多,規模比“賣國賊”大。而“賊”至少有三個特徵:欺騙性、邪惡性、破壞性。也因為其民粹性,容易蔓延,不易制止。

他在北京期間,經歷了2005年的反日大遊行,也在中國網路觀察了許多人的言行,所以對各式“愛國賊”的言行有感性、真實的觀察與接觸。他針對某愛國電影(建國大業?)那些明星,已經加入外國籍而聲言他們的愛國是愛中國者發表如下評論:“如果一個人已經加入了美國國籍,卻依然信誓旦旦地說自己愛國,愛的還是中國的,既是對美國人民的欺騙,也是對中國人民的欺騙,更是對愛國精神的侮辱—-除非他從事的是特工行業。”這是何等的一針見血。但是他不只是針對中國的愛國賊而說,也會對照日本的情況來評論。這正是他的客觀之處。其實,就是台灣,難道就沒有愛國賊?而他能在《南方週末》、《環球時報》等中國媒體撰寫評論,除了他們對這位“洋人”比較客氣之外,也需要他一定的擦邊球技巧。

上一次在台大的座談,比較多談中國的問題,這次他們希望談談台灣的。聽眾的問題中,有台灣年輕人為何不關心政治?為何對六四冷漠?歷任總統中哪些是愛國賊,以及台灣如何對待中國遊客等等。還有就是加藤嘉一在中國讀書,可以、保持這樣清醒的頭腦,台灣學生到中國讀書呢?

我印象最深的是加藤嘉一反覆呼籲台灣年輕人,民生問題、住房問題,也都是政治問題,因為與當政者的政策有關,因此豈可對政治冷漠?尤其是自己也要投下一票。

加藤嘉一說他有三分之一日子在日本,因此他對外界的資訊不會封閉。但是他卻是第一次來台灣,下個月會去參加香港國際書展。這本書的導讀是南方朔,推薦者多為藍營人士,綠營人士似乎對這位年輕學者似乎還不太了解,應該補課。

2011.6.20

──轉自《極光》電子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