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5年1月7日讯】(新唐人记者李静报导)习近平上台后,最瞩目的动作无疑是反腐。从十八大以来,在中共官场开展的“打虎”运动延续至今。不过,外界注意到,伴随着反腐斗争,对腐败与派别主义的批判也频繁的出现在习近平的口中以及党媒的笔伐之下。纽约时报认为,自毛泽东时代以来,拉帮结派几乎是最令中共反感的。而习近平上台后,这种憎恶重新浮出水面。

中共党媒《人民日报》1月5日发表了最新的一篇批判“圈子文化”的文章。文章开篇直指搞小圈子“祸国殃民”。2014年岁末,中央政治局会议重申,“党内决不容忍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

文章批评了某些官员喜欢“抱大腿”,有些官员“喜欢当家长式的人物,希望别人唯命是从”。文章提到,习近平曾强调“圈子文化”的危害性,指出官员不是“哪个人的家臣”。

外界观察发现,习近平炮轰圈子文化、山头主义的言论也频频出现。去年12月22日,当局宣布,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令计划涉及严重违纪被调查。同一天,人民日报海外网学习小组盘点了2014年以来习近平的反腐语句。这些反腐语句都涉及到“山头主义”、圈子文化、利益集团、人身依附、帮派关系等问题

2014年1月14日,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讲话指,“党内决不能搞封建依附那一套,决不能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那一套,决不能搞门客、门宦、门附那一套,搞这种东西总有一天会出事!有的案件一查处就是一串人,拔出萝卜带出泥,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形成了事实上的人身依附关系。”

2014年10月8日,习近平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总结大会上强调,“不允许搞团团伙伙、帮帮派派,不允许搞利益集团、进行利益交换。”

2014年末,习近平主持了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会议提出“党内决不容忍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此后,新华网新华社刊发文章首次定性中共党内的三大帮派为“石油帮”、“秘书帮”、“山西帮”。

中共所指的“石油帮”帮主周永康,“山西帮”领头人令计划都已经下马。《纽约时报》分析,周永康、令计划以及其他被调查官员将接受庭审,并被定罪和处以监禁。但不确定的是,对他们的指控中是否会包括搞帮派主义。

中共在1980年指控江青、姚文元、张春桥、王洪文结为帮派,企图篡党夺权。此后对落马的官员没有出现过这些政治指控,仅限于贪污罪刑。

中共为什么怕拉帮结派?《北京之春》主编胡平曾撰文剖析,专制体制的特点是只有自上而下的纵向联系,而且是单向联系,禁止横向联系,禁止多向联系。拉帮结派和建立关系网却正是建立横向联系,建立多向联系,因此它会从根本上瓦解和颠覆专制体制。

胡平举例,比如十八大选举,即使中共中央有新的政治局成员人选,但还要走无记名投票这个过场。如果代表们拉了帮结了派,他们就可能事先商量好,投谁的票不投谁的票,这样就会把上层原来的计划和安排全部打乱。上层失去了对代表们的控制,专制权力也就被瓦解被颠覆了。

今年最后一个被拉下马的“老虎”令计划在2012年6月7日,中共中央直属机关党代表会议上,全票当选中共十八大代表,但这个选举结果被指是令计划一手操纵。有传言指,令计划全盘打乱了十八大前的高层人事部署安排,是他被拉下马的重要原因之一。

除了中共首次承认的“石油帮”、“秘书帮”、“山西帮”三大帮派之外,“上海帮”和把前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作为派系首脑的“江派”也早就被外界所认知。“江派”以贪腐结盟,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政策为己任,成员多是江泽民提拔上来的官员。外界也注意到,习近平这次反腐对象,大多是江系人马,表面看去习近平在选择性反腐,也有人称,有问题的官员也恰好归属这个群体,这是江泽民“贪腐治国”的必然结果,而江派也因此成为习近平必然铲除的对象。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李天笑认为,江派就是以共同欠下镇压法轮功血债而结成的犯罪集团,“迫害法轮功的,迟早要倒霉。这是天意下必然的结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