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祖芬:周恩來去世 聯合國真的「破例」降半旗嗎?

【新唐人2011年12月15日訊】從小開始,我們敬愛的周總理逝世,聯合國破例降半旗這一佳話就進入無數中國人的童年記憶中。毫無例外,本人自小也一直為我們偉大的國家有這麼一位舉世景仰的好總理而倍感驕傲!

這個「佳話」在2002年的人民網上再次被「證實」!版本與我們自小聽到的幾無二致。

2002年1月8日,人民網登了一篇曾任中國駐聯合國外交官的吳妙發的紀念文章,其中談到「1976年1月8日,周恩來逝世時,設在美國紐約的聯合國總部門前的聯合國旗降了半旗。自1945年聯合國成立以來,世界上有許多國家的元首先後去世,聯合國還沒有為誰下過半旗。一些國家感到不平了,他們的外交官聚集在聯合國大門前的廣場上,言辭激憤地向聯合國總部發出質問:我們的國家元首去世,聯合國的大旗升得那麼高,中國的總理去世,為什麼要為他下半旗呢?當時的聯合國秘書長瓦爾德海姆站出來,在聯合國大廈門前的台階上發表了一次極短的演講,總共不過一分鐘。他說:『為了悼念周恩來,聯合國下半旗,這是我決定的,原因有二:一是中國是一個文明古國,她的金銀財寶多得不計其數,她使用的人民幣多得我們數不過來。可是她的周總理沒有一分錢存款!二是中國有10億人口占世界人口的1/4,可是她的周總理沒有一個孩子。你們任何國家的元首,如果能做到其中一條,在他逝世之日,總部將照樣為他降半旗。』說完,他轉身就走,廣場上外交官各個啞口無言,隨後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然而事實如何呢?

吳妙發編的這個故事,已經被同為中國駐聯合國外交官的宗道一戳穿。看了同為駐聯合國外交官的宗道一批評吳妙發的一篇文章後,才對這位吳外交官的輕率妄言習慣有所認識。

宗道一指出吳妙發所著的三部關於喬冠華與聯合國的書裡存在著多處錯誤、抄襲、和編造現象。例如把周恩來會見瓦爾德海姆的照片說成「美國總統尼克森訪華的歷史一刻」,他大段抄襲熊向暉等人的書作,添油加醋地編造領袖言論,竟還能把林彪宣讀520聲明的情形描寫成「毛主席那洪亮的聲音,堅定的語調感染了在場的每一個人。」等等。宗道一不得不規勸吳妙發:「須知創作不應抄襲,史作不該杜撰。這是常規,並非苛求。」

原來是這樣一個不負責任的作者,其故事的可信度可想而知了。杜撰情節,用假故事去「緬懷偉人」。這樣的做法不能為周恩來增光,反給他添尷尬。

為了證明某人偉大,就編造洋人怎樣敬仰他的故事。這種事在中國並不少見。在一個聲稱很討厭「挾洋自重」的國度裡,這做法頗具諷刺意味。

官方中華網歷史頻道也登過一篇《彌天大謊:聯合國為周恩來去世破例降半旗》的文章。作者指出,第一,為周恩來去世降半 旗是旗典規定,並非「破例」;第二,當時駐聯合國的外交官不止吳妙發一人,他之外的人未聽說這次演講;第三,1976年時中國所有報刊,包括毛澤東等中國領導人,都講中國有八億人口。吳妙發居然聽到聯合國秘書長超前預見到「中國有10億人口」。第四,世界上沒人將無後代當作美德。UN秘書長也無從知道周恩來有無一分錢存款這種事實,因為當時中國並未公佈過這類消息。

那另一個疑點是:為何中國已故領導人中,只有周恩來享受這種待遇?

原因有二:

一、周恩來逝世時,其職務是中國政府領導人——國務院總理,符合聯合國下半旗致哀的規制。謊言在於「破例」二字及捏造聯合國秘書長在聯合國大廈門前的的台階上的一分鐘演說──參觀過UN大廈的人應該知道那台階實在不適合在寒風凜冽的1月發表演說。第二、為何中國只有周恩來總理逝世享受過聯合國下半旗致哀的禮節?那是因為毛澤東去世時,其正式身份是中國共產黨的主席,不是國家元首。其他幾位曾任國家領導人的人去世時已無現任國家元首或政府首腦身份。比如鄧小平去世時,其正式身份是黨內退休元老;胡耀邦及趙紫陽兩位去世時,也被迫退休多年。因此,中共建政60年,確實只有周去世聯合國下半旗致哀,但這只是聯合國在履行規制而已。

在中共歷史上,周恩來確實是位比較特殊的人物,也是中共從政界到文化藝術界、再到美國當年的左翼及其後繼者們小心翼翼守護的一個神話。也因此,有關他的中文書雖然出了好幾本書,其中能夠被廣泛採信的只有一本,即高文謙先生的《晚年周恩來》,這本書因其史料可信,論述嚴謹,是本不可多得的研究周恩來晚年思想及行狀的好書。雖然作者小心翼翼,但可能還是會傷了許多周迷的心,因為這本書實際上已經將周恩來從神壇上「請」了下來。

文章來源:《博客日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