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股者說

【新唐人2015年05月28日訊】惠州有善股者。會賓客於麥地,於廳室之東北角,施八尺屏障,炒股人坐屏障中,一桌、一椅、一杯水、一電腦而已。眾賓團坐。少頃,但見螢幕中飄紅一下,滿坐寂然,無敢嘩者。

遙聞深巷中犬吠,便有婦人跳廣場舞,其夫責語。既而兒醒,大啼。夫又斥。婦撫兒乳,兒含乳啼,婦拍而嗚之。又一大兒鬧,絮絮不止。當是時,婦手拍兒聲,口中嗚聲,兒含乳啼聲,大兒泣聲,夫叱大兒聲,一時齊發。而滿坐賓客無不伸頸、側目、微笑、默歎,靜如深夜,聚神凝幕。
 
既而電廣傳媒上漲,一賓大呼,畢,復聚神凝幕。萬科A亦漸漲。另一賓聲起,眾拍其背漸止。微聞有鼠作作索索,盆器傾側,一賓微咳之聲。賓客意少舒,稍稍正坐。

忽一人大呼「漲停」,眾起大呼,操電腦者亦起大呼。嚇壞深巷兩兒,兩兒齊哭。俄而百千人大呼,百千兒哭,百千犬吠。中間敲鍵盤聲、桌椅嘎嘎聲、歡呼聲,百千齊作;少頃,眾悔漏下單,又夾百千唏噓聲、嘆氣聲、責怪聲、擲杯聲。凡所應有,無所不有。雖人有百手,手有百指,不能改其一遭;人有百口,口有百舌,不能挽回一處也。於是賓客無不變色離席,奮袖出臂,數股顫顫,幾欲先拋。既而,執手相看淚眼,竟再無起色。念去去,昔日風波,錢途沉沉財路塞!

忽然善股者大悟:盡皆假相,四大皆空,群響畢絕。定於農曆五月十五,群洗金盤。

相關文章
評論